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當苦難臨到

◎賴信瀚 3月間的日本世紀浩劫成為全球關注的焦點,因為這場浩劫,許多人在一夕之間失去親愛的家人,也失去大半輩子辛苦建立的家園。此外,因為地震而引發的核電危機,事態嚴重遠超過日本政府預期,輻射污染的恐慌瀰漫全球。換句話說,這苦難不只發生在日本,而是全球性的災難。 當這樣的災難突然發生,我們心中所浮現的第1個問題通常是「為什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呢?自古以來,當人們面臨苦難總是喜歡問為什麼,因為我們想要掌控事情發生的原因。但多數時候我們找不到原因,得不到解答。於是人們開始提出自己的解釋,所謂「天譴說」就是這樣被提出來的。 日本東京都知事(市長)石原慎太郎在3月14日,也就是地震發生後第3天接受訪問時語出驚人表示,慾望是日本人的共通性,或許這次海嘯可以把日本人的自私與慾望沖走。他還說:「我覺得這次強震是天譴。」這樣的言論一經媒體報導,隨即引起輿論嘩然,在「天譴說」發表後不到24小時,他再次召開記者會,為自己失言向日本社會大眾致歉。 其實,石原慎太郎並不是首先提出「天譴說」的人。自古以來,當人們面對無法解釋的苦難時,總難免有這類說法出現。在約伯記中,約伯也曾遭遇一連串突如其來的苦難,他所擁有的一切一夕化為烏有,他所愛的兒女轉瞬之間全被奪去;他的身體也莫名的遭受疾病的折磨。三位朋友得知他的遭遇,連忙趕來要安慰他。但沒想到一開口,卻使約伯更加痛苦,並展開了一長串的辯論。那三位朋友所持的論點就是天譴說,他們不斷的在探討「因果」的問題,當約伯痛苦到極點時,他也向上帝呼喊,期待上帝給他一個交代。但這樣的辯論並沒有得到讓大家滿意的結果,即使上帝最後向他們顯現,也沒有在「因果」問題上給予明確的答案。 在新約聖經也記載類似的事件。約翰福音9章1~3節提到耶穌和門徒遇到了一個出生就瞎眼的人,門徒問說:「這個瞎眼的人到底是他犯了罪,還是他的父母犯了罪?」意思是為什麼他會受苦?為什麼他有苦難?或許是我們問錯了問題吧!因為這不是一個「為什麼」(why)的問題,而是一個「如何」(how)的問題。問題的重點是,我們要如何來面對這個事件。 「天譴說」實在有太多的不合理。在地震和海嘯的受災者中,有許多是無辜的孩童,他們能有多壞,竟要遭受這麼恐怖的刑罰呢?若上天真要刑罰,為什麼不從下令血洗西藏的中共領導人下手呢?又為什麼不從天降下火來,將那荼毒利比亞42年的狂人格達費燒滅呢?他們豈不是更應該受到天譴嗎? 我們不知道苦難為什麼發生,也找不到答案,但我們可以學習如何以正確的態度來面對苦難。上帝雖未曾應許天色長藍、花香常漫,但祂為我們預備了彼此,使我們可以成為互相的幫助與祝福。人生道路坎坷漫長,還好我們擁有彼此,當我們軟弱時,還可以得到扶持;當我們陷入困境,還可以得到幫助。因為我們擁有彼此,我們在人生的道路上,因此充滿了上帝的恩典。讓我們用愛,來勝過苦難!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nbsp

