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終」身大事

◎約帖 閱讀《台灣教會公報》3083期14、15版的「預立遺囑」特別企劃,有一些心得。「棺木不是放置老人,是放置死人」,沒有人能預測明天會發生什麼事,對死亡的恐懼源自深層心靈,如果我不了解我存在的價值,不知道死後會怎樣?不知道人生的命定?這輩子就都白活了! 我是記者,常常騎車開車奔波採訪交通,安全上可能有風險,因此我已經預立有效且榮神益人的遺囑,對於生命中愛過我的人、我愛的人、曾對不起的人,表達我要對他們說的話,並安排好追思禮拜及後事。 我的一生中,曾做錯事、遭遇不幸,曾對苦難不斷的質疑,甚至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不斷以罪惡感折磨自己;也努力想表達悔意,甚至曾想結束自己的生命。直到有一次牧師問,當你面對死亡的時候,你預備好見耶穌了嗎?我靜默。這段期間對生命的省思,我想「後悔」與「悔改」,是我最大的體會。我很喜歡聖經中猶大與彼得同樣作錯事的例子,但是猶大一生後悔,選擇結束生命,彼得卻是悔改,願意來到上帝面前表達願意改變,願意順服;彼得最後成為神重用的門徒。 我想面對耶穌,對於我生命中曾經做錯的事情,我想也許是要饒恕自己、放過自己,將自己的罪惡感交託在上帝面前,幫助我們埋葬自己的罪惡感並原諒自己。 〈我相信〉這首詩歌使我體會上帝對生命的帶領,知道生命從上帝而來,最後回到上帝那裡,認識耶穌的赦罪,了解永恆與短暫的生命,可以珍惜人生的每一天,並讓謝謝、對不起、我愛你,滿在我的生命中。 (作者為台中中會忠孝路教會會友) &nbsp

福音開拓團契成立

◎李俊佑 「福音開拓團契」在今年2月24日於台神正式設立,這個團契的成立是神學生回應上帝起初的呼召:成為傳福音的工人。去年所發行的《2009台灣基督教會教勢報告》中指出,基督教教會人口總數比上升至5.08%,若包含泛基督教教會則為6.44%。這數據令人興奮,在不談信仰品質等問題下,可以顯示認識耶穌基督的人變多了,且願意走進教會作禮拜。可是對福音開拓團契而言,我們所看見的不只是基督徒人口增長的數據,而是仍然有超過90%以上的人不認識耶穌,或不願意走進教會,傳福音仍然是我們這個世代迫切需要的。 開拓教會有許多面向必須納入考慮,在還沒有完成神學訓練之前,神學生可以先鍛鍊的,就是事奉的心志。福音開拓團契所盼望的,就是神學生在學期間就能常常帶有突破現況、離開舒適圈、向應許之地邁進的勇氣。如果每個神學生都能帶著開拓的火熱心志,不論在哪個地方都會有新鮮的力量,有前進的可能性,特別是台灣還有那麼多需要福音的人。 所以,參與福音開拓團契的同學們,在課業和服事的壓力之下,仍然堅持一週要分出一點時間,向還沒有認識主的人傳福音,這個也是目前團契重點工作之一:每週舉辦福音性的小組聚會。我們盼望這一份新鮮的、火熱的力量能夠成為眾教會的祝福,在心志上能夠被上帝所用,在我們所疼愛的台灣土地上,能夠歡喜收割福音的果子。 感謝主!在團契開設那天,學校的同學們都一同參與在當中,並且藉由拼貼台灣的福音地圖,象徵我們對傳福音的切熱,以及對成就上帝國的委身。願上帝繼續帶領奉祂名設立的團契、神學院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直到主對我們說:「好!你這個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作者為台灣神學院道碩三年級學生)

