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CWM領導的挑戰

編譯&nbsp◎李麗雲 原本擔任牙買加與開曼群島聯合教會總幹事,今年接任世界傳道會(CWM)總幹事的寇文牧師(Rev. Dr. Collin Cowan)為文表示,「我熱切尋求公義;同時在誠信與正直中建立情感及信譽,在這樣的基礎上,幫助我展現活力與熱情。熱切追求公義,需要堅定、堅信、包容他人擁有自己的空間,包容別人的理想,並成為貧困的支持者。」 寇文形容自己是教會的僕人,「我亦提醒自己,要在宣教上奉獻最大的努力,同時提醒自己要時常禱告,讓所事奉的工作能感動人的生活層面,更盼望自己能聽到人的苦情、哭泣,能與歡笑與流淚者為伴。」 身為對普世事工具有重要影響力的世界傳道會總幹事,寇文認為,這是一個極大的任務,他謹慎但不過度憂慮,因為他堅信上帝的呼召,「上帝在這項新的任務為我裝備能力;我亦清楚了解,我並不是靠自己的堅強能力,而是依靠上帝大能。 我認為,『改變』是一種委身,為要協助CWM會員教會成為發展宣教的教會,我們需要展現我們從上帝那裡所領受的恩惠與活力,如此亦是見證上帝的同在與能力運行在每個有苦痛與盼望的地方。」 他表示,「如果世界傳道會協助會員教會在宣教中扮演重要與積極的角色,我們便能進入宣教動力與創造力的會員關係,如此將增強我們為見證上帝而扮演更積極的要角;如果我們委身在管理與負責的改變過程,同時委身在彼此的互助支持,我們則成為一個巨大組織及關心照顧一個龐大事務及宣教機構的擁護者,如此來展現與上帝同行,見證宣教的果效。」 寇文堅信,世界傳道會需要在團體裡對過去的不順利,或是被認定的殖民歷史中,理出一條可以信任的方向,並且建立互信的機制。「我們仍需時間建立彼此的了解,從過去的殖民經驗,到如今的平等與平權,我們不能以為在過去的歷史中我們是無辜的,我們亦不能評論彼此在過去歷史的泥沼,因為那不能帶領我們前往上帝的國度中。」他進一步說,「我們因著同樣的信仰,一同建造優秀正直的福音宣揚者,也因著同信,我們能彼此相愛,並彼此關心互助向前行,成為宣教路上的良伴,在合作中建立良好的夥伴關係。」 他強調,世界傳道會若能把這美好的信息與見證散播到每個生活角落,即是在見證新的誡命,也見證上帝的宣教是在所有每個層面,不論是貧是富,是強是弱。 寇文文末再次提問和勉勵:「我們是否能如此行?我們是否願意如此為?」「我們因著信,當如此行!」 (本文獲作者Rev. Dr. Collin Cowan授權翻譯、刊登) &nbsp

勸和或勸離 ──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

◎邱世榮 教會在處理和決定牧師是否續聘之事宜,除了交付會員大會選舉決定,以及由小會辦理之外,還有一種合於長老教會的組織規則與倫理,便是商請中會的中委至教會來關心及協調。中委在聽取牧師及小會員(應考量再邀請其他重要同工)各方的想法後,最後或多或少會提供一些建議或可行之道(這當屬無可厚非之事),再由小會裁決使用何種方式來決定牧師是否續聘。 商請中委來了解協調教會所面臨的問題,其實這立意是好的,也是有道理的。一般擔任中委在處理教會事務,或者一些紛爭的議題,大多較具有實務上的經驗。有時候「當局者迷」,問題的肇因不容易釐清,的確聽聽第三者的聲音是需要的。 但問題來了,爭議的產生可能有許多因素,這些種種爭議若沒有客觀和深入的了解(這實在不可能在一次的協調中就能全面了解),中委對於參與協調之人若作出明示或暗示性的「勸和」或「勸離」的動作,這對教會會友來說有欠公允,也並非是教會未來發展之福,甚至能對教會日後產生重大的影響,可謂不得不謹慎。 對爭議的事件未能有深入性的了解及有周全性的研判時,「勸和」或「勸離」是人在做判斷時「最軟弱」的一環。理由無他,這樣的模式很熟悉,在我們生活上所碰到的糾紛,也大多按著這樣一般傳統的「和事佬」的模式來解決問題。 並不是說「勸和」或「勸離」錯了,但重要又首先要作的事,是要讓牧師牧養教會的問題,或教會所面臨的問題能夠忠實地、完整地被顯露出來,而被協調者也能以誠實的愛心接納、反對或修正這些情況,經過討論得到一致的共識後,接下來決定牧師要不要續聘的問題,方能針對問題來作出決定。 要達此效果,具有專業性的「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是理想的協調技術,「中性第三者」也是目前總會所推的傳道師訓練課程之一。個人相信中委大多有豐富的資歷與經驗,在參與教會意見不一的協調時,若能加上運用「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的技巧,相信運用此技巧後的處理結果,更能帶給教會做重大決定時一個有價值的依據。 否則,過早在未明白事件全貌的情況下「勸和」或「勸離」,最後還動用投票來表決,對於無論是持支持或反對立場者,皆有一方難以心服口服。在此情況下牧師若繼續續聘,牧師與教會當中的裂痕可能只會愈大而愈不易得到「癒合」。 (作者為玉山神學院學生) &nbsp

