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給「核」先生的信

&nbsp◎曾信奇 親愛的「核」先生 我現在只要看到你 只有避而遠之 遠遠地躲避你 因為你帶給我只有無限的恐懼 還有噁心! &nbsp 哎喲!說真的, 核先生,我只要看到你喔 我就好怕喔! 實在是因為我沒有喜歡你的權利! 所以我看不到 你可以帶來一絲絲的喜悅! 我只有用一輩子的時間 把你踢出我的生命記憶之外 &nbsp 只因為 你在車諾比和福島所帶來的風暴 所帶來的不是津津樂道 不是意猶未盡 只有更多的悲憤難平 還有滿城的死寂 還有還有 家破國亡的殘局 而數以百計的百姓也因為你 終老他鄉 所以愛台灣愛地球的我 只有痛恨你的權利! 我只有希望你 永遠消失在這島國和地球的土地上 我們所有子民的恐懼與記憶 我只要和我的土地與孩子們 因天父上帝所創造的天地而喜樂 &nbsp 我不要因為你 而使父神對我們感到憤怒! 所以,「核」先生 我要永遠向你說「再見」 因為你既不屬於台灣這座島嶼 更不屬於這個地球 「核」先生,再見了! (作者為七星中會安樂教會青年) &nbsp

基督徒老闆與過勞死員工

&nbsp◎王樵一 就在宏達電股價站上千元,成為台灣股王的那天,卻發生年輕工程師加班時間超標,疑似過勞死,被人發現暴斃於租屋處,宏達電恐難辭其咎。 第一時間,宏達電表示會負責,勞委會對超時加班、非法責任制的罰則從原本的6萬元上限提高到20萬元,仍是宣示意義大於實質;而考慮對企業主課以刑責,代表財團企業主的工總等馬上反對,認為政府矯枉過正。 宏達電發生過勞死之後,股票不但續創新高,主流媒體開始出現讚揚董事長王雪紅的報導,不但列出她去誠品書店買了30本書的書單,也在隨後榮登台灣首富後,宣傳宏達電的柔性管理等。而宏達電工程師過勞死的新聞,便逐漸失去關注。 據說,新台灣首富王雪紅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她曾在專訪中表示上帝是她的第1個老闆。而我直覺想到,身為基督徒的財團大老闆,究竟是應該設計出一套符合股東、公司利益極大化的工作環境,還是以人為本、照顧員工的工作環境?究竟信仰所伴隨而來的宗教倫理可否轉化為工作倫理貫徹在職場中,還是信仰有自己的一套倫理道德標準,關在教會裡使用即可,回到職場,還是奉行職場的倫理法則為上? 宏達電標榜柔性管理,很多高層進了公司也成了基督徒,公司主導者顯然想將基督信仰的工作倫理帶入公司。然而,若是如此,出現了過勞死如此重大的公司治理問題,為什麼沒有來自企業內部的反省與改革?要說晚上勸員工11點要下班是柔性管理,實在很難說服人。 要防範過勞死,對外公開表示自己是虔誠基督徒的大老闆,應該思考從根本改革企業的工作環境,就算冒著股價下跌也要建立一個合理的,對員工身心有幫助的工作環境,而不是和其他企業一樣靠著讓員工大量加班,節省人力成本來增加獲利。 成為基督徒的意思,是成為小基督,是將耶穌基督與聖經教導,貫徹到教會與日常生活的每個面向,對基督徒老闆來說,就是照顧為我們工作為我們賣命的人,寶貴的生命,絕對不是基督徒老闆的成功所該付出的代價。盼望這類剝削、壓榨的血汗工廠、過勞死爭議,不要再出現在宣稱自己是基督徒的老闆所經營的企業之中,免得成功沒有榮耀上帝,反讓世人誤解。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nbsp

猶大的善行?

