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公平正義無法畢其功於一役

◎王昭文(《新使者》雜誌執行總編輯) 2012總統大選,候選人都大談公平正義。蔡英文直接把「公平正義」印在競選旗幟上,「十年政綱」的核心概念就是「面向世界、公平正義」,多次的政見辯論場合都強調這個核心價值;馬英九的「黃金十年」施政藍圖,也有「公義社會」,並且以不分區立委提名來營造關心弱勢的形象;宋楚瑜則在政見會上大談「公平、正義與安全」。如果只看各家的政見說詞,會覺得每個人都很關心人民所受的委屈,並確信自己當選後可以改變目前的不公不義。 「公平、正義」,多麼美麗的名詞,特別是近年台灣,經濟衰退、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年輕人就業困難、企業出走、勞工放無薪假、農漁民經常血本無歸&hellip&hellip,種種問題,是不是能夠透過新政府的成立而獲得解決?的確是人民最關心的事。 但是,「公平、正義」在選舉操作下,卻往往偏離經濟社會民生議題,變成針對候選人的道德質疑、人格詆毀。同樣的名詞,由不同的人說出來,聽者的感受完全不同。事實上,不同陣營的支持者,對「什麼是正義」、「怎樣才公平」,也可能出現截然不同的看法。 去年有一本很受歡迎的書:《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作者是一位哈佛的哲學教授桑德爾,此書是他在大學教「正義」的課堂紀錄,拋出幾個道德難題,引領學生進入道德推論的歷程,並沒有提供簡單答案,而是讓人在推的每個轉角都窺見更多更複雜的問題,可以思考更多可能性。 判斷何為正義,會因為不同的角度、不同的重心,得出不同的結論,我們需要認識這點,因為理解、接納不同立場者的存在,才能形成真正的民主社會。不過,千萬別讓這樣的思辨流為頭腦體操。正義如何落實在生活實況中,才是每天必須面對的。每個環節的正義,都可能面臨困難的抉擇,必須有很多的反省,才能朝向良善、公義、自由的正確方向,而不致陷於自義與仇恨。 治國者必須實現人民心目中對正義的渴望,才能獲得統治的正當性,因此選舉時候選人高舉「公平正義」口號。可是,人民並不能只寄望總統、立委來幫我們實現正義。民主政治表面上票票等值,但是既得利益者和有錢人集團比較容易控制國會、操縱媒體、左右政策。這種情況,不會因為換了執政黨就改變。 環境資源的公平使用、土地正義、少數族群、基層民眾的權益&hellip&hellip,不可能只靠統治者的美意來保障。 公平正義從來就無法「畢其功於一役」,上帝國的實現,必須靠每位熱愛正義之士繼續在每個場域努力。一步一腳印,這次或許印得不夠深,只要有楊逵所寫的「愚公移山」精神,一代、兩代繼續努力,不放棄,總是會有效果的。 &nbsp

