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預言末日的荒謬劇

◎王乾任 經歷511王老師末日預言的荒謬劇之後,我們多少能體會,隨便斷言末日日期對社會所造成的不良影響。並非末日不存在,聖經明明白白地說了,末日近了。只不過,就連耶穌也不知道正確的末日降臨日期,我等凡夫俗子又怎麼可能會知道?要擔心的,是躲在刻意對外發佈預言背後的不當得利。王老師事件便有人猜測,他是藉此大量推銷貨櫃。 而教會也別以為「希望不信主之人能夠歸信」這樣的理由,夠合理化我們對世人宣告末日降臨,特別是那些不按照聖經教導,自行「誤讀」聖經,找出特定日期宣稱哪天就是主再來的末日的人。教會常犯的一個錯誤,就是誤以為自己是上帝在世上的代言人,可以代替上帝發出連祂都沒有說過的預言。 末世論是基督信仰核心之一,然而因為沒有明確指出日期,讓不少有心人從中牟利,更讓不少過分忠心愛主的人走火入魔受了引誘,代替上帝對世人大發預言。我認為宣講愛與恩典才是神希望我們傳的福音,世人之所以悔改信主也是因為神的愛與憐憫,而非被神再來的恐怖景象所恐嚇的緣故。人信主是因著愛,而非恐懼。 此外,基督徒常犯的錯誤是,錯把亂世當末世。末世指的是神所創造的世界歷史的終結,是一段獨特但沒有人知道何時會發生的「歷史」,末世降臨之際會有一些特殊徵兆,然而亂世也會有一些徵兆,而且和末世有部分重疊,不少人因為先入為主的預設立場,於是看到了特定徵兆出現,就逕自解讀為末世,排除了其他可能,甚至造成不少人因此在信仰上跌倒,如當年在教會界盛行一時的1995年閏8月預言。 退一萬步來說,就算今天就是末日降臨,神也希望我們應該如常的生活,只要我們的心早已歸主,早已預備好了要見主,則哪一天末日降臨,我們都無需害怕。因為那只能奪人性命,不能奪人靈魂的,根本不需要怕它,我們已經是歸屬主的兒女。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nbsp

預言不準的價值

◎克洛依 511大地震的預言顯然落空,這個事件也引起了很多討論。預言是否準確,已經無須再談,但是即便預言失準,我們也無須對其趕盡殺絕。「是否實現」不一定是一則預言最重要的事,如同聖經中約拿對尼尼微傳滅城信息,最後尼尼微卻沒有如預言一樣滅亡,重點在於悔改、反省,而不是破壞。 因著末日預言,我們正好可以藉此反省自己的信仰是否堅固,面對迷惑是否動搖?並再次思考自己的生活是否充實、與他人的關係是否和好。如果我們只單向度的在意預言沒有實現,所以這人是騙子,如此,對花了這麼大量社會資源的新聞來說,也太可惜了。 誠然,在世上有許多妖言惑眾的假先知,我們需要小心謹慎地分辨各種似是而非的言論;但是在這次的事件中,最需要負責的是見獵心喜的媒體,媒體代替我們進行思考,在選擇素材時站在反智的一方,供應我們許多不必要的八卦,也堆疊了原本不存在的恐慌。並進一步以二分法,強迫受眾選擇相信、不信的立場。 若冷眼旁觀,整起事件不過是一個南投算命仙說了一則地震預言,一笑置之即可。我們更應該看到的是,還有這麼多人心浮動、不平安,這些對於未知的不確定與擔憂,基督信仰都能夠提供其安身立命立命之道。作為基督徒,我們是否準備好,成為這些人的幫助了呢? 再者,檢警後來約談預言者,可能會以詐欺的罪嫌送辦。在宗教的領域中,除了不當得利以外,「詐欺」是很模糊的概念,2002年宋七力案,一審判處7年徒刑,然而2003年高院、2005年更一審、2008年更二審都無罪並定讞,原因在於,「神通」是司法無從檢驗、追究的,如果信眾相信真的有神力,便沒有受害者。把場景換到教會中,如果有個慕道友認為耶穌不靈,基督徒的愛心是假的,所以要告教會的傳教是詐欺,想必也是鬧劇一齣。 在這次的事件中正是如此,當預言者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時,我們是不是也丟了一塊石頭?如果511的預言者沒有不當得利的詐欺,光是因為失準的預言,就能以妖言惑眾法辦,喊末日喊了2000年的基督教,是不是也應該一起辦一辦? 話說回來,基督徒本來就必須時時為了不知何時再來的末日做好準備,因為我們都不知道,耶穌是否明天就會再來。我們還怕任何末日預言嗎?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56屆總會年會後建言

