生活靈修

生活靈修

小丸子 & 漢堡排 靜岡的朋友

為什麼和C教授可以有這麼好的情誼?MYS認為這是因為彼此在工作上沒有利害關係。我則認為他們彼此的付出也是重要因素,為何小丸子和小玉能成為那麼好的朋友,我因此得到了上帝的解答。對我們來說,靜岡之旅代表好朋友之間的珍貴情誼......

懷念翁修恭牧師──大兄

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都與大兄有關係,就學與婚姻,都是大兄幫我決定。我這個最小的小弟,與大兄的個性恰好相反......

觀影人生│我只是個基督徒

影片果真名符其實描寫了「他只是個計程車司機」,同理,「他只是個學生」、「他只是個小販」,他們或被動、或主動,一一參與了大歷史......

全球神學院──神學撞擊和更新改造的場所

文圖/蔣記剛(全球神學院學員) 今年參加由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所籌畫的「全球神學院」(Global Institute of Theology,簡稱GIT),此次的經歷有著前所未有的神學學習體驗,這也讓回到台灣的我深刻地反思:「神學在台灣的處境上,該如何學習和反省?」 「神學」的學習是被用來當作某種工具使用嗎?或者是,它是一種檢視信仰者、信仰群體和處境的價值思維和態度呢?這些問題是我在這趟GIT的旅程中,不斷問我自己的。 抵達德國改革宗的據點──烏帕塔和巴門 非常感恩的,GIT這次在德國西部北萊茵-西發利亞的一個城鎮──烏帕塔(Wuppertal)舉行。上個世紀,這個城鎮是以紡織業為重。當地有一位相當出名的人物,曾是位地主的孩子,也是卡爾.馬克思(Karl Marx)的摯友──弗德里希.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恩格斯是馬克思主義(Marxism)的創始人。雖然說他建立了馬克思主義學說,但他本身的信仰價值是深受德國敬虔派(German Pietism)影響。 烏帕塔也是德國改革宗教會相當重要的據點,也打破我過去認為「德國大多數教會為路德宗」的觀念。第一個禮拜的主日,我們做禮拜的教會就是當地著名的改革宗教會──洪斯多夫改革宗教會(Evang. Reformierte Gemeinde Ronsdorf)。禮拜結束後,意外地得知,原來改革宗神學家士來馬赫(Friedrich Schleiermacher)的阿公但以理‧士來馬赫(Daniel Schleyermacher)曾經在這裡牧會好一陣子,心想原來他們一家三代都是念神學出身的,也難怪造就了當時的士來馬赫! 在烏帕塔附近,也有一座著名的城鎮──巴門(Barmen),1934年的〈巴門宣言〉(Die Barmer Theologische Erklärung)就是在這裡的一間教會撰寫的,瑞士神學家卡爾‧巴特就在這參與擬稿,當初那間教會現在仍舊使用著,裡面空間一部分改成商店,提供一些就業機會給經濟弱勢的人。 撞擊思想的課程 來到GIT,坦白說課程相當吃緊,總共六門課──四堂必修,兩堂選修。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課程是「在處境中的宣言:基督徒宣言的時代性理解」,由烏帕塔神學院的漢寧.沃根曼教授(Henning Wrogemann)來授課,帶領學員深度剖析〈巴門宣言〉、〈貝爾哈信仰告白〉(Belhar Confession)和〈阿克拉信仰告白〉(The Accra Confession)的歷史處境,也對其內容作評析和反省。其中他特別提到,德國有不少學者對〈巴門宣言〉提出批判,說內容並未直接針對德國納粹政府,只是向當時的德國基督徒發出宣言。雖然如此,沃根曼教授補充說道,文件的精神相當可佩,也稍微可以想像納粹政權的可怕。 我的兩門選修課是關於「女性封牧」和「基督教世俗化」的議題,這兩門課也讓我津津樂道。「女性封牧」的課程讓我更仔細觀察婦女在普世的實況為何,加拿大聖安德魯學院牧養學教授金惠蘭(HyeRan Kim-Cragg)就以自己為例:她在加拿大是位牧師,她的先生也是牧師;但是,只要一回到韓國的教會,即便同是牧師,大家還是會以師母的身分看待她。另外,「基督教世俗化」這門課非常撞擊我的觀念,以往我認為「基督教世俗化」是因著靈性低落(religious decline)所造成,但授課教授約翰‧弗萊特(John Flett)認為並非如此,這是由於許多不同因素,像是市場經濟、新科技的發明,及社會趨勢所造成。當然,這一套「基督教世俗化」的理論還在發展中,值得後人更深入的研究。 前往萊比錫WCRC年會 6月28日,星期三的上午,GIT結束了為期三週的課程,準備前往德國東部工業大城──萊比錫,參加WCRC七年一度的大會。這次年會的主題是:「生命的主,更新與改造我們」,這次主要的議題著眼在女性封牧(women ordination)的議題。女性是否具備封牧資格也許對現在台灣的教會來說,早已經不是議題了;然而,對不少的普世教會來說,女性封牧權仍然在他們中間充滿著衝突和討論。 這是我第一次參與這麼大型的普世會議,共有超過500多位的普世教會領袖齊聚一堂,為著WCRC接下來七年內的方針和計畫提出建議。不過,令我吃驚的並不是參與會議的人數,而是整個會議討論的過程。仔細反思這將近兩個禮拜的會議,簡單來說,就是展現出每一位與會者對於「神學、處境和議題辯論」的認知與整合。看著大會所發的資料,思考著這些議題是怎麼被論述,以及公開討論。在參與中,也發現自己可以更加學習的地方,以及思考回到台灣後,可以如何在公共領域上更廣泛地投入和討論神學。 提問和聆聽 使我更謙虛 無論是GIT或是WCRC年會,都帶給我學習經驗的改變。在GIT時,我改變以往聆聽的學習方式,一有問題就提出來直接問教授,我自己也被這樣的表現給嚇到:「這樣教授不會覺得我很煩嗎?」然而,我觀察到每一位教授都很仔細聆聽學生的問題,若是真的有學生問太多次,教授直接反映給學生,把學生的問題丟給其他學生回答,對我來說,這真的是很有智慧的教課節奏,鼓勵每一位學生都參與討論,畢竟在課堂上:「沒有人是局外人」,都應該要被捲進來。 在開WCRC年會時,學習聆聽每一位發言者的提問,進而反省自己是怎麼想這個問題,也放到圓桌上跟同組的學生討論。另外,也看著在台上的主席跟副主席怎樣開會,理解他們開會的風格,如何回應正議員的問題,這樣的開會文化,都成為日後開會很好的榜樣。我也在當中觀察和學習,才覺得意見的整合是件高難度、且具有的耐心的技巧,而不是主席一個人說了算。 在德國待了一個多月,神學觀念上和開會文化上都帶給我前所未有的撞擊,有一些舊有的觀念就被更新和轉變了。另外,跟著GIT的學員一起學習,也讓我發現了一個事實:「學神學很好玩的」(Learning theology...

