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上帝的大禮物

聖經中記載耶穌基督在耶利哥城醫治盲人底買的兒子──巴底買,巴底買遇到人生的3個問題:沒有辦法看見、沒有謀生能力,所以也坐在路旁沒有尊嚴。耶穌讓他看見,改變他的生命,他以立即的跟隨回應主的恩典。一個來自上帝的大禮物,讓原本沒名字、不會被記念的市井小民徹底改頭換面。 場景拉到19世紀中葉的福爾摩沙,據當時英國與日本的官方報告,「他們的頭腦和眼裡對不潔毫無認識&hellip&hellip在這種環境中的台灣人教育程度,連最古老的文化城台南中的居民,學識都很淺薄&hellip&hellip他們為每天的生活所迫,沒有時間求知&hellip&hellip9成男子目不識丁,女子教育水準更低也不足為怪。」 然而,一個民智未開、毫無公共衛生觀念的台灣,就在歷史轉彎處航向新天地。一波宣教師讓貧窮人聽到福音,使失明的得到光明;一組易懂好學的白話字字母;一份開啟人心門、充滿神國知識的報紙;讓宛如「青瞑牛」的台灣人躍進世界舞台之門。1885年巴克禮牧師以羅馬拼音的白話字《台灣府城教會報》(今《台灣教會公報》),帶來平民化、易懂、準確性與可信度高的文字傳道。 創辦台灣教會公報的巴克禮博士不僅在《台灣府城教會報》創刊詞中說明漢字實在很難,少有人能夠了解。所以他和宣教師們另外想了一個用白話字來印書,讓大家能夠更快了解道理的方式,希望眾人要認真的學習白話字。當他離世前十年,又在回憶錄寫著來台50年,他堅信不移的事就是若要有健全而有活命的教會,每一位信徒不分男女老幼都要研讀聖經,然而使用漢字較為困難,羅馬拼音的白話字才能快速達到目標。相信巴克禮牧師以此做為他對上主獻上感謝的馨香祭,台灣信徒因此得福,上帝沒有忘記給我們大禮物。 初代教會時期,使徒保羅足跡遍滿各處,信徒大大增加;但是透過新約記載,我們也看到更多他對真實信仰的教導與辯證,保羅求量變也求質變,他憂心於異端產生、教義扭曲。巴克禮牧師也在1881年到台灣東部協助信徒辨明正確的信仰。當時一位信徒元春常以一杯清水與祈禱的方式讓人病得醫治,信仰耶穌;不過信徒大都因沒有受到造就,遇到挫折便又放棄信仰。巴牧師真理的教導,又藉白話字讓他們學習了解聖經,改善當時狀況。 從《台灣府城教會報》到《台灣教會公報》歷經126年,從白話字、夾雜日文到華文、台文並用,都謹記著,要把上帝的大禮物更貼近台灣每個角落。 &nbsp

