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宗教團體放生事件背後的問題

◎吳俊賢 我們在電視、報上常會看到某些宗教團體熱衷於舉辦放生活動,這些年隨著生態保育意識的抬頭,任意放生的破壞生態之舉,非但無法引起民眾響應,反而屢屢遭來輿論的撻伐之聲。然而,我們不禁想問的是,這些宗教團體號召放生的動機、目的是什麼?另一方面,即使基督教未曾舉辦過放生活動,那麼,基督徒又是否可以從放生事件看到自己本身的問題? 根據支持放生的宗教團體的說法,所謂放生就是救那些被擒被抓、將被宰殺、命在垂危的眾生之命;生命是最寶貴的,故救他們的命,他們的感激最深,功德也至大!從而,放生活動之所以歷久不衰,正是在於放生的功德至大。不過,人們行善積德的動機與目的,多半在於背後的福報。簡言之,如果你累積更多的功德,將來的福報就會越大。反之,如果這件事絲毫沒有功德可言,大概沒有幾個人願意去參加,畢竟這些放生的動物也都是參加者用錢所買來。 諷刺的是,這些耽迷於積累功德者卻也意外帶來販賣動物的商機。在這過程中,我們看到一種交易關係,亦即買主想要積功德,賣家想要賺取財物。彼此就一手交動物,一手交財物,可說一拍即合。可以看見的是,賣家為了賺取財物、滿足這些買主的想要,因而大肆捕獵動物,已然造成捕獵區的生態失去平衡。嗣後,這些買主任意棄置動物的放生行為,不僅造成放生區域的生態不平衡,也同時造成這些動物的枉死。因此,看似充滿慈悲、憐憫心流露的放生活動,卻很可能招致更多的動物被捕獵,甚至讓任意棄置的動物不幸喪命。 但另一方面,功德的想法難道不存在於基督教中嗎?有沒有弟兄姊妹曾經天真地以為,這些年我一共參加了幾次禱告會,所以神必定給我多少的恩典;這些年我一共帶了多少弟兄姊妹信主,所以神必定行醫治在我所愛的人身上&amphellip&amphellip。我們是不是常常不自覺地在信仰生命中扮演那個忙於累積屬靈馬屁的人?可惜的是,我們所信的神並不跟我們作買賣,我們更是無法用金錢、祭物、禱告會參加的次數、領了多少人信主等東西來換取祂的恩典。 正如楊腓力在《恩典多奇異》一書中所言:「恩典意即我們不能做任何事情而叫上帝愛我們更多;但恩典也意味著我們不能做任何事,讓上帝少愛我們一點。&amphellip&amphellip恩典教導我們:神愛我們是出於祂是怎樣的一位神,而並非因為我們是怎樣的人。」在深刻地了解恩典的意義後,相信我們就能勇敢地走出昔日信仰上的偏差,並將信仰的重軛給放下而得著輕省。 (作者為浸信會懷恩堂會友)