講道是一項神學工作保羅‧威爾森給予傳道人的啟發

◎蔡慈倫 保羅.威爾森是北美講道學界深具影響力的教授,任教於加拿大多倫多神學院以及以馬內利學院。他在《四頁講章:以聖經為根基的講道之指南》一書中提倡「四頁講章」,已成為當代講道學的一個重要典範,值得深入學習。 一、講道的新觀點:以「製作電影」取代「寫報告」 威爾森關切21世紀的教會該如何有效傳遞信息?他提出以「製作電影」的概念取代「寫報告」的方式,主張傳道人應使用更多影像及故事的視覺語言,威爾森宣稱:「想像製作一部電影,就會以一種影像的方式來思考並寫講章。會創作一個觸及人們感官、思考以及心靈的世界,而不只是講述一個故事的情節或成為故事中的一個主角而已。」&nbsp 二.、威爾森的「四頁講章」理論&nbsp 「頁」在威爾森的用法中是一個比喻,指的是4個「場景╱幕」、4個「功能」、或是4個「情節」。「四頁講章」的主張是:從聖經開始,幫助人把焦點放在福音上,並進一步讓人從福音的角度看這個世界。「四頁講章」必須完成4項神學任務:第一頁:聖經中的困境;第二頁:我們世界中的困境;第三頁:上帝在聖經中的行動╱恩典;第四頁:上帝在我們的世界中的行動╱恩典。 「四頁」不一定指講章的長度,它可用於4頁15分鐘的講道,也可用於8頁30分種的講道,且最理想的方式是每頁的長度都大約相同。&nbsp 三、「四頁講章」的主要目的 身為改革宗講道學者,威爾森的「四頁講章」理論奠基於改革宗的神學主張,強調聖經與福音的重要性: 1. 主張「以聖經作為根基的講道」 從神學的角度,「四頁講章」第一頁從聖經開始意味著:講道是宣講上帝的話,不是人的話;傳道人乃是要尋求上帝話語的指引與光照。威爾森亦謹守「以聖經為根基的講道」,強調「聖經」與「世界」同等重要。從「四頁講章」的結構可看出:第一頁與第三頁是關於聖經,第二頁與第四頁則是關於世界,各佔講章的一半。&nbsp 2. 強調講道是「宣講福音」 威爾森批判傳統二段式結構之講道,「二段式結構」指對一段經文釋義之後,隨即進入生活運用。這種講道容易將所有責任放在聽眾身上,與基督教宣講的福音本質相違背,因為基督教宣告人無法靠自己的力量行出該行的,唯有靠上帝才有可能改變。所以傳道人應先宣告上帝在耶穌基督裡為人類所成就的一切,並提醒聽眾:人們一切改變與作為唯有靠上帝才有可能。比較「二段式結構」與「四頁講章」的結構,後者更能確保講道是往「恩典的神學」邁進。 四、講道是一項神學工作 「講道」與「神學」常被視為2種不同的領域,加上一般人對「神學」的刻版印象,認為它是關在象牙塔裡的學術研究,其抽象思考與講道大不相同。講道被視為是一門結合釋經學與修辭學的訓練,但當代講道學者主張神學是必要的,因為神學監督教會宣講福音,這是神學唯一的工作。如果講道只是重申聖經的概念,那麼神學就無事可做,那些「如何從經文到講章」的手冊對傳道人來說就已足夠。但傳道人承擔著從經文中、透過經文、並忠於經文宣講福音之重任。威爾森亦持相同的看法。 「四頁講章」包含聖經、修辭學及神學等3個要素,強調聖經是上帝的啟示,是講道的主要資料。它亦運用當代修辭學技巧,以電影的概念思考講章,傳道人應使用更多影像及視覺的語言,透過「困境」與「恩典」二者的張力,吸引聽眾興趣。「四頁講章」更強調講道是神學工作,其架構傳達一種「邁向上帝恩典」的神學。在今天一片強調道德生活之教導及提供各種生活哲理的講道聲浪中,威爾森的講道理論將幫助台灣傳道人再次省思「神學與講道」的關聯,並恢復基督教宣講的真義。 5月16~18日台灣神學院將邀請威爾森來台擔任馬偕講座講員,題目為「能夠傳達福音的講道」,報名詳洽台神教務處。 &nbsp(作者為台神講道學助理教授)

