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回應對教會法規及制度的評論

◎李勝雄 已有146年歷史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是由信主受洗的各地區信徒建立教會,而依地區分布成立中會或區會,再由全部中會共組成總會。自主後1951年創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後,陸續制定PCT憲法、行政法、規則、條例、辦法等。乃基於聖經、相信耶穌為救主、使徒信經、信仰告白,依加爾文長老會之信仰教制而制定,雖非完美無缺,係井然有序的教會法規。 教會內的民主體制,不可與政治社會的民主相提並論。如陪餐會員、長老、執事、傳道牧師的資格及權責,牧師、長執由陪餐會員選舉產生,均有明白規定,乃依聖經「凡事都要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 教會法規要能夠落實,必須如牧師、長執就任的誓約來遵守;若要修正,也要按照規定在總會年會之決議通過。歷年來,教會法規均有增刪,不足時以解釋補充之。修改法規的議案經總委會交由法規委員會研議後提出,有關信仰教制也要交由信仰教制委員會研議,必要時召集各中會議員舉辦法案討論會,最後交由總會年會正議員討論表決,結果雖不盡如人意,但民主之至。參與的法規委員,總、中會議員中,不乏有法律專業的法學學者、法官、律師,更有對聖經及教會信仰及歷史有學識、經驗的牧長。 對於阿國執事於《台灣教會公報》3078期發表〈長執制度是否該變更〉及葉維加弟兄在3080期之〈長老教會的民主〉2篇文章,提供長老教會不少建言,很感謝他們對自己教會的關心。雖然,有的論點不一定正確,也不一定可行,但應持「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精神,誠心檢討改進,依法規的規定增刪修改。而徒法不足以自行,更要切實履行,「莫得及此世間像款,tio?h用心志換新來變化家己,互恁會明白什麼是上帝善良、thang歡喜、純全的旨意。」(羅馬書12章2節) (作者為總會法規委員會主委) &nbsp

消費主義才是核災元凶

◎王乾任 大災難來臨時,基督徒經常被逼問「慈愛而全能的上帝為什麼要創造苦難?」苦難的存在,一來是因為始祖當初悖逆上帝而被降罰;二來是苦難其實有助於人的成熟以及回轉歸主。然而更重要的是,很大比例的災難是人自找的,甚至可以說,神也不願意看見人落在如此的苦難光景中。 好比此次日本大地震引發福島核能發電廠的核災事故,這是神所樂意見到的嗎?當然不是!神沒有叫住在地震帶上的日本人去海邊蓋核能發電廠,是人為了自己的需要而蓋核能發電廠,一種人類科技文明無法駕馭的怪獸。 所以蓋核能發電廠,是因為資本主義社會無止境追求經濟成長,而經濟成長的來源是靠大量生產與消費。看看我們所生活的世界,每個人擁有的衣服、玩具、手機&hellip&hellip之多,可以說是古往今來最恐怖的時代。人消費不再只是為了活下去,甚至不是為了活得更好,而是為了炫耀,為了追逐流行。為了那些完全沒有必要的過度消費,人類大量生產,為了大量生產,就蓋了大量的石化工廠、核能發電廠等惡魔科技,來滿足人類無止境的貪婪之心。 資源有限,欲望無窮。人類放任私慾不斷擴大,養出了一頭名叫消費主義的怪獸,創造了人類無法掌握的科技文明,最後回過頭來吞噬了我們自己。 人類的科技文明已大致掌握上帝所造世界的運轉規律,然而人卻不願意順應大自然的規律,硬要以人定勝天的傲慢來挑戰上帝所造的自然,又怎麼能怪天災造成巨大死傷?人定勝天是人類最大的驕傲之罪,若一天不拔除,不懂得謙虛回轉歸向主,就會持續發生人與天地自然相爭而落敗,卻回過頭來責怪慈愛公義之神不眷顧保護的事情。 讓我們反省檢討自己眼下的生活,是否真的合神心意,還是其實被世俗世界的消費主義與物質欲望等邪靈、偶像、假神所綑綁而不自知。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景美浸信會會友)

