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貪戀財利,擾害己家

上週,台灣傳出前行政院秘書長林益世,利用職權收賄,食髓知味後又獅子大開口,加以索賄之醜聞。消息被披露之後,撻伐之聲蜂擁而至,使得貪瀆新聞,再度成了台灣熱門的話題。林益世的母親和太太,陸續從證人轉列為被告,其他的家人,也因此受到牽連,難以平靜度日。 箴言15章27節記載:「貪戀財利的,擾害己家;恨惡賄賂的,必得存活。」從這一節對比式經文得以看出,貪戀錢財不但會使得自己身敗名裂,自己的家庭也會因此受到指責和擾害;相對的,人若不便宜行事,用金錢做出違法犯紀的賄賂之情事,將會活得坦蕩,毫無憂慮。這從賄賂的商人與收賄、索賄的林益世身上,可以清楚目睹。 當賄款陸續從保險箱、家中水塘,甚至在金爐發現美金的燒毀痕跡後,林益世被歷史學家李筱峰教授形容為「現代和珅」。因清代乾隆年間的貪官和珅也曾將貪污的髒錢藏在池塘、地窖和床底,兩者可謂如出一轍。難怪,當嘉慶繼位後,抄出和珅的貪污所得,竟多到可讓清朝20年不須稅收,故有「和珅跌倒,嘉慶吃飽」之說。看到政府官員利用權勢欺騙社會,壓榨人民,向百姓索取賄賂,真的讓人感到厭惡與反感! 林益世如此的結果,似乎是在對英國歷史學家艾頓1887年4月寫信給主教Mandell Creighton的信裡,所提過的這句名言:「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以及幽默大師林語堂所說過的這兩句話:「人生的大騙子有三個:名、利和權。」「有許多人已經名利雙收,可是他們還在千方百計地想統治人家。」下了最好的註解。 儘管貪腐的問題古今皆然,每次出現,就會再次被提出討論,並引以為鑑;然而,同樣的問題還是一再發生,並未因時代的變遷,而有所減少。目睹這些貪官污吏的惡形惡狀,著實可以讓人了解到,上帝之所以會將「貪婪」,也就是「不可貪戀人的房屋;也不可貪戀人的妻子、僕婢、牛驢,並他一切所有的」(出埃及記20章17節)這一誡,放在十誡的最後一項,乃人心之「貪」所培植出來的罪,可引發前面的九誡之罪,因貪婪會取代上帝在人心的地位,驅使人敬拜偶像,也會因此而作假見證、偷竊等。 除此之外,亦可讓人更加明白,箴言15章27節所給予我們,那「貪戀財利的,擾害己家」的寶貴提醒和訓示了。

建構新的台灣國家故事

暑假開始,各教會紛紛舉辦兒童營,內容常以聖經故事搭配才藝或英語,但台北東門教會和台灣教會公報社合作出版《小彼得》兒童短期營會教材第6輯《台灣真正美》,結合聖經和台灣人物故事,刻意去除才藝的部分。 有很長一段時間,教會暑期兒童與青少年營會稱為「夏季學校」,改稱「兒童營」大概是近20年的事。早在1921年,蔣渭水、林獻堂等創立「台灣文化協會」,就在暑期舉辦「夏季學校」(夏季文化研究學習營),普及大眾知識,啟蒙文化思想,在日本殖民統治下,建立台灣人主體認同。 當年蔣渭水發現台灣人在清朝、日本統治下「慢性中毒長達200餘年」,產生「道德頹廢,人心澆漓,物慾旺盛,精神生活貧瘠」「智慮淺薄,不知永久大計,只圖眼前小利」「墮落怠惰,腐敗、怠慢、虛榮、寡廉鮮恥、四肢倦怠、惰氣滿滿、意氣蕭沉,了無生氣。」等病症,需要大量教育才能根治。因此,文協「夏季學校」廣邀留學生與知識菁英擔任教員,設定主題和內容,巡迴宣講,讓民眾了解新知、認識台灣歷史與文化,根除殖民病症。 經過清領、日治,換成國民黨統治,台灣人「不知永久大計,只圖眼前小利」與認同混淆的毛病更加嚴重,殖民統治者用謊言欺騙,不讓台灣人訴說自己的故事,例如塑造蔣介石對日本「以德報怨」的虛構神話,卻不告訴人們用愛寬恕仇恨,奉獻原住民醫療宣教的井上伊之助醫師。 最近馬英九政府主導教育部歷史教科書審查修訂,要求課本不稱「中國」而稱「中共」,簡直退到動員戡亂時期強調「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才符合憲法,貶抑其他意見,主張以「中華文化」為主體,放棄「多元文化」共識,說穿了就是以「以中國為主體」。對比1921年日治大正時期和現在,當前台灣狀況更糟,亟需如同文協「夏季學校」的體制外教育,拯救台灣人心靈。用《小彼得》教材的兒童營,就像當年文協「夏季學校」般重要。 故事,是塑造人民認同的重要途徑,《台灣真正美》有6位台灣典範人物故事,包括布農族福音先鋒胡文池、聖心教養院創辦人蒲敏道、血液專家林媽利、歷史學家曹永和、連加恩醫師、井上伊之助等,加上之前介紹過的謝緯、甘為霖、愛愛寮創辦人施乾、服務澎湖醫療54年白寶珠等,但願這些感人故事不只在教會傳講,能進一步建構新的台灣國家故事,代代流傳,引導人們認識自己,認同台灣。 &nbsp

