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再思出埃及記十災

法老離我們很遠嗎?有時候整個社會結構的思維與運作模式,就是遠離了站在創造生命與制序的上帝,成了帶來混亂的法老,不是嗎?

讀者回應:教會需要什麼見證?

有時站在台上的,年齡最小只有幼稚園,最老的是阿公、阿嬤,雖然聲線不同,演唱水準也不及專業歌手,但是攜老扶幼齊力合唱的神情,總是最讓人感動。事實證明了,藉口、建議都是假的,真的願意每週花時間上教會練唱、謙卑放下自己的成見才是真的。這個聖歌隊成為另類的跨齡團契,所有認同自己是這間教會的一分子的人,都可以用歌聲來見證主名。我認為這就是我們教會的美好見證。

消失的太陽花精神

身為基督徒的我們若真心希望神國度的公義能行在這地上,當我們看見這社會上不正義的事時,我們勢必需要付出行動,這行動可以小至告訴身邊朋友台灣正面臨何種議題,大至走上街頭抗爭,只要能真正改善台灣社會現況,都能使太陽花精神延續下去。 期盼太陽花學運不只是歷史事件,而是台灣人能將其精神放在心中,並以各樣行動讓其精神流傳下去。

教會要公投 還權於信徒

過去強調萬民皆祭司,淪落至菁英牧長掌握權力,不正是將教會視為政治籌碼嗎?坦言之,教會會友可以用腳投票直接出走表達意見,自由做出選擇,但中會、總會可以嗎?還是只是假民主,看起來要挾中會背書,以中會為令,產生寒蟬效應,從頭到尾根本沒有民主可言。更別談總會期間荒腔走板的言論與檯面下的黑箱運作,民主的期待只是假象,凝聚共識到頭來不過是「照案通過」。

二二八71週年和好合一祈禱會客語祈禱文

往日所犧牲的人啊,我思念你們 往日親愛的朋友啊,我想擁抱那溫暖的身體,熱血肝膽的人

首座二二八紀念碑繪圖者

然後西門教會的張克平長老的團隊施工來完成這首座紀念碑。從5月9日施工到8月19日落成,100天的施工,好像在台灣民間習俗的百日一般。當時因為是清水模,所以在嘉義西門教會的羽球館製作模板,然後拉到彌陀路尾灌漿完成。為了怕被破壞,當時一群年輕牧師和傳道師徹夜守候,直到紀念碑堅固。

走精變調的台南二二八紀念音樂會

OC國旗」是tùi中國走路來ê外來政權強壓tī台灣ê圖騰,是殖民暴力ê極度表徵,是殖民政權耀武揚威,用武力征服台灣ê標記。若不是這面旗強插佇台灣土地,就bē發生二二八及續接ê白色恐怖,濟濟咱台灣ê序大也bē無辜喪失性命,受盡刑求關監ê苦難,台灣也bē陷入威權統治數十年久。身為二二八遺族閣攑這面屠殺者ê旗仔來紀念二二八,有影大大對不起in死難ê親人。

彼得的焦慮

跟隨耶穌走那條「得人」的道路,卻是永遠都是豐收的。所以,彼得捨去的不只是一張漁網而已,他是把他所擁有的船,還有兩船滿滿的漁獲全都捨去了。嚴格地說,彼得捨去的是「得魚」這條看似豐收但實際卻是貧乏的道路,而選擇了「得人」這條永遠豐收的道路。

你要別人怎樣待你,你也要怎樣待人

「你要別人怎樣待你,你也要怎樣待人。」我們在聖經裡清楚地看到了祂在這個教導裡所做出的榜樣,祂也說:「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彼此相愛。」耶穌祂自己先立了模範,讓我們跟著祂所做的行,那麼,當我們要求別人要如何做時,無論是學生、是成人、是牧者、是長執,不都應該如此行嗎?

教會該向左還是向右?

耶穌基督宣講的是上帝國的福音,是以愛和公義為根基所建立的和平社會。在基督徒比例約5%的多元社會,教會不可能、也不該用強制的方式來達成上帝國的理想。因此,個人和教會都需要更多的禱告,求上帝的靈感動激勵自己和世人,能不偏執己見,秉持開放的心胸,以愛與正義的力量來推動社會改革。參與社會運動的基督徒需要堅定的意志,更需要寬廣的心,在改革的路途中,謙卑地攜手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