從日本核災看台灣國光石化

◎黃敏生 3月11日在日本東北地區發生芮氏規模9.0的地震,緊鄰地震中心的福島核能發電廠,發電主機連串的失控爆炸,引起全球的注目,畢竟這些輻射物會隨著風的飄動而影響全世界,許多國家都在密切的注意其後續的發展。 核能發電主要就是生產電,也就是因為需要用電才需要發電廠,可是到底生產多少電才夠用?電力公司為了賺錢當然會鼓勵民眾或產業用電,政府為了經濟發展,會政策性的對產業界補貼電費,這樣無形中就會增加許多用電,甚至浪費電的情形出現,所以電廠要愈蓋愈多,愈蓋愈大。 台灣許多產業都得到政府的補貼,電費很便宜,因此他們也不想更新設備以減少用電,特別是高耗能的鋼鐵業,還有高耗能且高污染的石化業,其消耗的能源都佔台灣能源很大的比例。台灣有必要再繼續以經濟發展為由,來發展這些產業嗎? 就石化業來說,政府亟欲在彰化大成與王功附近的沿海,抽砂填海造陸約8195公頃的方式設立國光石化,不只對當地溼地、生態造成嚴重的破壞,最嚴重的是國光石化的預定地,南有台塑麥寮的6輕,北有台中火力發電廠;現在台中、彰化、雲林的空氣污染已經非常嚴重,若是上環保署的網站看全台空氣污染的數據,上述地區PM2.5的濃度每立方米常常超過60毫克,甚至高達80、90。依國際標準,超過35以上污染的程度即為有害健康。台灣的民眾每天生活在有害的環境下,難怪那麼容易生病。 許多石化提煉的有毒化學物質會依附在PM2.5微顆粒上,直接透過肺泡進入血液循環全身,對肺臟、心血管、肝臟、腎臟、血液都會造成嚴重的病變,甚至會導致罹患癌症。根據台大公共衛生系詹長權教授的研究發現,台塑6輕附近鄉鎮罹癌率偏高與6輕所排放的廢氣有顯著相關。 若再興建國光石化,中台灣的空氣污染將更嚴重,全台罹癌死亡率將比只有6輕時多出150%。6輕南北8公里,東西近5公里,是全球最大的煉油廠,超過1800個儲油槽,若將來國光石化設立可能再增加1500個儲油槽,萬一發生像日本的大地震,這些儲油槽接連爆炸,我想中台灣大概會全毀了。 空氣污染不只會使我們的身體直接受害,彰化、雲林地區是台灣的穀倉,農漁業、蔬果的主要生產地,受污染的空氣也會污染農作物、海產,這些都將吃進我們的肚子裡,造成健康的影響。我們可以為了經濟發展的理由而接受一個高耗能且高污染的石化業嗎?答案已經很清楚。在國光石化還未通過環評之前我們還有機會,我們要向馬政府表達拒絕國光石化興建的心聲,以免我們的健康、生命受損,也讓我們的子孫未來有一個乾淨的生存空間。 (作者為醫師、蘭大衛紀念教會長老) &nbsp