教會婦女與輻射危害

◎李麗雲 片岡輝美(Terumi Kataoka)就住在距離福島核能發電廠100公里遠,2011年,日本受311地震與海嘯衝擊,導致核電廠輻射外洩,福島儼然成為廢墟,方圓百里的居民坦言,並不相信政府或科學家所言,低量輻射線對人體健康沒有危害。 為此,50歲的片岡輝美在會津當地所屬的聯合基督教會,成立了「會津放射能情報中心」(Aizu Radiation Information Center),並負責會津兒童生命免受輻射傷害保護協會,來關注輻射對兒童健康的影響。她強調:「我們沒有時間浪費,我們被呼召來為下一代的生存權行動與禱告,並對此發出怒吼。」 根據福島縣政府最新統計,有6萬2831人撤離。雖然片岡輝美所住的鄉鎮並不在疏散範圍內,但她與鄰居們認為自己所住之地仍受輻射威脅,且所住地區的土地、空氣、食物及水質皆受到污染,甚而影響人的生命。 一位福島的輻射對健康風險管理顧問曾提出,低於100毫西弗的輻射會帶來「不可知」的影響,但「不必擔憂」。此言論一出,即受到居民撻伐。 片岡在去年5月成立的會津保護協會,成立一個支持團體,以此減低人們的「孤獨與無助感」。這個保護協會同時也提供兒童的醫療諮詢,以及輻射食品、輻射水質測試,輻射計數器監測,並舉辦相關研究和講座會議,定點安全測量、同時銷售安全蔬菜等。該保護協會還出版刊物,組織示威遊行和集會,與政府主管部門進行談判,回應傳播媒體查詢,支援反對核電的群體。 眼光拉回台灣,核二廠1號機3月才發生7支錨定螺栓斷裂,接著又驚傳保護爐心的爐心側鈑出現30公分裂痕,核電廠安全再度引發疑慮。然而,總統馬英九在5月就職前記者會上,卻公開宣稱「沒有人」反對他的核能政策。此話一出,台灣民間隨即有一群反核人士帶著人民的反核連署書召開記者會,質疑政府的核能政策是錯誤的,並強烈要求,核二廠在確保安全之前,絕對不能貿然重啟運轉。令人遺憾的是,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卻罔顧民間對核電廠安全的疑慮,於6月18日批准核二廠1號機重新啟動,再度引發民間反核聲浪。 根據日本會津保護協會的山崎智之醫生在和歌山縣看診中發現,有越來越多兒童出現不明的病症,包括流鼻血不止、腹瀉、胸口疼痛等。片岡輝美指出,這些症狀的原因是「未知的」!然而,政府的態度卻是漠視;儘管如此,身為基督徒,我們不能漠視人權,更有責任維護上帝所造的世界,善盡「好管家」的角色。 (作者為2012年CWM事工評鑑會議委員)