塑化劑事件信仰省思

◎吳俊賢 近日政府查獲不法廠商以鄰苯二甲酸類(DEHP)塑化劑製造黑心的起雲劑,使大家聽到果汁、運動飲料就人心惶惶、聞之色變。事實上,這些有害身體的起雲劑竟已流入市面長達20年以上之久。根據專家及合法業者的分析,不法業者之所以使用有害人體的塑化劑,原因主要有2:第1,降低成本;第2,增加產品賣相。誠然,成本和產品行銷是許多商業行為的重要考量,但塑化劑事件中,不法廠商節省成本、增加獲利的代價,竟是你我的健康。同樣地,在教會或你我個人的靈性生命中,不也可能滲入了劣質的起雲劑?多少時候,教會為了使人數快速增長,四處探尋有效增長的捷徑和方法,以致於不斷尋求教友及未信者的想要,而非始終忠心地跟著約櫃走。 然而,人數增長終究不是教會的終極目標,但教會卻很可能在尋求人數增長的過程中,模糊了目標,甚至使自己及會友漸漸落入驕傲的網羅。教會固然不該輕忽會友及未信者的想要,但更該探究的是,會友及未信者的想要,究竟跟基督信仰內涵所立處的關係。倘若二者處於對立、衝突的狀態時,教會應該勇於選擇導正他們,還是一味地討好他們? 此外,在我們靈性生命的塑造過程中,也很可能屢屢迷走在敬虔假我的叢林中,很可能每天、每週忙著靈修、參加小組聚會、禱告會、參與教會服事。我們不正是以為,只要越忙於這些信仰活動,我們就能夠變得更加屬靈。但真是如此嗎?在靈修、聚會、禱告會及服事的行動中,我們必須檢視自己與神有否真正結連,還是這些行動本身只是為了突顯自己高人一等?到頭來,這些行動本身很可能沒有讓我們結出聖靈的果子,卻反倒成了粉飾我們內在不敬虔的美觀外衣。 很多時候,我們之所以無法走向真我,原因在於沒有意識到自己處在假我的路上。果汁、運動飲料令人垂涎欲滴的賣相下,深藏有害人體的塑化劑;同樣地,在敬虔外貌掩飾下的我們,內裡又是何等不堪?飲料滲入塑化劑,會讓飲料看起來更有賣相;教會滲入有毒的起雲劑,也讓教會看起來健康、蓬勃發展;你我的屬靈生命滲入有毒的起雲劑,使我們看起來比其他人更屬靈、敬虔。但只看外表,不願付出代價的結果,最終將使我們付出更大的代價,甚願上帝賜福與你! (作者為浸信會懷恩堂會友) &nbsp

社會與政治參與成為宣教契機

◎吳信如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藉由主動在第33屆德國新教教會日規劃一場跨宗教公義和平禮拜,讓德東教會透過雙方教會相似情境的比較,更了解台灣的艱困,且著手建立台德教會全新交流平台;也讓台灣教會因了解德東教會特殊的宣教條件,重新思考基督徒對台灣社會的宣教使命與途徑。 在教會日結束後,主辦單位對本屆教會日活動的整體評價,或下屆教會日主席羅勃斯博士(Dr. Gerhard Robbers)與PCT代表團的會面交談中,都提及本屆教會日對於德東地區宣教的正面影響。&nbsp 德東地區因為40多年共產無神論的影響,統一前的基督徒人數只佔所有人口5%,即便至今,受洗的基督徒人數也只有10%,而德東教會的規模與資源,也遠遠不及德西地區。因此,對內宣教一直是德東各邦教會近年來的事工重點。這次教會日讓許多非基督徒家庭願意開放接待外來的基督徒朋友,主辦單位也特別針對德東地區非基督徒居民,規劃了許多教會如何關心及參與社會、政治改革的節目,以及多元的音樂與文化敬拜方式。這確實讓許多根本不進教堂的德東居民首次敞開心胸,聽聽教會對社會需求的回應,打破了無神論者對教會漠視社會的疑慮,並親身經驗到基督信仰的價值與生活。因為這次教會日深受民主經驗與新的社會參與文化所影響。本屆教會日主席愛卡德女士(Katrin Goring-Eckardt)在回顧教會日成果時對記者感動地說:「這是一場高度政治性,但同時也是高度靈性化的公民活動。」 而與PCT共同主持宗教對話禮拜的尼可拉教會富勒牧師(Christian F&uumlhrer),更一再強調:「從和平禱告會促成的蠟燭革命經驗中,我確信,我們的普世宣教應該勇敢地擴及到無神論者。而連結的關鍵就是,基督徒應該走出教會,回應社會與世界的需求,透過社會與政治參與,讓無神論者看到我們的上帝如何與弱勢者同行。」 富勒牧師夫婦更因第一次與佛教的宗教對話,及看到PCT跟釋昭慧法師長年在社會運動中的合作,而在禮拜後聚餐中懇切地告訴我:「這次宗教對話禮拜,真的是有聖靈的動工,而且三方信仰團體的彼此尊重與真誠的相互推崇,毫無暗中較勁或各自宣揚的企圖,同心為各自的社會付出,會眾才因此看到一場令人感動的超越基督宗派的普世對話。」 從這次經驗中讓我們再次思考,我們的「新倍加」運動想要宣揚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福音?我們可否使宣教成為「高度靈性化與政治化的公民活動」?我們應該如何跟其他宗教的同胞合作,共同回應台灣社會的危機與需求?積極的社會與政治參與是我們彰顯基督信仰價值的平台,藉由這個平台,我們才能將不可見的上帝變成可見,不可理解的上帝變得可以理解,不可描繪的上帝得以具體呈現。 &nbsp(作者為南與北出版社總編輯)