莫留千古臭名

日前特偵組起訴李前總統,國際輿論譁然。馬總統也立即召開記者會撇清責任,此舉不久引來近20個本土社團發表聲明,質疑馬英九口口聲聲尊重司法,但執政3年多來,對綠營政治人物如政務官特別費案、雲林縣長蘇治芬案、李文忠案等特別關照,但對馬英九等藍營人士特別費案、國民黨三中弊案、國發院土地弊案、台北市花博弊案,則是拖延多年,或是找「余文」作替罪羔羊。 在這份聲明中指出,馬英九就任3年多來,只見其利用司法迫害異己,而未見其對戒嚴時期所留下的惡法進行改革;甚至以惡法追殺對手,這樣的行徑表露出馬英九缺乏民主與人權的素養,只想重新恢復國民黨的威權統治。 對比2000年到2008年期間,民進黨執政的8年中,寧可轉型正義也不清算鬥爭,差距頗大;但民進黨對戒嚴時期的人權侵害,及國家恐怖活動的真相追究與責任歸屬上,態度過於軟弱,導致眾人仍須飽嚐舊思維的餘毒,也應受到批判。 說馬政府傾中,一點也不為過,因為連中國共產黨的那一套清算鬥爭都學會了。14年前被違法槍決的江國慶至今含冤,司法單位可以不起訴馬總統任命的國防部長陳肇敏;相反的,高喊「棄馬保台」的李前總統,卻因17年前的奉天專案被起訴,特偵組無視法院認知「交付款項係充作其他正當之公務用途」的見解,恣意認定李前總統涉貪。 這樣的清算鬥爭和1966到1976年的中國文化大革命愈來愈像。既然能把這些手段都學得那麼徹底,也希望國民黨在搞清算鬥爭之餘,在還執政的階段也花點時間兌現一下自己拚民生經濟的基本政見就好了! Antonio Ciseri創作的名畫《Ecce Homo》(瞧!這個人!)所描繪的情境是:基督被釘十字架之前,羅馬巡撫本丟彼拉多把受鞭打後的耶穌,指給耶路撒冷的民眾看。2000多年來,絕大多數的基督徒都認定,在整個審判耶穌基督的過程中,優柔寡斷的彼拉多時而偷笑、時而不安,一方面要懼怕巴勒斯坦境外羅馬皇帝的「望遠鏡」監督,一方面要討好猶太權貴。 彼拉多的政治潔癖企圖以洗手脫罪,留下的卻是千古臭名,天天有人口中唸著使徒信經:「於本丟彼拉多任內受苦&hellip&hellip。」基督教的主流思想中,沒有人會相信這個比拉多「區長」是無辜、不知情的人。比拉多的洗手大會,跟總統府的記者會,好像。

用生命、理念為教會婦女地位戰鬥的勇者

◎盧悅文 我沒資格用一個小小的專欄感謝這位勇者。她還活著,只是她離開了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WCRC),對許多在教會內外為婦女權益與地位戰鬥的朋友來說,是惋惜;對一個擁有她的才能、生命力與戰鬥力的教會組織來說,她的離職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她是派翠西亞牧師(Rev. Patricia Sheerattan)。6月12日五旬節那天,她偕同女兒Krsyta搭機離開居住11年的日內瓦返回家鄉──加勒比海的蓋亞那。派翠西亞在世界歸正教會聯盟(WARC)及之後的WCRC擔任婦女幹事長達11年。她在2000年正式加入WARC,成為第一位正式且全職的婦女幹事。期間面臨家庭鉅變、女兒叛逆、工作不穩定;但是,她在打破教會內單一性別主導教會事務及宣教方向的努力,卻沒有因此受阻而間斷。 女性參與教會事務最大的阻礙,是教會不願意承認與接受女性在服事上的恩賜與能力,最直接的表現就是拒絕讓女性封牧成為神職人員。這個議題在天主教會是禁忌,連提都不能提。即使在基督教改革宗內,還是有許多教會不願意為女性封牧。女性只能退而求其次改在神學院教授神學課程,或在教會機構裡當個助理。跟系統神學、新舊約神學比起來,婦女神學也不被視為所謂的「正統神學」,頂多是個旁支且只會吸引特定人士研讀。 派翠西亞身為蓋亞那長老教會第一個受封牧的女性牧師,深知也親身體會過女性在教會事務參與受到的種種直接與間接不平等對待,同時也清楚女性在男性主導社會之下,需要花加倍的力氣證明其特殊的貢獻與價值。在她任期之內,針對「女性受封牧」議題,可說是以生命不斷地用各種不同創新的模式(例如講習會、實際參訪及相關教材的出版),喚起教會領導者針對婦女在教會內的地位以及教會內兩性平權的注意。2003年WARC出版了一本針對在教會內實際如何推動兩性平權的操作手冊&ldquoCreated in God&rsquos Image&rdquo,可說是WARC在推動教會兩性平權事工的代表作。也因為這本書的出版,有不少WARC會員教會開始實行封牧女性。 2005年WARC「合作見證」韓國幹事朴聖揚任期屆滿離開,同時WARC面臨嚴重的財務危機,但「公義」是WARC所有事工的靈魂,需要有人繼續經營;在這時候,她義不容辭接下如此嚴峻的工作,將兩性平權、經濟公義、環境正義、青年參與以及改革宗禮拜更新等事工全部整合在一起,針對這些議題發表一連串分析、批判且以改革宗基督教信仰觀點為主的文章並舉辦相關研討會 。 因為她的努力與貢獻,WARC在「公義」議題確實發出屬於基督教改革宗批判性與自我反省的聲音,就連普世教協(WCC)也望塵莫及。因此,WCRC的「神學與宣教」事工特別將最近一期的「改革宗世界」(Reformed World)獻給派翠西亞牧師,並邀請過去與她在事工上曾一起同工的世界各地朋友撰寫文章表彰她,不論是在世界歸正教會聯盟,或普世改革宗教會聯盟對「公義」議題的盡心和努力。 我沒資格用一個小小的專欄感謝這位勇者。對曾經擁有她的才能、生命力與戰鬥力的教會組織來說,她的離職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是一個新時代的開始。 &nbsp(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現任WCRC副主席) &nbsp

