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窗口無遮欄】傳承

人性是複雜的。誠實、憐憫與惻隱等,是好的組織;欺騙、貪婪與驕傲等,則是惡的器質。整體來看,文明是進步的,但人性則從未進步;良善組織,固然會在一些關鍵時刻,發揮效果而成就感人肺腑的事蹟,但不旋踵,又會被邪惡器質,無預警引爆的悽慘悲劇所掩蓋!

【社論】舌弄是非,陷入禍患

「話語」本身是中性的,表達出來的好、壞之關鍵,端賴你如何「說話」。誠如「水可載舟,也可覆舟」「一言興邦,一語喪邦」。合宜的說話不但可以感動他人,還可造就人,助人成功;反之,出言不慎,會使人萬劫不復。

【時論】論述世界中自我反詰

當人不再保有傾聽、溝通特質,或根本只看到符合自己想像的論述時,反而形成另一種暴力,讓論述失去它原有的純粹本質。網路言論,仍需要我們每個人來把關,願我們能以多點對話,取代只看見自己想看見的心。

【窗口】媒體審判與鄉民正義

網路公審的現象,某些時候被視為弱勢網民的逆襲,也是一種集體抵抗的群眾力量,尤其針對掌握強權的政治權貴,網民用嘲笑、批判或諷刺他們的虛假和不義,但也常常落入「網路霸凌」的廉價正義,正義魔人發動集體霸凌,成了鄉民洩憤的出口,缺少理性思考與尊重多元的空間。

【普世】一位年輕神學家之死

◎盧悅文(WCRC副主席) 2月20日,我的臉書被朋友們洗版,大家在臉書上一片哀嚎,因為一位被稱為尚比亞教會的未來之星因為瘧疾引發的併發症而過世。 對生活在台灣的我們來說,「瘧疾」或許很遙遠。對於每年為了旅遊出國而到馬偕醫院「旅遊門診」的那些遊客們來說,「瘧疾」搞不好是件比黃熱病更加麻煩的事情。黃熱病有疫苗可打,而且打一針有效期是10年。瘧疾就沒那麼簡單,因為要服用抗瘧疾藥物不只不好找且服藥須知一大堆,除了要計算時間,還得忍受服藥之後可能伴隨而來的噁心、嘔吐、頭痛、頭暈、失眠、食慾不振、視力模糊和皮膚發癢等各種不一副作用。到疫區還得定時塗抹含有DEET化學成分的防蚊液,同時在穿著上以及使用蚊帳等物品都必須多加注意。但觀光客總會離開,留下當地人去面對號稱非洲疾病排名第一的瘧疾。 Lilly Phiri是尚比亞聯合教會培養的年輕神學家,被視為是自Omega Bula從加拿大聯合教會退休後可以代表尚比亞教會參與普世宣教運動的後起之秀。她求學生活一路優異的表現,讓師長與同學後輩稱讚不已,但實際上她也是個非常腳踏實地不因此而自恃的牧者。 Lilly Phiri以男同性戀者身處於宗教和文化的多重脈絡下如何建構認同做為博士論文研究題目,藉此反映她看到非洲教會處於現代的今日面臨關於文化、宗教與認同的多重問題。她是尚比亞於性別、宗教和健康學術圈內的先鋒部隊,而她也期許成為第一位在非洲研究多重身分、多重性別和文化認同女性神學家。 10年前,Lilly Phiri已經意識身為一位神學家必須雙腳站在土地上,與草根連結,而神學家身上則背負著身為公民的責任與義務。她具有把性別認同而被社會邊緣化的個體與自己研究相結合且讓人刮目相看的學術分析能力,但又不停鞭策自己,一直到她認為足夠讓一般大眾充分了解明白她的論點之後,才願意公開發表。Lilly有著積極、精力充沛且好辯的個性,而這樣的特質在學術圈內反而容易被誤認為是懷有敵意的。 我眼中的Lilly是個開朗自信,可以跟你談天說地,一旦談到教會內種種對女性、對LGBT團體等弱勢族群的壓迫,卻又閃著光芒、充滿正義的一位非洲女性。 一位被讚賞為世界級的非洲女性主義者和神學家,就因為瘧蚊叮咬染上瘧疾,於2月15日送醫一個禮拜後,因瘧疾引發的貧血等併發症離世。 瘧疾從此對我來說不再單純是「旅遊須知」的注意事項,就如同對日常生活於飽受瘧疾之苦的數十億的人民來說,瘧疾是揮之不去的惡夢之一。瘧疾帶走我來不及深交與學習的一位非洲朋友的生命,也帶走了尚比亞教會投入大量心血栽培的明日之星。誠如Omega Bula所說,尚比亞教會自此將有一個很大的斷層,得花一段很長的時間才能夠補上。Lilly Phiri, why did you leave us so soon? Photo credit: DFID - UK 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via Visualhunt...