發展核電,別再牽拖民眾有需求

◎王乾任 日本大地震震出核災的同時,也震出台灣是否該發展核能的問題。反對者說,加計外部成本的核能其實並不便宜,且台灣多地震,一發生起問題來,不是擁核派所能夠以風險機率極低來開脫的。贊成派則搬出,不發展核能,不足的電力既不可能以還不成熟的再生能源來補足,也不可能以高耗能高污染的火力發電來補,老百姓又不願意接受調高電價,核能是萬不得已的選擇。 贊成派的論辯,貌似有理,卻忽略「使用者付費」的問題。長期以來,討論電力、水資源及石油等資源的價格時,輿論(包括政府)總是不證自明的將使用者指向民眾,實際上從統計數字來看,民生部門(一般民眾加上服務業)的水與電力使用量只占20%上下,農業部門占約30%,而工業部門則高達50%以上。 換言之,真正需要且享受便宜水電費用的,是企業財團的工廠。我們都知道,台灣的製造業名揚全球,且以出口導向為主。也就是說,便宜的核能電力,聽起來好像是民生部門的的需要才發展,其實企業財團才是真正需要的對象。 已經有不少研究指出,民生部門的用電需求,可用分散式發電網(以家戶住宅或公共建築裝設太陽能電板,然後彼此串連成大型的互助發電網,自給自足)取代集權式發電廠,既可以減少電力運輸過程中的耗損20%以上,民間部門又能減少電價的花費,一舉數得。 政府經常在公開場合宣示節能減碳,但仔細檢驗節能政策,從水電到石油等資源之節約,總是拿使用量最小的民生部門開刀,卻輕放使用量最大的工業部門,要小老百姓辛苦節約,最後卻讓企業財團拿去浪費,這不是很奇怪嗎? 就算要調漲水電費用,也可以只針對工業部門進行調漲,根本不需要碰觸民生部門,但政府卻永遠以老百姓不願調漲水電價格為由,來執行低能源價格政策,更別說工業部門的水電價格比民生部門還低,放任工業部門繼續發展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這不是很奇怪嗎? 士大夫無恥是為國恥,擁核派就是要發展核電,不惜以一切理由為自己辯護,罔顧永續經營與環境正義,還有國民免於恐懼的基本生存權,更違背上帝創造世界要人類作好管家的土地倫理的教導,盼望更多弟兄姊妹能看清擁核派的盲點,別在隨著經濟發展派的胡言亂語起舞或焦慮。 (作者為景美浸信會會友,文字工作者) &nbsp

