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不要妄求主審判

希望世界變得更好的基督徒,得先盡人事上的完全努力,並把結果全數交託上帝。也就是說,在禱告中去做符合聖經教導的事情,以聖經的愛的原則推動世界改變,而不是求神來直接毀掉這個世界。

「你被騙了」的行銷反思

信仰並沒有一個SOP或有客觀價目表,神給我們非常豐沛的關係,在不同的關係中,我們會有不一定類似的經驗與詮釋,這些或許是來自感性、或理性的啟示性理解。而若是如此,我又怎能以這種手法來向眾多的「門外漢」闡明我所理解的上帝之語呢!若是如此,恐怕不只我的雙手是黑的,就連我的心也是了。

淺談「香港公民」── 一個新型態的非營利組織

Excel 幾年前的暑假,我參加了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的普世合一運動暑期教牧實習計畫的一個活動,在這計畫中,實習同學被分配到與性別議題、社會牧養、生態公義三種主題中相關的機構,進行為期兩個月的實習。 我被分配到的單位是社會牧養領域下的機構──香港公民(Hong Kong Citizens),這個機構非常的特別,和一般的機構組織不同,它並不是一個主動到第一線進行直接關懷的機構,它的對象不是坊間的社區居民或者有需要的人,而是將層次提高到NGO組織。 香港公民可以說是「倫敦公民」(London Citizens)移植過來的組織,創辦者也都曾經在倫敦公民待過,期待將其工作模式帶回香港來實踐。香港公民期待由整體關係來帶動社區組織,整合社區內所有的組織,一起發展,爭取區內共同權益,是一種整合性的社區組織工作。 從2011年以深水埗區為據點開始之後,香港公民就不斷地嘗試與該地區內的各種組織進行接洽,包含學校單位、教會以及各種特定對象的社會福利機構,協助各組織之間的關係建立,發展。這個和目前各組織機構所進行的工作模式有很大的不同,就我所知,現階段的工作組織皆以單一對象或者特定族群進行服務,就算有協同合作的社區服務事工,也是與同性質的機構進行合辦,很少有跨領域的機構合作產生。 當一個地區或者社區的服務工作,能夠有一個整合,那麼資源將不會浪費,也比較不會有分配不平均的事情發生。當然,地區的公部門也許會有相同的功能,但是往往公部門所看到的都不是最符合所有人的意見。 所以香港公民除了進行一些組織整合和協調的工作以外,一個最實際的工作就是進行「社區聆聽」,經常深入社區去聆聽每一個街坊市民的需要,這是實現公民社會的理想時最基礎的工作。社區聆聽的範圍又分為兩種,直接進到街道上隨機與社區居民進行聆聽和訪談的行動,另外一種則是與組織配合,與其服務之對象進行社區聆聽,其目的都是了解居民實際需求、集結社會共識、譜出社區感人故事。 也許在剛開始的幾年間,因為名聲傳出去,這種意識形態也常常被質疑和忽略,但是我卻深信,如果他們繼續努力,當這些模式與香港的文化漸漸磨合之後,這種新型態的工作模式將會對於一個地區的組織工作有很大的幫助。 這段實習歷程讓我可以對於這種新型態的組織工作有一個新的認識,我認為台灣的教會在現階段確實無法扮演這個角色,但是也許在未來的不久,這種公民運動在台灣各城市開始進行時,期待教會是願意張開雙臂迎接,願意與其他的機構組織配合,一起策劃共同的事工,成為地區居民的光和祝福。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論全能的上帝

假設(基督教)上帝是一個全能的個體,那祂能不能創造一個連祂自己也推不動的石頭?

雙手

神所賜給我們自由的雙手並不是拿來消遣,拿來任意妄為,而是要在這樣的自由中去學會享受,享受從倚靠自己成長到倚靠神的喜悅,享受乘坐在神所駕駛的車之中,享受一路上的美景,享受那不曾擁有過的滿足與喜樂。而這樣的享受並非是消極的動作,不負責任的藉口,而是要坐在副座積極的參與神的行動,回應祂所啟示的大使命。

上帝所賜予的海洋資源

思考的同時,我的腳似乎有什麼東西爬過,癢癢的,仔細一看,原來是沙子,也對,也只剩下沙子……

東後寮教會百週年有感

黃武東對長老教會的具體貢獻是使教會系統化,發起南北兩大會使得「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成立,他是第一屆總會議長,說是長老教會的台灣人之父也不為過。作為晚輩的我除了感佩也與有榮焉!以他來當作東後寮教會的代表,真是堪稱典範。教會系統化有好有壞,優點是可以有力執行上帝的旨意,缺點是若不時時改革,不免容易腐化。即便如此,黃武東仍功不可沒。

心驛耕新單車環東記

5天4夜的旅程,奮力騎乘的隊員有歡笑,也有淚水,有辛苦,也有放鬆;支援組一整路的陪伴,成為單車隊有力的後盾;每間接待教會的熱情供應,讓我們飽受款待,有滿滿的恩典相隨;當然還有在新港一直為我們代禱的弟兄姊妹,大家都扮演好自己的戲份,讓上帝導演整齣戲的進行,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

讀者回應:好個「忠心的僕人」──回應黃智鴻牧師

黃牧師認為這些董事都是「忠心的僕人」。理由是「因為這10年我是長榮人」,這真是邏輯不通的理由。一群任期到任、拒不下台,又利用職權篡改章程的人可稱為「忠心的僕人」,是什麼樣的邏輯?

讀者回應:我們的教會觀

另一個思考是,長榮大學如果是用財產來說,那麼這些董事們就是「竊占席位」的罪?!但是,如果是用大專宣教的思考方向,坦白說:這十年來,這些董事們確實是「忠心的僕人」,因為這十年我是長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