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消失中的美麗海灣

◎陳文奎 台東海濱的美麗灣度假村,日前又由縣政府重新召開環境評估影響的審查會,試圖為已成建物的事實,採取合法化的補救措施。此舉是行政法院日前撤銷美麗灣環評結論的威信,受到摧毀的一個矛盾行政程序。這是史上第一起搶建完成再補環評的案例,興建度假村贊成與反對的民眾和環評委員也意見不一,終局結論如何有待觀察。 觀光開發案在環評上是否客觀公正?哪些景點應該保留或可以開發?財團為高社經地位與外國觀光客服務而設立的景點、設施,和政府為一般中低社經地位的本國人民提供的免費休閒景點、設施,兩者應成何種比例?都值得討論。 美國小羅斯福總統意識到歐洲迷信精靈深藏於茂密的森林中,必須加以砍伐,期使精靈曝光。然而因此使得在森林中生活的野狼等為了覓食,逃到山下偷襲農舍主人飼養的動物為食物,成為農家的夢魘。此一迷信又隨著清教徒移民到北美,開啟了濫伐森林的行為。為此,小羅斯福乃公布好幾個國家公園的地點和區域範圍,這是近代台史上對天然資源環境正視的一項大動作。 回溯較早之前台灣中部南投的清境農場,海拔較高又有一片綿羊遊走的草原牧場,是人們休閒路過的地方。曾幾何時,在觀光旅遊業者的推波助瀾之下,清境農場附近方圓之內,民宿一棟棟矗立。投資者遊走法律邊緣,政府又未適時加以管理,擁擠的民宿所造成的惡性競爭和水土保持的破壞,尤以水資源的競相掠奪,成為難解的社會問題。 今天政府才想在既成事實下,擬公布為都市計畫外的風景特定區,來合法化某些超越規定的民宿業者,這顯然已慢了半拍,但有總比沒有規定要好。今又聞廬山溫泉區又為政府片面廢止,突顯了台灣觀光管理的嚴重失誤。 清境農場過度開發的殷鑑不遠,教育部在位於基隆和瑞芳之間的泛仔澳灣,規劃興建海洋科技博物館,初期工程已近完工階段。此館之興建係在審慎之環評下,再加上詳盡周全之設計施工,期媲美於屏東海生館、台中科博館。然而,卻聞政客高官財閥聯手,欲在泛仔澳灣興建卸煤碼頭,供改建的深澳火力發電廠燃煤之用。 基隆人反對、瑞芳人贊成,雙方民眾在意見表述拉鋸戰下,難分勝負。近聞經建會主委尹啟銘,每在會中支持瑞芳人建卸煤碼頭,何其怪哉!深澳已有既設之卸煤碼頭,何須於泛仔澳灣再建?如果邪惡又短視的一方得勝,那麼海洋科技博物館主要的命脈──泛仔澳灣,勢必成為一處「白日大黑天」,不僅空氣污濁,而灣內的海底豐富生物勢必滅絕,那時海科館的存在又有何意義?不是一片廢墟?難道我們要一再忽視、縱容這種浪費納稅人金錢的演出? 政府和民代應為人民的「領頭羊」,人民的福祉要靠政府高官的審慎規劃並不失離專業的倫理;民代乃為投資者的橋樑和政府施政的監督者;人民對於政府高官和民代應善用自由、民主、法治、人權4個方向,表達人民要什麼、不要什麼。美麗灣不若清境農場、海科館有嚴重的難題存在,期待台東縣人有智慧的解決,帶來和好的結果,為台東帶來希望。期許政客和財團保有一點良知,使台灣捨醜惡而有美麗的海灣,是為台灣全民共同的夢想。 (作者為工程師,台中豐原教會會友)