◎謝振發 藉由《台灣教會公報》報導,了解年會全程感性、和諧、圓滿順利完成。當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平時除置身投注宣教服事工作外,又需關懷全體傳道人與會友身、心、靈的信仰輔導,朝向健全方向發展,且關切社會公義、基本人權自由、平等、尊嚴、環境生態維護、原民住區災後重建、弱勢福利關懷、社會經濟全理分配等標題事務工作,類別包羅萬象,落實千頭萬緒,經常感受萬般無奈。 針對台灣本土宣教主題,早先1954年代以前,總信徒人口僅佔全台人口約0.72%,斯時發起P.K.U.倍加運動,成功達到信徒倍加的目標。但是好景無常,於1964~1972短短8年期間,信徒人數卻萎縮了14%。50年後的今日,總會為了2015年宣教150週年的歷史意義,推行「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咱全體牧長信徒,應認清具體的數字,人數評估應達到30萬人,願上主悅納,榮耀於祂。 我認為總會對於各中區會及地方教會應有相關措施,依據2011年度各教會教勢報告,訂定4年階段計畫,硬性設定成長率為0.25%,俟2012年召開57屆總會時稽核,肯定典範單位,給予分享鼓勵。執行力較差者,應加強輔導,調派專人座談,儘速趕上目標進度。 其次,我關切「合一精神」的實現,殷切盼望以4年時程,能夠廢除北大議會組織,弭平歷史遺憾,期許56屆總會人事更迭後,展現新形象,為台灣教會立下新里程碑,榮耀上主聖名。 (作者為壽山中會重生教會退任執事)

支持性別平等教育,落實性別公義

◎蘇貞芳 教育部預計在民國100年納入「同志教育」成為中小學課程綱要其中一個重點,身為教會與性別領域中的雙重份子,我呼籲大家,支持性別平等的普世價值,實踐性別公義,榮神益人 。 對於「台灣真愛聯盟」在教育部「國小、國中性別平等教育」課程中的訴求,先不論內容如何,此舉不僅是對關心教育的表現,也是教會界追求愛、公義、聖潔的展現,我相信這對台灣社會而言,正好是一場性別教育的實作。誠如比拉多問耶穌:「真理是什麼?」真理將會越辯越明,如同不認識耶穌基督的未信者,若只研讀了舊約,不知道耶穌基督在世所為是常與社會邊緣者與受壓迫者一起的,就可能片面誤解,基督教所敬拜的神是殘暴、殺戮、以牙還牙的神,殊不知我們的神是公義、愛且極富憐憫。 然而,教育部在國小、國中欲施行的「性別平等教育」不僅不是鼓勵性解放,「認識」同志也不表示「鼓勵成為」同志,「同志教育」的目的是幫助孩子學習「尊重」不同的性取向者;「認識」並不是「鼓勵」,「鼓勵」也不會讓人「成為」同志。 身為牧師,我在10幾年接觸教會界與非教會界青少年的經驗中,多數青少年們之間所談論關於性別話題的用詞、接觸到的大眾媒體、上網所搜尋與傳閱的圖片、書籍漫畫等「怵目驚心」之程度令人瞠目結舌,這樣雜亂無章方式的認識性別,導致國中小孩子對於性別觀念錯誤百出。 因此要解決校園性別霸凌等問題最根本的方法,乃是教導尊重不同性別特質與性傾向的性別平等教育。要知道,同志教育並不是性解放教育,同志教育教導的是認識多元性別、尊重性少數、尊重不同的性別特質男/女性(娘娘腔/男人婆)。 尊重多元是耶穌愛的典範,學習耶穌榜樣,去愛每一個人並實踐愛的真諦,同志的存在是事實,我們深信「耶穌疼愛同志」如同疼愛你我,不管我們是否認同同志,尊重是基本的信仰原則。落實同志教育乃源於《性別平等教育法》,在尊重多元與不同的前提下,試問「性別平等」教育若是少了「同志」教育,它還是性別平等的教育嗎? 每一個人都可以對於「性別平等教育」有不同的主張,但是保障生命落實真愛就是,從小教育認識不同性別的人,尊重多元差異以保障不同性別氣質的孩子免於遭遇到校園霸凌。 真愛就是支持性別平等教育,以落實性別公義,促進多元共榮、實踐上帝公義。讓我們攜手以「行公義、好憐憫」的信仰精神與神同行,共創台灣性別友善環境,不要讓暗夜充滿哭聲。 (作者為牧師、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學生)