反共反奴役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中國。結束了英國自1842年與清政府簽訂《南京條約》,佔領香港島,又於1860年簽訂《北京條約》取得九龍;以及1898年英國向清政府提出拓展九龍界址的要求,雙方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將深圳河以南,界限街以北,東起大鵬灣,西至深圳灣,以及附近200多個島嶼376平方英里的大片土地租予英國99年治理權。回歸前夕,香港底層民眾戲稱,香港已經被英國人打造成「勞斯萊斯」,只要開車的人不亂開、不亂撞,不會比現今差。意謂接手的中國共黨,只要按著既定的價值與體制,不咨意破壞與掠奪,香港人在情感上願意接受回歸。 15年過去,東方明珠卻褪色了,從中國各地湧進香港的人潮引發各式衝突,乃至去年香港中文大學作了一份調查顯示,比較回歸前後生活質量、經濟狀況和政府管治方面,有超過半數受訪者認為現在不如回歸前。這項報告指出,認為中國管治比回歸前差的人數超過66%,認為較好的只有10%。被訪問者可在香港人、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和香港的中國人之間選擇身分認同,結果選擇「香港人」的為44%, 選擇「中國人」的為23%,「中國的香港人」和「香港的中國人」分別為21%和10%。 百年英治的香港並不孤寂,雖是異族的管理,骨子裡早已受世界自由、民主思潮;又教會學校林立,基督宗教信徒佔香港人口比例將近20%,充滿著追求普世價值的情懷。他們懷著理想回歸中國,希望能帶著自由的驕傲,感染他們的內地中國。 然而15年過去了,近1個月前的6月4日,香港上萬市民聚集維多利亞公園足球場,參加六四事件23週年的活動,包括參與六四事件的親歷者、罹難者家屬、支聯會和香港青年在黑夜中手持燭火,向1989年這一事件中的人們致敬,並發出要民主必勝、勿忘六四的呼聲。此舉除了要告訴世人六四事件真實的存在,要中共當局不要掩蓋殘暴的事實,也表達對香港日漸逝去的自由與民主大感不滿。 今天,我們在台灣的基督徒堅決相信自由與民主是上帝公義的實現,而獨裁統治的專制者,總是利用國家暴力製造恐懼來囚禁人民的精神。香港15年的經驗讓我們慶幸,洶湧的黑水溝幫台灣人民隔開自由的追求與專制的奴役。我們竭誠歡迎中國民間友人同來呼吸自由與民主的空氣,至於那層層心思縝密的統戰,意圖將台灣囚禁於恐怖的中國共黨政權,回去吃自己吧!

【普世】基督教傳播的使命

◎胡宏志 4月30日至5月6日,世界基督教傳播協會(WACC)亞洲區執行委員會議假台灣淡水舉行。WACC是個國際性基督教組織,主張促進溝通是種基本人權,特別是有關人民尊嚴和社群的人權。該組織以基督教精神為基礎,和因身分、地位或性別,而被被剝奪溝通權的人共同奮鬥。它鼓吹每人均有獲得完全資訊及通訊的權利,並提倡媒體應多元而公開。WACC增強媒體工作者的網絡,以便提供人們及團體的和平、了解及公義。 WACC歷史雖可追溯至1950年代,但直到「世界基督教廣播協會」(World Association for Christian Broadcasting)和「收音機、視聽教育及大眾媒體北美委員會」在1968年合併,並且共同組成理事會後,它才變成較為正式的組織。WACC全球共分為8大區域:非洲區、亞洲區、加勒比海區、歐洲區、拉丁美洲區、中東區、北美區及太平洋區。其團體及個人會員,分布在全球120個國家;而其全球的辦公室,現在位於加拿大的多倫多。 此次WACC亞洲區的執行委員會議,參加的執行委員會包含台灣公報社同工馬慧真姊妹,和來自印度、菲律賓、印尼和緬甸的代表參會;不過,緬甸代表因無法取得台灣簽證而無法參會,十分可惜。執行委員會議於5月1~3日進行內部訓練、討論、議事,於5月4日至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總會事務所拜會,除和總幹事和幹事們廣泛交換意見外,並討論亞洲傳播主日的籌備事宜。 每年9月的亞洲傳播主日,WACC亞洲區的執行委員會製作手冊,設定某個主題探討,如2011年主題為「傳達氣候公義」。手冊除了有關「氣候公義」的聖經反省外,另有「移民及氣候變遷」「選擇站在地球母親的受苦這邊!」探討文章,及傳播主日禮拜程序、詩歌等資料。WACC亞洲區執委們最後決定今年的亞洲傳播主日,將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莫拉克風災的救援、重建事工等實際經驗,分享給亞洲區各會員教會及組織。 為使WACC亞洲區執委更了解氣候變遷對台灣的衝擊及因應,PCT亦安排他們南下,至莫拉克風災屏東重建站訪視。該中心主任陶牧師帶領至林邊附近的淹水註記牆,觀看當地各次颱風來襲時的淹水高度;介紹重建站培力社區民眾製造相關產品,增進產業資源現況;也參訪竹仔腳教會關懷教會和社區老人的心靈重建事工。 盼望此次WACC亞洲區執行委員會議在台灣的召開,不僅使他們得到寶貴的經驗,同時也透過2012年的亞洲傳播主日,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重要事工,分享給普世的教會。 (作者為PCT總會普世幹事)  

再唱〈千風之歌〉?