走訪挪威 ──呈現平等權的身心障礙者住宅

◎唐峰正(自由空間教育基金會董事長,士林靈糧堂會友) 日前有機會到挪威訪問「身心障礙者住宅」,受訪對象Peter是一位腦性麻痺患者,由於受到腦性麻痺的影響,語言的發展和肌肉神經的控制有障礙,因此在語言上的表達並不是很流利。但Peter有神且明亮的雙眼,傳達出他是一位有自信的青年。 這棟公寓除地下室有4層樓,Peter住在2樓。門口有斜坡可供輪椅進入,1樓電梯相當寬敞,可以容納2部輪椅及5個人進入。Peter的媽媽Peggy並不與Peter住在一起,我相當驚訝。在台灣,腦性麻痺患者的照護通常是家人一生的負擔;但在挪威,患者卻可以獨立居住。Peggy很放心Peter自己住,偶爾才會來看看。 在挪威,身心障礙者住宅並非少數,這樣的公寓由挪威政府與建商合作,政府提出需求,由建商設計與管理,建好之後,建商將房子租給身心障礙者收租並進行管理。公寓裡有位高大的帥哥管理員,他說:「1樓設計給長期臥床的居住者,Peter這種可以拄著柺杖行動者,安排在2樓,再上面則提供給能自由行動的身心障礙者居住。」這是考慮到逃生的問題,管理員同時也肩負照護者的功能。 在室內空間方面,Peter擁有約20幾坪活動空間,共有1衛、1房、1廳,雖房子是租的,但房客可以根據需求進行修繕。在台灣,量身訂做的租屋似乎不太容易。更重要的是,這些裝潢費用都是挪威政府買單。 挪威政府不僅僅在裝潢上買單,還根據不同住宅租金高低提供不同補助,原則上是租金越高、補助越多。Peter所居住的公寓屋齡較新,租金約8000克朗,每個月政府補助生活津貼約1萬4000克朗,扣掉租金約剩6000克朗,因為房租較高,政府會再增加補助1000克朗左右,合計約有7000克朗,約合新台幣4萬2000元。雖然挪威生活費相當高,一瓶礦泉水約新台幣180元,但這樣的補助對於Peter而言,已經足以支付開銷。 不過,Peter不僅是依靠補助金過日子,挪威政府鼓勵人民工作,就算是身心障礙者也一樣。Peter很驕傲的告訴我們,他也有工作。工作可以帶給人自信,而且可以與人群接觸,避免宅在家裡影響人格心理發展。他每週有3天在民間公司上班,工作內容是包裝產品,所需技能不複雜。事實上,這種模式台灣也有,就是勞委會安排的「庇護工場」。只是在挪威,因為有高額的補助金,加上工作的薪資,身心障礙者較不會因為收入問題而困擾,容易建立獨立生活的信心。 Peter也喜歡足球,他雖拄著柺杖,偶爾也會和其他室友踢足球。對他而言,身心障礙住宅不僅是一個居住的地方而已,也是他進入社會的窗口。在這裡,Peter證明了他可以獨立生活、可以自由交友,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他不是家裡的負擔,他是一位自由人。在離開前,Peter告訴我們,他現在努力的目標是存一筆錢,交一位女朋友,結婚!我欣賞這樣有自信的Peter。