耶穌哭了

◎張德謙 「張牧師您敢去仙台?」4月9日動身前往日本前夕,許多人熱切關心;然而我心中確信必有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我也要將這平安帶到日本受災最嚴重的仙台,讓「這受患難的人與我們同得平安」(帖撒羅尼迦後書1章7節)。 ◆與哀哭的人一同哀哭 4月11~13日,韓國、日本、香港、台灣4國教會協會的總幹事(理事長)親赴日本仙台,關心這次地震、海嘯以及核災後,人民的身心靈、經濟以及自然環境等各方面受到的衝擊。11日,日本教會協會(NCCJ)代理總幹事上田博子帶領大家於凌晨12點到達宮城縣仙台市,12日一早拜訪日本基督教團(UCCJ)所屬的石卷榮光教會。 這教會因為旁邊有大水溝而幸免受災,反而成為救災中心:包括對兒童、家長或是居民的協談關懷,以及志工的運用與培育。在簡報當時,牧者們數度落淚,除了感同人民內心的驚慌、恐懼與傷痛外,淚水背後透露著:牧者又要救災、又要牧養教會的辛勞。兄姊們,他們需要我們的代禱與支持。 日本有超過50間教會受損,死傷逾2萬人,民宅或商店的污泥高到胸前,傢俱、車輛、垃圾隨海嘯沖到屋內、庭院或街道;雖然政府已搶修好水電,但餘震不斷,大部分的鐵公路交通仍在搶修中,居民過著簡樸生活。我們也從人們的驚恐、無望眼神中,看到他們的傷痛;就好像耶穌看到馬利亞及眾人為拉撒路的死,傷心落淚時,「耶穌哭了」(約翰福音11章1~35節)。 耶穌與日本災民站在一起「同受苦難」,祂的心裡悲嘆,又甚憂愁;祂陪著日本人一同哀哭、一同流眼淚,並「以慈愛和憐憫救贖他們;在古時的日子常保抱他們,懷搋他們。」(以賽亞書63章9節) ◆祂受刑罰我們得平安 「死亡」對人而言是絕望的,馬大說:「主啊!你早在這裡就好了。」我們看到上帝兒女面對死亡時也會難過、無能為力與絕望。當人們仰天吶喊「為何天災不斷?為何是日本東北?」時,我閉上眼睛,竟是士兵拿著鞭條打在耶穌身上的場景,滿身是傷的耶穌仍背著十字架一步步地走向各各他,那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就在滴滴血、滴滴淚中闡明「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書53章5節)的真理,耶穌正在承受著日本人民的惶恐與不安。日本震後已1個月,適逢受難節期,讓我們更深地明白耶穌的「愛」與「平安」,相信這就是祂要我們要去傳揚的福音。 「主啊!你所愛的兒女『痛』啊。」日本所面對的不止是地震與海嘯後的家園重建,更大的問題是失去親人的痛與核災所造成看不見的恐懼與威脅。因此,不管對個人或群體的支持、修復與醫治,都成為「愛鄰舍」的重要行動。我們長老教會為日本奉獻已逾2000萬台幣,但尚有一件更要緊的事就是搶救靈魂,讓耶穌的平安來醫治災民們內心惶恐無助的靈魂。 ◆絕望中的盼望 耶穌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翰福音11章25節)這是主在我們苦難中的應許與盼望,並且進一步強調「你若信,就必看見上帝的榮耀。」這句話不僅僅是對馬大與馬利亞說的,更是對處於多災的今日世界而言;我們相信,這些苦難是上帝讓世人參與祂工作的時刻。日本正面臨著種種困難,我們要迫切地屈膝祈禱,將難處帶到主耶穌的面前,只要我們「信」,上帝就必甦醒傷痛的靈魂,在絕望中看見盼望,在絕望中看見上帝的大能與榮耀。 這次訪問日本,除了在災區分享台灣921以及88水災的救災經驗外,也在李孟哲牧師所牧養的東京台灣教會主日講道,看到許多旅日台灣人都選擇留在日本,李牧師與師母更表明「羊群可以走,牧者要留下來」的決心,深深展現基督犧牲的愛。 短暫的日本停留,我除了親眼看到、親耳聽見、也親自觸摸到人民的傷痛、無助與絕望,這對5月4~7日於韓國首爾召開的普世教會合作協會會議中,全球教會要如何因應日本災後重建的對策,會有更大的助益。另外,這次的核災也讓我們反思:核電所帶來的未知危險,因此,「反核」及「減碳」是教會要在這世代形塑的新文化,相信在有形及無形中教會必成為世人盼望的記號。 (作者為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