宗教團體放生事件背後的問題

◎吳俊賢 我們在電視、報上常會看到某些宗教團體熱衷於舉辦放生活動,這些年隨著生態保育意識的抬頭,任意放生的破壞生態之舉,非但無法引起民眾響應,反而屢屢遭來輿論的撻伐之聲。然而,我們不禁想問的是,這些宗教團體號召放生的動機、目的是什麼?另一方面,即使基督教未曾舉辦過放生活動,那麼,基督徒又是否可以從放生事件看到自己本身的問題? 根據支持放生的宗教團體的說法,所謂放生就是救那些被擒被抓、將被宰殺、命在垂危的眾生之命;生命是最寶貴的,故救他們的命,他們的感激最深,功德也至大!從而,放生活動之所以歷久不衰,正是在於放生的功德至大。不過,人們行善積德的動機與目的,多半在於背後的福報。簡言之,如果你累積更多的功德,將來的福報就會越大。反之,如果這件事絲毫沒有功德可言,大概沒有幾個人願意去參加,畢竟這些放生的動物也都是參加者用錢所買來。 諷刺的是,這些耽迷於積累功德者卻也意外帶來販賣動物的商機。在這過程中,我們看到一種交易關係,亦即買主想要積功德,賣家想要賺取財物。彼此就一手交動物,一手交財物,可說一拍即合。可以看見的是,賣家為了賺取財物、滿足這些買主的想要,因而大肆捕獵動物,已然造成捕獵區的生態失去平衡。嗣後,這些買主任意棄置動物的放生行為,不僅造成放生區域的生態不平衡,也同時造成這些動物的枉死。因此,看似充滿慈悲、憐憫心流露的放生活動,卻很可能招致更多的動物被捕獵,甚至讓任意棄置的動物不幸喪命。 但另一方面,功德的想法難道不存在於基督教中嗎?有沒有弟兄姊妹曾經天真地以為,這些年我一共參加了幾次禱告會,所以神必定給我多少的恩典;這些年我一共帶了多少弟兄姊妹信主,所以神必定行醫治在我所愛的人身上&amphellip&amphellip。我們是不是常常不自覺地在信仰生命中扮演那個忙於累積屬靈馬屁的人?可惜的是,我們所信的神並不跟我們作買賣,我們更是無法用金錢、祭物、禱告會參加的次數、領了多少人信主等東西來換取祂的恩典。 正如楊腓力在《恩典多奇異》一書中所言:「恩典意即我們不能做任何事情而叫上帝愛我們更多;但恩典也意味著我們不能做任何事,讓上帝少愛我們一點。&amphellip&amphellip恩典教導我們:神愛我們是出於祂是怎樣的一位神,而並非因為我們是怎樣的人。」在深刻地了解恩典的意義後,相信我們就能勇敢地走出昔日信仰上的偏差,並將信仰的重軛給放下而得著輕省。 (作者為浸信會懷恩堂會友)

再唱〈千風之歌〉?