唯有遵行主道,才能長治久安

2012年台灣總統和立法委員之選舉,在1月14日晚間揭曉。無論當選與否,敗選者實不必因為選舉的失意,陷入絕望;當選者也不要因為勝選,而不可一世,得意忘形;如何扮演好當選者的角色,才是根本。畢竟,政治只是歷史的偶然,絕非歷史的必然;唯有留下典範,才是永恆。 環顧當今世界,最受世人所推崇,也最有資格回答「如何才能當個好總統」的人,應以美國名政論家大衛‧葛根(David R. Gergen)莫屬。因從尼克森到柯林頓,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當政,大衛‧葛根總共與6位20世紀全世界最有權力的美國總統共事過。在白宮的日子裡,他看盡政治現實,也目睹大權在握的美國總統不為人知的一面,使他體會「為政之道」的功課。 退休後,大衛‧葛根撰寫了《權力的見證──美國總統的七門課》(Eyewitness to Power:The Essence of Leadership, Nixon to Clinton)一書,歸納了好的領導者需具備下列7項特質:1.人品貴重;2.目標明確;3.具說服力;4.運作能力;5.百日新政;6.堅強的團隊;7.傳承願景。 事實上,聖經早已有相當清楚的記載,從大衛臨終前,對接續為王的兒子所羅門所說之「遺言」(列王紀上2章2~4節)得以明白。大衛除了要所羅門需「剛強」,作英明勇敢的「大丈夫」外,還要所羅門無論如何,都得謹守上帝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並依此道而行,若能實踐此道,無論到那裡,作什麼事,都能「亨通」(意指經過思考上的操練而獲得見識和智慧,以致達到成功的果效)。若子孫與臣民能謹言慎行,國家便能長治久安。 大衛之所以會如此耳提面命,乃是知道,國家領導人的成功與國家的興盛,必須建立在上帝話語的基礎上,並一心一意忠於和上帝所立之約。因國位鞏固的福氣,是上帝所給的應許,此一應許,在摩西喚醒百姓當留意上帝在歷史上所施行的拯救,證明上帝的大能和實在,呼籲他們作順服的回應時,早就有明確的提示(申命記4章40節);若偏離上帝的道,得意忘形,國家領導者和他的國,勢必會如先知撒母耳對掃羅王所斥的下場一樣(撒母耳記上13章13~14節),將後悔莫及。 遵守上帝所吩咐之命令的國家領導人,不但能夠領導一個團隊,亦能夠帶領一個國家,進而引領一個世代,留下歷史之典範。是的,遵行主道,才能穩坐王位,長治久安,這正是大衛王對所羅門接任王位之前的諄諄教誨,也是千古不變的道理。奉勸當選連任,自稱曾在天主教會洗過禮的馬英九總統,能遵行主道,勿重蹈掃羅王的覆轍。

一個為全家人而設計的教會聚會模式──梅西教會

◎鍾淑惠 2011年依英國國家社會研究中心(The National Centre for Social Research)分析,英國只有50%的受訪者聲稱自己是基督徒,這個比例遠低於1983年的66%。其中人數最多的英國國教,即聖公會教徒中,有49%的人從未上過教會,每個禮拜固定上教堂的人僅8%。而上教堂的多為年逾60的銀髮族,青壯年人數屈指可數,更遑論兒童了。 許多教會雖歡迎兒童參與崇拜,但禮拜多半為成人設計,教堂雖設有兒童區,放置童書、玩具、文具等,讓兒童得以在大人禮拜中有事可做,但也僅止於讓他們消磨時間。少數教會雖有所謂的兒童主日學或兒童禮拜,卻不見得適合所有年齡層。多數信徒已失落對信奉基督教信仰的真義;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是基督徒?為何要去教會?禮拜是什麼?帶小孩到禮拜堂卻讓他們無所事事,有何意義? 教勢如此巨幅滑落當然引起教會嚴正關切,紛紛發起活動來力挽狂瀾。其中2004年4月露西摩爾(Lucy Moore)考慮讓全家人有意願一同參加教會聚會的可能性,開始在朴茨茅斯附近的聖公會設計1個月1次的梅西教會(Messy Church)聚會模式。Messy原意為「混亂」,有別於傳統教會莊嚴肅穆的禮拜氣氛,梅西教會聚會模式穿插多樣性禮拜設計,如作手工藝品、生動活潑的慶祝會,和聚餐等等,因此顯得有些「凌亂」,故發起人幽默的將此聚會模式定名為Messy Church。 聚會中,非常歡迎全家大小一起參加,除了讓參加者找出最適合自己家庭的時間,無論是學校放學後或週末,聚會內容更是以基督為中心,提供家庭成員一起探索信仰的機會。藉著多樣性的聚會模式,讓全家人有意願一同參與,更在聚會中帶入信仰信息。儼然成為一個屬於全家人的教會活動,而不再是枯燥的「坐」禮拜時間。 梅西教會聚會方式成效顯著,人數以倍數增長。更有其他教會進而效法,將此聚會模式推廣開來,因此採用此新形態的聚會,統稱為「梅西教會」。主要目的是提供讓所有年齡層一起崇拜的機會;幫助所有人找到歸屬感並彼此接納;激發每個人的創造力,讓人從禮拜中得到樂趣,並透過相互接待、建立友誼、故事分享,來一起敬拜三一上帝。 隨著時代演進而調整禮拜模式,讓禮拜不再是刻板印象中的枯燥儀式,而是更廣被接受的形式。此概念和原則已漸漸普及,目前在英國、歐洲、北美洲(加拿大和美國)、澳洲、紐西蘭逾12國的主流基督宗派,已成立將近900個梅西教會。每個地區的每個梅西教會都是獨一無二的,為回應上帝的呼召盡一己之力,為的是要服務社區,為的是要將福音種子植入人心。 &nbsp &nbsp(作者為PCT派駐英國宣教師) &nbsp