大學教授失業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永和聖教會執事) 6月,大學裡通常瀰漫著離別的氣氛,鳳凰花開、離情依依;但,今年大學畢業季節的氛圍卻有些不同。 幾所大學充滿著憤怒與抗議,位於古都的台南大學音樂系15名兼任教師,下學期未獲續聘,20多名音樂系學生向校方抗議學音樂重視師徒制,不該任意更換教師,並將有多名學生,可能被迫更換指導教授,嚴重影響學生畢業期程。 往北走一點,嘉義民雄的中正大學則是有40多位學生在學校行政大樓前抗議,也有數百名師生參與「拒當次等學生」連署,學生指出公務員加薪3%,國立大學須自籌4成經費,以致於學校進行教師總量管制,原訂聘用專任教師人數減少,嚴重影響未來修課權益。 位於桃園的開南大學有超過2成、約60位教師連署要求校長高安邦下台,他們表示,校方以「6年條款」限時升等,未達者就得解聘。在東台灣花蓮的東華大學也有類似的情形,有位榮獲東華大學3次院級優良教師肯定的語傳系教師,並已通過系評鑑及院評鑑,卻因研究論文數不足未獲學校續聘,學生們在網路上發起連署「將好老師留在東華」,他們呼籲,大學教授聘任資格不應以研究論文數作為標準,應讓教學與研究分流,重視學生受教權。 這幾起事件雖然發生在不同的大學,但都有個共同點,因為學校或教育政策的不當,影響教師聘任,進一步造成學生受教權遭到侵害。 「總統請客,大學買單」的公務人員加薪政策,的確讓一些口袋不夠深的大學面臨窘境,為了短期解決問題,於是精簡人事、縮編員額。不過退一步來看,更大的問題在於對個人及整體大學評鑑制度出了問題。 不論是因為要大學能追求卓越、走向頂尖,或者建立退場機制,以回應大學爆增及少子化所帶來的問題,大學評鑑成了面對此一趨勢的重要方式。然而,正如各界所批評的,雖然教師升等評鑑的指標包括教學、服務及研究,但其中研究往往佔了超過70%。不容否認,大學教授研究生產十分重要,但「偏食」的設計會使得更多的教師減少,甚至忽略教學及社會服務;相反的,認真教學或走入社會的教授也很難得到教育體系的肯定,甚至年限一到,就必須失業,損失的是學生及社會。 不過,還有更慘的,有些學校為了應付評鑑,在評鑑前大量聘任兼任教師,或者以1年1聘的方式聘任「派遣型」教授,滿足教育部在教授人數及師生比的要求,但評鑑結束,這些聘來應付評鑑的「臨時工」或「道具」也只好拍拍屁股走人,成了失業人口,學生的受教權一樣無法伸張。 這樣的制度不只學生權益受損,大學教師更必須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地被迫困在象牙塔裡。事實上,大學教師不再只是傳道、授業、解惑的專業者,更是教育體制下的學術勞動者,還好,現在教師可以有組工會的權利,或許,這是除了檢討既有教育體制之外,另一個可能改變的方向,更何況,許多學生都站出來了! &nbsp