◎許葛帝 讀過日前各篇讀者投書後,想起美國加州的巨大紅木樹。近年有10棵以上近2000歲的巨木倒地而死,植物學家發現這些巨木根部有8成以上被如米粒大小的甲蟲吃空了。回看2000年教會歷史,教會與這些巨樹都面對了類似的威脅,敗壞的原因都在於「漸漸的妥協」(gradual compromise)。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出埃及記20章4~5節)雖然上帝的誡命如此清楚,天主教和正教會仍有尊崇聖徒和獻身於聖母等傳統。天主教的大聖堂和教會充滿著聖母、聖徒和天使的雕像。東正教雖無雕像,卻有「聖像」。然而猶太教、伊斯蘭教遵守此誡命,因此沒有雕像和聖像。他們無法接受基督徒忽視上帝誡命的行為,這也成為猶太人和穆斯林不願成為基督徒的原因之一。 初代教會有許多聖徒為了不肯稱「凱撒為主」而殉道,使徒和教會領袖卻無法阻止教會中多數信徒受希臘、羅馬文化與思想的影響。2000年後的今天,在歐洲和南美洲多處可以看見抬著聖母像、聖徒像和天使像遊街的景象。「漸漸的妥協」導致這些教會忽視上帝的誡命而去持守人的傳統,「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參考馬太福音15章8~9節)。 過去30幾年來〈別在我的墓前哭泣〉是最受英國人喜愛的詩之一,2008年紐西蘭女高音海莉.薇思特拉(Hayley Westenra)將〈千風之歌〉從日文唱成英文歌後,越來越多天主教徒和英國國教徒都以它做為慰歌。過去2年多有美國和歐洲的神父表示質疑,他們認為此詩歌推崇非基督信仰的New Age精神。基督徒應該以信仰面對死,不應該以「萬物有靈論」(Animism)來閃避面對死亡的悲傷與空虛。 〈千風之歌〉的作曲家和改寫歌詞的新井滿(Arai Man)也在文章中說明此歌之所以能感動多數日本人,原因在於神道中「萬物有靈論」的思想受日本人推崇。此外「千」與「風」兩字在日本文化與歷史中有著深遠的涵義。自從2007年此歌在日本轟動之後,越來越多日本人將親人的骨灰灑在海上、河中和森林裡。他們不認為親人需要墓園或墓碑,更不需要在靈位前向親人報告家庭的消息。這些作法挑戰了日本佛教權威,更使每年38兆美金市場的日本葬儀界受到不小影響。過去2年來,多位重量級佛教教授與法師在報章雜誌中指出,此歌思想與佛教教導有所抵觸。由此可見思想會影響行動,接著產生後果。 使徒保羅勉勵基督徒:「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歌羅西書2章8節)〈千風之歌〉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中受到多數牧師、長老和平信徒的欣賞與重視。不知讀者認為,我們的教會應該「漸漸的妥協」嗎? (作者為洛杉磯平信徒,內科醫師)

千風的迴響

◎施義賢 前幾期關於〈千風之歌〉的討論,讓大家從不同角度思考了不少問題,我沒有足夠能力論及全部,只就3144期柯三益長老〈從離別到天堂〉一文稍做回應。 我確信有個耶穌為信徒預備的天堂,但主賜生命的冠冕,而人至死忠心,不就是竭盡所能的去宣揚福音,以回報主耶穌的救恩嗎?那麼詩人即便死了,仍希望做更多的工,他當然知道人死了就無法關懷世人的痛苦,也無法傳遞神的恩典,但內心仍表達自己熱切的心意。我文中用「若能夠,我希望&hellip&hellip我祈願&hellip&hellip」這跟泛神論怎麼也能扯上關係呢?誠如鄭世璋牧師〈再唱千風之歌〉文中所說:「讓風成為偶像崇拜的,是失去自由的生命,視親近風為偶像崇拜的,同樣也是。」 至於人送別時因感傷而哭泣,是自然的人性流露,可以達到宣洩、安慰、自我療癒的作用,但詩人在歌詞中說「請不要在墓前哭泣」,只是表達離去者對悲傷者的安慰與憐惜,並非禁止或刻意的壓抑悲傷感情的流露,應該很容被理解呀!我所謂用宗教的意識形態框住詩人的意境,是因為我覺得用「泛神論」和「靡靡之音」來形容〈千風之歌〉顯得太表淺而拘謹了,這和我所認識的活潑的基督教信仰有很大的差距。基督徒若儘想著那榮耀的新天新地,而輕忽主禱文所教導的「願.的國降臨,願.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或許這就是我所擔心的所謂「功利主義」的基督教觀吧! (作者為長老教會平信徒,精神科醫師)