◎清水信一 因著311日本強震所帶來的嚴重災情,各國都發起了募捐,台灣在紅十字募款晚會也募了近8億。曾在2009年慘遭88水災滅村的高雄小林村民,更是感同身受,也發起捐款救日本的募款活動。 在這溫馨的時刻裡,卻有人冷酷算著釣魚台及其他民族仇恨的帳。在台灣如此,在中國、韓國更是!不僅如此,還有人在忙著做比較的遊戲,捐給日本多了,有些人就會認為,為何給本國的某個天災捐款比較少,難道是因愛外人多過自家人?有人更批評韓星捐出的金額只佔他們在日本所賺的九牛一毛。 保羅寫給加拉太教會的信中提到:「要彼此分擔重擔,這樣就是成全基督的命令。」(加拉太書6章2節)所謂的「你們」,包括當時在教會裡常互看不慣的兩群人,一群是外表拘謹的猶太人基督徒,另一群則是言行不太像「樣」的外邦人基督徒。保羅要他們互相擔當重擔,因為這樣行,比守任何儀式上的要求,更能完全基督的律法。保羅又說「每一個人應該肩負自己的擔子。」(加拉太書6章5節)意思是,管好自己是否常在基督耶穌裡,不要一天到晚跟人家比較,再拿比較後的結果當作相對真理來量度別人與自己。看到拿民族大義批評這些善行的人時,就讓我想到當初猶大對拿真哪噠香膏抹耶穌的馬利亞生氣所說的:「這香膏為什麼不賣30兩銀子賙濟窮人呢?」聽起來很有道理,也很有愛心「的樣子」,但其實,「他說這話,並不是真的關心窮人,而是因為他是賊;他管錢,常盜用公款。」(約翰福音12章6節) 在教會裡,也有類似的戲碼。當台上在鼓勵對日本捐款時,突然有人衝上台發表88水災受災戶的需要,看著在麥克風前振振有辭的雙唇,我想到了猶大的吻,還有,他的「善行」。 (作者為傳道師)

不要全部怪撒但

◎吳勝得 有些靈恩派的醫治佈道家或成功神學家,將疾病、貧窮、痛苦當成從魔鬼而來,這是我苟同的。聖經中保羅身上有一根刺,提摩太有胃病,這是上帝所許可的,並不是來自撒但,而是來自上帝。 希伯來書11章33~40節描述不少信心偉人是:「他們藉著信心,戰勝了周圍的國家。他們施行正義,領受上帝的應許。他們堵住獅子的口,撲滅了烈火,逃脫了刀劍的殺戮&hellip&hellip另有些人拒絕被釋放,寧願死在酷刑下,為要得到更美好的新生命。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也有人被捆綁,被囚禁。還有人被石頭擊斃,被鋸子鋸斷,被刀劍殺死。再有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忍受窮困、迫害,和虐待。&hellip&hellip這些人的信心都有著很不平凡的記錄;可是他們並沒有領受到上帝所應許的,因為上帝決定給我們作更美好的安排。他的旨意是:他們必須跟我們一道才能達到完全。」他們被打死、窮乏、患難、苦害,難道現代的基督徒就不必受苦,而享受富裕、健康、快樂? 基督徒不管多麼敬虔,仍然會生病,有些信主的人,終身的病也沒有得醫治,反而讓他們煉淨更精純的生命。有的病來自撒但,可以禱告讓疾病離開;有些疾病則是上帝的管教和煉淨,要接受上帝的旨意。至於上帝醫治與否,就要順服上帝的旨意。 貧窮和痛苦都有上帝的許可,並不都從撒但而來。如非洲國家生來就貧窮,和環境因素有關,不能都歸於撒但。基督徒雖然不喜歡疾病、貧窮、痛苦,但如果遭遇疾病、貧窮、痛苦,仍然要相信一切都有神的旨意。進一步想,如果神讓每一個基督徒都是富有的,那麼可能大家會蜂擁來信耶穌?或是讓基督徒變成老底嘉教會,有錢卻變成不冷不熱的基督徒? 基督徒是在苦難中讓信心經過試煉才能長進,而不是沒有受苦就會有好的生命。放心,神會因我們的生命給我們適當的試煉,而不會超過我們可以忍受的。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說:「你們所遭遇的每一個試探無非是一般人所受得了的。上帝是信實的;祂絕不讓你們遭遇到無力抵抗的試探。當試探來的時候,祂會給你們力量,使你們擔當得起,替你們打開一條出路。」 基督徒有的處高位、賺大錢,這些基督徒靈性不一定就高,也並非神特別喜愛他們,相反的貧窮、生病的基督徒也不代表神不喜悅他們。富足而驕傲的基督徒恐怕更會遠離神。基督徒無論處富貴或貧賤,都是出於神,不要都怪撒但。 (作者為自由傳道人)