國道六號工安事故與南亞工程師之死

台灣在經濟自由化政策下,產業雇主以減少成本和增加利益為優先考量,持續引入外勞、產業外移,加上經濟不景氣的結果,導致更高的失業率,有工作的勞工則被雇主不斷的壓榨。 日前兩則新聞事件,正暴露了台灣社會勞工們所遭遇不合理的對待,一是南投縣國姓鄉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西行線匝道工程意外,一是南亞科技工程師因工作過勞猝死。 國道工安事件中10名死、傷者中,有7名外籍移工,3名台籍工人。因工程發包,承包商層層轉包,在有限的利潤瓜分之下,導致下游小型承包商,為節省成本僱用非法外勞,衍生相關工安問題。除此之外,南亞科技工程師因工作過勞猝死家中,據報載,工程師因「責任制」而常態性加班,猝死家中時,桌上還堆滿公司文件。然而勞保局對於死因與常態性加班是否有關,仍以「病理見解不同」拒絕職災死亡給付,勞委會則將之視為個案,裝聾作啞。 資方壓榨勞工的「責任制」已成台灣社會的常態,「無薪假」竟還得到行政院長吳敦義稱許;而集「責任制」和「無薪假」大成並制度化的「非典型僱用」,既沒有加班費,又可以任意解僱。面對責任制濫用、無薪假氾濫,勞工早已成為弱勢,不得不接受非典型僱用,備受壓榨。目前台灣資方以金融風暴為由進行人力縮減,再以有限人力以責任制之名大行加班之實,餵飽了老闆荷包,害慘了勞工健康;再者,資方為規避勞退支出,大量僱用人力派遣人員,將成本轉嫁至人力派遣公司;而人力派遣公司在招募人員之時,早利用臨時聘僱之相關規定要求勞工自行支付費用,對於就業勞工而言,真的是苦不堪言。最後,移工氾濫造成非法移工四處亂竄,衍生如南投工安意外相關問題。外籍移工、臨時僱用、人力派遣的聘僱制度,對失業人口來說雪上加霜。 申命記24章14~15節說:「困苦窮乏的雇工,無論是你的弟兄或是在你城裡寄居的,你不可欺負他。」在這個世代裡面,困苦窮乏的雇工就像臨時僱用、人力派遣這兩類「非典型僱用」的勞工與為數不少的外籍勞工。所以,不管是本國的人民或是外國的人民,他若是成為了「勞工」,雇主就要負起責任照顧與管理,善待並給予其基本需要。反觀兩個新聞事件中的雇主,不但剝削「非典型僱用的勞工」的基本權利,又變相使用責任制強迫加班,以及僱用非法外勞,逃避勞健保的負擔,無視於人權的存在!而政府居然偏袒資方,不聞不問,甚至樂觀其成! 政府與不肖雇主的利益糾纏結構,就如同只會說著「平安平安」的以色列北國祭司們;他們不但無視困苦人的難處,更明目張膽的用詭詐欺騙人。但是藉由阿摩司書9章2~4節讓我們欣慰,因為就算是官商勾結的惡徒再怎樣胡作非為,仍然逃不過上帝的手掌心。 而困苦的勞工們應該求告耶和華,因為祂是帶人離開奴役之地的神。相信上帝必會預備天使,像摩西一般的團體來幫助這些困苦之人。如台灣移工聯合呼籲「廢除奴工制」,並提倡開放自由轉換雇主降低逃跑外勞;工商協會提出改善招標政策,設立勞安黑名單;許多工運團體開始呼籲檢討勞檢制度等。這些呼籲都是向著代表官商勾結的這位法老王,宣示著上帝旨意,也讓這些受苦的勞工們有新的盼望。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神學生) &nbsp

