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社論】誰是我門徒

今年4月,受邀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第62屆總會通常議會演講的林哲夫教授,回應與展望40年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發表的〈人權宣言〉,以「邁向新而獨立且安全之台灣國的整全宣教」為題,鼓勵當代教會要以營造台灣國為地面的上帝國為目標,擺脫歷史的宿命,不再被外來政權統治,將確保國家安全作為整全宣教策略。

【普世眺望】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

伍炯豪 (多倫多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 由於時差的緣故,星期六晚上只要打開臉書,真的不誇張,滿滿的禮拜直播。或許臉友們都是基督徒與教會臉書頁的緣故,映入眼簾的是不同教會的敬拜與講道,剎那間,忽然有一種任君挑選的菜單出現在腦海,你想要聽哪個敬拜團、哪個聖歌隊、哪個牧師的講道,都可以自行選擇。 其實,在北美有些教會的第二代事工由於無法尋得合適的牧者前來牧養,索性在禮拜或團契時間,播放講道影片或查經影片來進行聚會,感覺這樣很方便,既不費力又節省經費(聘請牧師要花很多經費的)。但實際上,使用上述方式聚會的教會,時間久了聚會人數不但沒有增加,反而日漸減少,最後只好暫停聚會。 這其中的問題並不是影片挑選不好或是教會的設備不佳,主要是因為忘了教會的團契功能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而非只是來看講道影片(要看,在家裡自己看,會更方便)。 如今,再加上影音直播的世代已經來到,我們也彷彿將從過去的電視節目禮拜轉變成更有果效的網路節目禮拜。儼然無國界的網路教會即將啟航,基督徒們一到禮拜,不用趕著出門,不用煩惱塞車,只要在家裡做禮拜即可,倒杯咖啡、泡個茶、坐在舒適的沙發上、順便吃個早午餐,拿著遙控器,選擇你想要的禮拜套餐,這一切都很愜意,不是嗎? 或許,新約聖經中的「在一起」是每個教會都應該要特別注意的關鍵字眼。因為,現代科技可以取代過往教會中一切的聚會方式,但它無法取代我們「在一起」的那種快樂。 「在一起」,是一種牧養、是一種我和你的會遇、是一種「哈囉,我在這裡,你看見了嗎?」的信任,當然,「在一起」也是種傳福音的最好方式。 經過這幾年的觀察,北美的台灣人教會最缺乏的應該是:「沒有多一點能在一起的時間」。大家住家相隔好遠、大家工作太忙碌、大家年紀都大了,大家有好多無法聚在一起的理由。但,轉念想想,如果習慣是被養成的,那麼「我只想要和你在一起」的習慣,也是可以被養成的不是嗎? 不要等到電腦前的牧師說:「請跟你隔壁的弟兄姊妹問安」時,你才發現身處「自己獨自一人在房間做禮拜,身旁完全沒有任何人可以讓你問安」的窘境之中 。

【社論】權柄+民粹=?

通常談論「權柄」時,就會伴隨另一個字「順服」的出現。光談論權柄沒有多大的意義。談論權柄,通常就是希望可以順服於權柄之下。權柄與順服可說是一體兩面;講權柄就是要談順服、講順服就必須談權柄。權柄,可說是基督徒社群內的用語。

生與死的距離

「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嗎?這聖靈是從神而來,住在你們裡頭的……」(哥林多前書6章19節)我們要顧惜身體,少發脾氣,相處要和氣,切勿為爭一時之氣,而做出後悔的事,要做喜悅並有益眾人的事,才不枉費上帝給我們這一口氣。

去哪裡

鄒族問候時會說「teko uhne」,意思是「去哪裡」。怎麼才見面就問要去哪呢?

沒有要讓人吃飽的愛餐

到底社區為什麼要共餐?是為了讓人「吃飽」嗎?教會的愛餐又是為了什麼?我想,飽足不是重點,人與人交流中的互相、看見彼此的需要,才是共餐中最美的記號。

為賴清德禱告勇於自立自強

一例一休撐過一年後,醞釀已久的修正草案,來自「各界」的建議與壓力,勞動部遂提出所謂「勞動權益獲得更合理之保障」,還以為是週休二日兩例撥雲見日,沒想到居然是給予資方「彈性」,其實就是開後門給老闆方便,老闆要五毛,結果政府大放送。連基本的勞工都照顧不了,還奢望解決什麼問題?

【窗口無遮欄】退休後的旅遊新意

退休後的旅遊,不一定要壯遊,也不一定要挑戰難度,但可以是連結家庭關係的開始。

「兩人相愛」就可以成家嗎?

「家」是「多國架構」的神國的基本組成單位,它擔負著創造與延續生命的重要功能。「家」不是兩人世界,它必須藉由生兒育女代代相傳。上個世紀以來,個人主義抬頭與好萊塢文化的影響,讓「家」產生了質變,生兒育女會產生「第三者」,讓相愛的兩人的生活受到諸多的干擾。

性別與族群視角下的以斯帖記

但這些教導背後,是否忽略聖經本文寫了什麼?又是否加入了太多詮釋者自己內心的政治意識型態?以斯帖記原文所記載的,是一場透過對女性的壓迫和宰制,所進行的醜惡家族政治鬥爭,最終導致血腥的種族屠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