【時事論壇】放生與棄養

3月3日,立法院針對《野生動物保育法》的修改進行協商時,立委林岱樺極力主張「宗教放生」應該得到更多法律的保護。但是她將「放生」與「棄養」混為一談,態度又相當激越,完全聽不進去說明。一再跳針的質詢影片被爭相轉貼,她邏輯混亂、強硬卻缺乏學理與事實根據的發言,讓許多專家搖頭,一般人也無法接受幾乎是「你放生,政府買單」的主張。 雖然在輿論壓力下,林岱樺有針對自己發言的態度向大眾道歉,但她還是堅持「宗教放生」應得到更多的輔導與幫助。然而,基於宗教的慈悲所做的事,卻可能傷害整個台灣的生態體系,被「放生」到不合宜的環境之個體,也可能遭到更多的苦痛,甚至死亡。但她以宗教主張為尚,不願意聽取其他範疇的專家之言,缺乏對整個法案全盤的了解,還是繼續讓人無法諒解。 「放生」,在台灣是非常普遍的宗教實踐。原本,基於慈悲心,人們購買了被囚禁的動物,將牠們放回大自然,為牠們的靈魂祈禱,在有輪迴觀念的宇宙觀裡,期待牠們能快快「超生」,轉世為人。近年來,某些佛教的團體過度強調「放生」的功德,放生的規模越來越驚人,造成生態危機:好幾噸的魚被丟入河流裡,擁擠的魚口,沒有生存的可能,或見到幾百條的毒蛇被放到樹林裡,無視於毒蛇對周遭的人與動物造成的威脅。這種只為實踐自己的宗教信念,反而危害許多生命的作為,非常可議。 「放生」有多重涵義。在民間不怎麼精確的用法裡,各種寵物被「棄養」,也是被美其名為「放生」。在現在的法律裡,棄養是違法的。當動物被人類飼養之後,主人就有責任負責這個生命,不能隨意丟棄。林岱樺在質詢時,混淆了放生與棄養,因此引起輿論的批評。 平心而論,有些飼主必須放棄他們所愛的動物,不一定是出於厭倦或惡意的「棄養」,而是真的在客觀條件上,已經沒有能力飼養動物—缺乏空間,因病失能,突然陷入經濟困境等等,目前的法令之下,這些人只能自己努力去尋找可以接續照顧這些動物的人,若有更好的求助機制,也許可以減輕這些身心受煎熬的飼主的重擔。 放生與棄養的議題,好像不是教會所關心的問題。雖然在教會裡,可能有許多人正在以行動保護、照顧被棄養的貓、狗等動物。然而,基於關懷生命與愛護生命,這個事件很值得我們去深思,繼續去關心台灣的土地與各種生物的生存權。 在這個關於法令修定的辯論過程裡曝露的種種問題裡,也逼我們去宏觀地反省:不管哪個法案,在立法的過程裡,教會是否也只執著於自己的宗教信念,而忽略了真正生命的需求?

