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出現在最後晚餐宴席的女性

林益仁 耶穌被釘十架前的最後晚餐,有女性共餐嗎?如果有,那將顛覆我們過去對最後晚餐全然由男性參與的刻板印象。然而,電影《抹大拉的馬利亞》是這樣演的。這是一部深富女性主義觀點的「平反」之作,雖然影片進行的調性平緩,但透露出來的信息卻是極挑釁的。 與其說,這是為「抹大拉馬利亞」洗刷惡名冤屈的故事,不如說電影在強調耶穌「上帝國」福音的救贖工作女性特質的關鍵角色。抹大拉的馬利亞,正是那個女性特質的窗口。本片導演更著眼於耶穌與馬利亞在上帝國福音的認識上,彼此互相支持的關係。特別是,耶穌的其他門徒多數傾向「革命起義」與「衝突對抗」的彌賽亞主義做法。 影片中,馬利亞跟猶大最好,也最有得聊,其實象徵兩種不同救贖觀點的對話。猶大並非利慾薰心的小人,而是充滿熱誠的猶太愛國主義者,這在音樂劇《Jesus Christ Superstar》就已呈現。猶大是真誠反殖民的革命者,但他需要耶穌的群眾魅力及行神蹟的大能。他接近耶穌,是因為耶穌可以完成復國大業,脫離羅馬統治。他的想法有一定影響力。 但,耶穌並不一定這樣想。然而,猶大與男性門徒以進入耶路撒冷的彌賽亞君王模式來想像設局,卻使耶穌進入兩難的困局。造反,或是不造反?這是困難的決定。電影中,以耶穌的母親跟抹大拉的馬利亞的對話帶出,前者對後者說,如果她愛他,就要有心理準備,就是學習像前者一般,準備「失去」他(耶穌)。而巧的是這個「失去」,正好也是耶穌準備要就死的心理準備。 兩個馬利亞所體會到的「失去」,體貼了耶穌的心懷,婦女認識的上帝國救贖與耶穌內心深處產生共鳴。這是與以男性特質陽剛、控制、衝突、戰鬥為主導的猶太社會相左。同樣,猶太社會中男性特質的強大展現也是壓迫抹大拉馬利亞追求信仰與救贖的障礙。因為社會結構,她被汙名化成惡鬼附身,不守婦道。但她知道耶穌不這樣想。換句話說,在耶穌身上也有相同的女性特質。 猶太人在被羅馬殖民的狀態下,一心想要追求自由,但是,同樣在猶太社會,男性對女性的壓迫並沒有低於羅馬帝國對猶太人的作為。壓迫的形式不僅出現在族群關係上,也出現在性別關係上。抹大拉的馬利亞凸顯了這樣的矛盾。但更重要的是,提供了一種可能的進路。 反殖民的進路,誠如片中所言:要堅定信仰,從內在徹底改變自己,它的深刻處在於直視死亡的勇氣。抹大拉的馬利亞不顧猶太傳統追隨耶穌,甚至敢於提出不同於其他門徒認識基督上帝國福音的看法,當門徒紛紛逃走之際,她守在十架底下,陪伴在耶穌墓穴之旁,最後成為第一個看見耶穌復活的門徒。 如果沒有不斷反省與調整改變自己的力量與視野,面對壓迫、恐懼甚至復活的奇蹟,沒有人可以承受。我認為這是種屬於女性特質的力量,願意調整與改變,面對信念願意犧牲但堅持不放棄,及看似柔弱的剛強。抹大拉馬利亞的行動足以貫穿耶穌所傳「上帝國」奧祕中最為激進的部分,即是用愛與犧牲勝過死亡的權勢。這是今年復活節,我最大的收穫。女性,應該出現在最後晚餐的宴席,因為她們懂耶穌的心意。 (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研究所所長)

節約用紙 少砍幾株樹

媒體實不應為「衛生紙之亂」推波助瀾;而消費者也應該在日常中養成節約用紙的習慣,動輒抽取衛生紙擦拭,將多砍幾株樹!

淺談人工智慧

回歸到神面前,謙卑自己,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不要老是想著要創造一個可以挑戰上帝的物品,即便我們義正嚴辭的說是為了讓生活更便利,但是那些技術是我們能控制的嗎?

