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窗口無遮欄】都市裡的「祭典」

我們都會回家,都會回部落,只是工作在都市。但只有當批評者真正了解都市裡的奮鬥、痛苦、眼淚與鄉愁,才能真正了解都市裡為什麼自然形成這種文化儀式,才會知道這種集會為什麼成為都市原住民族的精神支柱。一年一度這一天,我們穿上自己的衣服緬懷我們的先祖,到了明天,脫下這身衣物,我們又要回到工作崗位打拚。這就是都市裡的生活。

【社論】遺書

回想以色列人出埃及故事,不長的路卻是遙遙40年,正因他們花了好多時間在學當家作主。「新而獨立」四字,即便聽時襁褓,如今也是登高率眾之歲。牧師們當時的遺書,究竟是我們累積能量來實踐「誠實從地而生,公義從天而現」的資產,還是供我輩言不及義、惹事生非來揮霍的遺產,值得再思!

【普世眺望】北美台灣人教會社區宣教事工新思維

或許我們太習慣於傳統的禮拜方式、傳統的教會生活方式、傳統的傳福音方式。時代在改變、觀念在改變,關係在改變,北美的台灣人是否願意調整腳步,重新出發,重新尋找傳福音的可能性呢?或只是靜靜等著時光流逝,讓教會就此結束營業?

【時事論壇】改變的力量 必須從下而上

民俗文化其實也在時代變遷中,緩慢而持續地進行自我反省與改革。例如使用錄音檔做為迎送陣頭的鞭炮聲、彩花棒取代爆竹煙火,也有廟宇以電子炮、竹筒炮取代傳統鞭炮等等。民俗文化不是不能改變,而是這股改變的力量必須由下而上,由社群內部成員彼此商議討論。

恐龍法官的借鏡

唯獨聖經的方向,合理情況下是對的,問題是解讀經文的方向出了問題。在聚會時,牧師們的講台說明,或書房間買得到的、牧長們出版的解說書,同一段經文出現一綱各表、南北不一的見解,叫底下聽讀者無所適從,存疑加深,腦中霧煞煞。

魅力或沒力

曾幾何時,基督的復活不再是基督教的「專利」,而變成其他宗教的主打訴求,要問的是為什麼他們可以信得那麼迷,堅持自己的「主法」一定會復活,彷彿充滿無限盼望及教主魅力?而以基督復活為中心的我們,有時則越信越沒力,反而活不出精采的生命。

給鄭天財(Sra.Kacaw)立委的建議:台語不是閩南語也不是福佬語

台語一詞是歷經數百年社會自然形成的慣用語。連橫1933年完成的《台灣語典》也使用台語一詞。外來政權中華民國「台灣省國語推行委員會」1955年出版的《台語方音符號》,及國防部1958年出版《注音台語會話》,都接受使用台語一詞。直至1960年代以後,國民黨為加強同化,乃採取「去台灣化」政策,全面將台語改為閩南語!

【窗口無遮攔】「青銀共居」的跨代互助

荷蘭小鎮代芬特爾(Deventer)的一間養老院(Humanitas retirement home),鼓勵學生青年與老人同住,每個月只要提供「陪伴老人」至少30小時,包括日常用餐、看電視或聊天,或是教老人使用電腦或購物等,就能獲得免費宿舍,解決了青年租屋的需求。這間160名老人的養老院,約有6名在附近就學的大學生共同居住,打造「跨代屋」。

我的心是土地

這是蔡政道牧師在1994年,為了他在南神的畢業講道與禮拜設計所寫的。他認為既然長老教會的禮拜是以上帝的話為中心,他也期待在講道後,能有一首合適經文的回應詩歌,讓會眾在透過領受上帝的話語之後,從心底有所回應。這首詩歌的意境,主要是將每個人的心都形容成一塊土地,上帝的話語是種子。當這塊田準備好後,有了好土,種子就落在這好土裡面。如此,上帝的話語就如同種子,會在這塊好土成長。

在愛國及愛主的十字路口

保羅的同胞對他反感、想殺死他,在民族與信仰認同上,保羅已經被排斥了;而在上訴該撒的事上,保羅羅馬公民的身分更使猶太人反感,因此保羅只好成為外邦人的使徒,不斷的往外旅行佈道。保羅以耶穌基督成為他生命中的至寶,我們是否以耶穌基督為生命中的寶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