閱讀力量大?──談崇拜讀經

◎王文基 我曾經參與過主日禮儀式崇拜傳統的教會,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有關「經課」的部分,因為禮儀傳統式的崇拜過程十分注重恭讀神的話語(聖經),從舊約到新約,每週都有選讀的經文,無形中塑造教會成為一個閱讀聖經的信仰群體。 相對於當今不少受泛靈恩傳統影響的教會之主日崇拜,神的話語幾乎沒什麼地位,不但在公眾聚會中不閱讀聖經,連講道也是輕描淡寫的把聖經讀過後,講員談笑風生、心得經驗分享,彷彿沒人在意有沒有在講解聖經的時代信息。如此這般,下一代的基督教信仰群體將會走到怎麼樣的死胡同? 閱讀的力量是大的,在信仰群體中更是如此!每週我們從司會所聽到的經文、啟應文所唸到的經文,以及證道時讀到及講解到的經文,在在都是形塑基督徒屬靈生命的重要元素,這樣子的表達方式是唯有在公眾聚會中才能發揮得淋漓盡致,且與個人在家裡自己閱讀聖經是全然不同的體會!因此,我們更應該珍惜在主日崇拜中閱讀聖經的機會,而不是將它當作是多此一舉之事而慘遭刪除。那麼,我們今天可以怎樣實踐閱讀聖經的精神呢? 首先,最基本的前提是平日就有閱讀聖經的好習慣,這樣在主日崇拜中閱讀聖經時才會有更深的感受,因為一個人的聖經基礎也會影響到他對聖經進一步的理解和體會;你能想像自己每7天才吃1餐的下場是什麼樣嗎?屬靈生命也是相同的道理,我想不必再多說吧?其次,每次在主日崇拜中閱讀聖經時請大家開口頌讀出來,唸得愈清楚愈好,如此就能產生重新輸入的效果,使自己的生命清清楚楚聆聽到究竟聖經說了什麼,就從本週開始可以嗎? (作者為基督教宣道會天母堂主任牧師)