對於東發,我們的想像

東部發展聯盟、台灣公共化協會與幸福花東促進會等3個民間公益團體所共同提出的公民版《東發條例》,近日於東華大學於4月9日舉辦的「東部區域(花東地區)發展條例研討會」公開發表與討論。但這公民版還需要透過公民論壇的密集討論,才能提出最紮實共識的定稿。 公民版的《東發條例》,是基於以下基本的價值觀與社會願景而提出: 一、人與自然應是和諧、共存的平衡關係,而絕非以資本利潤掛帥、唯經濟發展導向的剝削、耗竭自然資源來滿足人類物慾的關係。我們認為,在自然生態優先的前提下,花東地區民眾的民生經濟當然有其發展必要,而如何在兩者之間求取平衡、最適化,這是必須透過實際條件的評估,與各方公民團體間的溝通討論。 二、在社會經濟層面上,花東地區由於其特殊的地理人文環境,最適合,也應該積極鼓勵、培育、輔助合作性質的經濟活動。合作性質的經濟,並不僅只是有著明確法定義務與權利規範的合作社經濟,而更包括了廣泛性的經濟互助合作方式的經濟活動,如散佈在花東地區許多小農,雖然都是個體生產戶,然而他們的產銷體制的運作,卻往往是透過集體性的聯盟合作、配搭生產、依賴統合性的銷售、推廣體系等等。 事實上,花東地區由於當地居民人數少,且大都長期居住,彼此之間早有深厚的人際關係(親屬關係、朋友關係、鄰居關係與職場關係的交相重疊),所以,即使是私人資本企業,也往往樂於大量僱用當地居民(即在地化的企業)。這都反映了在此地區的經濟活動、經濟關係其實是與人與人之間的友情、生活情感交織在一起,所以即使是以獲利為取向的經濟行為,都非常容易顯現出某些互助、合作精神。以上特色,都在幸福花東促進會於今年2月上旬於花蓮地區的密集訪調中,得到充分印證。 其三,要讓花東地區區域發展有其全面的配套輔助措施,此地區還需要中央政府、全台灣社會資源的大力挹注,來補貼此地區的基本社會需求。這包括了教育、醫療、交通等社會需求公共化的落實運作,以讓此地區民眾都能普遍享有基本需求。 (作者為台灣公共化協會成員)

隱藏在「發展」背後的惡靈枷鎖

從經濟發展與土地管理的面向來看台灣這幾年立法趨勢,不論是東部還是西部,常常都會碰觸經濟發展與永續治理的價值拉鋸,越來越多社會輿論呈現出,對於國家發展的期待不再只是單純以經濟掛帥為主。在現在許多法規在立法的過程當中,多多少少都可以看到經濟、環保、人文議題在法條內容裡面,希望至少可以從這幾個面向去做到法規範的整體建構。《東部發展條例》草案(以下簡稱《東發條例》)的立法目的,也有如此考量。 《東發條例》的實施範圍,遍及花蓮縣、台東縣,而從人口比例來看,原住民族分別佔了花蓮縣與台東縣各約1/3的人口,花蓮縣與台東縣的行政區域,均屬於《原住民族基本法》(簡稱原基法)所指的原住民族地區,但是整部《東發條例》,卻完全規避《原基法》的權利規範。《原基法》確立了兩項原則:一為政府應承認並保障原住民族的土地權,包括原住民保留地和原住民族傳統領域;二為原住民族對其土地內之所有事務,有權行使實質同意與有效參與的權利。從原住民族土地權的保障觀點而言,《東發條例》草案中有關排除《土地法》、《國有財產法》限制,大幅鬆綁土地管制的「公有土地條款」,除了造成國土規劃的衝擊以外,更重要的是侵害了作為原住民族權利的核心本體──土地。 另外,依《原基法》第21條規定,政府或私人如果要進到原住民族土地內進行土地開發、生態保育,就必須跟當地原住民族諮商,建立當地原住民族有效參與,並取得他們的實質同意。因此,《東發條例》草案實施的範圍,從事實上來看,應屬花、東原住民族有實質同意與有效參與權利的範圍。然而,該條例草案涉及之計畫綱要擬定、審議與實施等條文,未見任何有關原基法所確立之原住民族實質同意與有效參與的機制。換言之,「東部區域永續發展政策及推動小組」可以在缺乏原住民族有效參與的前提下運作。 回顧原住民族與國家的歷史關係,國家所定位的「發展」始終是戕害原住民族生存發展與文化維續最主要手段。19世紀的日本帝國政府,為發展殖民地經濟,啟動原住民族土地國有化與強迫遷村的政策,降至20世紀國民政府統治初期,實施山地平地化政策,推動山地資本主義化,開放非原住民族與企業進行山地墾殖與大規模開發。迄至21世紀之百年後的今日,原住民族尚未脫離這個「經濟發展」的惡靈枷鎖。 值此草案審查與朝野協商之際,懇切地呼籲朝野各黨捐棄各己之私、懸崖勒馬。除了因為《東發條例》已違反憲法保障的原民權利,再者,從環境持續發展的角度立論,原住民族的世界觀建立在與土地環境的神聖臍帶連結上,強調人與人、人與自然、人與土地、人與環境多元構向的整體生態平衡。唯有如此,吾人才能真切理解發展是經濟、社會、文化和政治的全面進程,強調全體人民和所有個人積極、自由和有意義地參與發展及其帶來的利益的公平分配的基礎上,獲致不斷改善全體人民和所有個人福利的整體發展觀點。 (作者為國立東華大學民族發展與社會工作學系助理教授) &nbsp