上帝為摩西分開紅海 科學新理論解釋神蹟

【吳銘恩編譯】美國科羅拉多州國立大氣層研究中心的科學家,利用電腦模擬運算,量測強風吹襲紅海的後續效應,得出這樣的結論:流入河海交匯之河道,若以時速100公里的東風,強烈吹襲12個小時後,有可能會把處於彎道的河水往後推擠,進而形成一道人車可穿越的乾地。 出埃及記14章21節:「摩西向海伸杖,耶和華便用大東風,使海水一夜退去,水便分開,海就成了乾地。」該科學團隊的首席科學家的卡爾‧哲吾(Carl Drew)表示,電腦模擬的結論,與聖經的經文相當吻合! 「強風吹襲河流,造成了風切效應,導致河流某些段落的水位下降,因而出現乾地。」哲吾表示,這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流體力學」(fluid mechanics)現象;但是,難以解釋的則是乾地兩旁的水體,因為14章22節描述道:「水在他們的左右作了牆垣。」 先前的研究因襲這種說法,遂提出「乾地」產生,是因水下的暗礁露出所致。但哲吾認為,即使連續12小時的強風吹襲,濕漉漉的暗礁也不可能成為乾地;於是另闢蹊徑,主張河流水體在轉彎處存在著另一種機制。 經由衛星影像、地圖,以及考古資料,哲吾的團隊重新建構出3000多年前尼羅河三角洲之河海交匯地形,並且斷言這個河流水體的斷裂機制,存在於尼羅河三角洲的東邊!(資料來源:Christian Post)