泰利颱風的「電視災」

◎賴信瀚 日前泰利颱風來襲,許多媒體用誇大、聳動的標題報導颱風相關消息。各家電視台更早在颱風警報發布之前,就已展開災情報導,多日持續不斷的報導,加上「穿心颱」「百年罕見」「可能降下半年雨量」「88水災重演」、「有如兩個水龍頭往台灣灌水」等誇張性字眼的形容,讓人驚恐擔心不已。 尤其颱風過境期間,只要一打開電視關心災情,就會看到許多誇張的報導,讓人誤以為台灣中南部都已經泡在水裡了,許多北部民眾紛紛致電中南部親友表達關心,才發現電視報導的災情言過其實。泰利颱風過境隔天,各大電子媒體紛紛出現檢討聲浪,認為新聞媒體誤導大眾,使他們被假象蒙蔽。 新聞媒體的社會責任是讓大眾得知真相,然而有太多媒體從業人員想在這舞台上爭得一席之地,因此報導不再只是陳述事實,更隱含許多造作、操弄的成分。許多年前我們就知道,有新聞記者在災區即時報導中,為了表現敬業精神,獲取被長官重視的機會,故意涉險;甚至以造作、裝假的手法來報導新聞。如今,藉由泰利颱風的「電視災」事件,我們看見這種作法,不只是個人的行為,更擴及到整個電視媒體的報導生態,這樣的趨勢著實令人憂心。 舞台容易使人迷失,忘了自己是誰、為何在那裡,一切只為了眾人關注的眼光,以及肯定的掌聲。新聞從業人員若沒有在自己的使命感和社會責任上時常自我反省,他們便容易迷失。 這是個消費主義橫行的時代,新聞媒體在眾多競爭者的環境中,為了獲得最多關注的目光,竭盡所能的提供刺激、聳動的報導內容,是不是真相,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反觀教會生態,我發現許多教會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消費主義的影響。當教會把自己定位為「服務提供者」,把會眾以及廣大的人群定位為「消費者」,那教會事工規劃的方向就難免被市場的走向所牽動,而禮拜的進行也就難以擺脫「作秀」的成分了! 因此,教會以及其所屬的信徒也必須在自己蒙召的緣由以及所領受的使命上不斷自我省察,才不致失落信仰最根本的價值,虧負上帝恩典的呼召。我們蒙召乃是為耶穌基督作見證,教會一切的事工規劃、禮拜的進行、信徒生活的原則,都應指向同一個焦點,那就是見證耶穌基督。敬拜不是作秀,講台不是舞台,信仰也不是在別人面前裝模作樣;若沒有真誠的態度以及實際生活的回應,這一切都將失去價值。 耶穌曾嚴厲指責只注重外表的法利賽人,為了贏得人的讚賞,反而失落信仰的根本價值:「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繸子做長了,喜愛筵席上的首座,會堂裡的高位,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稱呼他拉比。」(馬太福音23章5~7節)願我們都記取教訓,以一顆真誠、純潔的心來面對上帝,在一切所行的事上,為耶穌基督作美好的見證。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海角78號

◎戴玉蘭 座落在佳冬鄉村中心位置的佳冬教會,因拍攝電影《海角七號》教堂場景,曾經讓觀光客瘋迷一陣子,而成為佳冬鄉的旅遊景點。自美國佈道家花翹奇博士到此傳播福音,佳冬教會開教迄今約50年歷史。1960年時,教會開始租賃土地,由賴芳容長老的阿公賴秀寬,用100斤稻米繳納給賴家族人作為租金,後又將稻米折合1260元租金繳給賴氏祭祀公會,直到現在;地上建築物的房屋稅每年都如期繳給稅捐處,而地價稅的部分應由賴氏祭祀公會負責。現在,〈祭祀公業條例〉的實施讓教會必須重新處理教會的土地問題。 信仰與生活是連結的,與社區更密不可分,莫拉克風災以後,教會連結總會及夥伴教會,在佳冬教會有課後陪讀班、提供急難救助金申請和物資銀行。教會師母說,因著〈祭祀公業條例〉,繳不出地價稅的土地,將被收歸國有後標售;佳冬社區許多居民都住在賴家祭祀公業的土地上,包括佳冬教會,還有許多貧窮無辜的居民,可能失去他們賴以生存的唯一土地和房子。佳冬鄉上百戶居民將因土地問題而受影響,農地原本一分地只要50萬元,政府變更為建地,遭法拍後一分地卻要價近300萬元,以農維生的佳冬鄉民是吃不消的。 社會對貧窮、匱乏要負很大的責任,政府有義務提供訓練、輔導就業,以便消弭貧困。而商業、企業的成功,固然是商家自己努力的成果,卻也需要依靠整個社會大環境的有利條件促成才行。社會的貧富差距愈來愈小,這個社會才會越快達到安和樂利的地步。也正是有正義感、有公義心的政治家最重要的功課。 美國總統林肯曾說:「政府存在的合法目的,是為人民去做他們所需要做的事,去做人民根本做不到或者以其各自能力不能做好的事;而對於人民自己能夠做得很好的事,政府不應當干涉。」社區的事,也是教會的事。教會應該要為苦難的家庭發聲,讓政府整頓土地時有智慧做到兩全其美。 (作者為佳冬教會會友)

