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台灣子婿,蕃薯心──《台灣公報》出版30週年感言

&nbsp◎陳美津 《台灣公報》(Taiwan Communiqu&eacute)這份專門報導台灣政治發展的英文刊物,從1980年出版至今滿30週年。30年前我和先生韋傑理(Gerrit van der Wees)受高雄事件的衝擊而投入台灣民主人權運動,也為了營救受難的高雄事件政治犯而創刊《台灣公報》。 我們以感恩的心來看這個里程碑,我感激傑理的恆心和毅力,每2個月出版1期,達30年之久;更感謝海外的台灣人30年來贊助支持這份刊物發行。還要感謝多位義工,尤其是郭惠娜女士,數十年如一日,風雨無阻幫忙郵寄。他們的熱忱給我們很大的鼓勵。 這30年來,常常被問到一個問題:「傑理是荷蘭人,怎麼會這麼愛台灣、怎麼會辦《台灣公報》?是不是受我這個台灣太太的影響?」說實話,我的影響非常有限。我的荷蘭婆婆說他兒子從小妒惡如仇,因為這種個性,30多年前在西雅圖當學生的時候,已經是國際特赦組織會員,課餘時投入救援國際政治犯的人權工作。當時有一位台灣來的學生,懇求他救援台灣的政治犯,因為台灣有戒嚴法,沒有人權和言論自由。傑理的好奇心一發不可收拾,到圖書館借讀柯喬治(George H. Kerr)寫的《被出賣的台灣》和彭明敏寫的《自由的滋味》2本書。傑理受這2本書啟蒙,從此跟台灣結下不解之緣。&nbsp 他決定邀請彭明敏教授來華盛頓大學演講,在那個白色恐怖的時代,彭明敏蒞臨華大,造成相當大的轟動,也讓傑理親身體驗到國民黨校園間諜的囂張。為了宣傳演講,傑理親自設計海報到校園所有的佈告欄張貼,這些海報隔天都被撕掉。演講當天,氣氛很緊張,傑理發現一位校園間諜站在禮堂門口,威脅台灣來的學生不能進入禮堂聽演講,傑理請他離開,否則叫校園警察來處理。 我們在西雅圖求學那段時間,黨外人士不斷被逮捕,傑理開始寫緊急救援新聞信。1979年12月,高雄事件發生之後,傑理更是不眠不休的打電話給人權組織、美國政府官員、國會議員,積極投入救援的行動。事件隔日,島內傳來黨外精英130多人被捕入獄的消息,令我們驚心動魄。當時國際媒體都根據國民黨政府提供的宣傳資料,把被捕的人抹黑為暴力分子,為了讓真相公諸於世,傑理根據艾琳達打來的電話錄音,於12月15日發出長達8頁的英文新聞信報導高雄事件始末。&nbsp 傑理知道救援是長期的工作,海外的台灣人有需要一份專門報導台灣政治發展的英文刊物,所以自告奮勇,把不定期的新聞信改成每2個月出版1期的定期刊物,定名為《台灣公報》,傑理白天上課兼當助教, 晚上不眠不休的打字寫《台灣公報》。 在林家血案發生之後,他覺得打電話不夠積極,2度自己買機票飛到華府去遊說國會議員。傑理最耿耿於懷的,是林家血案和陳文成事件至今尚未破案。1986年民進黨成立,年底我們返台觀察選舉,隔天被新聞局指責為參加政治運動,干涉中華民國內政,從此他成為黑名單人物,直到1993年黑名單解除後,才有機會返台。 民進黨執政8年,台灣有「世界上言論最自由國家」的美譽;但馬英九執政後,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司法公正都大幅受限,親中政策已經威脅到台灣民主和主權,給台灣帶來空前的危機。但傑理對台灣前途還是很樂觀,他指出歷史上有很多國家在獨立建國的路上,都會面對許多挫折,只要有信心、勇往直前,我們會達到獨立建國目標。 因為建國的路還很長遠,傑理說我們別無選擇,只有再接再厲繼續出版《台灣公報》。雖然我們的生命有限,而時間也會沖淡我們的記憶,單30年來寫《台灣公報》的目的,除了替台灣在國際上宣傳,也盡可能把台灣民主政治的演變記載下來,給歷史做見證。《台灣公報》網站:www.taiwandc.org&nbsp (作者為《台灣公報》創刊者夫人) &nbsp

知足的管家

◎蔡明昌 &nbsp前陣子新聞報導某婦人在路上掉了現金11萬遍尋不著,還問了鄰居老伯有沒有看到,老伯說他看到被別人撿走了,待警方調出監視器畫面後,發現那包裹正是老伯撿走的!這下不只被控侵佔罪,也賠上鄰居對他的信任,事後老先生回應:「我以為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所以才撿。」令人無言以對。 「金錢」是世界價值觀的代表,人們常說:「有錢就是大爺。」也許真因為「有錢能使鬼推磨」,導致許多人經常落入白花花鈔票的誘惑及綑綁。甚至聲明「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卻自打嘴巴,使用不合神心意的方式來取得錢財。 基督徒需謹慎當心,我們雖活在世界,卻不屬於世界,我們不隨著時代的潮流而浮動,乃是穩穩地跟隨耶穌的腳蹤。世界會告訴你許多小利如:公車上乘客掉落的銅板是你的、公司裡會計多給的帳也是你的、公路邊遺留的包裹是上天給你的禮物&amphellip&amphellip;卻不會告訴你「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船可以乘風破浪安穩地行在海上,只要海水不在船上;照樣,我們可以靠主恩典站在世界裡面,只要世界不在我們裡面。 上帝照祂榮耀的豐富,充足供應我們的需要,而非替我們的慾望背書,滿足我們貪婪的想要。我們可以領受富足的恩典,像亞伯拉罕牛羊成群、以撒百倍收成、所羅門平安康泰,也可以在窮乏之間顯出上帝在我們生命中的厚恩,像那窮寡婦投入的2個小錢,得著耶穌稱讚。 重點是把焦點轉向神,相信天父會賞賜日用的飲食。因為神的心意是要均平,不是均貧。上帝常使我們在艱難的環境中,培養出堅強豐盛的生命,好使我們可以承接並管理祂所賞賜的富足。金錢是很好的僕人,卻是很壞的主人;願神祝福我們在基督裡「君子愛主,用財有道」,專心跟從唯一的主人耶穌,成為祂忠心又良善的僕人。 (作者為溪湖靈糧堂同工)

