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普世眺望】當「民意優先」的時代來臨――從小池百合子旋風看教會

今天的日本教會正面臨社會嚴峻挑戰,教會領導者站在信仰上當然不能趨附於多數民意,但當教會主張成為社會的微聲,又要履行上帝的託付時,勢必要有更多角的思維。

【時事論壇】突破戒嚴的安全感

1980年代後出生的年輕人,對國家無孔不入打擊反動能量的歷史沒有記憶,不過對於無所不在的規訓體制,總能有所共感、侃侃而談。這段承襲自戒嚴時期的家父長治理模式,並未隨著時間遞嬗消失殆盡,但我們總能在生活的隙縫中,看見「抓耙子」以不同形體隱身其中。

【窗口無遮攔】信仰,讓人得釋放

福音讓人釋放,我從庶民生活中,看到見證。但,反而從已經承受福音的人,看到已信者以信仰之名編織規矩來綑綁自己、限制別人,不但沒有領受到跟著耶穌腳步走、路越走越寬的開闊,反而侷限成一條窄路。

【社論】從劉曉波之死 看兩國教會交流

生在這個時代,台灣與中國的基督徒同樣感受到哈巴谷的錐心之痛,站在教會關心社會的立場,或許每個人的立場與劉曉波也不盡相同,但我們究竟應該與專制極權的中國政府把酒言歡?還是要為人權鬥士劉曉波的犧牲向上主呼求?相信信仰良知是我們心中的一把尺。

【社論】解嚴30 而立!而泣!

解嚴30年了,台灣要是沒有像1977年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人權宣言〉裡面提到的「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我們不過是換個大一些牢籠的「心囚」。那高牆是防止轉型正義的黨國餘孽,裡面的守衛,卻是嚐了某些有糖衣毒藥的兄弟姊妹。

【窗口無遮攔】談謙卑

所謂溝通,就是把自己的立場與需求,說明給需要知道的人知道。誰需要知道?資源分配者,以及被分配而資源共享或衝突的人。溝通說明清楚,分配妥當,大家也都滿意。不過,更多時候則是,總體需求超過供應而無法公平分配,「溝通」後卻無人願意讓步。「溝通」往往需要「妥協」才有效果;而誰肯妥協呢?顯然是必須先有「謙卑」的態度。

【時事論壇】關不住的自由靈魂

身為基督徒,對所有被迫害的良心犯,不能視而不見。讓我們繼續為劉曉波、李明哲、及被中國政府逮捕的眾多維權律師禱告。自由的靈魂是關不住的,強權暴力越是嚴打嚴控,越曝露其害怕。聲援音量大,還是有機會促成改變,悲觀中仍存著希望。

【社論】記念陳文成,新聞必須有空間

新聞控制是獨裁國家統治的手段之一。當年,如果沒有那些遭多次查禁仍無畏懼、不計成本發行的黨外雜誌,沒有美國台灣人社團在美國的努力,陳文成「被自殺」的事情可能就在國民黨上下其手中,不了了之。新聞有自由的空間,才有可能讓真相得以多面貌地呈現出來。

【公平地】當上學太危險時,她們被迫成為童工

沒有一個孩子應該被迫在勞苦的工作與有潛力改變未來生命的教育中進行選擇。學校的教室、圖書以及設備是終止童工的第一步,現在,我們需要建造安全的學習環境,不只是為了終止童工,而是為了所有的孩子。

【時事論壇】香港主權轉移20年

20年來,世人眼見香港這顆耀眼的東方之珠逐漸蒙塵,從政治社會、經濟狀況到常民生活,無一不起變化。過高的房價、不公平又僵化的教育制度、不斷湧入的中國人口,讓香港的生活品質越來越糟,許多人感到對未來無法有期待。鄧小平當初允諾的「50年不變」,根本空話一場。所謂的「一國兩制」,更僅維持表面的形式,無從防擋與日俱增的中國影響力,連最基本的特首及立法會普選都無法實現,香港自治最基本的法制獨立,也面臨中國進一步的影響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