反共反奴役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中國。結束了英國自1842年與清政府簽訂《南京條約》,佔領香港島,又於1860年簽訂《北京條約》取得九龍;以及1898年英國向清政府提出拓展九龍界址的要求,雙方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將深圳河以南,界限街以北,東起大鵬灣,西至深圳灣,以及附近200多個島嶼376平方英里的大片土地租予英國99年治理權。回歸前夕,香港底層民眾戲稱,香港已經被英國人打造成「勞斯萊斯」,只要開車的人不亂開、不亂撞,不會比現今差。意謂接手的中國共黨,只要按著既定的價值與體制,不咨意破壞與掠奪,香港人在情感上願意接受回歸。 15年過去,東方明珠卻褪色了,從中國各地湧進香港的人潮引發各式衝突,乃至去年香港中文大學作了一份調查顯示,比較回歸前後生活質量、經濟狀況和政府管治方面,有超過半數受訪者認為現在不如回歸前。這項報告指出,認為中國管治比回歸前差的人數超過66%,認為較好的只有10%。被訪問者可在香港人、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和香港的中國人之間選擇身分認同,結果選擇「香港人」的為44%, 選擇「中國人」的為23%,「中國的香港人」和「香港的中國人」分別為21%和10%。 百年英治的香港並不孤寂,雖是異族的管理,骨子裡早已受世界自由、民主思潮;又教會學校林立,基督宗教信徒佔香港人口比例將近20%,充滿著追求普世價值的情懷。他們懷著理想回歸中國,希望能帶著自由的驕傲,感染他們的內地中國。 然而15年過去了,近1個月前的6月4日,香港上萬市民聚集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參加六四事件23週年的活動,包括參與六四事件的親歷者、罹難者家屬、支聯會和香港青年在黑夜中手持燭火,向1989年這一事件中的人們致敬,並發出要民主必勝、勿忘六四的呼聲。此舉除了要告訴世人六四事件真實的存在,要中共當局不要掩蓋殘暴的事實,也表達對香港日漸逝去的自由與民主大感不滿。 今天,我們在台灣的基督徒堅決相信自由與民主是上帝公義的實現,而獨裁統治的專制者,總是利用國家暴力製造恐懼來囚禁人民的精神。香港15年的經驗讓我們慶幸,洶湧的黑水溝幫台灣人民隔開自由的追求與專制的奴役。我們竭誠歡迎中國民間友人同來呼吸自由與民主的空氣,至於那層層心思縝密的統戰,意圖將台灣囚禁於恐怖的中國共黨政權,回去吃自己吧!

【普世】基督教傳播的使命

◎胡宏志 4月30日至5月6日,世界基督教傳播協會(WACC)亞洲區執行委員會議假台灣淡水舉行。WACC是個國際性基督教組織,主張促進溝通是種基本人權,特別是有關人民尊嚴和社群的人權。該組織以基督教精神為基礎,和因身分、地位或性別,而被被剝奪溝通權的人共同奮鬥。它鼓吹每人均有獲得完全資訊及通訊的權利,並提倡媒體應多元而公開。WACC增強媒體工作者的網絡,以便提供人們及團體的和平、了解及公義。 WACC歷史雖可追溯至1950年代,但直到「世界基督教廣播協會」(World Association for Christian Broadcasting)和「收音機、視聽教育及大眾媒體北美委員會」在1968年合併,並且共同組成理事會後,它才變成較為正式的組織。WACC全球共分為8大區域:非洲區、亞洲區、加勒比海區、歐洲區、拉丁美洲區、中東區、北美區及太平洋區。其團體及個人會員,分布在全球120個國家;而其全球的辦公室,現在位於加拿大的多倫多。 此次WACC亞洲區的執行委員會議,參加的執行委員會包含台灣公報社同工馬慧真姊妹,和來自印度、菲律賓、印尼和緬甸的代表參會;不過,緬甸代表因無法取得台灣簽證而無法參會,十分可惜。執行委員會議於5月1~3日進行內部訓練、討論、議事,於5月4日至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總會事務所拜會,除和總幹事和幹事們廣泛交換意見外,並討論亞洲傳播主日的籌備事宜。 每年9月的亞洲傳播主日,WACC亞洲區的執行委員會製作手冊,設定某個主題探討,如2011年主題為「傳達氣候公義」。手冊除了有關「氣候公義」的聖經反省外,另有「移民及氣候變遷」「選擇站在地球母親的受苦這邊!」探討文章,及傳播主日禮拜程序、詩歌等資料。WACC亞洲區執委們最後決定今年的亞洲傳播主日,將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莫拉克風災的救援、重建事工等實際經驗,分享給亞洲區各會員教會及組織。 為使WACC亞洲區執委更了解氣候變遷對台灣的衝擊及因應,PCT亦安排他們南下,至莫拉克風災屏東重建站訪視。該中心主任陶牧師帶領至林邊附近的淹水註記牆,觀看當地各次颱風來襲時的淹水高度;介紹重建站培力社區民眾製造相關產品,增進產業資源現況;也參訪竹仔腳教會關懷教會和社區老人的心靈重建事工。 盼望此次WACC亞洲區執行委員會議在台灣的召開,不僅使他們得到寶貴的經驗,同時也透過2012年的亞洲傳播主日,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重要事工,分享給普世的教會。 (作者為PCT總會普世幹事)  

龍應台還會再輸一次嗎?