西拉雅族來報春

1627年,台灣史上的第一個傳教士──荷蘭籍的Georgius Candidius──抵達台灣進行傳教工作。1636年5月26日台灣史上第一所學校於新港社(今台南新市)設立。1659年大員當局於蕭壟社(今佳里)創辦神學院。1961年Georgius Candidus 編譯新港語馬太福音。 在台灣的文獻記錄上,西拉雅族是最早與國際舞台接軌,最先受教育,有自己的書寫系統。無奈在殖民的洪流中失去語言、身分與土地,其實西拉雅族依然活著,有自己的語言。 在俗稱「番仔契」中,年代最早的是康熙22年(1683)的一件麻豆文書,而年代最晚的是第21號新港文書,年代已是嘉慶18年(1813),距離荷蘭人離開台灣的1662年已是150年後了,雖然經過這麼久,新港地區的西拉雅原住民仍然使用羅馬字拼音。換言之,西拉雅族使用自己的語言作書寫系統約有200年之久。 報春是西拉雅族的特有節期。2011春天的棕樹主日,西拉雅族眾教會與牧者及關心的朋友們歡聚在台南口埤教會舉目向山祈禱。西拉雅族呼求、引盼聖靈吹拂大地能再回春,並共存同榮於斯土。 1961年就有西拉雅語聖經馬太福音譯本,無論在台灣宣教史或西拉雅母語的保存上,皆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無奈一波波的殖民政策使西拉雅族人及語言如被洪流淹沒了。就在今年的受難週開始,西拉雅教會與牧者在台南口埤教會用祈禱與詩歌要告訴大家:西拉雅人與語言依然活著。大家要用雀躍的心迎接春天的來臨。 定位「春天的祈禱」,西拉雅將特有的「報春」以基督耶穌之受苦,然後邁向復活之生命體驗告訴大家:西拉雅受苦過,曾經死了但將要復活。來吧!朋友一起見證復活的喜悅。 (作者為彰化中會王功教會牧師,西拉雅族名Haar Tavali)

好撒馬利亞人救災基金會

日本東北地方發生史上最悽慘級的災害之後,無數的台灣人都想欲奉獻多少救災。會記得3月14日前後的消息,有人問馬英九,他應「無預算,但願意募1億元。」在此前後「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被暴露將921救災獻金轉去四川,因此民眾對馬政權失去信任感。 筆者和教會界朋友交往以外,平常也與學界及母語運動的朋友接觸。有關救災捐獻本人接到的消息:3月14日總會網站發布為「東日本巨大地震」奉獻,戶名: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當夜一位學界的朋友,突然電郵來講,是不是有可能經過長老教會寄救災金去日本?因為未信者不明「宣教基金會」是否能用於救災。3月15日上午及下午前後2次,一位未信的母語運動朋友,引用總會救災消息,在網路呼籲大家利用。當夜筆者莫名其妙地,在住家電話及手機,接著數通電話問講:「欲獻金給日本震災是否你在辦?」本人回答「我願意連絡長老教會轉寄。」對方:「彼是將作『宣教基金』的」,就切斷。3月16日上午筆者經電子郵件,趕緊給內外朋友連絡講:長老教會為日本震災捐款帳戶&hellip&hellip社會人士可利用。 今筆者切切呼籲,本宗應常設一個「好撒馬利亞人救災基金會」(舉例),應付內外天災地變緊急救難。這應該與傳統的宣教基金會並立。此名稱,會外未信的人士可能無困難接受。 &nbsp(作者為退休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