世上的光

◎林立健 神在世上所創造的傑作,始於光,終於人。人雖是神最後所造的,但主耶穌卻要我們和祂一樣(約翰福音8章12節)作首不作尾,祂告訴我們:「你們是世上的光。」(馬太福音5章14節) 既然是光,就當隨著環境,自動調節光度,白天不需要開燈,因為已經夠亮了,室內若真需要,也只需一盞燈即可。這告訴我們一個事實,光多的地方太亮,有時會是一種傷害,在教會中,當大家都是光時,個人本身應該要自動調弱。 晚上黑暗處需要光,因為太暗可能會跌倒,這時候若有一盞明燈照亮,除了給人溫暖和安慰之外,同時也指引出一個方向,因為有光,大家可以安心放心。相信在我們周遭,未信的親朋好友還滿多的,這時候我們在他們當中,應該要成為強光,幫助他們、引導他們找到「真光」。 在光域外,還有紅外線和紫外線,雖然肉眼看不見,但卻常被廣泛運用在通訊、科技、醫療、軍事方面。有時候,我們也要成為這種「隱形光」,在教會、在社會默默擺上自己,即便不被別人發現,也能夠成就許多貢獻。 還有一種叫射線(ray),如:X-ray、&alpha射線、&beta射線、&gamma射線等,是具有穿透力和殺傷力的,常運用在科技及醫療領域。聖經說:「你們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晝之子。&hellip&hellip既然屬乎白晝,就應當謹守,把信和愛當作護心鏡遮胸,把得救的盼望當作頭盔戴上。」(帖撒羅尼迦前書5章5、8節)我們最常忽略的,就是在屬靈爭戰中,我們「光」的身分,除了是身分,也是神所賜的武器。 雖然主給基督徒「光」的身分,但有很多基督徒卻是生活中的「光害」,究其原因,便是過度濫用「光」的結果,不但造成生活紛擾,更導致教會生態失衡。以弗所書5章8~9節說:「從前你們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裡面是光明的,行事為人就當像光明的子女;光明所結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義、誠實。」是不是光害,就看自己生命所結的果子。 (作者為嘉義中會東河教會牧師) &nbsp