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 最近幾年台灣的政務官大多是出身理工及法政背景的大學教授或技術官僚,特別是部長級的官員,很少來自於文化界,甚至是作家,而使得政府政策充滿「專業」,缺乏人文素養。新任文化部長龍應台是個例外,其作家的身分不僅讓人耳目一新,也有不少人抱以期待。 這並非龍應台第一次當官,1999年,她曾出任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的文化局長。任職期間毀譽參半,最大的問題在於對庶民文化的不了解,文化施政反應出中產階級,甚至是菁英的品味。這回她重返政壇,提出泥土化、國際化、雲端化、產值化文化部的政策方向,雖然未具創見,但至少氣度恢宏、面面俱到。 當年龍應台的著作點燃了不少人的熱情,我高中時讀她的代表作《野火集》內心澎湃不已。而多次為文批判國家強權、聲援六四的作家龍應台,更被外界認為是展現了讀書人的風骨與勇氣。不過,她在擔任文化部長後的發言卻讓人十分失望。面對立委質詢,不僅不願堅持曾有的批判精神,坦承面對誰是白色恐怖的加害者;在六四問題上也以即將進入ECFA架構下的智慧財產權協商,不能以作家的看法回答施政問題為由迴避問題,並強調「作家有勇,但背負決策時要有謀」來區隔「作家」與「部長」在角色上的不同。 文化部的任務並不只是舉辦文化活動或資源分配,更重要的是陶塑一個國家的精神內涵,在爭議性的問題上,更應該展現人文與人道價值。面對外交政策,外交部、經濟部或許因國際現實而有所妥協,但文化部豈可因經濟壓力而喪失就事論事、說真話的勇氣? 事實上,龍應台並不是沒有獨立性格與勇氣的人。她在擔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時,議員陳淑華曾質疑她不是台灣人,她立即大喊:「我抗議!」駁斥陳淑華。而立委段宜康批評龍應台是「最厚臉皮的政務官」時,龍應台也當場表達不滿,直接離開質詢台回到座位。 當年帶她進入官場的馬英九就曾盛讚她的獨立精神,在龍應台所著《百年思索》一書中有段精彩對話。當時龍應台問馬英九:「你把她找來,是因為她有獨立的精神。如果她一進入官僚體系就失去這份精神,也就抵消了你找她來的意義,你同意嗎?」馬英九則回答:「如果她失去了獨立的精神,那麼她輸了,我也輸了。」從龍應台為顧慮兩岸談判而不敢直言批判六四作法來看,進入官僚體系她的確失去了獨立精神;不僅龍應台輸了,馬英九也輸了。 當然,我寧願相信再度回到政壇的龍應台仍只是初入叢林的小白兔,因為即使是再有勇氣與獨立精神的作家,也必須有本事面對官場的險惡,才能堅持理想,但龍應台是否願意為此再多作努力,外界也會嚴格檢驗。龍部長仍有機會贏回社會對她的尊敬,最近的關鍵便是處理第5屆公視董監事改選。在政黨惡鬥下,公視第4屆董事會已延任近600天,雖然龍應台宣布將在6月29日改選,但面對外界對於過去公視董事選任黑箱作業的批評卻不為所動,仍不願事先公開董監事提名人選,進行公開透明審查。雖然,龍部長指出公視改選是改革公廣集團的第一步,也強調要維護公共電視初衷,保障其公共性。然而,也請龍部長不要忘記,公開透明才是維護公共媒體公共性的第一步,不透明的黑箱作業將無法得到社會的信任。龍部長若執意守舊、依循迂腐,不願開創新局、立下典範,不僅龍應台將再輸一次,公共電視應有的獨立精神也會再次受到重創。 &nbsp