門徒教會

◎裴信祐(雄獅旅行社總經理、松山教會長老) 安息日將盡,7日的頭1日,天快亮,2位馬利亞來耶穌的墳墓,看到空墳墓,聽到天使說耶穌復活了,於是又怕又歡喜地報給門徒知,途中耶穌遇見她們說:「願妳們平安!」門徒聽了馬利亞傳達的訊息,就照著去到加利利耶穌指定的山上,耶穌進前來,囑咐門徒說:「你們要去,使萬民做我的門徒」,又說:「凡我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這段經文記載了2位馬利亞是天使報佳音的第一個對象,也是復活耶穌第一個賜福的對象。馬利亞的福氣是因為她們起得早,天未亮就急著去墳墓探望耶穌,馬利亞一定是謹記耶穌平日教導受難後3日內復活的預言,因此,熬到第3天清晨,就迫不及待去探望耶穌,這讓我們學習了謹守耶穌的教訓,並真實地去行的人,是為有福。門徒也是有福氣的,他們聽了馬利亞的傳達,就聚集到加利利耶穌指定的山上,因而得以親耳聆聽了耶穌的大使命吩咐,也親耳聽見耶穌常常與他們同在的應許。於是,失散的門徒,在五旬節時,聚集在一處,被聖靈充滿,福音就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馬利亞,傳到小亞細亞,到馬其頓,直到地極,這些門徒真是有福氣,也帶給這世界福音的福氣。 這樣說來,聽耶穌的吩咐而去行的人是何等重要!在耶穌受難的困境裡,因著馬利亞謹記耶穌的話語,並且警醒壯膽地去到羅馬士兵所看管的墳墓,得以聽到了耶穌復活第一手訊息,也親身見到了復活的耶穌,然後,她們謹守耶穌的吩咐,去告訴門徒,門徒們雖然未親眼看見耶穌的復活,以及空的墳墓,卻因為聽了耶穌的僕人馬利亞的見證,就遵行耶穌的命令,上加利利山上去,親自見到復活的耶穌,聽到耶穌大使命的吩咐,也遵照耶穌的吩咐而行,福音就廣傳了,教會也建立了。 《新眼光讀經》6月19日的每日靈修文章引用了一段假設,如果每個人每天傳福音帶1個人信主,1年帶領了365人,持續15年,將有5475人信主,35年則將有1萬2000多人,真是了不起。但是,每天要帶領1個人歸主是何等不容易啊。另一個假設是,如果1個人,每年只帶領1個人信主,同時,用這1年時間栽培他也成為門徒,再去帶領人成為門徒,則第15年將有3萬2768人信主,第35年的信主人數將是天文數字343.6億,超過世界人口的5倍,這是多令人興奮的事情!但也是顯然未存在過的假設,因為耶穌已復活了2000年,基督徒人口仍只是世界人口的一部分,是何原因呢?至少有一個原因就是,沒有成為門徒的信徒,實在太多了,不僅沒有成為門徒的信徒太多,少數有門徒裝備的信徒,卻在教會裡,為了服事許多未成為門徒的信徒,因而精疲力竭,無力去當門徒。 如果這個原因是事實,那麼,教會的大使命,就是要裝備門徒,差遣門徒。教會要倍增,牧者與長執同工應親自當門徒,並且裝備信徒為門徒,帶領門徒一起建造一個滿有大使命負擔的門徒教會。 &nbsp

耶穌猶導路

◎李景行 德國30年戰爭的結果,產生了神秘主義與敬虔主義,產生比以前更主觀的聖詩,他們的詩都是較個人的、家庭的、靈修的,失去了教會公眾禮拜的特質,甚而利用歌劇形式之音樂,強調個人之勇氣、音樂家之技巧、令人心醉之旋律,與美妙的和聲,漸漸推翻以前聖詠合唱(Chorale)之傳統,而變成一般的歌曲。 另一派神秘主義以史賓納(Philip jacob Spener)為首所創始的村舍禱告會,注重實際宗教信仰之感情與體驗,以莫拉維亞兄弟會(Moravians Bohernians,原為東正教差會,因戰敗歸天主教管轄)之創始人親岑多夫為典型代表。新《聖詩》624首〈耶穌猶導路〉(Jesus still lead on,中譯:耶穌引領歌)為其代表作。 作詞者親岑多夫(Nicolaus Ludwig von Zinzendorf,1700~1760)自幼即受良好的敬虔訓練,願意事奉求主榮耀,對於傳道事工從小即具特殊興趣與能力,在學期間曾組織過幾個宗教團體,堅強了他傳揚福音的意志。後來他為謀全時間服務教會,乃捨棄宦途,擔任聖職,奔走各地宣傳福音,在柏林得到國王的贊助,專向貴族們講道,成效可觀。 其一生所寫聖詩高達2000餘首,雖大部分已無存在,然其較著名之聖詩均極高尚,表現對基督的崇敬、愛戴、信賴與信徒生活熱情與興奮之詩。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nbsp

缺乏裝備,豈能爭戰?