社會與政治參與成為宣教契機

◎吳信如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藉由主動在第33屆德國新教教會日規劃一場跨宗教公義和平禮拜,讓德東教會透過雙方教會相似情境的比較,更了解台灣的艱困,且著手建立台德教會全新交流平台;也讓台灣教會因了解德東教會特殊的宣教條件,重新思考基督徒對台灣社會的宣教使命與途徑。 在教會日結束後,主辦單位對本屆教會日活動的整體評價,或下屆教會日主席羅勃斯博士(Dr. Gerhard Robbers)與PCT代表團的會面交談中,都提及本屆教會日對於德東地區宣教的正面影響。&nbsp 德東地區因為40多年共產無神論的影響,統一前的基督徒人數只佔所有人口5%,即便至今,受洗的基督徒人數也只有10%,而德東教會的規模與資源,也遠遠不及德西地區。因此,對內宣教一直是德東各邦教會近年來的事工重點。這次教會日讓許多非基督徒家庭願意開放接待外來的基督徒朋友,主辦單位也特別針對德東地區非基督徒居民,規劃了許多教會如何關心及參與社會、政治改革的節目,以及多元的音樂與文化敬拜方式。這確實讓許多根本不進教堂的德東居民首次敞開心胸,聽聽教會對社會需求的回應,打破了無神論者對教會漠視社會的疑慮,並親身經驗到基督信仰的價值與生活。因為這次教會日深受民主經驗與新的社會參與文化所影響。本屆教會日主席愛卡德女士(Katrin Goring-Eckardt)在回顧教會日成果時對記者感動地說:「這是一場高度政治性,但同時也是高度靈性化的公民活動。」 而與PCT共同主持宗教對話禮拜的尼可拉教會富勒牧師(Christian F&uumlhrer),更一再強調:「從和平禱告會促成的蠟燭革命經驗中,我確信,我們的普世宣教應該勇敢地擴及到無神論者。而連結的關鍵就是,基督徒應該走出教會,回應社會與世界的需求,透過社會與政治參與,讓無神論者看到我們的上帝如何與弱勢者同行。」 富勒牧師夫婦更因第一次與佛教的宗教對話,及看到PCT跟釋昭慧法師長年在社會運動中的合作,而在禮拜後聚餐中懇切地告訴我:「這次宗教對話禮拜,真的是有聖靈的動工,而且三方信仰團體的彼此尊重與真誠的相互推崇,毫無暗中較勁或各自宣揚的企圖,同心為各自的社會付出,會眾才因此看到一場令人感動的超越基督宗派的普世對話。」 從這次經驗中讓我們再次思考,我們的「新倍加」運動想要宣揚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福音?我們可否使宣教成為「高度靈性化與政治化的公民活動」?我們應該如何跟其他宗教的同胞合作,共同回應台灣社會的危機與需求?積極的社會與政治參與是我們彰顯基督信仰價值的平台,藉由這個平台,我們才能將不可見的上帝變成可見,不可理解的上帝變得可以理解,不可描繪的上帝得以具體呈現。 &nbsp(作者為南與北出版社總編輯)

上帝為摩西分開紅海 科學新理論解釋神蹟

【吳銘恩編譯】美國科羅拉多州國立大氣層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利用電腦模擬運算,量測強風吹襲紅海的後續效應,得出這樣的結論:流入河海交匯之河道,若以時速100公里的東風,強烈吹襲12個小時後,有可能會把處於彎道的河水往後推擠,進而形成一道人車可穿越的乾地。 出埃及記14章21節:「摩西向海伸杖,耶和華便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該科學團隊的首席科學家的卡爾‧哲吾(Carl Drew)表示,電腦模擬的結論,與聖經的經文相當吻合! 「強風吹襲河流,造成了風切效應,導致河流某些段落的水位下降,因而出現乾地。」哲吾表示,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流體力學」(fluid mechanics)現象;但是,難以解釋的則是乾地兩旁的水體,因為14章22節描述道:「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 先前的研究因襲這種說法,遂提出「乾地」產生,是因水下的暗礁露出所致。但哲吾認為,即使連續12小時的強風吹襲,濕漉漉的暗礁也不可能成為乾地;於是另闢蹊徑,主張河流水體在轉彎處存在著另一種機制。 經由衛星影像、地圖,以及考古資料,哲吾的團隊重新建構出3000多年前尼羅河三角洲之河海交匯地形,並且斷言這個河流水體的斷裂機制,存在於尼羅河三角洲的東邊!(資料來源:Christian Post)