教會應有的顏色

◎羅榮光 目前台灣國內的政治團體與主張,有所謂綠色與藍色之分,究竟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是屬於哪種顏色呢? 記得在擔任總會總幹事期間,曾有1位媒體記者問我:「羅牧師,究竟您是綠色或是藍色呢?」我回答說:「我不是綠色,也不是藍色。」「那您是什麼顏色呢?」我說:「我是台灣本色!」她接著又再問:「那為什麼看來你們長老教會比較支持綠色呢?!」我說:「因為目前綠色比較接近台灣本色,所以我們支持綠色,如果有一天藍色比綠色更接近台灣本色,我們就支持藍色,但我看目前藍色已逐漸轉變為紅色了!」這位記者就立即回應說:「啊!羅牧師,您的看法真是太好啦!」 敗亡來台統治的中國國民黨黨國體制,總是要給我們台灣國人貼上政治標籤,加以分化,以利其統治,多年來我們還是難於擺脫,予以揚棄。記得於10多年前看見《基督教論壇報》指我們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偏綠」,我就打電話給總編輯,請其改正過來:「為什麼妳們論壇報要說我們長老教會『偏綠』,為什麼不說華語教會偏藍呢?總是要給長老教會貼標籤,這樣公平嗎?」後來論壇報就不再指我們教會「偏」綠了。 當然長老教會的牧師、長執及會友,在政治取向上有綠也有藍。然而,依據基督信仰與對台灣前途的關懷,基於台灣本色,應當會選擇支持台灣本土的綠色政黨,因為綠色的政治主張與作為比較有台灣主體意識,比較會顧台灣,且不像藍色外來政黨,擁有龐大的不義黨產,硬是不還給台灣國家與人民,可以繼續用來綁樁、賄選、收買媒體&hellip&hellip腐化人心。咱的教會基於「釘根本地」也追求公平正義,目前應該支持本土綠色政黨才對! 台灣本色是什麼內涵呢?簡單說就是:「立足台灣、參與世界」。我們居住在這塊上帝所賜予美麗的台灣土地上,應當善盡上帝所託付的管家責任,我們既然擁有上帝所託付的主權──所有權與自決權,就要好好治理這地,管理萬物(創世記1章28節)並且積極參與國際社會,與世界各國人民互相學習與合作,共同促進全人類的自由、安全與發展。 因為我們是台灣國民,也是世界公民,在這地球村裡,參與世界是我們應享的權利與應盡的責任。如此,我們全體台灣國人的心靈才會真正健康起來,我們的視野與心胸也才會更加寬廣,而不是被向中國傾斜的藍色政黨關在中國裡,只有中國觀,缺乏真正的國際觀。 有人說長老教會是彩色的,有綠也有藍,可綠也可藍,然而,在現代民主政治的政黨政治上,我們在投票時,兩者必須擇一,世界上沒有完美的政黨,正如沒有完美的教會一樣,只要選擇比較好,比較沒有那麼惡質(less evil)的本土綠色政黨執政並且繼續加以督促,我們的國家才可以邁向更光明的未來,有利於全體國民與世代子孫。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前總幹事) &nbsp

不是打著「做公益」就可以

◎王乾任 這年頭,似是而非的事情越來越多,其中一件,就是以為打著做公益的名義,做什麼都可以!有做好事的心固然很好,但光是目標正確還不夠,手段也應該符合一般社會的規範。 最近有些女性打著「做公益」,拍了清涼照片製作月曆,要將所得捐給公益團體,雖說是做公益,但說穿了還是透過販賣自己年輕的肉體,企圖引起人們的注意。藏在清涼照背後的是藝術嗎?恐怕是挑起欲望的情色! 之前黑人陳建州的公益潮T事件之所以鬧得沸沸揚揚,就是因為從事公益的過程中,手法上有瑕疵,因而引發社會輿論的撻伐。&nbsp 某連鎖超商推出3本舊書換網路書店25元折扣券,該連鎖超商打著資源回收、捐書到偏遠地區學校的公益名號,但仔細檢視此公益活動,不過是該集團旗下2個子公司之間的互相拉抬,摻雜了太多商業利益的計算在其中。&nbsp 台灣的公益行銷常常就是這樣,利用民眾的愛心,美其名是作公益,但卻搞了一堆複雜的活動辦法,或者活動中所募得的捐款,採購來捐贈的產品竟是自家公司生產的產品。過去幾年,某出版社推出的民眾認捐購買套書,出版社就捐書到偏遠地區,所認購的圖書都是活動發起單位的自家產品,內行人一看就知道,認捐購買套書的價格太高,其中摻雜著盈利目的。 最常見的是,你買1件我公司的產品,我就捐1塊錢給某公益單位;或者打著公益的名號自我拉抬,好比說拍清涼照片義賣賺取名氣,說穿了都是利用公益行銷來成就自己。&nbsp 孫越自從宣布息影投入公益活動之後,就公開表態其投身公益的標準「只見公益,不見孫越」,基督徒都知道,這句話是歸榮耀給上帝的意思。因此當有教會找上孫越,希望以他的名義號召大型的公益活動時,孫越拒絕了,因為孫越叔叔做公益是為了服事神,不是為了成就自己。 這也是為什麼聖經說「右手做的不要叫左手知道」,願我們無論自己舉辦或參與他人舉辦的公益活動之前,都應該仔細分辨清楚,究竟哪些是值得參與的公益活動;哪些不過是打著公益的名號自我標榜,甚至從中牟利?後者恐怕就不是那麼值得參加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景美浸信會會友) &nbsp