【窗口無遮欄】寂寞鯨魚「52赫茲」

◎陳郁屏(環境議題倡議者) 沒人見過、極少人聽過牠的呼喚,然而牠的故事四處流傳。牠被稱為「52赫茲:世界上最寂寞的鯨魚」。 長久以來,對於人類而言,大海既深邃又險惡,而悠遊其中、擁有高度智力的鯨豚則顯得沉靜而神祕。直到1950年代冷戰時期,美軍在全球布下低頻海底地震儀,追蹤俄國潛艦,意外記錄到鯨豚所發出的獨特低吟,這些珍貴的資料與技術在冷戰結束後公開於世,開啟了海洋生聲學的研究。 大多數鯨豚所發出的低頻聲納大約介於15到25赫茲的範圍。這些對人類而言過於低沉的訊息,可以透過儀器轉譯分辨族類,更可以根據雄鯨在求偶季節頻繁的呼喚,追蹤牠們的迴游路徑。然而有隻鯨魚與眾不同,牠的身分啟人疑竇。1989年,沃特金斯團隊首次記錄到52赫茲的高頻歌聲,其後20多年間,牠的求偶呼喚持續在北太平洋迴盪。研究團隊將發現整理發表後,立刻吸引媒體無限遐想。 牠是不是找不到知音?牠會覺得孤單嗎?對於這些顯然充滿人類情感投射的疑問,研究人員不願意也無法提供答案。從科學角度分析,稍高音頻仍可以被其他鯨魚聽到,也應該不難被理解。然而人們在乎的不是邏輯推論,而是孤單的共感。在茫茫大海中無盡呢喃的身影,啟發戲劇、音樂、書籍與兒童繪本。 「52赫茲」之所以引起共鳴,不只是出於對孤單的體會,也反映出人類世界關係崩解的現實。在消費至上、精緻分工的社會裡,隱藏太多需要被聽見的聲音。人們在高壓職場戴上面具、避談私事,無法建立真正的生命連結;下班後,各種糾結心緒,徘徊在過去的遺憾與未來的期待間,也不一定能找到與家人朋友傾訴的頻率。 我們自豪的現代文明,非但未能幫助建立深度的、心靈性的互信與同理基礎,共同建構和平永續的家園。反而築起高牆,任憑對立、衝突、剝削與戰火持續蔓延。即使在教會裡,也很難做到真正的包容、坦誠與接納。 孤寂意識及人與萬物的關係,是日本作家川村元氣在小說《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探討的核心命題。「貓的世界沒有時間的概念,也不存在孤獨。只有人類會感到孤獨。……但是,正因為人類會感到孤獨,所以才懂得什麼是愛。不是貓需要人類,而是人類需要貓。」 「如果貓消失了,這個世界得到了什麼?又失去了什麼?」對基督徒而言,「因為萬有都是靠祂所造的,也是為祂而造」,世上萬物都有存在價值,也與我們的命運相繫。這不只是哲學思辨,更是充滿神學性的宣告。 「52赫茲」或許孤單,也或許是上帝所預備的使者。期盼這故事激發我們守護自然的勇氣與創造力,從更寬廣的角度編織生命的可能,修復人與世界的關係。

【普世眺望】走向人群的教會

◎Divan Suqluman(PCT派駐日本北海道宣教師) 每年1月的成人節,北海教區會舉辦2天1夜的「年頭修養會」,由7個宣教區域(札幌、道北、道東、石狩、苫小牧、後志、道南)輪流主辦。今年第65屆由苫小牧地區主辦,出席人數共373名。 「年頭修養會」是為了承接信仰前輩們不畏懼嚴寒,在交通不便的時代便開始聯繫62間的教會及佈道所而舉辦的活動,同時也希望藉由彼此分享教會現況,增進教會間的互動,使福音廣傳於北海道的每個角落。 這次的主題「走向人群的教會~接受、思考、發現」,由浦河教會會友向谷地生良醫生擔任講師,他以伯特利之家的個案做分享。1978年,浦河紅十字會醫院的精神科醫師為協助病患早日復原,於浦河教會設立「橡樹果之會」;1984年,浦河教會牧師宮島利光將「橡樹果之會」改名為「伯特利之家」,並延用至今。 北海道日高地區的特產是昆布,伯特利之家從郵購昆布開始,販賣當地各樣的海產品、將農產品的收入,作為資金的來源,藉此造福當地居民。其實,居住在日高地區的愛努族人頗多,宮島利光看見愛努族學子的需要,又設立了「NONO學習會」及「愛努民族獎學金」。有幾位愛努族人在得到幫助後,因感動而決志受洗成為浦河教會的會友。 我第一次到浦河教會主理禮拜時,覺得很特別。參加禮拜的人多數是「伯特利之家」的成員,教會為了讓他們有參與感,司會、司琴及招待的服事便由這群人輪流擔任。我主理的當天,司會是一位愛努族青年,他患有輕微精神障礙,禮拜中間會起來走動,當在場的社工人員或師母呼喚他的名字時,他會想起正在禮拜中,就回到座位靜靜地等待下一個指示。 而擔任司琴的姊妹患有自閉症,她很認真服事,但是一有彈錯的地方,一定會重新再來。大家可以想想唱到後來會是什麼情形吧! 有些人第一次參加浦河教會的禮拜時不能適應,也有人會用自己教會的禮拜的方式,去論斷這種禮拜方式。其實參加浦河教會的禮拜最讓我感動的是:教會的包容性及柔軟性,以及教會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去服事。 「修養會」第二天分組討論的總結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病症,有些是需要醫生的治療就能復原,有些是靠信仰去克服。耶穌說:『健康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路加福音5章31節)教會應接待每一個人一同享受主恩。」

