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中村櫻溪解殖高中文言文?

當時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校長田中敬一對於台灣地理相當重視,加上台灣總督府相當重視師生體能訓練,校方就設計七星山踏雪戶外教學課程,回程攀越大屯山經北投回到台北,〈七星墩山蹈雪記〉一文呈現出日本人對台灣地景的領略,台灣學子可藉由本文一窺當時來台日本人對台灣的觀點。

你們台灣人……

因為原住民傳統領域的議題,有一群原住民駐紮在捷運台大醫院站的一號出口旁,要求政府公開調查真相並針對目前的劃分辦法做調整及改革。很多人用漢人的思維去看這件事,覺得這些原住民的要求很過分,把公有的土地還給他們就很不錯了,連私有的土地也要,覺得太超過了。但當我們從原住民的思維去了解時,才會知道其實他們的要求很單純,他們不要求擁有這些土地,而是為了環境及大家的未來,共同管理這些土地,並且期待在做任何的建設或商業行為時,互相尊重。

阿莉芙

我深知「藝術」就是一直在探討「真實」,我們不可否認這個世界上很多奇妙的事情,只是在於你願不願意去相信。也許,我不是阿莉芙、不是跨性別者,但我身旁有好多朋友就是這樣。他們在教會服事、在當社工、在醫院幫助別人,他們不可怕,他們就跟我們一樣,我們不可否認他/她們的價值,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共同的見證

當1989年8月19日禮拜六,當時全台首座二二八紀念碑落成典禮,在嘉義西門教會舉行感恩禮拜,然後全體步行3公里到忠義橋邊舉行剪綵,當時剛出獄的黃信介先生也一同參與這朝聖之旅。首座二二八紀念碑的落成是突破禁忌,讓光照耀台灣人的心靈的日子。

不要妄求主審判

希望世界變得更好的基督徒,得先盡人事上的完全努力,並把結果全數交託上帝。也就是說,在禱告中去做符合聖經教導的事情,以聖經的愛的原則推動世界改變,而不是求神來直接毀掉這個世界。

「你被騙了」的行銷反思

信仰並沒有一個SOP或有客觀價目表,神給我們非常豐沛的關係,在不同的關係中,我們會有不一定類似的經驗與詮釋,這些或許是來自感性、或理性的啟示性理解。而若是如此,我又怎能以這種手法來向眾多的「門外漢」闡明我所理解的上帝之語呢!若是如此,恐怕不只我的雙手是黑的,就連我的心也是了。

淺談「香港公民」── 一個新型態的非營利組織

Excel 幾年前的暑假,我參加了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的普世合一運動暑期教牧實習計畫的一個活動,在這計畫中,實習同學被分配到與性別議題、社會牧養、生態公義三種主題中相關的機構,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實習。 我被分配到的單位是社會牧養領域下的機構──香港公民(Hong Kong Citizens),這個機構非常的特別,和一般的機構組織不同,它並不是一個主動到第一線進行直接關懷的機構,它的對象不是坊間的社區居民或者有需要的人,而是將層次提高到NGO組織。 香港公民可以說是「倫敦公民」(London Citizens)移植過來的組織,創辦者也都曾經在倫敦公民待過,期待將其工作模式帶回香港來實踐。香港公民期待由整體關係來帶動社區組織,整合社區內所有的組織,一起發展,爭取區內共同權益,是一種整合性的社區組織工作。 從2011年以深水埗區為據點開始之後,香港公民就不斷地嘗試與該地區內的各種組織進行接洽,包含學校單位、教會以及各種特定對象的社會福利機構,協助各組織之間的關係建立,發展。這個和目前各組織機構所進行的工作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就我所知,現階段的工作組織皆以單一對象或者特定族群進行服務,就算有協同合作的社區服務事工,也是與同性質的機構進行合辦,很少有跨領域的機構合作產生。 當一個地區或者社區的服務工作,能夠有一個整合,那麼資源將不會浪費,也比較不會有分配不平均的事情發生。當然,地區的公部門也許會有相同的功能,但是往往公部門所看到的都不是最符合所有人的意見。 所以香港公民除了進行一些組織整合和協調的工作以外,一個最實際的工作就是進行「社區聆聽」,經常深入社區去聆聽每一個街坊市民的需要,這是實現公民社會的理想時最基礎的工作。社區聆聽的範圍又分為兩種,直接進到街道上隨機與社區居民進行聆聽和訪談的行動,另外一種則是與組織配合,與其服務之對象進行社區聆聽,其目的都是了解居民實際需求、集結社會共識、譜出社區感人故事。 也許在剛開始的幾年間,因為名聲傳出去,這種意識形態也常常被質疑和忽略,但是我卻深信,如果他們繼續努力,當這些模式與香港的文化漸漸磨合之後,這種新型態的工作模式將會對於一個地區的組織工作有很大的幫助。 這段實習歷程讓我可以對於這種新型態的組織工作有一個新的認識,我認為台灣的教會在現階段確實無法扮演這個角色,但是也許在未來的不久,這種公民運動在台灣各城市開始進行時,期待教會是願意張開雙臂迎接,願意與其他的機構組織配合,一起策劃共同的事工,成為地區居民的光和祝福。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論全能的上帝

假設(基督教)上帝是一個全能的個體,那祂能不能創造一個連祂自己也推不動的石頭?

雙手

神所賜給我們自由的雙手並不是拿來消遣,拿來任意妄為,而是要在這樣的自由中去學會享受,享受從倚靠自己成長到倚靠神的喜悅,享受乘坐在神所駕駛的車之中,享受一路上的美景,享受那不曾擁有過的滿足與喜樂。而這樣的享受並非是消極的動作,不負責任的藉口,而是要坐在副座積極的參與神的行動,回應祂所啟示的大使命。

上帝所賜予的海洋資源

思考的同時,我的腳似乎有什麼東西爬過,癢癢的,仔細一看,原來是沙子,也對,也只剩下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