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窗口無遮攔】信仰的氣息,公民的生命

而,正好是最難以轉譯的基督信仰,才真的能體貼到每一個在三一八運動期間,日夜投入現場的年輕人。許多年輕人在運動後都體驗到「運動傷害」,現實主義理念在這件事上居功厥偉(耗費那麼多力氣,有用嗎?),現代性話語和佛道教義並沒有足夠的力量能抵擋,然而,基督的上帝不正是數算過每個人每根頭髮的神?不正是道成肉身、取了奴僕樣式、與罪人同在、為人被釘十字架的神?只有連死也無法拘禁的盼望,才能為公民在現實的鬥爭中,吹入生命的氣息。

【時事論壇】從果凍筆與拍手談安心教育

在「管理成本」的考量下,往往由上級片面地決策一切──無論是恐嚇式的禁止,或不能有異見地兩秒拍7下。在此種「教育」氛圍下,個體的思想能力被削弱與癱瘓。甚至,學生的感受是被消音的──果凍筆事件的學生們,是憤怒、開心、恐懼?到最後教育更以不真誠的情感──拍手鼓掌,來取代學生真實的內心感受。在此兩種「教育」效果的加乘下,扼殺了具創造性的思考與活動,否認自我真誠的情感,台灣於是培養出一批批被迫放棄自我的年輕人。沒有自我的個人,其實充滿了不安與茫然,因此又必須找到一個能夠讓人感覺「自我良好」的棲身處,以逃避內心的不安。

【普世眺望】我們合一,但擁抱多樣性

5月初代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前往泰國曼谷參加世界學生基督徒聯盟亞太區(WSCF-AP)工作坊及年會,在其中有許多的震撼與領受,最讓我深刻反思的部分,即是查經。

【社論】你看到我嗎?

我們不應只看到自己教會、台灣教會、台灣社會的需要,更應該學習看到亞洲正處在動蕩不安中,了解亞洲共同面對的問題及每個國家內部的問題。總會訂定每年6月第2主日為「亞洲關懷主日」,就是希望可以提醒我們得關心我們安身之亞洲所面對的許多問題,將視線從自己的教會延展到亞洲的其他教會,將視野從歐洲拉回亞洲。因為在亞洲的許多角落,不斷有聲音在問「你看到我嗎?」

【窗口無遮攔】機構化服務與社區化照顧的兩難

社區式照顧也好;機構化服務也罷,能夠提供障礙者適性與適切服務者,都應該受到政府與民間相同的支持與尊重,共享對等的資源相輔相成。畢竟,對於許多心智障礙者而言,在面對逐漸老化與親人不再的未來,機構極可能是他們最終的家。

【時事論壇】愛環境,從自身做起

近代國際社會興起的「環境人權」,其強調的是平等的環境權,並賦予所有個人、團體或社區同等的保護,使之免於環境的危害。不過實際狀況中,還是只能感嘆利益與負擔從來沒有被公平分配。優勢族群總是主導環境利益與負擔的分配,享有絕大多數的利益,消耗大量資源來享受生活,營造出乾淨、舒適的環境;又把環境中不可欲的設施及廢棄物等環境負擔丟給弱勢群體,形成弱勢者不平等地承擔環境風險的情形。

【普世眺望】翻譯與普世

翻譯並不只是「背好單字」就能做的事,就算是坊間翻譯公司專業的譯者,若對於基督教聖經神學、歷史傳統不夠熟悉,就很難做好教會相關議題的翻譯工作。這其實也可以對比成普世交流並不是「英文好」就能做的事。雖說外語能力總免不了變成一項基本的門檻,但是普世交流其實是需要更深與更廣,對於教會內部事宜與教會和社會的關係與互動能有所了解,甚至能發揮影響力,才能在之中有更深的參與。

【窗口無遮攔】原住民部落青年回家的路

然而,原住民意識抬頭的現在,回家的路沒有像以前那麼困難了。除非是部落土地流失嚴重,若你真的想回家,也想好回家之後要做什麼的話,一定有辦法回到部落的。另外,已經成功回部落的人也不要帶著優越感,請尊重寬容對待想回家或那花很久才回家的人。讓我們一起回家吧!

【時事論壇】單一的絕對之劍

中國政府惡質的「一言堂」,其專制又單方面的「一個中國」論述,將兩岸關係「絕對化」,不斷地要求台灣退讓,捨棄台灣主體性與主權;甚至不斷地替台灣人民「發聲」、「代言」,一切以中國說了算。台灣宛如被迫患了失語症,被弱化,被要求儘能依附於中國強勢的體系之下。我們僅管憤怒中國的舉措,卻對於如此霸道的行為,也許不那麼陌生。

【社論】找回珍貴資產, 打造友善母語學習環境

回到現在的時空,除了台語逐漸凋零使人憂心之外,眼見當年懷約翰對語言保存的重視,然而台灣人對於台語,甚至無知地認為「台語為什麼要學?」殊不知教會保留了完整台語書寫的系統,漢語、英語、日文都要透過學習才能熟悉,為什麼卻天真的認為台語不用學習就能夠熟練使用呢?在此呼籲催生台語公共電視台的時刻,期盼大家一同找回教會珍貴的資產,打造友善母語學習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