嚴肅的核能課題

5月5日晚上,北海道電力公司「泊核電廠」正式停工檢修。在核電廠中止供電瞬間,日本又恢復42年前完全不靠核能供電的情境。這可說是日本政府在電力政策有意無意的巧合。日本全境雖有10個主要電力公司,但基本上,電力政策及管理是由政府統籌。因此會造成1970年首座核電廠「東海」(茨城縣)商轉供電以來,日本完全不靠核能供電的巧合,相當耐人尋味。 311大地震前,日本原有17個核電廠,54組原子發電爐,另有10餘個正在進行的增建計畫。在福島核電廠事故,有4組原子爐受毀,因此這些增建計畫被取消;約2個月後,前首相菅直人又命令靜岡縣?岡核電廠停工,仍在商轉的原子爐也陸續停工檢修。5月停工的泊核電廠機組是最後一批。促成全日本原子爐停止運轉的可能原因有:日本政府已意識到依賴核能發電在將來的不可行性,也以此來探測將來若不再仰仗核能發電的可承受度,或日本已掌握到其他替代發電方案。 據日本總合研究所首席主任研究員瀧口信一郎5月發表的專論〈核電廠恢復商轉前的節電對策〉,即使今夏日本完全不靠核能供電,日本全國的供電大致還是沒有問題的。以311大地震因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受到重創的東京電力公司為例,在完全不靠核電廠的情況下,仍有4.5%餘存電量;就全日本而言,也只是0.3%的電量不足。加上民眾與公司商號等對政府節電政策的配合度高,只要能推出有效政策,必能共度今夏供電吃緊難關。 另外,日本在太陽能發電的技術早已執世界牛耳,311以來幾個大企業積極投入其他較無污染的發電研發,像潮汐發電、高速公路上的雜草發酵發電等,以取代核能發電,近期研發出新的發電技術也非不可能。再加上反核聲勢日漸高漲的壓力下,日本要步德國於2022年完全廢核的後塵,宣布不再依賴核能發電,指日可待。 因此,日本此次完全不靠核電的巧合,可說是廢核的一個重要前兆。其實,在311福島核電事故中已顯出核能發電的效率、投資報酬率及對環境破壞的控制並沒預期高。一旦發生像車諾比、三哩島、福島事故時,處理更是棘手,顯見廢核潮流已箭在弦上。 另就教會而言,核電不只是經濟問題,更是信仰問題。今年3月27日,日本基督教團議長石橋秀雄牧師發表一篇牧函,可視為教團對核電廠存廢的態度。石橋牧師在牧函中強調,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可說是繼1945年廣島及長崎核爆後,上帝對日本與世界的第2次警告,核能問題對人類生命的持續威脅,及對環境的污染,都無法讓人視核能發電為上帝的賜福。他進一步呼籲政府,應以廢核為優先考量,及早提出廢核對策,以重新恢復世界秩序。 看來,教會似乎應比政府更早去面對這個嚴肅的課題。 &nbsp (日本基督教團東京台灣教會牧師)