沒錢才好辦事

◎江淑文(新使者雜誌創意及推廣總監) 經過幾年的努力,亞洲教會婦女協會(ACWC)、小錢全球禱告運動(FLC)、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婦女事工、美國衛理公會和亞洲教協(CCA)合力,協助柬埔寨教協婦女成為獨立運作事工的單位,照顧當地婦女和兒童,2009年我數度前往柬埔寨,眼見細節都上軌道才安心。 如此費心的主因在於,2008年各方經費匯到柬埔寨教協戶頭,當時教協財務出現危機,所以柬埔寨教協總幹事不得已,將代收的婦女經費挪做總會人事及辦公室費用,以致柬埔寨婦女無法提交任何事工報告,也讓各個支持的普世單位很不諒解,打算停止對柬埔寨婦女事工的支持。當時在協議會中,幾位與會者和我試著讓大家了解柬埔寨的情形,是否可以再給他們一個機會,大家勉強同意,以下不為例、由我做協商代表作為但書。 柬埔寨總幹事表示,他們過去幾乎百分之百仰賴亞洲教協支持,但是這幾年亞洲教協經費逐漸減少,以致辦公室維持困難。我除了建議柬埔寨總幹事要多開拓支持單位,更重要的是,要讓人家支持你的方法是推展事工,讓外界知道你們為柬埔寨人民做了什麼事,才會讓別人願意支持。總幹事的回應卻是:「沒有經費我們怎麼做事工?」 這是很好的提問,但是我一向認為:「沒錢才好辦事!」與其等籌到經費才來做事工,何不開發事工、對外訴求需要,讓支助者認同你的理念,幫助與奉獻自然會來。這不是空口說白話,是我多年來推事工的信心應證。很多人問我哪來的自信?這不是自信,而是信心,單純的相信上主的應許,這份相信是在參與小錢全球禱告運動中學來的。每年的小錢全球禱告運動都會有全球區域代表會議,核准下一年要支持的方案約50件。 每個方案以5000美金為上限,所以下一年度的方案事工費是25萬美金。這些事工經費並不是已有的現款可供支付,而是要等待下一年的奉獻金額進來,但是小錢都是先核准、先做了再說。小錢事工就是這樣運行50年,而且每年都有足夠的奉獻來支持事工,這些奉獻都是世界各國眾教會婦女的小額奉獻,並不是少數的幾筆鉅額奉獻達到的。 當時柬埔寨教協的總幹事並沒有認同,我只好要求柬埔寨教協允許婦女事工的財務與總會區隔,獨立運用事工經費、發展方案。當這些協議達成並實踐之後,過了3個月,我被告知,柬埔寨教協因為經費短缺,所以整體裁員(包括總幹事自己)、辦公室關閉,只有婦女事工得以繼續運作。如今事過2年,柬埔寨教協婦女因為推動事工,受普世機構、禱告夥伴認同與支持,得以繼續存在,而且方案推廣區域越來越廣,在婦女小額貸款、識字教育、就業輔導、衛教以及貧童學校的設立,堪為其他國家典範。 她們還能以義工的方式,以婦女主委兼任柬埔寨教協的總幹事一職,維持柬埔寨教協連結眾地方教會、對外聯繫的功能。「沒有經費我們怎麼做事工」還是「先做了再說」?如果你在禱告中有平安,進行的事工與方案是具體、對人有益、見證主耶穌的愛,那就放手一搏,做了再說! &nbsp

阮的天父上帝

◎李景行 拉丁聖詩繼承聖安波羅修(St. Ambrose of Milan)之後,對教會聖樂與禮拜儀式貢獻最大的人為貴格利(Gregory the Great)。貴格利生於羅馬,世襲顯爵,青年時即在政界享有盛名,曾任羅馬城議員,並被委任為羅馬市長,但他把世俗福祿視為糞土,不惜拒絕眾望,避入修道院內隱居;父親逝世後,將全部財產捐給修道院,自任院長,對於擴充寺院數目,整頓修道綱紀,功不可沒。 他特別關心海外宣道傳福音的工作,並志願到英國去傳教。當他離開羅馬才3天路程時,接到羅馬教宗逝世的消息,且他被選為繼任的教宗,馬上趕回羅馬,斯時50歲。雖然他未能前往英國,後來曾派奧古斯丁前去,表示他的關懷。他的本性聰明溫柔,並富同情心,釋放了所有的奴僕,每1天還請12個乞丐和他同桌吃飯。很謙卑的稱自己為「上帝所差遣的差遣」。 貴格利不但是一位政治家,也是一位偉大的聖樂家,他重建一學校名「聖樂書院」(Schola Cantorum),他禁用安波羅修的音樂,而改革創立其新的「單純聖詠」(Plain Chant),這種新的聖樂是純粹的聲樂,不准使用樂器,故莊嚴而與世俗音樂迥異,不分小節,無分時間性,依思想自由歌頌,無聲降記號,無和聲;而且只限於僧侶或受過訓練的唱詩班才可唱頌,成為獨特的葛利果聖歌(Gregorian Chant)。 他在羅馬所設立的歌唱學校,訓練唱頌和寫作聖詩的人才,再派往全歐洲介紹葛利果聖歌。自此以後,大公教會的禮拜與葛利果音樂息息相關,也影響了後世的音樂及基督教聖詩。據說現在的葛利果聖歌有3000首曲調,全部都是單音,節奏自由,在天主教彌撒的儀式中,占了重要的一席之地。 新《聖詩》411首〈阮的天父上帝〉(Father, we praise Thee, now the night is over,中譯為〈夜盡光天歌〉)根據羅馬書13章12節:「黑夜已深,白晝將近;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來默想這首詩的內容,會幫助我們吟唱時,會更加了解詩中的意義。 這首詩起源很早,在聖安波羅修時,教會中規定了1年中不同節日所應唱的歌曲都是以拉丁文唱的。這首詩可能就是古代教會中唱的詩,經貴格利修訂後,流傳至今。 〈阮的天父上帝〉曲調來自古代教會的啟應對唱曲(Antiphone),是從1681年法國出版的《啟應對唱曲唱法集》中引來,但不是法國傳統曲調。原曲調名「CHRISTE SANCTORUM」,調名係取自中世紀1首拉丁聖詩〈基督,聖天使的充足榮耀〉。 早期基督教聖詩的「希臘聖詩」,只限於讚美造物主與三一真神。而「拉丁聖詩」則開始默想基督的受難與創傷和祂美妙的名,讚美聖母,以及描繪天堂的快樂和大而可畏的審判等。這是兩者不同之處,也是各自的特色。 (作者為退休牧師,曾任新聖詩編輯小組召集人)