台灣?海岸

◎詹益宏 日本的強震引發全世界關注的福島地區核電場事件,讓人不禁回想起1986年蘇聯車諾比事件,核能安全再度成為國人關注焦點。由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號召的320「我愛台灣,不要核災」遊行,當天聚集數十個民間團體與自發性民眾,集結數千人參加遊行。 雖然有事無法參加,卻不由得想起一些事,當年Ihla Formosa!如今已經成了ki-a Formosa!如果核能真的那麼便宜,為什麼日照比台灣少的德國人會笨到選擇發展太陽能?我們不是有家排名全球第3大,生產太陽能光板最有名的茂迪嗎?&nbsp 如果以總預算來看,核四的預算,含追加金額已達2700多億,預計發電量270萬千瓦。如果以屏東養水種電的資料,200千瓦的裝置要200萬元來推估,一座核四的建設經費可以變成13萬5000座的200千瓦太陽能發電裝置,其併聯的裝置容量也可以達到270萬千瓦。 如果加上環境危害與人謀不臧,我想不出核能發電哪裡好?如果說到永續經營與產業發展,我想不出養水種電哪裡不好?這都尚未提到我們的政府對災難的反應度、官員的危機處理、施工品質、與核四這部國際拼裝車如何上路,萬一遇到地震與海嘯&hellip&hellip。 四百年前 外海遠看滿山翠翠、處處白沙 台灣&ecirc海岸 葡萄牙人讚嘆:「Ihla Formosa!」 不知啥時 金山、石門、北海岸 出現2粒大炸to&acirc? 貢寮、福隆,核四廠嘛teh趕 火力電廠遍滿西海岸 煙t&acircng一支一支高n&aacute山 不知啥時 地震會傷到蓮花盤 &nbsp大海湧會將電廠蓋滿滿 幾百萬人究竟要安怎疏散 盼望上帝有the看 不通互咱遇到彼款的絕望kap孤單 如今來講 外海遠看處處肉粽(消波塊)、垃圾滿滿 台灣&ecirc海岸 台灣之子怨嘆:「ki-a Formosa!」 (作者為台中中會東榮教會長老) &nbsp

勸和或勸離 ──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

◎邱世榮 教會在處理和決定牧師是否續聘之事宜,除了交付會員大會選舉決定,以及由小會辦理之外,還有一種合於長老教會的組織規則與倫理,便是商請中會的中委至教會來關心及協調。中委在聽取牧師及小會員(應考量再邀請其他重要同工)各方的想法後,最後或多或少會提供一些建議或可行之道(這當屬無可厚非之事),再由小會裁決使用何種方式來決定牧師是否續聘。 商請中委來了解協調教會所面臨的問題,其實這立意是好的,也是有道理的。一般擔任中委在處理教會事務,或者一些紛爭的議題,大多較具有實務上的經驗。有時候「當局者迷」,問題的肇因不容易釐清,的確聽聽第三者的聲音是需要的。 但問題來了,爭議的產生可能有許多因素,這些種種爭議若沒有客觀和深入的了解(這實在不可能在一次的協調中就能全面了解),中委對於參與協調之人若作出明示或暗示性的「勸和」或「勸離」的動作,這對教會會友來說有欠公允,也並非是教會未來發展之福,甚至能對教會日後產生重大的影響,可謂不得不謹慎。 對爭議的事件未能有深入性的了解及有周全性的研判時,「勸和」或「勸離」是人在做判斷時「最軟弱」的一環。理由無他,這樣的模式很熟悉,在我們生活上所碰到的糾紛,也大多按著這樣一般傳統的「和事佬」的模式來解決問題。 並不是說「勸和」或「勸離」錯了,但重要又首先要作的事,是要讓牧師牧養教會的問題,或教會所面臨的問題能夠忠實地、完整地被顯露出來,而被協調者也能以誠實的愛心接納、反對或修正這些情況,經過討論得到一致的共識後,接下來決定牧師要不要續聘的問題,方能針對問題來作出決定。 要達此效果,具有專業性的「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是理想的協調技術,「中性第三者」也是目前總會所推的傳道師訓練課程之一。個人相信中委大多有豐富的資歷與經驗,在參與教會意見不一的協調時,若能加上運用「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的技巧,相信運用此技巧後的處理結果,更能帶給教會做重大決定時一個有價值的依據。 否則,過早在未明白事件全貌的情況下「勸和」或「勸離」,最後還動用投票來表決,對於無論是持支持或反對立場者,皆有一方難以心服口服。在此情況下牧師若繼續續聘,牧師與教會當中的裂痕可能只會愈大而愈不易得到「癒合」。 (作者為玉山神學院學生) &nbsp