沒有公義就沒有寬恕

◎曼德 前六四學生領袖柴玲女士,在六四23週年紀念期間,以基督徒身分公開發表〈我原諒他們〉〈再談寬恕〉兩文,說要效法耶穌基督寬恕罪人一樣,寬恕23年前屠殺民眾的鄧小平、李鵬等劊子手。儘管兩文大量列舉聖經經文和故事,但在斷章摘句的背後,缺乏對聖經整體和基督教神學的把握,缺乏對神的預定揀選和神的公義屬性的認識。 眾所周知,基督教裡的上帝是三位一體(Trinity)的神,聖父、聖子、聖靈缺一不可,對神屬性的把握要建立在對父、子、聖靈三位的全面把握。柴玲的兩文通篇都是對聖子耶穌基督的讚美,但缺乏對父神屬性的闡述。聖子耶穌基督寬恕、憐憫的背後,其實是父神永恆的審判和義怒;是父神差遣耶穌基督履行神的公義審判,完成了對人類審判的程序正義;耶穌基督為什麼非得要上十字架、非得要犧牲,原因就是不經審判和懲罰,罪就不得赦免。正如希伯來書9章22節:「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了。」可見,耶穌的犧牲和愛,是建立在神公義的審判基礎上。耶穌替人上十字架是神對人類的公義審判的實施。公義是愛與寬恕的前提。 中共三自教會的神學代表人物是金陵神學院的丁光訓,他是個極端不喜歡舊約、僅僅喜歡新約的偽基督徒,他在書中多次咒罵舊約中的耶和華上帝是暴君、是動輒殺人的魔鬼等,丁光訓創立了一套名為「因愛稱義」的神學,最後發展到只要對他人有愛心都可以得救的地步。三自神學是拋棄父神、不要公義、只講愛的異端邪說。柴玲只講寬恕不講公義審判的說法,有墮落為三自神學的危險。 不僅耶穌基督的愛是建立在父神的公義審判基礎上,更建立在父神的預定揀選基礎上,這就是加爾文神學中著名的預定論。以弗所書1章4節:「就如神從創立世界以前,在基督裡揀選了我們,使我們在他面前成為聖潔、無有瑕疵。」耶穌上十字架要拯救的是神在創世之先在耶穌基督裡所揀選的人。預定論使我們明白神的愛是有原則的,建立在神的主權和公義屬性上;耶穌基督的救贖也是實施在神預定揀選和公義聖潔的範圍內。時至今日,華人基督教會大多數卻在一種泛愛論、全人類都得救的普救論中扭曲神的原則、向邪惡妥協。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為數不多堅持基督教早期抗爭精神的教會,1989年6月長老教會發布〈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對北京天安門事件的聲明〉,對北京當局的暴行予以最嚴厲的譴責。這個聲明才真正是有神的公義的聲明。基督徒柴玲應該效法的乃是公義前提下的寬恕,而非無原則的縱容。 (作者為中國家庭教會傳道人,現居美國) &nbsp

柴玲可以原諒鄧小平與中共嗎?

◎王乾任 最近包含教會評論界在內的香港輿論圈,對柴玲公開發表:「基於基督信仰的緣故,原諒、寬恕鄧小平與中共政權在六四的所作所為」,發出極大的批判。輿論普遍認為,柴玲不能因為她以前被標舉為民運領袖做此一宣稱,替所有人決定要寬恕中共。有人則持陰謀論,認為柴玲此時的發言,是為了自己的事業想要前進中國。 有人認為,柴玲搞錯了寬恕的意思,寬恕必須搭配悔改,且縱然被害人選擇寬恕,該追討的不義惡行還是應該被追討。還有人認為,柴玲之所以會有此一寬恕論的發生,是福音派教會太過高舉「白白的恩典」所造成的扭曲。我想,柴玲是基於主耶穌十字架的福音,還在世人仍做罪人以先,就已經準備好了寬恕,只要我們願意悔改、認罪,就能得蒙寬恕。 美國民運領袖馬丁路德‧金恩博士,在他一面主張以非暴力推動廢除種族隔離運動的同時,也不斷地向黑人弟兄姊妹們發出呼籲,懇請大家寬恕仍然認為種族隔離政策沒有錯的白人弟兄姊妹,金恩博士認為,被迫害者先做好寬恕的準備,等到加害者將來悔改時,便能和好,而不會在加害者悔改後,翻轉雙方的地位,使被迫害者成為新的加害者。 柴玲最大的錯誤,不是基於基督信仰而發出寬恕論,而是她只有口頭的潔淨,只是發表文章,表示自己寬恕了鄧和共產黨,卻不若金恩博士,同時推動要求犯錯者悔改、補償受害者的作為,讓犯錯者了解自己的錯誤並且願意認錯悔改。此外,柴玲更像是援引自己當年的身分代表性,逕自決定了所有人必須寬恕,而非像金恩博士,為了預備黑人弟兄姊妹們的心,四處奔走、宣揚預備寬恕論。 放到台灣來看,曾經是被壓迫、剝削的群體,如228、白色恐怖等,是否可以寬恕那些曾經傷害我們的群體,特別是這些群體的代言人已經公開為此事道歉,也陸續推動補償、修復,即便還不是令人很滿意? 被害者、受壓迫者當然可以決定寬恕加害者、壓迫者,甚至在加害者還未了解自己的錯誤已先,就先給出寬恕;但是,這不代表該追討的錯誤不用追討,該認的罪不用認,罪就能夠平白無故的消失。 寬恕與悔改是配套出現的,最後達到的目標是關係「和好」,而不是單方面不顧對方意願的寬恕,對方並不覺得自己有錯,然而錯誤也在此一寬恕論發出後被逼到角落,假裝已經消失不見,那就糟糕了。 (作者為景美復興堂會友,文字工作者) &nbsp