◎許葛帝 讀過日前各篇讀者投書後,想起美國加州的巨大紅木樹。近年有10棵以上近2000歲的巨木倒地而死,植物學家發現這些巨木根部有8成以上被如米粒大小的甲蟲吃空了。回看2000年教會歷史,教會與這些巨樹都面對了類似的威脅,敗壞的原因都在於「漸漸的妥協」(gradual compromise)。 「不可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麼形像彷彿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為我耶和華你的神是忌邪的神。」(出埃及記20章4~5節)雖然上帝的誡命如此清楚,天主教和正教會仍有尊崇聖徒和獻身於聖母等傳統。天主教的大聖堂和教會充滿著聖母、聖徒和天使的雕像。東正教雖無雕像,卻有「聖像」。然而猶太教、伊斯蘭教遵守此誡命,因此沒有雕像和聖像。他們無法接受基督徒忽視上帝誡命的行為,這也成為猶太人和穆斯林不願成為基督徒的原因之一。 初代教會有許多聖徒為了不肯稱「凱撒為主」而殉道,使徒和教會領袖卻無法阻止教會中多數信徒受希臘、羅馬文化與思想的影響。2000年後的今天,在歐洲和南美洲多處可以看見抬著聖母像、聖徒像和天使像遊街的景象。「漸漸的妥協」導致這些教會忽視上帝的誡命而去持守人的傳統,「將人的吩咐當作道理教導人」(參考馬太福音15章8~9節)。 過去30幾年來〈別在我的墓前哭泣〉是最受英國人喜愛的詩之一,2008年紐西蘭女高音海莉.薇思特拉(Hayley Westenra)將〈千風之歌〉從日文唱成英文歌後,越來越多天主教徒和英國國教徒都以它做為慰歌。過去2年多有美國和歐洲的神父表示質疑,他們認為此詩歌推崇非基督信仰的New Age精神。基督徒應該以信仰面對死,不應該以「萬物有靈論」(Animism)來閃避面對死亡的悲傷與空虛。 〈千風之歌〉的作曲家和改寫歌詞的新井滿(Arai Man)也在文章中說明此歌之所以能感動多數日本人,原因在於神道中「萬物有靈論」的思想受日本人推崇。此外「千」與「風」兩字在日本文化與歷史中有著深遠的涵義。自從2007年此歌在日本轟動之後,越來越多日本人將親人的骨灰灑在海上、河中和森林裡。他們不認為親人需要墓園或墓碑,更不需要在靈位前向親人報告家庭的消息。這些作法挑戰了日本佛教權威,更使每年38兆美金市場的日本葬儀界受到不小影響。過去2年來,多位重量級佛教教授與法師在報章雜誌中指出,此歌思想與佛教教導有所抵觸。由此可見思想會影響行動,接著產生後果。 使徒保羅勉勵基督徒:「你們要謹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學和虛空的妄言,不照著基督,乃照人間的遺傳和世上的小學就把你們擄去。」(歌羅西書2章8節)〈千風之歌〉在台灣基督長老教會中受到多數牧師、長老和平信徒的欣賞與重視。不知讀者認為,我們的教會應該「漸漸的妥協」嗎? (作者為洛杉磯平信徒,內科醫師)

龍應台還會再輸一次嗎?