猶大的善行?

◎清水信一 因著311日本強震所帶來的嚴重災情,各國都發起了募捐,台灣在紅十字募款晚會也募了近8億。曾在2009年慘遭88水災滅村的高雄小林村民,更是感同身受,也發起捐款救日本的募款活動。 在這溫馨的時刻裡,卻有人冷酷算著釣魚台及其他民族仇恨的帳。在台灣如此,在中國、韓國更是!不僅如此,還有人在忙著做比較的遊戲,捐給日本多了,有些人就會認為,為何給本國的某個天災捐款比較少,難道是因愛外人多過自家人?有人更批評韓星捐出的金額只佔他們在日本所賺的九牛一毛。 保羅寫給加拉太教會的信中提到:「要彼此分擔重擔,這樣就是成全基督的命令。」(加拉太書6章2節)所謂的「你們」,包括當時在教會裡常互看不慣的兩群人,一群是外表拘謹的猶太人基督徒,另一群則是言行不太像「樣」的外邦人基督徒。保羅要他們互相擔當重擔,因為這樣行,比守任何儀式上的要求,更能完全基督的律法。保羅又說「每一個人應該肩負自己的擔子。」(加拉太書6章5節)意思是,管好自己是否常在基督耶穌裡,不要一天到晚跟人家比較,再拿比較後的結果當作相對真理來量度別人與自己。看到拿民族大義批評這些善行的人時,就讓我想到當初猶大對拿真哪噠香膏抹耶穌的馬利亞生氣所說的:「這香膏為什麼不賣30兩銀子賙濟窮人呢?」聽起來很有道理,也很有愛心「的樣子」,但其實,「他說這話,並不是真的關心窮人,而是因為他是賊;他管錢,常盜用公款。」(約翰福音12章6節) 在教會裡,也有類似的戲碼。當台上在鼓勵對日本捐款時,突然有人衝上台發表88水災受災戶的需要,看著在麥克風前振振有辭的雙唇,我想到了猶大的吻,還有,他的「善行」。 (作者為傳道師)