和中國學生談主權

◎郭燕霖 6月5日李前總統去中央大學演講,會後有來台中國學生發問釣魚台之主權歸屬問題,李前總統答:「日本所有。」該中生又繼續逼問李前總統,李前總統則請他提出法律證據,該生無法提出。照該中生的邏輯,試問越南和外蒙古兩地,對岸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否也享有主權呢? 中生捍衛中國主權,我們可以理解,但台灣的馬政府對釣魚台主權的立場又是如何?已走入歷史的新聞局在去年12月曾發行釣魚台說帖,內容強調釣魚台列嶼為中華民國固有領土,並透過教育部公函給全國中小學,通令全國各級學校加強宣導。如就目前局勢而言,台日中3方皆宣稱擁有釣魚台主權,該份說帖直接批判日本,但卻未對敵岸中國同樣批判,馬政府對日中兩國釣魚台主權批判力道明顯不同,令人感覺對中國似乎偏袒,是否默認中國對釣魚台有主權呢? 和釣魚台主權相比,台灣主權更顯重要。日本時代,台灣領袖林獻堂率眾抗日,但終戰後歡迎祖國的他,卻以廖文毅所創的台灣獨立黨顧問之名義,以政治難民身分向昔日抗爭對象日本政府申請庇護,此景不禁令人唏噓。對比現今陳前總統淪為階下囚,陳前總統想必更能體會中華民國政府清算之可怕。林獻堂如此,台獨運動祖師爺廖文毅更不用多說。228慘案激發廖文毅台獨意識,於是在1956年2月28日,於日本東京成立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擔任大統領一職,直接挑戰中華民國對台灣的主權,踩到中華民國紅線,在各種威脅利誘之下,廖文毅不得不放棄台獨主張降中,卻遭到調查局軟禁,晚景悲涼。 李總統任內,台灣國臨時政府總召集人沈建德教授長期鑽研台灣主權,他主張台灣主權不屬中華民國,但其就讀實踐大學的次子沈遠弘,卻在1999年從住處不明原因摔下死亡,和陳文成命案幾乎如出一轍。沈建德高度懷疑其子死因是由於父子2人散發台灣主權傳單所致。爭取台灣主權必須付出流亡、入獄、遭軟禁或喪子的代價,可見台灣主權之爭取難如上青天,但《舊金山和約》卻給了台灣一條出路。 2009年,前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在一場演講中表示,依據《舊金山和約》和《台北和約》,強調日本是「放棄」台灣主權,暗示中華民國對台灣沒有主權,卻旋即遭到馬政府嚴正抗議以致去職,由此可見《舊金山和約》隱藏著台灣主權真相。今「國共和談」已由「92共識」進展到「一國兩區」,中華民國政府欲偷渡台灣主權給中國政府昭然可揭,下一步當然就是殲滅台灣主權的和平協議,不過攸關台灣主權的《舊金山和約》,台灣人知道嗎? (作者為新竹中會山腳教會會友,國小教師)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