輸,也要守住價值形象

◎林彥如 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初選結果,蔡英文勝出,低調現身長老教會總會年會致意,感謝本宗教會為民進黨的支持祈禱;蘇貞昌雖敗猶榮,避免負面選舉,留下超越形象。《自由時報》鄒景雯肯定蘇貞昌:寧願輸,也要留下形象價值!因為缺乏核心價值的當前社會,輸贏乃是操之在天,價值卻操之在己;一時成敗宛似煙火短暫,寧敗勿濫,卻可傳之久遠,留予後代肯定。 長老教會擔負促進台灣社會民主化與台灣化的先知職分,喜見台灣民主選舉的良性體質發展,更加確信本宗信仰持守長老代議、憲政法治的教會體制。從台灣民主政治的良性發展,亦幫助我們於咱地方教會牧會的牧者,從基督信仰的核心價值角度,來思索教會體制的維持發展。 假設若有一設有獨立財團法人董事會的地方教會,因新任長執就任,原任財團法人董事會卻按照「董事改選董事」的政府法令,堅拒按照教會所銓派之董事人選進行改選。原任教會牧師本對該地方教會發展有所貢獻,卻因既往人情關係,選擇與過任董事站在一起,期待下次會員和會選舉,能有新的結果。但是教會卻因為人事紛爭,造成財務虧損累累,留待後人善處。 面對教會法規與政府法令之間,於先天結構本已具有的抵觸之處,所留下的衝突空間,卻成為考驗教會信仰良心的重要功課。 作為長老教會的一員,〈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信仰告白〉提到:「阮信,上帝使人有尊嚴、才能,以及鄉土,來有份於祂的創造,負責任和祂相與管理世界。對如此,人有社會、政治及經濟的制度,也有文藝、科學,復有追求真神的心。總是人有罪,誤用這些恩賜,破壞人、萬物、與上帝的關係。所以,人著倚靠耶穌基督的救恩。祂要使人對罪惡中得著釋放,使受壓制的得著自由、平等,在基督成做新創造的人,使世界成做祂的國,充滿公義、平安與歡喜。」是咱所確信的內容。 作為長老教會的牧者,因著信仰良心、按照教會體制,在教授職與牧師職的兩難之間必須作出選擇時,寧願放棄在大學教書,也要守住受召成為牧師的職分! (作者為星中大安教會傳道師、長榮大學哲宗系助理教授) &nbsp