冬天過去,雨水停止

◎李景行 新《聖詩》148首〈冬天過去,雨水停止〉(Winter is past, the rain is gone)選自《新編讚美詩》248首〈與主同去歌〉;原詩64拍,新《聖詩》改68拍。歌詞根據雅歌2章10~14節為主題,把「良人」比作基督,「佳偶」比作尋求主的人,用以描寫作者對主耶穌基督的思念、歸屬之情。 譯詞為前總會教會音樂委員會主委、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王明仁牧師;作詞者汪維藩,1927年生,1947年信主後決心獻身於福音事工。1955年畢業於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除牧會外,也兼任靈修刊物《聖光》編輯,後回母校任教。1985年被按立為牧師,他的靈修默想《野地裡的百合花》已出版。 作曲者林聲本,1927年生,1947年為了獻身服務教會,進廣州浸會神學院學習;畢業後又進上海浸會神學院教會音樂系深造,師從馬革順教授,專攻聖樂。1954年南京金陵協和神學院畢業,1980年按立為牧師,後在上海景靈堂牧會。 林聲本擅長彈鋼琴,年輕時就擔任唱詩班指揮,並為讚美詩譜曲。他是中國基督教聖詩委員會委員,且是《新編讚美詩》編輯成員,曾擔任《聖詩選集》的責任編輯。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nbsp

建造有「愛」的教會」

◎Ibanwuu 社會上功利主義之風吹襲,部分教會也深受影響,牧者造就時間從神學院到道學碩士班至少需要7年,而當他從受洗到被呼召就讀神學院,又經歷多少歲月呢?有些牧者卻忽略了自己是神的僕人,受上帝呼召來宣講信息的大使命,只憑著對聖經的知識來宣講上帝信息,而不依靠聖靈;有些牧者則拿著聖經真理來指桑罵槐達成個人目的;更有部分牧者將教會法規對於傳道人的種種待遇視為理所當然,如每年加薪10%、16個月謝禮等福利爭取到底,完全沒有考慮到教會是否能負擔這樣的財力支出&amphellip&amphellip。 少數教會的長執與信徒,則視牧者為教會財產,教會所聘請來管理教會的雇工,大大小小的事情完全仰賴牧者,如果牧者不在教會,所有事工就停擺不動,要求牧者在個人屬靈上有所成長、讓信徒在屬靈上有大成長,但長執與信徒自己卻不讀聖經、進行個人靈修,又常因個人因素或情緒而拒絕前往探訪;最後,甚至打分數來評斷牧者是否盡心盡力服事,是否夠資格領取教會給的謝禮,完全以功利主義與商品價值為思考方向,甚至以傳福會及勞退等相關支出,因涉及牧者退休後的個人福利為由,教會不願意負擔這些經費支出,期盼由牧者自行提撥。 教會不僅是基督的肢體,同時也是一群屬靈生命的結合體,每個人發揮所長,牧者負責信徒屬靈生命的成長,長執相信牧師的帶領,並負責協助事工的推動,信徒相信牧者與長執的帶領與協助,大家一同努力來建造上帝的國度;所以很多事工的推動,是由牧者與長執同心規劃,然後教會內大大小小的成員一起執行,不分彼此,共同敬畏於上帝的帶領,這樣才能發揮功效。讓牧者有更充裕的時間與心力來進行靈命更新與屬靈進修,也要帶領教會、長執與信徒進行靈命的更新,長執與信徒配合牧者的計畫,進行個人靈命的更新,如此才能引領教會的成長與茁壯。如此各方面一同努力,互相體諒,讓教會成為有愛的教會,才是最好的見證! (作者為中學教師)