6月27日~29日,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屬3所神學院道碩畢業生齊聚新竹聖經學院進行培訓,同時由傳道委員會進行抽籤與分派。受分派的畢業生,將於8月成為長老教會的傳道師,擔負起牧養與傳揚福音的工作。教會充滿期待迎接這批新血時,不知新任傳道師及教會信徒長執,是否有足夠的裝備來面對福音的戰爭? 近幾年,有些傳道師讓教會頭痛,主要癥結在於缺乏裝備、不願委身、不思謙卑。「信徒無裝備,死一個;工人無裝備,死一片。」這句忠告要基督徒反省自己是否隨時裝備,在屬靈根基上強壯立穩。 基督徒每天所面對的信仰功課,不外乎福音工作與屬靈戰爭。要在福音與屬靈的功課上得勝,要有屬靈的裝備,才能站立得穩。保羅於以弗所書6章14~18節,以羅馬士兵身上的裝備,比擬基督徒要戰勝罪惡、站立得穩、傳揚福音,也得需要有齊全裝備,才能面對挑戰。 集政治家、科學家、作家身分於一身的美國革命時期重要領導人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曾說:「少一根釘,失一隻蹄;少一隻蹄,失一匹馬;少一匹馬,失一位騎士;失一位騎士,輸一場戰爭。」身為基督徒,面對福音的戰場,豈可缺少保羅提醒的屬靈裝備?若缺乏裝備,本身要站立得穩,都有問題了,豈能為福音而戰! 然必須注意,充足的裝備可以使人壯大,可以利人利己,更可以讓人在遭遇挑戰時,充滿信心、應對自如;相對的,若因此狂妄自大,不思謙卑,將會成為一種傷害他人的「武器」。 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書信中,一開始就為哥林多教會擁有各樣恩賜而感謝上帝。會提出這樣的感念,乃因信徒在富足、口才與知識上的全備,教會才得以蓬勃發展。緊接著,保羅於哥林多前書1章6~7節又說:「正如我為基督作的見證,在你們心裡得以堅固,以致你們在恩賜上沒有一樣不及人的,等候我們的主耶穌基督顯現。」 保羅在此所要表達的,除了鼓勵與肯定哥林多教會蒙上帝特別的恩典,享有豐富外在條件外;同時強調信徒內在裝備的不可或缺。因上帝賦予信徒的財富、能力、知識等恩賜,目的就是要事奉祂,促進教會的發展。然而擁有上帝所賜下的恩賜,並不代表就一定有靈性上的成熟,還得加上靈性與悟性的多重裝備,才能得著生命本質上的建造。 事奉上帝的裝備,除了服事上的知識和技巧外,更重要的,乃是在於服事者生命本質上的建造。期待抽籤後,等待分發的傳道師能加強裝備,強壯立穩,謙卑服事,興旺教會。 &nbsp

Rust out之爭議

◎蔡主恩 《台灣教會公報》3091期由前台神院長陳嘉式牧師以讀者回應書「朽壞」或「銹壞」,文中談到「燒盡」的是木柴,為何會「銹壞」?筆者以末學及學生身分,獲益良多。然而,余在坊間英文辭典、成語、片語查閱,發現rust以生銹或鐵銹最多。 現今馬偕博士行醫的滬尾偕醫館中,其簡介也出現了座右銘「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寧願燒盡,不願銹壞)」字樣。 余認為學者為了修飾文藻,常會尋找句子的對仗或押韻,就馬偕的座右銘來說,為了配合前面的「burn out」,後面接「rust out」,既有力又有韻,詞藻美矣。因此才以「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來呈現出句子文采之美。 再分段就其中的Rather burn out(寧願燒盡)而言,這不是木柴在燒盡,而是獻身捨己,一生給主使用之意;而than rust out(不願銹壞)即不願像鐵置身於溼空氣中被氧化而生銹(似乎自生自滅,不為主用)。故Rather burn out than rust out不必刻意翻譯成「朽壞」(因非木頭在燒盡),而應以絕大多數字典出現最常的翻譯「銹壞」翻譯,較為有理。 (作者為七星中會安瀾橋教會牧師) &nbsp