我們能承受多少風險?

◎Chloe 日本福島核電廠刻正面臨輻射危機,災害一波波接踵而來,在祈禱不要釀成更大災害的同時,不禁令人再次思考核能發電的風險。身為島國,日本的電力自給率扣除核能,僅有4%,因此自1970年代石油危機後,便積極發展核能發電,迄今約佔全國電力的30%。 其實,各項發電方式中,核能還算是相對環保的一項,在正常情況下,使用核能發電所造成的區區幾桶輻射污染物,比起煤、天然氣、石油等石化燃料發電,所造成的有毒氣體、灰渣污染相比,對環境造成的傷害要小得多,這也是核能之所以始終如此吸引人的原因之一。遺憾的是,紙上談兵容易,大自然的災變卻難以預料。即便這次福島核電廠的災害能夠降到最低,我們也必須嚴肅思考,一項理論上最清潔的能源,如果隱藏著機率很低,後果卻極為慘重的風險,我們該怎麼做抉擇? 回頭檢視台灣的核能政策與設廠問題,核一廠與福島核電廠同樣是1970年代的同類型發電廠,然而福島積極提升標準,已將防震係數提升至0.6g(重力加速度係數)以上,反觀位居斷層帶的核一廠卻仍然只有30多年前的0.3g標準,若發生同樣的災害,台灣肯定抵擋不住。舊的不談,核四廠地質條件不佳,附近有多處海底活火山,並在營運前公安問題頻傳,環團更指出台電違法變更設計達700多處,就算數據上核四廠的安全無虞,這些人為疏失的公安問題、違法變更的設計項目,都令人捏了一把冷汗。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就連工業技術領先台灣的日本,面臨災難都要付上如此高的代價,我們能夠承受多少風險?我們是否有發展核能的本錢,用核電的乾淨、環保訴求,去賭那未知的災難? 長老教會的信仰告白中提到,我們負責任與主一起管理世界,並相信科學也由此而來。當我們運用科技試圖使生活更好時,也許該捫心自問,與主一起管理世界的目的,究竟能不能以如此具有毀滅性的風險來達到?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震出感慨

◎山丁 從各大媒體得知,日本東北受到強震的影響,死亡人數將超過萬人,心中實在悲慟。除了祈禱上主憐憫讓他們能早日完成救災、恢復家園與得著安慰外,有2個看法和大家分享。 第1,是佩服日本人彼此之間的團結與合作,當災難發生了,沒有互相的爭奪只有信任;順服於大自然無情摧毀的同時,也服從政府所有的管制。每一個人都知道讓自己有一點不方便,才會換來所有人都方便,他們的鎮定與守秩序表現在打電話、購買物資等事情上,已經透過媒體讓全世界豎起大拇指。 第2,日本人民之所以會對政府有信任感,當然是平時經常性的不同形式防災演習就不是「玩假的」,並且此次地震發生的第一時間,從首相到閣員一再強調和災民共度難關的決心,人民知道最大的幸福感來自於政府,當然願意作完全的配合。我相信他們的政府官員絕對不會像台灣一樣說著:「我這不是來了嗎?」這類的高姿態話語。&nbsp 感慨之際,無法理解的是中國上百萬網民對日本發生此災害的咒詛,也不齒藍營立委助理反對援助日本,還暢言進攻東京的論調。遭受無情災難襲擊的文明國家,他們的堅毅與剛強成了我們學習的活教材。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長老教會的民主