茉莉花與鬱金香

◎宋政軒 突尼西亞所掀起的茉莉花革命,在中東地區不斷擴大延燒到埃及,一位美國CBS的女記者在埃及採訪報導時,卻受到示威民眾的群體圍毆與強暴。相信嗎?同一雙為了抵抗社會不公義而染上自己鮮血的手,卻同時在別人身上行了羞恥之事而染上別人的鮮血。當他們推翻那些對自己不公義的社會體制時,卻看不見千年以來,他們對女性的不公義。 然而部分民主國家無限上綱「人身」及「言論」自由,真的好嗎?就舉台灣為例,我們的核廢料怎麼處理?全部都棄置在蘭嶼,而蘭嶼的達悟族人,卻常常生出畸形兒,許多人早逝都是因為突變性癌症,只因為我們是「民主」社會,少數服從多數,而他們是少數,我們是多數。這符合社會公義嗎? 當我們動輒因為某個社會事件要某個行政首長下台以示負責的同時,我們也在欺壓這塊土地上的弱勢族群,我們可以彈劾政府官員,那麼誰來彈劾我們?兩千多人的村民能夠彈劾2300萬人所做的決定嗎?「人」面對社會道德公義的時候,無限上綱的強調「自由意志」,而面對上帝所默示的聖經教導時,我們又無限上綱強調「人本主義」。 這世界一切的善與惡應該由誰來定義?是創始成終的神,還是在世界偶存的人?若眾人皆醉你獨醒,眾人決定去死,你也去死嗎?若眾人都做了錯的決定,你明知是錯卻跟著行,那麼上帝當你為無罪嗎?若你行遍了各樣的善事唯獨不歸向上帝,而上帝仍定義你為不義,這不也是徒然嗎? 這就是為什麼在2000年前,當使徒們請教耶穌該如何禱告時,耶穌回答說「先求祂的國與祂的義」。一個以「神本主義」為理想藍圖的應許國度,只有永恆,沒有罪。若世人願意遵從聖經的教導,這個世界必能得到神的翻轉。 我們正處在一個連基督徒都高舉「人本主義」、「自由意志」的世代,把聖經當作佐證私慾的參考書,所有的「異象」與所謂「聖靈充滿」都不再用聖經檢驗,而是用個人的體驗當做真理上的最高基準,活在自己的異端邪說當中。 新教改革以來,曾經盛開的鬱金香花朵為「神本主義」立下了美好的見證,如今卻逐漸凋零,許多人發起了屬於自己的茉莉花革命,推翻歷經無數聖徒相通所傳承下來的道,不去體貼與生俱來的軟弱,並斷章取義佐證私慾。我們所存的意念,所做的行為,仍舊是不公義,我們仍舊是雙手染血的兇手,等同那些把耶穌釘死在十架上的人。「當世界都為了茉莉花的盛開而歡欣雀躍時,有誰為了鬱金香的凋謝而憂傷哭泣?」 (北中大橋長老教會會友)

回應對教會法規及制度的評論

◎李勝雄 已有146年歷史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是由信主受洗的各地區信徒建立教會,而依地區分布成立中會或區會,再由全部中會共組成總會。自主後1951年創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後,陸續制定PCT憲法、行政法、規則、條例、辦法等。乃基於聖經、相信耶穌為救主、使徒信經、信仰告白,依加爾文長老會之信仰教制而制定,雖非完美無缺,係井然有序的教會法規。 教會內的民主體制,不可與政治社會的民主相提並論。如陪餐會員、長老、執事、傳道牧師的資格及權責,牧師、長執由陪餐會員選舉產生,均有明白規定,乃依聖經「凡事都要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 教會法規要能夠落實,必須如牧師、長執就任的誓約來遵守;若要修正,也要按照規定在總會年會之決議通過。歷年來,教會法規均有增刪,不足時以解釋補充之。修改法規的議案經總委會交由法規委員會研議後提出,有關信仰教制也要交由信仰教制委員會研議,必要時召集各中會議員舉辦法案討論會,最後交由總會年會正議員討論表決,結果雖不盡如人意,但民主之至。參與的法規委員,總、中會議員中,不乏有法律專業的法學學者、法官、律師,更有對聖經及教會信仰及歷史有學識、經驗的牧長。 對於阿國執事於《台灣教會公報》3078期發表〈長執制度是否該變更〉及葉維加弟兄在3080期之〈長老教會的民主〉2篇文章,提供長老教會不少建言,很感謝他們對自己教會的關心。雖然,有的論點不一定正確,也不一定可行,但應持「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精神,誠心檢討改進,依法規的規定增刪修改。而徒法不足以自行,更要切實履行,「莫得及此世間像款,tio?h用心志換新來變化家己,互恁會明白什麼是上帝善良、thang歡喜、純全的旨意。」(羅馬書12章2節) (作者為總會法規委員會主委)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