寧願燒盡,不願銹壞

◎賴善哲 有人說,如果要被燒盡的木柴,為何會提到像金屬那樣的銹壞?若是這樣,怎麼不改為「寧願燒盡,不願朽腐」,使意思更清楚不是嗎? 「寧願燒盡,不願銹壞」,正是宣教師馬偕博士獻身為傳播主耶穌基督救贖福音的決志精神,不畏惡劣環境,生活多麼困苦,背起耶穌基督的十字架,燒盡自己,而不願一生矇混享受世間浮華生活,使生命好像不用的鐵器慢慢生銹,以致銹壞被遺棄。 今天基督長老教會的牧長,學習馬偕博士宣教奉獻的精神,要能常走出到窮鄉僻壤、內山海口佈道,傳播耶穌基督福音,設立基督教會,則新倍加運動的目標達成可期。 (作者為長老教會信徒、退休公務員)

放棄個人方便,換取更大安全

&nbsp2011年5月30日,德國政府宣布分階段讓境內所有核能發電廠逐步除役,目標在2022年底前成為非核家園。這項政策將使德國成為第一個完全廢除核能的主要工業國家。即便德國總理梅克爾在2009年競選連任時,曾提出讓德國核電廠延長運轉年限的政見,但受日本核電廠災變影響、德國境內反核聲浪高漲,梅克爾總理的聯合內閣經過冗長討論及激烈辯論後,由德國環境部長羅根向記者宣布,德國將於2022年告別核能,而且這項政策將不會逆轉。 當人們飽嚐歷史教訓,對「沒有地球,談何發展」開始覺醒之際,台灣立法院依舊於6月13日否決民進黨多項要求停建核四及核電存續交付公投的提案,讓140億核四預算過關。6月19日清晨,一艘荷蘭籍重件船停靠在基隆港進行報關手續,貨船內裝載著重達1100公噸的核子反應爐壓力容器,這座機組抵台,意味著核四工程進入「設備安裝」的階段,這2個舉動使台灣當政者的能源政策昭然若揭。顯然台灣與德國在經濟發展或永續生活的選擇上,截然不同;德國人的耳邊響起的是聖經上的話語:「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 距今整整100年前的1911年,波蘭裔法國籍女物理學家、放射化學家居禮夫人因為成功分離鐳元素而第2度獲得諾貝爾化學獎。她利用X光線讓戰場的傷兵能清楚的知道子彈進入身體的哪一部位,提供醫師更方便、準確的治療,人們也在她的指導下第一次將放射性同位素用於治療癌症,至今她偉大的貢獻仍受人景仰與貢獻。不過,當1934年7月4日,居里夫人在病痛的折磨中告別人間時,她的主治醫師寫出了死亡病因:「長期積蓄放射性光線而導致最後的惡性貧血症。」原來「鐳」才是真正的兇手。許多資料都指出,居里夫人的手,有時乾枯、有時化膿,而且比別人容易疲倦或昏睡;居里夫人紀錄實驗的3本筆記簿雖然已經經過了3/4個世紀,而且也經過消毒,可是仍然不能用手去接觸,因為上面的放射性仍然很強,具有危險性。 人類在追求更方便、舒適、快樂與幸福的生活過程中,常運用著上主的恩賜發展出許多科技文明,核能的運用也在這樣的行列之中。但隨著新觀念、新知識與威脅人類存亡事件的發生,人們也懂得反省違背創造之美的種種,核電就是一例。 德國有約22%的電力來自核能,廢核之後勢必須提高其他能源的供應比例,以確保用電無虞。他們已經在思考放棄個人的方便,來換得最大多數人的安全了。而我們的政府呢,是否還耽溺在個人的私慾中,無法反省自己的限制?

熱門文章

論全能的上帝

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