管中祥(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 最近幾年台灣的政務官大多是出身理工及法政背景的大學教授或技術官僚,特別是部長級的官員,很少來自於文化界,甚至是作家,而使得政府政策充滿「專業」,缺乏人文素養。新任文化部長龍應台是個例外,其作家的身分不僅讓人耳目一新,也有不少人抱以期待。 這並非龍應台第一次當官,1999年,她曾出任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的文化局長。任職期間毀譽參半,最大的問題在於對庶民文化的不了解,文化施政反應出中產階級,甚至是菁英的品味。這回她重返政壇,提出泥土化、國際化、雲端化、產值化文化部的政策方向,雖然未具創見,但至少氣度恢宏、面面俱到。 當年龍應台的著作點燃了不少人的熱情,我高中時讀她的代表作《野火集》內心澎湃不已。而多次為文批判國家強權、聲援六四的作家龍應台,更被外界認為是展現了讀書人的風骨與勇氣。不過,她在擔任文化部長後的發言卻讓人十分失望。面對立委質詢,不僅不願堅持曾有的批判精神,坦承面對誰是白色恐怖的加害者;在六四問題上也以即將進入ECFA架構下的智慧財產權協商,不能以作家的看法回答施政問題為由迴避問題,並強調「作家有勇,但背負決策時要有謀」來區隔「作家」與「部長」在角色上的不同。 文化部的任務並不只是舉辦文化活動或資源分配,更重要的是陶塑一個國家的精神內涵,在爭議性的問題上,更應該展現人文與人道價值。面對外交政策,外交部、經濟部或許因國際現實而有所妥協,但文化部豈可因經濟壓力而喪失就事論事、說真話的勇氣? 事實上,龍應台並不是沒有獨立性格與勇氣的人。她在擔任台北市文化局局長時,議員陳淑華曾質疑她不是台灣人,她立即大喊:「我抗議!」駁斥陳淑華。而立委段宜康批評龍應台是「最厚臉皮的政務官」時,龍應台也當場表達不滿,直接離開質詢台回到座位。 當年帶她進入官場的馬英九就曾盛讚她的獨立精神,在龍應台所著《百年思索》一書中有段精彩對話。當時龍應台問馬英九:「你把她找來,是因為她有獨立的精神。如果她一進入官僚體系就失去這份精神,也就抵消了你找她來的意義,你同意嗎?」馬英九則回答:「如果她失去了獨立的精神,那麼她輸了,我也輸了。」從龍應台為顧慮兩岸談判而不敢直言批判六四作法來看,進入官僚體系她的確失去了獨立精神;不僅龍應台輸了,馬英九也輸了。 當然,我寧願相信再度回到政壇的龍應台仍只是初入叢林的小白兔,因為即使是再有勇氣與獨立精神的作家,也必須有本事面對官場的險惡,才能堅持理想,但龍應台是否願意為此再多作努力,外界也會嚴格檢驗。龍部長仍有機會贏回社會對她的尊敬,最近的關鍵便是處理第5屆公視董監事改選。在政黨惡鬥下,公視第4屆董事會已延任近600天,雖然龍應台宣布將在6月29日改選,但面對外界對於過去公視董事選任黑箱作業的批評卻不為所動,仍不願事先公開董監事提名人選,進行公開透明審查。雖然,龍部長指出公視改選是改革公廣集團的第一步,也強調要維護公共電視初衷,保障其公共性。然而,也請龍部長不要忘記,公開透明才是維護公共媒體公共性的第一步,不透明的黑箱作業將無法得到社會的信任。龍部長若執意守舊、依循迂腐,不願開創新局、立下典範,不僅龍應台將再輸一次,公共電視應有的獨立精神也會再次受到重創。 &nbsp