門徒教會

◎裴信祐(雄獅旅行社總經理、松山教會長老) 安息日將盡,7日的頭1日,天快亮,2位馬利亞來耶穌的墳墓,看到空墳墓,聽到天使說耶穌復活了,於是又怕又歡喜地報給門徒知,途中耶穌遇見她們說:「願妳們平安!」門徒聽了馬利亞傳達的訊息,就照著去到加利利耶穌指定的山上,耶穌進前來,囑咐門徒說:「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又說:「凡我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這段經文記載了2位馬利亞是天使報佳音的第一個對象,也是復活耶穌第一個賜福的對象。馬利亞的福氣是因為她們起得早,天未亮就急著去墳墓探望耶穌,馬利亞一定是謹記耶穌平日教導受難後3日內復活的預言,因此,熬到第3天清晨,就迫不及待去探望耶穌,這讓我們學習了謹守耶穌的教訓,並真實地去行的人,是為有福。門徒也是有福氣的,他們聽了馬利亞的傳達,就聚集到加利利耶穌指定的山上,因而得以親耳聆聽了耶穌的大使命吩咐,也親耳聽見耶穌常常與他們同在的應許。於是,失散的門徒,在五旬節時,聚集在一處,被聖靈充滿,福音就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傳到小亞細亞,到馬其頓,直到地極,這些門徒真是有福氣,也帶給這世界福音的福氣。 這樣說來,聽耶穌的吩咐而去行的人是何等重要!在耶穌受難的困境裡,因著馬利亞謹記耶穌的話語,並且警醒壯膽地去到羅馬士兵所看管的墳墓,得以聽到了耶穌復活第一手訊息,也親身見到了復活的耶穌,然後,她們謹守耶穌的吩咐,去告訴門徒,門徒們雖然未親眼看見耶穌的復活,以及空的墳墓,卻因為聽了耶穌的僕人馬利亞的見證,就遵行耶穌的命令,上加利利山上去,親自見到復活的耶穌,聽到耶穌大使命的吩咐,也遵照耶穌的吩咐而行,福音就廣傳了,教會也建立了。 《新眼光讀經》6月19日的每日靈修文章引用了一段假設,如果每個人每天傳福音帶1個人信主,1年帶領了365人,持續15年,將有5475人信主,35年則將有1萬2000多人,真是了不起。但是,每天要帶領1個人歸主是何等不容易啊。另一個假設是,如果1個人,每年只帶領1個人信主,同時,用這1年時間栽培他也成為門徒,再去帶領人成為門徒,則第15年將有3萬2768人信主,第35年的信主人數將是天文數字343.6億,超過世界人口的5倍,這是多令人興奮的事情!但也是顯然未存在過的假設,因為耶穌已復活了2000年,基督徒人口仍只是世界人口的一部分,是何原因呢?至少有一個原因就是,沒有成為門徒的信徒,實在太多了,不僅沒有成為門徒的信徒太多,少數有門徒裝備的信徒,卻在教會裡,為了服事許多未成為門徒的信徒,因而精疲力竭,無力去當門徒。 如果這個原因是事實,那麼,教會的大使命,就是要裝備門徒,差遣門徒。教會要倍增,牧者與長執同工應親自當門徒,並且裝備信徒為門徒,帶領門徒一起建造一個滿有大使命負擔的門徒教會。 &nbsp

缺乏裝備,豈能爭戰?