故事感動人心 感動帶出行動

2012年第一場全球注目的台灣總統大選,除了充滿激情,更有創意引領選情起伏。所謂「戲法人人會變,巧妙各有不同」,民進黨發起的「三隻小豬」運動,背後的含意值得我們進一步探討省思。 2011年10月9日民進黨在台南的一場總統選舉造勢晚會,意外引領一個創新、柔性、全民的「三隻小豬」運動。當日一位阿公帶著3胞胎孫女抱著小豬撲滿上台表達捐錢意願,引來監察院關切,表示有人檢舉小朋友拿小豬撲滿捐款的行為不合法,這讓民進黨找到選戰的著力點,遂開始推動「三隻小豬」運動,得到民眾熱烈回應,後續14餘萬隻「小豬回娘家」帶出另一波高潮。這讓我們得到一個驚奇,原來參與政治活動也可以如此簡單可愛。 「三隻小豬」不在於募集多少捐款,乃在於這些捐款背後匯集多少支持群眾的心。綜觀此運動,發現其成功點是「故事感動人心,感動帶出行動」。小豬撲滿喚起人民對台灣土地的感情,包括過去的記憶與未來的憧憬,並且進一步投射在「投1元5角」養小豬的行動中,讓普羅大眾以最簡單、也最有意義的方式,共同參與幸福未來的建造。 對照長老教會的宣教運動也一樣,1954年推動倍加運動,雖不整全但簡單明確的宣教策略「在全國每一鄉鎮均至少設立一間教會引導至信徒的倍加」,鼓勵「獻心、獻工、獻金」的三獻運動,讓信徒隨即找到委身上帝國的方式。從此,有信徒犧牲奉獻領人歸主的故事,有教會艱困匱乏中起造的故事,這個庶民行動成為長老教會增長茁壯的根基,即使仍有值得討論之處,但與後續的宣教運動相比,確實得到寶貴的印證:每一位委身上帝國的信徒,才是全體長老教會的盼望。 在中部宣教史中,梅監務牧師養豬建堂的故事也提供了創意;他為了彰化教會建造新的禮拜堂,想到窮苦信徒也能參與的方式。他在寫給母親的信中提到:「較窮的會友養福音豬(Gospel pig);&hellip&hellip勉勵當時大部分赤貧的信徒飼養小豬,等豬隻長大後,賣掉充作建堂基金。」 今日總會推動「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不能忘記上帝曾啟示的寶貴經驗。今日,許多宣教策略已大不相同,區域族群的差異及關注的議題成為推動宣教運動的最大課題。看來已很難回到50年前倍加運動那種「上下一心」的行動,但無論如何,帶領信徒回顧過往的點滴,以喚起對上帝國事工的熱情,如同以色列民族對救贖歷史的一再重述,即是「故事感動人心,感動帶出行動」。透過教會及信徒生命的回顧,配搭簡而易行的行動策略,每間教會都能展現出獨具特色的「一領一.新倍加」。 &nbsp

