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我的擔憂

6月10日打開《自由時報》,A6版半個版面刊載高雄中會和台南中會聯合聲明,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坦白說,我讀了之後心裡十分不平安。為什麼非要用這種激烈的手段來表達這兩個中委會的立場不可?

方向比速度重要

由教會組成的醫療財團法人和民間企業組成的財團法人其實有很大的差別,民間企業會因利益而影響到醫療機構的經營,和教會成立醫療機構的宗旨大大不同,但法律卻要一體規範和監督,對教會醫療機構真是不公平,反而增加莫須有的困擾。以馬偕醫院來說,現行醫院董事產生方式是從長老教會1260間教會當中,依教會法規推薦,再由銓衡小組遴選產生,過程公開透明,審核標準及選任方式皆高於主管機關所謂的「公益性」,且需肩負教會醫院落實醫療濟世與宣揚基督精神的雙重目的與使命。如果未來還要再加派一位所謂「公益監察人」來監督董事會,實在有疊床架屋之憾!

雨的旋律

雨帶來生活暫時的不方便,及各經濟層面的損失,也讓我們更有同理心,在各行各業得相互協助,互度難關,而不是「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自私心態。自然環境的因素抵不過人心的團聚與誠摯的愛,互相展現生命的色彩,當我們仰望天空時,雨消雲散,雲上太陽終究會在那兒等著出場。

教會總是習慣選錯邊

信仰,是生命真實與上主相遇的一門功課,彼此交織而且不斷傳承!每個過程中雖看到抹黑、恐嚇、移花接木的恐懼,面對怵目驚心的黑夜,所幸有信仰前輩努力點著燭光,依然在微光中給予盼望,教會總是選錯邊不打緊,那只能證明人的軟弱,需要上主時刻幫助,我們必須依靠耶穌基督的救恩,使受壓制的得自由與平等,願上主的國降臨在地上,如同在天上,衷心期盼我所愛的教會能夠通過愛與受苦,成為盼望的記號。

從和會召開規則看長老教會精神

身為「改革中!長老教會」決策成員之一,卻也是「看了報紙才知道」,原來善意早已釋出,會議時間早已決定。總會面對一群需要工作、下班後空出自己時間研究法規、參與改革的平信徒,「善意」的決定在大家都要上班的週四召開「協調會議」。這讓人不免聯想,過去政府在召開各種有環境爭議的公聽會時,選擇時間地點的策略不也相仿嗎?

靜默之必要

學習靜默,將使心靈變得敏銳,易於察覺上主的指引;學習靜默,將使我們像耶穌一樣,時常平靜安穩,如同斷過奶的孩子在母親懷中;學習靜默,我們將活出一個對上主專注的生命,在「微小的聲音」裡,聽見上主聲音。

回應大法官釋憲案

聖經上說:「在愛裡沒有恐懼。」如果我們相信神是愛,那麼,即使大法官釋憲結果如此,我們又何需恐懼同志所爭取成功的婚姻平權呢?反過來說,如果我們對這樣的釋憲結果感到害怕,那麼,我們對神的愛,會不會就太小信了呢?但願,隨著大法官釋憲結果的出爐,教會界可以恢復原來的平靜生活,每位弟兄姊妹可以享受在主裡面的平安喜樂。

台南中會大專團契的成立

我一心只為上帝的榮耀而工作,無意識有留下紀錄的必要,因此沒能對這幾個團契的成立提供明確的時日,謹致歉意。如果大專事工部當年的紀錄仍在,或許可以找到蛛絲馬跡吧!願大專事工在各中會能更拓展、更成長,讓台灣的大學世界和社會、教會更得上帝祝福!

讀者回應:〈自我書寫圓滿的終結〉讀後感

雖然立法已將「善終」一詞放進條文裡,但唯有將安樂死立法通過,才算真正得到善終,每個人才能坦然面對死亡的來臨而預立遺囑,不然都會遇上困境,而產生家庭衝突。

回到真正的家──淺談盧雲《浪子回頭》

我們不能總是當兒子,接受恩典,我們也要成為父親,給予恩典。在父親身上,盧雲看見了三項特質:憂傷,看清了世人的罪,在流淚後預備心接納任何人;饒恕,來自一顆不求回報的心,以真摯的慈悲碰觸鄰舍;寬宏,意味著赦免、關注、憐憫沒有限度,傾倒自己的生命,把一切給予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