千風的迴響

◎施義賢 前幾期關於〈千風之歌〉的討論,讓大家從不同角度思考了不少問題,我沒有足夠能力論及全部,只就3144期柯三益長老〈從離別到天堂〉一文稍做回應。 我確信有個耶穌為信徒預備的天堂,但主賜生命的冠冕,而人至死忠心,不就是竭盡所能的去宣揚福音,以回報主耶穌的救恩嗎?那麼詩人即便死了,仍希望做更多的工,他當然知道人死了就無法關懷世人的痛苦,也無法傳遞神的恩典,但內心仍表達自己熱切的心意。我文中用「若能夠,我希望&hellip&hellip我祈願&hellip&hellip」這跟泛神論怎麼也能扯上關係呢?誠如鄭世璋牧師〈再唱千風之歌〉文中所說:「讓風成為偶像崇拜的,是失去自由的生命,視親近風為偶像崇拜的,同樣也是。」 至於人送別時因感傷而哭泣,是自然的人性流露,可以達到宣洩、安慰、自我療癒的作用,但詩人在歌詞中說「請不要在墓前哭泣」,只是表達離去者對悲傷者的安慰與憐惜,並非禁止或刻意的壓抑悲傷感情的流露,應該很容被理解呀!我所謂用宗教的意識形態框住詩人的意境,是因為我覺得用「泛神論」和「靡靡之音」來形容〈千風之歌〉顯得太表淺而拘謹了,這和我所認識的活潑的基督教信仰有很大的差距。基督徒若儘想著那榮耀的新天新地,而輕忽主禱文所教導的「願.的國降臨,願.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或許這就是我所擔心的所謂「功利主義」的基督教觀吧! (作者為長老教會平信徒,精神科醫師)

泰利颱風的「電視災」

◎賴信瀚 日前泰利颱風來襲,許多媒體用誇大、聳動的標題報導颱風相關消息。各家電視台更早在颱風警報發布之前,就已展開災情報導,多日持續不斷的報導,加上「穿心颱」「百年罕見」「可能降下半年雨量」「88水災重演」、「有如兩個水龍頭往台灣灌水」等誇張性字眼的形容,讓人驚恐擔心不已。 尤其颱風過境期間,只要一打開電視關心災情,就會看到許多誇張的報導,讓人誤以為台灣中南部都已經泡在水裡了,許多北部民眾紛紛致電中南部親友表達關心,才發現電視報導的災情言過其實。泰利颱風過境隔天,各大電子媒體紛紛出現檢討聲浪,認為新聞媒體誤導大眾,使他們被假象蒙蔽。 新聞媒體的社會責任是讓大眾得知真相,然而有太多媒體從業人員想在這舞台上爭得一席之地,因此報導不再只是陳述事實,更隱含許多造作、操弄的成分。許多年前我們就知道,有新聞記者在災區即時報導中,為了表現敬業精神,獲取被長官重視的機會,故意涉險;甚至以造作、裝假的手法來報導新聞。如今,藉由泰利颱風的「電視災」事件,我們看見這種作法,不只是個人的行為,更擴及到整個電視媒體的報導生態,這樣的趨勢著實令人憂心。 舞台容易使人迷失,忘了自己是誰、為何在那裡,一切只為了眾人關注的眼光,以及肯定的掌聲。新聞從業人員若沒有在自己的使命感和社會責任上時常自我反省,他們便容易迷失。 這是個消費主義橫行的時代,新聞媒體在眾多競爭者的環境中,為了獲得最多關注的目光,竭盡所能的提供刺激、聳動的報導內容,是不是真相,已經不再那麼重要了!反觀教會生態,我發現許多教會也或多或少的受到了消費主義的影響。當教會把自己定位為「服務提供者」,把會眾以及廣大的人群定位為「消費者」,那教會事工規劃的方向就難免被市場的走向所牽動,而禮拜的進行也就難以擺脫「作秀」的成分了! 因此,教會以及其所屬的信徒也必須在自己蒙召的緣由以及所領受的使命上不斷自我省察,才不致失落信仰最根本的價值,虧負上帝恩典的呼召。我們蒙召乃是為耶穌基督作見證,教會一切的事工規劃、禮拜的進行、信徒生活的原則,都應指向同一個焦點,那就是見證耶穌基督。敬拜不是作秀,講台不是舞台,信仰也不是在別人面前裝模作樣;若沒有真誠的態度以及實際生活的回應,這一切都將失去價值。 耶穌曾嚴厲指責只注重外表的法利賽人,為了贏得人的讚賞,反而失落信仰的根本價值:「他們一切所做的事都是要叫人看見,所以將佩戴的經文做寬了,衣裳的繸子做長了,喜愛筵席上的首座,會堂裡的高位,又喜愛人在街市上問他安,稱呼他拉比。」(馬太福音23章5~7節)願我們都記取教訓,以一顆真誠、純潔的心來面對上帝,在一切所行的事上,為耶穌基督作美好的見證。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禁得起檢驗