牧者、慕者、墓者

1月14日在古亭教會的成人主日學,觀看了《牧者》紀錄片,全片以楊雅惠牧師的自傳為旁白,穿插了3位牧者及同志基督徒的訪談及生活紀錄。

受難日,一種名為「猶獨」的死罪

林咨佑 耶穌為了什麼而被羅馬政府判死刑?因為祂擔當了全人類的罪?絕對不是,耶穌的罪狀並不是寫著「全世界人的罪就是我的罪」,羅馬政府不吃這套,沒有官員會因為這種事輕易殺人。耶穌的罪狀寫的是「猶太人的王」(馬太福音27章37節),一位企圖獨立而被判刑的政治犯。在羅馬人的眼裡,「猶獨」是一要處死的罪。 「因有一嬰孩為我們而生,有一子賜給我們,政權必擔在祂的肩頭上。祂名稱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以賽亞書9章6節)以色列與猶大相繼滅國之後,先知期待,總有一天上帝會賜下一位拯救者來到他們當中,帶領他們獨立,脫離殖民者的轄制。隨著歷史長河的流動,統治者也不斷更迭,從巴比倫、波斯、希臘、直到羅馬,這樣的盼望雖然仍然存在,但在某些人心中已漸漸消逝不見。 這樣的思想,在統治者眼裡是一種致命的罪。對於羅馬帝國而已,每一塊被征服的領土都是神聖不可分割的土地,若敢抱著獨立的思想,羅馬軍團便會用他們的戰甲踏平每一寸土地。遺憾的是,有些猶太人也將「猶獨」當成是一種罪,甚至當成排除異己的手段。 受難日,耶穌在十字架上承受著兩種不同的痛。耶穌的身體承受著痛苦,當鐵釘穿過手掌,當身體懸掛在十架,耶穌的身體受著極大的折磨。然而,耶穌心裡的痛苦並不亞於身體的痛,耶穌痛的不是統治者把他當作「猶獨分子」釘死,心痛的是祂的子民──理當最親近神的祭司,將祂以「猶獨分子」的名義送去統治者的手中(路加福音23章1~2節)。為了殺死耶穌,神的子民也將「猶獨」當成是一種罪,並且用這個罪來殺死與自己想法不同的人。他們甚至當眾宣告對羅馬皇帝的忠心,將先知應許的王當成背叛者來看待(約翰福音19章12節)。耶穌心裡痛苦,只能向上帝哀嘆。 受難日突顯了兩件悲劇,第一個悲劇是耶穌的「肉體」在十字架上因「猶獨」的罪狀受難。第二個悲劇是原來神的子民也一直在受難,在「思想」上受到殖民者的慢性荼毒。當皇帝崇拜取代了上帝、凱撒取代了大衛、羅馬城取代了耶路撒冷、臣服取代了獨立,先知的期待被丟在地板上踐踏,「猶獨」在猶太人心中成了一種罪。在以色列重新建國之前,這場受難從未停歇。 台灣也存在著悲劇。有許多人與耶穌一樣,被冠上「台獨」的罪狀,遭受了「身體」上的悲劇。那被子彈射穿的身體、那些夜晚被失蹤的人們,那些被禁錮在牢籠中失去自由的人,那些身體內外造成的永久性創傷。許許多多的人跟耶穌一樣,經歷了受難日的痛。 更有許多人,經歷著第二種悲劇,如同部分猶太人一樣,中了一種名為「思想」的毒。透過被人們視為比聖經還要無誤且一筆一劃都不能刪減的教材,將三皇五帝當成自己的祖先,將別國的國父當成自己的國父,以南京取代台北,以喜馬拉雅山取代玉山。當人們將統治者的歷史當成自己的歷史來讀,當人們將「台獨」視為一種罪時,台灣也正過著自己的受難日。 當「猶獨」仍然是一種罪,猶太人的受難日從未停止。當台獨在人民心中仍然是一種罪,台灣人的受難日也仍然持續著。 (作者為屏東中會繁華教會傳道師)

表揚與重視

其實,真正難看的當然不是獎牌上的字要怎麼排,而是看待「遺憾」的態度,顯示出這些人的信仰有多成熟。人生本來就有遺憾,接納遺憾、跟著這個遺憾一起成長,才會是美好的人生。

上帝的右手做工

新《聖詩》22首〈主上帝正手〉是一首加勒比海的聖詩,這是在1973年時,加勒比海基督教大會成立之時的會歌,當時有好幾十個國家參與其中。他們要強調的是,上帝在他們之中所做的事情。因此使用「上帝的右手做工」的意境,來講述上帝如何在現今的時代,在加勒比海的歷史上,用祂的作為來說話、啟示。然而,我們究竟有沒有聽到,有沒有看到,或者是否感覺到,上帝此時此刻也在正跟我們說話。

讀者回應:淺論本篤十六世

本篤十六世2005年4月19日,以78歲高齡當選為天主教會歷史上第265任教宗,為修補裂痕及改善天主教會與東正教會,甚至穆斯林的關係,本篤十六世在2006年展開一連串的訪問行程,親自拜訪這些宗教領袖。本篤十六世也非常強調宗教對於世界和平的作用,且身體力行積極關注,並參與國際事務,特別是有關中東問題,並非是一位高高在上的教宗。

基督徒不應該沉默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的生活時代,見證納粹對人類的迫害,正如同今天中國崛起,正在走向納粹老路。如果基督徒仍然保持沉默,那麼未來世界的命運將會同樣悲慘。讓我們一人一信,寫給天主教教會執事,經常警醒自己,抵抗中國政府邪惡的壓迫。

傳福音是為了什麼

傳福音是為了什麼?是為了讓人認識耶穌,並因為祂而得到釋放、重見光明、得到自由,因著祂的恩典得到拯救。所以我們傳福音最主要的目的,其實很簡單,不是以上所提到的那些答案,而是「為了讓更多人因著耶穌得到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