咱人生命無定著

◎李景行 基本上,Aiyan是一種類似「曲牌」(元明以來南北曲、小曲各種曲調的統稱)的調子,隨吟唱者配上不同的主題來吟唱。以五音音樂(Pentatonic)為基調而演變,有時也會參差一些裝飾音(Grace note)增加原來曲調的優美。 在《聖詩》中所選用的「平埔調」,大多是以台語來吟唱的歌謠,7個字為1句,4句為1段(one part),《聖詩》稱為「1節」,台灣民間藝人稱為「一葩」(台語chi?t-pha)。每首詩句的句尾都押韻,這是一種漢文化的歌謠模式。 新《聖詩》465首〈咱人生命無定著〉,在Aiyan中是屬於結婚用的新婚曲調,有時在新年也會以感恩、歡樂的心情來唱。不知《聖詩》為何會配上「葬式」的歌詞?使「愛宴」(歡樂的Aiyan)變為「哀怨」(感傷的Aiyan)。 事實上,這首「葬式」的聖詩,已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傳唱了100多年,源自1871年廈門《養心神詩》第40首,可能當時的英國長老教會宣教師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1830~1877)不大了解台灣平埔族的音樂,才會填上「葬式」的歌詞。筆者並不強調修正或更改,只是站在學術研究的觀點提出來,提供給大家做參考。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語言與尊重

◎吳祈得 「咱來開始咱&ecirc禮拜,請兄弟姊妹準備心。」對長老教會而言,禮拜是練習台語的開始,從小到大哪一個長老教會青年不是在台語的薰陶之下成長呢?這不正是長老教會最大的特色,也是長老教會與其他教派最大的差異嗎?每一次禮拜必須把自己日常熟悉的語言頻道──「國語」,調整到還在努力認識的語言──「台語」。我雖然從小到大在長老教會成長,但是一個在桃竹苗客家文化區長大的孩子沒有經歷過台語洗禮,不是一件很合理的事情嗎?不,其實一點都不合理。 「你是長老教會的青年,怎會不懂台語?不懂台語的怎麼會是台灣人?怎麼會是長老教會的孩子?」剛踏入長青,曾經有人跟我說過:「不懂台語的,就不是台灣人。」這件事讓我生氣了一陣子,因為我正好是那個不懂的人。我也曾經問過:我們一定每次都要唱台語嗎?回答是:對啊,因為我們是長老教會的青年團契,怎麼可以不唱台語?於是,我只好接受。 大一參加神研班,在小組分享的過程中,我吼著:「可不可以不要再講台語了!」所有人的母語都是神給的祝福,但是這項祝福是不是成為我們加諸在他人身上的軛呢?就我來看,大專營隊使用台語禮拜,不但有損長老教會的格調,更是加添在我們身上的不尊重與不公義;過去多少客家人和原住民和閩南人被迫講「國語」,現在只是以「台語」重演當年的現場而已,而其他族群的弟兄姊妹和她們的父母親一樣,依然無法使用自己的語言,他們被迫學習新的「長老教會國語」──台語。 我並不是反對母語和台語,只是開會禮拜是把接下來所有的營會都交託,讓上帝來掌管,閉會禮拜是把這整個營會獻上,對著上帝來表達我們的感謝和讚美,以此來說,豈不應當讓所有的人用他們的共通語言來表達嗎?貫穿整個營會的語言,不該是一普遍語言嗎?如果我們把多元的呈現擺放在各種語言朗讀聖經、獻詩,不是更為恰當嗎?我反對台語成為大型營會的主軸語言,正如我不會要求以我的母語──客家話,或者原住民任何一族的語言成為貫穿主軸的語言,因為參加者所涵蓋的是全台灣的長老教會青年。 其實放到整個長老教會來看,各種週年活動、研習會、退修會,普遍具有這些問題,我不是完全排斥使用母語,而是應當考慮到參與的整體,舉例來說:客家春令會針對客家族群青年,那麼用客語貫穿整場,是毫無疑問且必然應當如此執行的。參與的整體決定了我們應當使用哪種語言,我認為這才是正確的心態,而不是抱持著本位主義,認定我們長老教會就應該如此,這種錯誤的本位主義才是造成自我身分認同錯誤的開始,因為長老教會本應該是多元,且尊重各個民族文化的教會,不是嗎?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冷靜檢驗教會內的動員