2012年6月16日,緬甸民主之母翁山蘇姬終於踏上挪威,領取1991年榮獲的諾貝爾和平獎。從得獎到領獎,一共花了21年,上百名緬甸流亡人士齊聚挪威首都奧斯陸,見證這歷史的一刻。超過21年不變的奮鬥,使得翁山蘇姬領取和平獎的意義更為不凡,她的努力,至今日都禁得起世人的檢驗。 要說大話、畫大餅並不難,但隨著時間過去,能不能禁得起檢驗,就是個關鍵的挑戰了。觀察國內以改制未滿2年的5都來看,台北市由於轄區未變,理應在各項業務最快上手;而以歷史文化條件升格的台南市,由於人口數不足,統籌分配款因而也最少,則最被看衰。只是最多人、最有錢的城市,不一定能打造出最優秀的執政團隊。 近日全台豪大雨,6月12日有許多縣市宣布停班停課,天災難以避免,執政團隊的應變卻是人民可以檢驗的。台南市在5月底就宣布舉債也要治水,12日清晨5:50宣布上午停班停課、7:30宣布全日停班停課,市府網站首頁也改以靜態文字,避免流量過大塞車,並利用Facebook等社群網站發出最新消息,市長也被譽為5都中決策最明快的首長。 反觀首都台北市上午正常上班上課,在上班族、學生冒雨出門後,9:30才宣布下午停班停課,9:54又突然宣布立即停班停課,由於決策反覆,許多市民紛紛上市府網站尋找公告,也因而造成網站大塞車。市府團隊是否用心施政,在此時就知道禁不禁得起檢驗。 無獨有偶,馬英九總統在2007年8月曾公開反對政府開放瘦肉精,同年11月又說中油應先讓成本透明化後再來談漲價。對比現今既想開放美牛、又要油電雙漲的政策,實在禁不起全民的檢驗。 我們除了在社會上作為公民,檢驗政府;身為基督徒,更是無時無刻活在上主的面前,一舉一動也需要禁得起檢驗。耶穌說:「你要全心、全情、全意、全力愛主──你的上帝。」不只檢驗他人,也要據以檢驗自己,在生活中的行事、為人、判斷中,更合乎主的心意。 本週適逢神學院產出一批新的畢業生,這群畢業生經過7年或3年的神學訓練,即將啟航投入服事工場,作主差用。願我們能以愛心勸勉、扶持提攜,作為新任傳道師的指引,幫助他們在各個教會、機構磨合時,能不斷精進、反省、與主親近,走在合神心意的道路上,禁得起時間的檢驗,成為教會興盛的傳承。 &nbsp