6月27日~29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屬3所神學院道碩畢業生齊聚新竹聖經學院進行培訓,同時由傳道委員會進行抽籤與分派。受分派的畢業生,將於8月成為長老教會的傳道師,擔負起牧養與傳揚福音的工作。教會充滿期待迎接這批新血時,不知新任傳道師及教會信徒長執,是否有足夠的裝備來面對福音的戰爭? 近幾年,有些傳道師讓教會頭痛,主要癥結在於缺乏裝備、不願委身、不思謙卑。「信徒無裝備,死一個;工人無裝備,死一片。」這句忠告要基督徒反省自己是否隨時裝備,在屬靈根基上強壯立穩。 基督徒每天所面對的信仰功課,不外乎福音工作與屬靈戰爭。要在福音與屬靈的功課上得勝,要有屬靈的裝備,才能站立得穩。保羅於以弗所書6章14~18節,以羅馬士兵身上的裝備,比擬基督徒要戰勝罪惡、站立得穩、傳揚福音,也得需要有齊全裝備,才能面對挑戰。 集政治家、科學家、作家身分於一身的美國革命時期重要領導人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說:「少一根釘,失一隻蹄;少一隻蹄,失一匹馬;少一匹馬,失一位騎士;失一位騎士,輸一場戰爭。」身為基督徒,面對福音的戰場,豈可缺少保羅提醒的屬靈裝備?若缺乏裝備,本身要站立得穩,都有問題了,豈能為福音而戰! 然必須注意,充足的裝備可以使人壯大,可以利人利己,更可以讓人在遭遇挑戰時,充滿信心、應對自如;相對的,若因此狂妄自大,不思謙卑,將會成為一種傷害他人的「武器」。 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一開始就為哥林多教會擁有各樣恩賜而感謝上帝。會提出這樣的感念,乃因信徒在富足、口才與知識上的全備,教會才得以蓬勃發展。緊接著,保羅於哥林多前書1章6~7節又說:「正如我為基督作的見證,在你們心裡得以堅固,以致你們在恩賜上沒有一樣不及人的,等候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 保羅在此所要表達的,除了鼓勵與肯定哥林多教會蒙上帝特別的恩典,享有豐富外在條件外;同時強調信徒內在裝備的不可或缺。因上帝賦予信徒的財富、能力、知識等恩賜,目的就是要事奉祂,促進教會的發展。然而擁有上帝所賜下的恩賜,並不代表就一定有靈性上的成熟,還得加上靈性與悟性的多重裝備,才能得著生命本質上的建造。 事奉上帝的裝備,除了服事上的知識和技巧外,更重要的,乃是在於服事者生命本質上的建造。期待抽籤後,等待分發的傳道師能加強裝備,強壯立穩,謙卑服事,興旺教會。 &nbsp

沒有簡單的答案

◎謝大立 之前總統馬英九的一句話:「沒有簡單的答案」,成了媒體追逐焦點。是的,有能力思考的人,孰不知許多制度面的公共議題本來就沒有簡單的答案,何況是涉及國家大政。其實,人民真正要的是「負責任的答案」,就是對人民性命負責任,對居住環境長遠規劃負責任,對生態共存永續經營負責任,而不是以選票為考量的簡單答案。這是所有領導者都該承擔的,也是必須盡力去實踐的。世上國度的原則是如此,上帝國度的原則亦是如此,身為領導者都當認真提出負責任的答案,而非簡單的答案。 教會有位青年與我談起海外宣教的課題,他問:「宣教師一定都要是牧師嗎?」「不是傳道人可以當宣教師嗎?」&hellip&hellip這些提問都是大哉問,引發我再度省思其背後的結構性問題。不禁使我想起,去年參與CWM太平洋區宣教師退修會經驗,印象中出席的宣教師中有一大半並非牧職身分,當中有教師、醫師、心理諮商師&hellip&hellip等,也都一同參與在太平洋區各島國的宣教。事實上,當我們回顧普世宣教的歷史,近代宣教運動始於17世紀,在19世紀達到最高峰,其中平信徒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PCT的發展正是這一波宣教運動的受益者。這些早期的宣教師中除了牧職者,不乏醫師、護師、老師等各專業領域的宣教人才。然而,如此佳美的傳統不知是何時流失的?如今教會現行宣教師的制度似乎不易將平信徒專業人士納入,使得有負擔投入的信徒只能空有呼召而無處伸展,抑或是只能無奈地選擇脫離體制加入其他差傳機構。另外,從地方教會的觀點而言,要參與海外短宣也往往不得其門而入,在體制內的配套常常是僧多粥少,無法供應各教會訓練有宣教熱情信徒的廣大需求,若因而轉向尋求體制外的合作,又常招致無情的批評。宗派教會該如何認真看待這些需求,提供「負責任的答案」,在整體的體制設計中如何將平信徒的力量導向適當的出口,使這波青年宣教的浪潮得以有次序地彰顯上帝的大能在普世教會宣教運動中。我們準備好去引導這些宣教人才嗎?或者只是繼續告訴他們:「沒有簡單的答案」,而消滅他們內在從聖靈所領受的感動?抑或是坐視他們被迫出走另尋容身之處? 在與青年對話的末了,他問我:「牧師,我除了去讀神學院以外,還可以去哪裡受海外宣教的裝備?」我捫心自問,除了老字號的差傳機構以外,宗派教會的宣教差傳部門有這樣的供應嗎?最後,我無言以對&hellip&hellip只能鼓勵他好好禱告,尋求上帝的帶領! (作者為PCT宣教師,派駐新加坡老大會華文中會嘉恩堂)