◎艾布克 教會的朋友一面倒支持一個意見,而非教會界的朋友則支持另外一個意見,兩方人馬各自發動連署。看著雙方的衝突越來越明顯,我開始思考,事情落幕後,外面的人會怎麼看教會?我擔憂的不是堅持真理而被誤會,而是我們堅持的並非真理,只是對資訊錯誤解讀造成的誤解,多數人沒有深入了解事件始末,只因為那看起來像是來自教會的呼籲,就憑著單方面訊息做出結論。 我說的是最近反對國中小課程中放入同志教育的網路連署活動,就結果來看,正反兩造所支持的都錯了。因為雙方都只根據自己的立場發言,同志團體希望加入同志教育,基督教團體希望有性別平等教育而非同志教育,兩者根本與實際的課綱規劃之內容無甚重大關係。 同志的內容只在性別教育課綱中佔了不到2%的篇幅,而且是以社會既有的現況來介紹同志存在。主要目的是希望導正國中小學生勿以同志等字眼來羞辱、污名化同學,而不是教導「同志」身分選項的社會建構。 發起反對連署活動的文章作者,把事件解讀成台灣的國民教育要加入同志教育,不久的將來台灣將會開始教導下一代選擇自己的性別認同,基於基督真理,此風萬萬不可長,寫出了一篇義正嚴詞的反對文章。 身為基督徒,有時候我們「人以群分」,以發言人的身分決定是否相信對方的言論。當某個論點是教會界意見領袖所提出時,往往沒有思考就相信了;當某個論點是我們不贊成的團體所提,就拿放大鏡去檢驗對方,盡可能地去找出隱藏在其中不合乎聖經規範的地方。 此次事件甚至只是一個還沒有審查的提案,其中的同志教育大綱又只是性別平等教育中的一小環,卻在教會界迅速引發如此大的反對聲浪。我不禁想,要是教會界的動員在其他公共事務,如反核四、反國光石化&hellip&hellip也都能如此,則基督教會在台灣的人數雖少,社會影響力絕對是大的,因為我們秉持神的教導行公義好憐憫。 然而這次的迅速動員卻過於躁進,在沒有深入了解就做出判斷,我除了擔心錯誤的判斷加深基督教會與同志社群對立,更害怕當我們成為相對優勢時,就壓迫比我們更弱勢而需要幫助的群體。縱然我們反對對方的立場,但也沒有資格拿數量暴力去壓制對方。 願主幫助我們,仔細省察那些從教會出來,看起來好像是正確的言論。我們不過是蒙恩的罪人,行事為人很容易受到意識形態與主觀好惡的影響而做出錯誤判斷,落入撒但的詭計卻不自知。 &nbsp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天務員的責任