◎葉維加 《台灣教會公報》3078期11版中,有1篇〈長執制度是否該變更〉,筆者對此有更深一層的體會。整個長老教會制度都應該要更改,而且更應該法制化。 長老教會長期以來以擁有民主制度為台灣典範,實在功不可滅,但從小在長老教會長大,從地方教會、中會到總會,參與過無數不同的事工,更感到長老教會法規的亂七八糟。真正遇到問題的時候,中會及總會法規所規範的內容,根本不足使用。 舉長執選舉來說,有的教會是以全部具有資格的陪餐會員列入候選名單,有些卻是用長執會提名,這種1國好幾制的作法,會是民主嗎?令人感到不解!筆者更曾看過連牧師自己的名字都出現在長執候選名單中的怪現象,而長執會提名更是容易遭到有心人利用,提名出有錢有勢、離婚或幾乎沒來禮拜的人選,這不是很奇怪的現象嗎? 牧師任期更是奇怪,有牧師任期3年,也有沒任期的,搞到牧師變成終身職,身為牧者當然會對自己的牧會工作得到保障感到安心,但強調愛之外,更要有完善的制度,不然上帝有滿滿的愛,怎麼還要人類先死一次呢?那就是上帝的愛及他的律法。 各中會也有不同的制度,當然各中會因應地方需求,選擇不同的制度及方式,難以苛責。但筆者曾經參加過幾次中會,選舉方式竟然都不同,有部長竟然會爆出新任部長未選出,由舊任部長繼續連任的怪邏輯。 至於總會,所有的總會議長、副議長似乎沒有出現過長老擔任,原因不外乎擔任議長,幾乎都是從副書記開始擔任,而想擔任副書記則必須提前運作,否則開會才剛見面,怎能知道要選給誰擔任副書記?而地方教會長老常常是輪派制的,所以根本沒有運作擔任議長的機會。換句話說,牧師輪都來不及了,還有長老的空間嗎?總會議長常常只擔任1年就下台,1年能夠做些什麼?誠心建議總會,應該邀請專家學者及牧長,好好的編修教會法規,讓其更具實用性,也讓長老教會這個百年大團體,更加進步! (作者為財法所研究生)

神的路最美善

◎許嘉恩 閱讀3077期《台灣教會公報》10版王進財牧師一文,心中有感動,神總帶領忠心的僕人走祂的路,雖不明白,但相信神的路最美善。 蒙特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1988年由7戶愛主的台灣移民家庭發起,當時移民環境艱苦,大家每個月省吃儉用,籌募所需經費,父親經過禱告與家庭會議後,決定接下這個開拓教會的工作,來到蒙特婁這個城市。 當時7個家庭相互允諾,以每月400元加幣開始(時約台幣1萬2000元),支付牧者所需,弟兄姊妹當時與父親患難與共,努力傳播福音種子,只要有台灣移民來,大家總會探訪、安頓住宿、看醫生、子女讀書、搬家、托兒甚至做擔保人,為的是神的福音得到廣傳。 1996年,教會卻經歷一次非常大的試煉,最後父親選擇不為自己爭權,將主權交託給主,安靜地離開他所愛、所開拓的教會,回到台灣。當時的我,為父親所遭遇之事憤憤不平,怎知神所帶領的路為最美,神的計畫為最美善,回到台灣,一如以往的依靠神,盡忠於神所託付的自由教會,於2005年盡程退休後回到蒙特婁市,也回到他所開拓的教會禮拜,現與兒孫3代同住,享受天倫之樂。 (作者為前蒙特婁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許志三的兒子)