一場見證上帝美好的選舉

◎趙天麟 「感謝上帝賜我智慧,讓我以柔克剛,用正面、光明、理性、溫和的方式,打贏選戰,願一切榮耀歸予?!」這句話是從2010年4月份,我立志參選立委,放棄高雄市議員連任起,期待2012年大選開票日,若有機會發表當選感言,要獻給上帝與國人的宣告。 我所參選的高雄市第7選區被視為全國矚目的超級戰區之一,國人都很好奇,民進黨的「好厲害的紅螞蟻──趙天麟」對上「國民黨爆料天王──邱毅」究竟誰能勝出?很多人甚至預測,這會是一場火光四射、對立衝突不斷的選戰。 我是大高雄市9個立委選舉區的主要政黨候選人中唯一的基督徒,也努力將信仰與理念的實行結合,希望能在政治工作中活出見證。透過不斷的禱告、團契、小組與教會禮拜,我得到很深的感動,那就是要將這場立委選舉分別為聖,成為一場見證上帝美好的選舉。所以我們的選舉方式不僅沒有喧囂、謾罵或對立、衝突,取而代之的是用社區化的親子藝文活動,一場又一場地向選民報告過去的政績與未來的政見;我們的選舉方式少見傳統的選舉旗幟或大量的宣傳車,映入眼簾的都是創意、環保的文宣、看板及繽紛的色彩。剛開始看起來很天真、很笨的選舉方式,漸漸地,看到了愈來愈多在傳統政治場合看不到的小市民、小家庭站了出來。阿公、阿嬤、爸爸、媽媽,帶著孫子、孩子走進了我們的場域,欣賞長年深耕發展的藝文演出,聆聽我所要傳達的政見與理念。 禱告一直是上帝賜予智慧與祝福的來源,教會各界為天麟的代禱,更讓神蹟奇事在這場選舉中不斷地出現。選前近2個月起,各教會牧師更接力每天到競選總部來帶領晚禱,用禱告托住我們。本文撰稿時,距離投票日僅剩幾天,有人可能選後才看到,無論如何,邀請各位讀者一起成為美好見證的一部分,為天麟祈禱、為台灣祈禱、為全新的政治文化祈禱。藉著全台灣鎂光燈聚焦,期盼1月14日開票的當晚,成為奇妙的佈道會,榮耀上帝的名。 (作者高雄中會三多教會會友,高雄市第7選區立委參選人)

用選票改換新局

&nbsp根據CNN報導,全球193個國家中,將有59國在2012年舉行選舉,在這將近世界1/3國家的選舉中,受到影響的人口佔了全球的53%,可說是個沸沸揚揚的選舉年。台灣也不例外,4年1度的台灣總統、立委大選,已進入白熱化的階段,各組候選人莫不使出渾身解數,盼望自己的訴求能夠打動選民的心,同時也替支持者打預防針,嚴防對手使出「奧步」,在選前最後一刻製造混亂與傷害。 基督徒生活在人群中,自然無法避免受到政經影響、參與社會事務。近來電視新聞報導,企業放無薪假的情況捲土重來,有更多勞工被迫閒賦在家;另一方面,有議員以維護市容為名,殘忍地以支持高壓水柱驅趕無家可歸的街友;而本應提出遠見與政策的執政者,卻耽溺於口語交鋒,不僅無法兌現之前的選舉承諾、疑似以國家機器監控對手、動用不受限制的黨產換來撲天蓋地的傳媒優勢,還為了打擊對手,賠上台灣的生技產業。此外,長老教會在選舉操作中遭受污衊,中國更利用台商干預選情&hellip&hellip,在在令人遺憾。盼望台灣人民此次用選票改換新局,願主的公義降臨這地。 上帝是創造與歷史的主,祂的主權遍及萬物,教會除了要在靈性上拯救人脫離敗壞的罪性,為讓祂的愛施行於全地,在社會處境中,也必須依據信仰發聲。長老教會自1970年代以來,不畏戒嚴的威權政府,先後發表3個聲明,要求「中央民意代表全面改選」「台灣前途應由台灣全體住民決定」,也「促請政府,使台灣成為一新而獨立的國家」,並支持「台灣主權獨立」。當時在風聲鶴唳中死諫,受其他教派嘲諷,內部也有雜音,如今,台灣民主化的腳步一步步朝向當初教會所指引的方向,逐漸顯明教會確實持守上主旨意,勇敢扮演先知的角色。 先知領受上帝的靈感,宣講上帝的話。舊約的以賽亞、阿摩司與彌迦等人,都在各自的時代洞察社會亂象,伸張上主公義。透過這些先知,上帝要求祂的子民把信仰表現在對現實世界的關懷,透過實踐公平、正義、人權,同時成為更新社會制度的改造者;進一步使我們所處的世界,成為主耶穌在主禱文中所講的:「願?在世上掌權;願?的旨意實現在地上,如同實現在天上。」 如今,面對台灣新時局,長老教會也秉持信仰,呼籲關心教會對政治態度的轉變,並盼望人民支持「行公義、好憐憫、心存謙卑」及「認同台灣主權、棄統保台」的總統及立委候選人。 &nbsp