◎李勝雄 4月11日台北地院判決某位台大前人事室員工離職前,利用10多位親友名義,詐領學校警衛退職補償金達2200多萬元,分別被判16年及5年4個月徒刑。同日象牙海岸前總統巴波,落選後不肯下台,新總統烏阿塔部隊聯合法軍攻入總統府,逮捕巴波下獄。 上述國內外事件,均屬國家公務員違背法律責任之下場。公務員侵占公款之刑罰比私人侵占公款嚴重,國家總統霸占政權不交接,亦係重大犯罪行為。 在教會及所屬機構當職的牧師、傳道、長老、執事及信徒,辦理教會、機構之事務,在法律上僅屬民間之私務人員,而非公務員。違反法律時,僅有侵占、背信、偽造私文書等輕罪處罰。甚至違反教會法規,不會受法律制裁。 然而,上述個人是蒙主救恩受召,以天國事工為目標,來服事上帝的基督徒。他們不但要對教會或所屬機構負責,更是要對上帝盡忠職守,我以「天務員」名之,乃要與對地上國負責的公務員比較。負責天國事務的天務員,責任比地上國的公務員,更神聖重大。 天務員不但要奉公守法,更要「著謹慎,來盡你佇主所受的職分。」(歌羅西書4章17節)。因此,天務員至少有下列2方面的責任: 1.遵守誓約:行政法第12章第12條牧師對長老、執事擔任總會、中會屬下機構職務者;及第125條對牧師、傳道師的戒規,均以違背誓約為第一款。誓約包括要遵守總會、中會的法規及決議。 因此,牧師的監選就任、續任依行政法第11章之規定,無續任,就離任。各委員會委員及機構董事應依銓衡條例任命,任期屆滿無被再銓衡連任,亦應離任,不得藉任何理由留任。 2.遵守利益迴避原則:天務員特別要手潔心清,對教會的財務金錢管理,要帳目清楚,絕對不貪不取,不謀求、不介入個人或他人之利益。 天務員違反教會法規可能不會受世上法律制裁,甚至也無受戒規。但「人有一擺死,以後有審判」,而且從基督徒開始。世上的刑罰最重的是死刑而已,而基督徒「因為咱已經得著真知真理,後來若甘心口的犯罪,就無閣有贖罪的祭,獨獨驚惶來聽候審判及欲吞滅對敵的熱火。」(希伯來書10章26~27節)比世上公務員的刑罰更嚴重可怕,豈不更須謹慎、忠心做上帝的天務員? 以天國為念、服事主的每一個天務員,均能如詩篇136篇23~24節,時時祈求「上帝啊,求?鑑察我,知我的心思,看我有什麼歹所行無,導我行永活的路。」亦要「莫得及此世間像款,著用心志換新來變化家己,互恁會明白什麼是上帝善良、通歡喜、純全的旨意。」(羅馬書12章2節) 但願每個天務員「就大牧者顯現的時,恁欲得著勿會衰退榮光的冕旒。」(彼得前書5章4節) &nbsp (作者為長老,教會法規委員會主委)

「終」身大事

◎約帖 閱讀《台灣教會公報》3083期14、15版的「預立遺囑」特別企劃,有一些心得。「棺木不是放置老人,是放置死人」,沒有人能預測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對死亡的恐懼源自深層心靈,如果我不了解我存在的價值,不知道死後會怎樣?不知道人生的命定?這輩子就都白活了! 我是記者,常常騎車開車奔波採訪交通,安全上可能有風險,因此我已經預立有效且榮神益人的遺囑,對於生命中愛過我的人、我愛的人、曾對不起的人,表達我要對他們說的話,並安排好追思禮拜及後事。 我的一生中,曾做錯事、遭遇不幸,曾對苦難不斷的質疑,甚至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不斷以罪惡感折磨自己;也努力想表達悔意,甚至曾想結束自己的生命。直到有一次牧師問,當你面對死亡的時候,你預備好見耶穌了嗎?我靜默。這段期間對生命的省思,我想「後悔」與「悔改」,是我最大的體會。我很喜歡聖經中猶大與彼得同樣作錯事的例子,但是猶大一生後悔,選擇結束生命,彼得卻是悔改,願意來到上帝面前表達願意改變,願意順服;彼得最後成為神重用的門徒。 我想面對耶穌,對於我生命中曾經做錯的事情,我想也許是要饒恕自己、放過自己,將自己的罪惡感交託在上帝面前,幫助我們埋葬自己的罪惡感並原諒自己。 〈我相信〉這首詩歌使我體會上帝對生命的帶領,知道生命從上帝而來,最後回到上帝那裡,認識耶穌的赦罪,了解永恆與短暫的生命,可以珍惜人生的每一天,並讓謝謝、對不起、我愛你,滿在我的生命中。 (作者為台中中會忠孝路教會會友)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