對話33年 美長老教會通過同性戀者封牧

【吳銘恩編譯】繼美國福音信義會、聖公會及聯合基督教會之後,美國長老教會(PCUSA)在5月10日的明尼蘇達州雙城(Twin Cities)中會中,接納LGBT(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的會友)可授予牧師、長老、執事等職銜的議案。美國長老教會也因此正式成為美國主流教派當中,第4個接納同性戀者可授職封牧的教派。 此項新的美國長老會政策,在去年夏天的總會召開時,即已獲得備案通過;但書是:須獲得全美173個中會之過半數議決通過,才能成案。今年則透過明尼蘇達州雙城中會關鍵性的第87票贊成議決,使得這項革命性議案正式跨越門檻,獲得過半數的中會通過。 美國長老教會總幹事葛瑞德.帕森斯牧師(Gradye Parsons)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說:「我們在此項提案已進行了33年的對話,因此有些人已經準備好要接受反方的決議。有些人將慶祝這一天的到來,因為他們已為此事準備經年;然而,有些人也會為今天的決定感到黯然,因為這個結果與他們所理解的聖經完全背道而馳!不過,我希望大家能團結在一起、繼續往前走,對耶穌基督的福音做出信實的見證。」 杜克大學的宗教暨社會學教授馬克‧查維思(Mark Chaves)認為,此議案的通過反應了美國文化的變遷。「美國長老教會之所以做出此項變革,係導因於一場更大的文化變遷。一般社會大眾對同性戀者的權利,是相當戲劇化地朝著自由派的方向前進。」 此項論點,也在今年5月中旬的蓋洛普民意調查中獲得證實;調查顯示,美國社會有超過半數的人接納同性戀者在職場、婚姻的權利。 美國長老教會此項歷史性的變革,關鍵性地反應在教會憲法當中的教會體制法規的翻修。對神職人員授職封牧時,「必須忠實於一男一女的婚姻誓約,或者是單身守貞」的法規文字不再,改而強調:「必須察驗准神職人員的呼召、恩賜、預備及適任。」教會內的自由派認為,這是正義的到來;但是,在基要派及福音派教會的眼中,則是「是可忍,熟不可忍」。 美南浸信會神學院院長亞伯特‧莫勒(Albert Mohler)指出,美國長老教會這項新政策,實際上正面臨極危險的信仰賭注。他表示,「同性戀的特殊議題暫且不論,教會面臨的兩項基督教神學當中最基本的挑戰──聖經的權威及基督的主權。美國長老教會如此的改變立場,正清楚的宣告,一個人可以告白基督是主,卻不接受聖經譴責同性戀的明確教導。這個根本性的謬誤,使長老教會這個教派的信仰立場令人無法理解;也就是宣告基督的主權的同時,卻顛覆聖經的權威!」對同性戀者是否可封牧,美國另一主流教派衛理公會,則尚在辯論中。(資料來源:ENI, CP, B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