七星中會濟南教會 告別翁修恭 緬懷好典範

9月24日在七星中會濟南教會舉行的翁修恭牧師告別禮拜上,小女兒翁慧真特別感謝濟南教會的會友們,在翁修恭牧會期間對他們一家人的好款待。她也特別感謝上帝給她爸爸很好的脾氣、人人好的個性,在牧會生涯受人敬重,在機構服務時受人好款待。

懷念敬疼 ê 邱善雄牧師

時間過了真緊,敬疼 ê 邱善雄牧師蒙主恩召已經 beh 一週年。Chit-má 我 iáu 感覺非常 m̄ 甘!邱善雄牧師是我 ê 客語老師,mā 是我 ê 信仰導師 kah 好朋友……

天人菊男孩逆光飛翔

女孩們氣呼呼瞪著他:「老師他們要離開了,你怎麼還笑得這麼開心?難道你一點都不會捨不得嗎?」他頓了頓,哽咽著說:「仰頭大笑,我的眼淚才不會滴下來啊。」堅毅的嘴角微微顫抖。

【改變的契機】信祂的,永遠不渴

上帝呼召你每一天都要尋求祂。祂在每個伴隨太陽升起的早晨,賜予你新的憐憫。祂邀請你停止追求受造物給的空洞承諾,而在祂裡面尋求滿足。

我要為我犯的罪懊悔多久?

妳會記得妳曾經犯過的罪和妳對上帝的虧欠,因為妳越認識上帝的聖潔,妳也越會認識到自己曾經犯過的罪是怎麼樣得罪上帝。但是,由於妳認識了恩典,由於妳認識到妳犯過這麼大的罪,上帝都赦免了妳,使妳今天不再受那些罪的捆綁,再沒有誰能夠用妳以前犯過的罪來控告妳,妳在上帝面前所犯過一切的罪,上帝都不記念了!那麼這時候,妳對妳以前所犯的罪的認識和記憶,就會用一個嶄新的角度和視野來看待了。

【舉目向山】與大地共處

關愛大地,徹底來說就是人要誠實面對人性的貪婪及對自然的冷漠,而這樣的貪婪與冷漠,最主要就是我們過度追求富裕與個人享受。當我們願意把自己視為大自然的一部分時,我們也就會想要保護大自然,因為我們也是她的一部分。為此,我們如何透過節約、反璞歸真的生活來實踐信仰,確實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因為這樣的生活態度,不只影響我們對生態環境的影響,也包括我們的生活態度、人生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