慎防金牛犢文化

◎宋政軒 猶太經學教師認為,出埃及記中的「金牛犢事件」,是以色列人集體冒犯上帝最嚴重的一次。以色列人長期在埃及做奴,忘卻先祖的上帝,在信仰上受到埃及文化的影響,埃及的牛神阿必斯傳說具有預言能力,能使疾病痊癒,會給周遭人帶來生生不息的精力,於是在他們打造了理想中的神的樣式──金牛犢。在摩西上山領受10誡時,百姓害怕因此失去上帝代言人的指引,強逼亞倫按他們的理想,塑造「引領我們出埃及」的神,好讓神具有形體,成為膜拜的對象。 或許現今社會中沒有金牛犢,但卻有被眾人拱上台的「信心英雄」。只因為肉眼看不見上帝,所以我們就塑造一個有能力的信心英雄,讓他們作為眾人的表率與楷模,然後登台高呼「信心的宣告」,如此使上帝的作為表象化在我們中間,以證明上帝真的與我們同在。這與金牛犢的罪不同嗎?用「信心見證」作信徒的表率本身不是錯誤,錯誤的是對所謂「信心英雄」的崇拜,與對上帝的信仰等量齊觀。 當亞倫在出埃及記32章5~6節提醒眾人該守節時,百姓卻在不倫不類的祭典後,開始吃喝玩耍。現今雖沒有吃喝玩耍的祭壇,卻有唱唱跳跳、慶典式般的「敬拜讚美」。在神與我們的關係中,有許多不同面向的角色,在個人的信仰生活中,我們可以用自己所喜愛的方式與祂交通。但主日必須分別為聖,我們必須充滿敬畏的心朝見生命的主。 沒有一位臣子會在覲見君王的時候放浪形骸,就算是王子也會正衣戴冠、畢恭畢敬迎接他的父王,我們需要迫切尋求合乎上帝心意的崇拜。「敬拜讚美」本身不是錯誤,錯誤的是「敬拜讚美」舉行的時間不得宜且被過分強調;「敬拜讚美」只是與神交通的方式之一。 現代教會大量鼓吹信徒勇敢去夢,為自己理想營造一個禱告方向的藍圖,更教導信徒,禱告可以「撼動」祂的手,這是個恐怖的邪說。這些牧者常拿亞伯拉罕、約瑟、摩西以及大衛來當作「勇敢追夢」的例子,仔細查考聖經,亞伯拉罕不敢夢想成為多國的父,心中竊笑:「100歲的老人還能夠有孩子嗎?莎拉已經90歲了,還能生孩子嗎?」約瑟不斷在顛沛流離當中承受命運的乖誕,怎想到自己最終成為埃及宰相呢?摩西不敢夢,並回上帝:「主啊,你願意打發誰,就打發誰去吧!」大衛在掃羅的追殺中,又怎想得到自己會成為以色列王呢? 重點在於上帝的預定,我們在這些「勇敢追夢」的人身上所看見的,並不是什麼「夢想藍圖」,而是神親自成就祂所預定的結果。禱告會成就,是因為神本身預定這事情會成,而信徒透過禱告追尋神的心意,在成與不成的過程當中,使信徒得以受造就,在上帝所預定的作為中有份。我們該強調的是「合神心意」,而不是「勇敢追夢」。「勇敢追夢」本身沒有錯,錯誤的是拿「勇敢追夢」作為禱告的動機,唯一符合聖經教導的「追夢」,就是追尋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的命定。 現代教會充斥著以人的理想藍圖為核心價值的教導,無論是宣教、造就、慈善,乃至於信徒的人生規劃,都以理想為藍圖。基督的藍圖是什麼呢?基督來到世上的藍圖,不是要我們像這世界,不是要我們像任何信心英雄,而是要我們學習更像耶穌基督。 (作者為台北中會新店教會會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