走向蒙主喜悅更好的未來

台南神學院於2月18日教職員共識營,討論立案後因應事務。大家咸認南神歷史悠久,是台灣第一所西式學院。

【時事論壇】移工人權攸關台灣國際地位

美國國務院3月3日發表2016年的人權報告,關於台灣的部分,特別關切外籍家庭傭工及漁工的處境,認為移工易受剝削,也常傳出虐待情事,是台灣最嚴重的人權問題。在人權報告發表之前不久,印尼移工「阿芳」被食品工廠軟禁14年打黑工的事件才曝光,可以想見明年度的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可能仍少不了這一項。 高雄聖筌老家食品廠移工事件,新聞一出大眾譁然,不可思議,在現代社會中竟然還有逼人為奴的情事發生。除了「阿芳」之外,另一位同時被救出的印尼女工也已經被迫工作7年,長期身心飽受折磨而暴瘦。此案的雇主和仲介業者被依販運人口罪起訴,檢方盼能藉著法律嚴懲以杜絕這類黑工事件再次出現。 但是有另一位仲介業者在電視談話節目上大剌剌說:「這位女印尼移工賺了14年,想回家了才去故意檢舉。」他認為「逃逸外勞」打黑工,其實是為了可以賺更多錢,但他的談話避開了雇主和仲介對移工非法、不人道的控制手段,特別是仲介業者備受爭議的角色。 美國國務院人權報告提到:「台灣目前約有60萬名外籍勞工,主要來自印尼、越南、菲律賓和泰國,他們也較易受雇主剝削。」「台灣人力仲介公司長期把持外勞在台工作,而儘管官方設有供外勞投訴的機制,但外籍勞工遭雇主虐待時往往不願投訴,主要是擔心雇主終止契約遣返他們,會讓他們無法償還積欠仲介業者的相關費用。」 這種逼移工為奴的情況,並非只是個案。當前的移工政策和相關法令,是類似事件發生的溫床。有分析指出問題所在: 一、依目前規定,仲介和雇主可輕易謊報移工為「逃跑外勞」,不須提出任何證明。移工一旦被註記為「逃跑外勞」,立即喪失工作和居留的權利,須面對罰款與遣返的風險。 二、《就業服務法》中規定移工不得自由轉換雇主的不平等條款,使得移工面對不合理待遇,完全沒有協商籌碼,只有逃跑一途。逃跑的移工往往成仲介業者手上的「黑工」,無法聘雇合法移工的雇主,仲介都能派出逃跑外勞頂替 。 三、家庭傭工不受《勞基法》保護,所以雇主往往在申請的家庭移工抵達了之後,就扣押他們的證件,要求從事其他勞動,這次的食品工廠黑工就是這樣來的。 其實台灣政府也已經有在努力。2016年立法院修訂《就業服務法》第52條,取消移工3年契約結束後,需出境1日才能再度申請入境的規定,踏出改善移工人權一小步。 改善移工處境,對台灣經濟發展、社會安全和國際形象都至關重要。先從善待我們身邊的家庭傭工做起。也請多多支援從事移工關懷的長老教會勞工關懷中心。更重要的是,促請政府修法,保障移工基本權益,終止被迫為奴的慘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