為了「九把刀」

◎賴信瀚 &nbsp「九把刀」是一位年輕多產的作家,《親子天下》雜誌針曾對全台2000多位國中生進行閱讀習慣調查,其中最喜愛的作家第1名,就是九把刀。他也成為各地學校競相邀約演講的熱門人物,由於他作風自由、大膽,也常引發爭議。 日前,九把刀受邀到新竹縣關西高中演講,言詞辛辣,不時以「幹」、「靠」做語助詞。校長在他演講後大聲說:「幹!真是太好聽了!」師生報以熱烈掌聲。校長體會到九把刀不假道學,與其用八股、教條式的結論,不如讓孩子們感覺被理解。他隨後也提醒同學,不要只看到表面,要看到更深層意義。遺憾的是,最後在社會輿論以及「教育當局」的壓力下,校長仍為當天的發言,以及不良示範黯然道歉。 九把刀也在台南女中演講時,轉身脫下牛仔長褲,露出預穿在裡頭的「南女運動短褲」,藉此呈現該校學生在2010年3月間,力抗校方爭取穿著運動短褲上學的勇氣,此舉引來台下一陣尖叫歡呼。學務主任林秀珍表示:「從頭到尾沒有冷場,連老師也被鼓舞了!」雖然受學生歡迎,也獲得老師肯定,但九把刀還是背上「粗鄙」、「幼稚」等罵名。 有人說,世上最困難的2件事,是將別人口袋裡的錢,放到自己口袋裡;把自己腦袋裡的東西,放到別人腦袋中。九把刀難免挑戰社會「約定俗成」的價值,但卻成功創造一個「將自己腦袋裡的東西,放到別人腦袋中」的機會。這豈不是教育工作努力的事嗎?面對時代的挑戰,太堅持傳統,並不能有效傳達理念。 宗教改革之前,天主教會堅持用拉丁文舉行彌撒,認為翻譯聖經,容易使譯文偏離原意。即使會眾聽不懂拉丁文,仍然緊抓著這個傳統。保羅說:「在信心軟弱的人當中,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爭取他們&amphellip&amphellip在什麼樣的人當中,我就作什麼樣的人&amphellip&amphellip我為了福音的緣故做這些事,目的是在跟別人分享福音的好處。」(哥林多前書9章22~23節) 耶穌也是這樣的典範,祂沒有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以崇高的道德標準要求我們。相反的,祂以人的樣式來和我們一同生活,藉此彰顯屬天的真理。今日長老教會面臨人口老化的危機,許多2、3代信徒外流,這讓我們反省:「年輕一代的需要到底是什麼?」我們必須探討,教會核心價值是什麼。是傳統、文化傳承、習慣,還是福音呢?想清楚了,我們會發現很多緊抓不放的傳統,其實沒有什麼好堅持的,只有一件事不能放,就是耶穌啟示的真理。記得耶穌說:「天地要消失,我的話卻永不消失。」(路加福音21章33節)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拜讀社論有感

◎張揚道 &nbsp拜讀《台灣教會公報》3072期社論〈從讀經與祈禱出發〉,有感長老教會為迎接宣教150週年,推動「一領一.新倍加」運動,它觸及個人、教會、社會、普世等層面,期盼信徒的質與量都增加。唯部分教會長執與牧師的理念不一致,或信徒只是「坐禮拜」;也有部分守成的牧師,以保持會友人數不減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在這種情況下,信徒靈命要如何增長,人數怎樣才能倍增,福音要如何廣傳? 教會應循「大誡命」,才能達成「廣傳福音、引人歸主」的「大使命」。大誡命是「愛主你的神」、「愛人如己」2件事,也就是「愛神愛人」。「愛主你的神」是尊主為大、謙卑降服於神。「愛人如己」是有憐憫的心,願意饒恕與接納。要落實「大誡命」,從讀經與祈禱出發是正確的,聖經是神的話語,指引我們進入神救贖國度;而祈禱是祈求聖靈的幫助,使我們願意去偏入正,以神的愛來愛人。雖然我們願意,但常做不到,若要落實「大誡命」,唯有祈求聖靈的幫助,使我們的生命從偏心的老我,漸漸回復正心的新我,與神有深度的連結。 每當教會事工檢討會時,錯的都是對方,然而要先改變自己,別人看見你的改變,才知道自己的錯,進而願意祈求聖靈幫助除去老我,成為新造的人。求聖靈幫助我們,讓我們大家都能夠去偏入正,真正與神連結,成為上帝合用的器皿,才能達成「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來榮神益人。 (作者為台灣基督教道生長老會傳道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