下雨天,留你?不留

◎周成輝 今天又是一場大雨,而且不只是一場大雨,而是一場連日來的豪雨。現在雨下的時間一次比一次久,雨量也一次比一次大,這樣的雨勢對於3年前受到莫拉克風災重創的南台灣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這一場雨,已連下數日,這些日子中落在自家鐵皮屋上的雨聲已不再是滴滴答答,而是劈哩啪啦,好似有人拿著大水桶拚命死勁的在屋頂上潑水,那樣的狠勁不禁讓人去想,這天,到底要做什麼? 過去雨天,是留客天,現在雨天,是避難日,是人禍或天災,難以分辨。雨下得太大是政府的錯?大水將堤防沖壞是老天讓雨下得太多?還是要怪我們原住民喜歡住在河邊或是山坡地,是我們自己的問題?因為天氣沒錯,政府也沒問題,發包的施工單位更是無辜,擔心工作粗重,所以意思一下,然後一下大雨,就馬上跑去躲。 政府當然也沒問題,因為當我們帶著生命家產避難時,他們要先把家人餵飽穿暖後,再著乾淨衣物體面地走進救災中心遙控災情。如果他們在中心覺得災情不夠嚴重,就會等嚴重點再救。但是如果災情太嚴重,他們也會等到不那麼嚴重再去,因為他們是政府。 這讓我想到曹丕與曹植的故事中的七步詩:「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若當今政府真有把他自己當做台灣人時,在台灣發生災難時,應該會以燃眉之急的積極態度,來回應災難及災後重建工作吧!當然,前提是他有將自己當作台灣人。 (作者為排灣中會傳道師) &nbsp

獻上音樂的「活祭 」

◎艾小音 「主啊!我從曉恩、曉音5、6歲,就帶他們四處拜師學鋼琴、小提琴,就是希望他們將來能用音樂服事?&hellip&hellip」 「牧師,曉恩考音樂班要加強很多科目,禮拜天要去加課&hellip&hellip主日的服事先請假了&hellip&hellip」 「牧師,曉恩考上外縣市大學音樂系,無法參與教會服事&hellip&hellip」 「牧師,曉音暑假可以幫忙夏季主日學,但是她沒有帶兒童的經驗,也不知道該選什麼詩歌&hellip&hellip」 「牧師,曉恩收了不少私人學生,家教都是週末,跟教會的聚會時間衝突&hellip&hellip」 「牧師,曉音研究所畢業了,我告訴她教會缺一個音樂專職同工,可是她說她主修器樂,沒學過聲樂,也不會指揮詩班&hellip&hellip」 「牧師,你請曉恩設計音樂禮拜,曉恩說她沒有完整的禮拜概念,不知如何著手&hellip&hellip」 「主啊!曉音很想參加敬拜團的服事,但是她說她插不上手,誰可以引她入門呢?」 「主啊!曉恩和曉音如何用他們所學將近20年的專業音樂能力服事神呢?他們很小我就帶他們四處拜師學藝,希望他們將來用音樂服事?,可是現在他們都畢業了,為什麼對教會音樂服事如此陌生呢?」 「主啊!我們教會有這麼多音樂人才,為什麼找不到合適的人獻身音樂服事呢?」 「唸神學院教會音樂碩士班?聽說音樂之外,還要讀神學、聖經、歷史、禮拜學和教會音樂相關的科目,好像很難,那也不是他們的興趣&hellip&hellip」 「什麼?為主當兵?沒有基本的聖經和神學基礎,無法深耕教會的音樂服事?已經走了20年,還需要1~2年裝備,才能被主使用?」 你願意鼓勵孩子多走一里路嗎?讓他學習有根有基的聖經和神學的基礎,進修教會音樂的各種能力,包括禮拜設計、聖詩應用、聲樂、司琴、指揮和教育的能力等,用真實的行動回應主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你願意真心獻上「活祭」嗎? 何謂「活祭」?「活」表示願意成長、願意學習、願意突破、願意創新;「祭」表示願意捨己、願意付出、願意犧牲、全人的奉獻。「活祭」不是一條養尊處優、本位主義、舒適享受的「獻技」,而是一條通往充滿泉源、淚水、恩典,渴慕聖靈同工、卻竭盡一己所能,回應上主呼召的「獻祭」,天國的窄路。 「所以,弟兄們,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上帝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上帝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馬書12章1~2節)你願意嗎? (作者為台灣神學院教會音樂碩士班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