日本基督教團──PCT的宣教好夥伴

◎李孟哲 前幾天,有台灣朋友在Facebook問我,為何日本基督教團不稱「教會」要稱「教團」?來日本雖已有些時日,對教團一詞習以為常,但這問題提醒我,或許台灣信徒有興趣多了解一些日本基督教團的事。 教團是聯合教會之意,以對照單一教派的教會,英文的United Church讓人更容易明白其性質。 中日戰爭時期(1937~1945年間),日本政府表面上是強化宣教,實際上是為有效管控日本主要教派的教會,乃於1941年6月24日責成日本諸教派在東京富士見町教會召開第一次全國基督徒大會,當時共有33個教派參加。大會中,眾信徒在第1屆議長富田滿牧師帶領下,齊聲高唱日本軍國國歌、向天皇居所祈福致敬、為參戰士兵代禱並一起宣示效忠日本天皇。後來,富田滿牧師被日本政府正式授與「統理」(相當今天的總幹事之職)職位。這是日本基督教團創立的序幕,也是日本教會與政府建立直接關係的肇始。 參加基督徒大會的33個教派,後來也在政府制定的《宗教團體管理法》下,依教派性質劃成11組,分別是舊日本基督教會、衛理公會系、聯合教會、浸信會系、福音路德會系、聖教會系、傳道會系、聖化會系、聖潔會系、獨立教會聯盟及救世軍。 日本政府在促成日本基督教團成立不久,1944年4月29日正式將台灣諸教會,含當時的日系教會及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統合為日本基督教團下的台灣教團。所幸,二次大戰於翌年8月結束,日本基督教團台灣教團遂於同年10月2日正式解散。 終戰後,許多教派紛紛脫離日本基督教團獨立,日本基督教團也在信仰與教制上做了相當的調整,終於1954年通過信仰告白的制定,作為爾後教會行事的指南與根據,也進一步於1967年復活節以總會議長鈴木正久牧師之名發表日本教會對二次大戰的責任反省函,當時頗受台灣及韓國教會的肯定。 日本基督教團於1963年3月與PCT簽訂宣教協議,更於1984年6月26日再修訂協議,並做成2年舉開1次的宣教協議會議的決議,落實2教會的宣教合作與交流。今天,日本基督教團可說是PCT的親密宣教夥伴,對PCT的宣教及前後3次的重大國是宣言都相當肯定,更在1991年於澳洲坎培拉舉行的第7屆普世教會協會(WCC)總會中仗義執言,阻止中國教會以排除PCT的會籍為入會條件的蠻橫作法,獲得舉世教會的尊敬。此外,日本基督教團亦強力支持PCT「台灣的未來應由全體人民決定」的主張。兩教會在台灣921大地震、東日本311大地震海嘯等災難中也彼此互伸援手,發揮彼此相愛、相助的基督精神。 2年1次的宣教協議會議將於2月在台灣舉行,對兩教會進一步的宣教合作,日本基督教團早已展開作業。雙方在宣教合作事工上的開花展艷都抱著相當期待。 &nbsp (日本基督教團東京台灣教會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