開一扇窗,進入希伯來文世界

去年造訪以色列,在特拉維夫機場等候行李時,看到偌大的歡迎招牌左邊寫著英文「Welcome to Israel」,右邊對應著一串看不懂的希伯來文,猜想是「歡迎光臨以色列」的意思,這是第一次在猶太世界裡接觸希伯來文。隨後,在以色列9天的時間,聽導遊用流利的希伯來語原文溝通,很羨慕;滿街都是希伯來文,完全看不懂,就深深感受到文盲的遺憾。心想,若能認識這些字母,認識單字,聽得懂,也可以說兩句,一定很棒。於是,今年4月,我跟太太就毅然報名希伯來文課程,一起上學去了。 同班同學約莫20位,都是社會人士,老少都有。對於我們這群活到老學到老的同學而言,報名這冷門的希伯來文,都各有一時衝動的理由,因此,各個都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來上學。幸好,政大公企中心的廖文娟老師是很有愛心的基督徒老師,發揮了愛的教育,開學第一天上課,就用希伯來語跟我們說話,要我們習慣希伯來語的腔調聲音,並且一個字母一個單字地帶著我們練,好像帶小學生一樣,反覆地聽與說。 老師叮嚀我們,課餘一定要花很多時間複習,因此也介紹了一些網站,要我們每天上網學習,加強聽力與閱讀力。於是,我download了希伯來文的eTeacher APP,太太去以琳買了希伯來語的詩歌,開車聽、運動時聽、上廁所聽,也試著上聖經網站,用英文查聖經節,再轉譯希伯來文。一個多月下來,希伯來文的22個字母已不再陌生,心情已從不安轉為喜悅,也增添了一點點信心。 打開去年那張特拉維夫機場的照片,看懂了右邊那串陌生的文字,沒錯,就是「歡迎光臨以色列」的希伯來文,真是興奮極了。此外,也會說些簡單的早安、謝謝、不客氣等希伯來問候語,以及日常生活問答句了,真是神奇,那既陌生又熟悉的猶太世界,彷彿拉近了。 語言如一扇窗,讓我們開啟了耳朵,去傾聽美妙而新的聲音,且聽懂聲音背後的感情與語意;也讓我們張開嘴巴,說對方熟悉的母語,因而激盪出微妙的情誼。文字如一面魔鏡,讓我們得以用新的眼光,讀取了最原始的文章,探究了原創者的心思意念,因而更懂原意。學習語言與文字的過程,同時學習了一個民族孕育語言文字的文化與歷史,也學習了歷史演變中的傳統與現代文明的衝擊與融合,加深了對一個民族的認識與了解。心門豁然打開了,包容了一些難懂的觀念或行為。

禁得起檢驗

2012年6月16日,緬甸民主之母翁山蘇姬終於踏上挪威,領取1991年榮獲的諾貝爾和平獎。從得獎到領獎,一共花了21年,上百名緬甸流亡人士齊聚挪威首都奧斯陸,見證這歷史的一刻。超過21年不變的奮鬥,使得翁山蘇姬領取和平獎的意義更為不凡,她的努力,至今日都禁得起世人的檢驗。 要說大話、畫大餅並不難,但隨著時間過去,能不能禁得起檢驗,就是個關鍵的挑戰了。觀察國內以改制未滿2年的5都來看,台北市由於轄區未變,理應在各項業務最快上手;而以歷史文化條件升格的台南市,由於人口數不足,統籌分配款因而也最少,則最被看衰。只是最多人、最有錢的城市,不一定能打造出最優秀的執政團隊。 近日全台豪大雨,6月12日有許多縣市宣布停班停課,天災難以避免,執政團隊的應變卻是人民可以檢驗的。台南市在5月底就宣布舉債也要治水,12日清晨5:50宣布上午停班停課、7:30宣布全日停班停課,市府網站首頁也改以靜態文字,避免流量過大塞車,並利用Facebook等社群網站發出最新消息,市長也被譽為5都中決策最明快的首長。 反觀首都台北市上午正常上班上課,在上班族、學生冒雨出門後,9:30才宣布下午停班停課,9:54又突然宣布立即停班停課,由於決策反覆,許多市民紛紛上市府網站尋找公告,也因而造成網站大塞車。市府團隊是否用心施政,在此時就知道禁不禁得起檢驗。 無獨有偶,馬英九總統在2007年8月曾公開反對政府開放瘦肉精,同年11月又說中油應先讓成本透明化後再來談漲價。對比現今既想開放美牛、又要油電雙漲的政策,實在禁不起全民的檢驗。 我們除了在社會上作為公民,檢驗政府;身為基督徒,更是無時無刻活在上主的面前,一舉一動也需要禁得起檢驗。耶穌說:「你要全心、全情、全意、全力愛主──你的上帝。」不只檢驗他人,也要據以檢驗自己,在生活中的行事、為人、判斷中,更合乎主的心意。 本週適逢神學院產出一批新的畢業生,這群畢業生經過7年或3年的神學訓練,即將啟航投入服事工場,作主差用。願我們能以愛心勸勉、扶持提攜,作為新任傳道師的指引,幫助他們在各個教會、機構磨合時,能不斷精進、反省、與主親近,走在合神心意的道路上,禁得起時間的檢驗,成為教會興盛的傳承。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