不要全部怪撒但

◎吳勝得 有些靈恩派的醫治佈道家或成功神學家,將疾病、貧窮、痛苦當成從魔鬼而來,這是我苟同的。聖經中保羅身上有一根刺,提摩太有胃病,這是上帝所許可的,並不是來自撒但,而是來自上帝。 希伯來書11章33~40節描述不少信心偉人是:「他們藉著信心,戰勝了周圍的國家。他們施行正義,領受上帝的應許。他們堵住獅子的口,撲滅了烈火,逃脫了刀劍的殺戮&hellip&hellip另有些人拒絕被釋放,寧願死在酷刑下,為要得到更美好的新生命。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也有人被捆綁,被囚禁。還有人被石頭擊斃,被鋸子鋸斷,被刀劍殺死。再有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忍受窮困、迫害,和虐待。&hellip&hellip這些人的信心都有著很不平凡的記錄;可是他們並沒有領受到上帝所應許的,因為上帝決定給我們作更美好的安排。他的旨意是:他們必須跟我們一道才能達到完全。」他們被打死、窮乏、患難、苦害,難道現代的基督徒就不必受苦,而享受富裕、健康、快樂? 基督徒不管多麼敬虔,仍然會生病,有些信主的人,終身的病也沒有得醫治,反而讓他們煉淨更精純的生命。有的病來自撒但,可以禱告讓疾病離開;有些疾病則是上帝的管教和煉淨,要接受上帝的旨意。至於上帝醫治與否,就要順服上帝的旨意。 貧窮和痛苦都有上帝的許可,並不都從撒但而來。如非洲國家生來就貧窮,和環境因素有關,不能都歸於撒但。基督徒雖然不喜歡疾病、貧窮、痛苦,但如果遭遇疾病、貧窮、痛苦,仍然要相信一切都有神的旨意。進一步想,如果神讓每一個基督徒都是富有的,那麼可能大家會蜂擁來信耶穌?或是讓基督徒變成老底嘉教會,有錢卻變成不冷不熱的基督徒? 基督徒是在苦難中讓信心經過試煉才能長進,而不是沒有受苦就會有好的生命。放心,神會因我們的生命給我們適當的試煉,而不會超過我們可以忍受的。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說:「你們所遭遇的每一個試探無非是一般人所受得了的。上帝是信實的;祂絕不讓你們遭遇到無力抵抗的試探。當試探來的時候,祂會給你們力量,使你們擔當得起,替你們打開一條出路。」 基督徒有的處高位、賺大錢,這些基督徒靈性不一定就高,也並非神特別喜愛他們,相反的貧窮、生病的基督徒也不代表神不喜悅他們。富足而驕傲的基督徒恐怕更會遠離神。基督徒無論處富貴或貧賤,都是出於神,不要都怪撒但。 (作者為自由傳道人)

台灣?海岸

◎詹益宏 日本的強震引發全世界關注的福島地區核電場事件,讓人不禁回想起1986年蘇聯車諾比事件,核能安全再度成為國人關注焦點。由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號召的320「我愛台灣,不要核災」遊行,當天聚集數十個民間團體與自發性民眾,集結數千人參加遊行。 雖然有事無法參加,卻不由得想起一些事,當年Ihla Formosa!如今已經成了ki-a Formosa!如果核能真的那麼便宜,為什麼日照比台灣少的德國人會笨到選擇發展太陽能?我們不是有家排名全球第3大,生產太陽能光板最有名的茂迪嗎?&nbsp 如果以總預算來看,核四的預算,含追加金額已達2700多億,預計發電量270萬千瓦。如果以屏東養水種電的資料,200千瓦的裝置要200萬元來推估,一座核四的建設經費可以變成13萬5000座的200千瓦太陽能發電裝置,其併聯的裝置容量也可以達到270萬千瓦。 如果加上環境危害與人謀不臧,我想不出核能發電哪裡好?如果說到永續經營與產業發展,我想不出養水種電哪裡不好?這都尚未提到我們的政府對災難的反應度、官員的危機處理、施工品質、與核四這部國際拼裝車如何上路,萬一遇到地震與海嘯&hellip&hellip。 四百年前 外海遠看滿山翠翠、處處白沙 台灣&ecirc海岸 葡萄牙人讚嘆:「Ihla Formosa!」 不知啥時 金山、石門、北海岸 出現2粒大炸to&acirc? 貢寮、福隆,核四廠嘛teh趕 火力電廠遍滿西海岸 煙t&acircng一支一支高n&aacute山 不知啥時 地震會傷到蓮花盤 &nbsp大海湧會將電廠蓋滿滿 幾百萬人究竟要安怎疏散 盼望上帝有the看 不通互咱遇到彼款的絕望kap孤單 如今來講 外海遠看處處肉粽(消波塊)、垃圾滿滿 台灣&ecirc海岸 台灣之子怨嘆:「ki-a Formosa!」 (作者為台中中會東榮教會長老) &nbsp

不放棄任何羊的教會學校

喜見國內教育單位引進日本小學「30人31腳」團隊運動,這項源於日本朝日電視台的節目比賽,必須由並排的30位同班同學以「2人3腳」方式完全通過50公尺;比賽除特殊情況外,需由同班同學參加,意謂著團隊合作、默契培養與「1個都不可以少」的態度,更勝於精英組合;因此,2006年在日本也有過失聰的小朋友在全班同學與老師、家長鼓勵下成功參加。 「30人31腳」必須透過長時間練習以及面對不斷失敗才能成功,這項運動培養下一代提升挫折容忍商數(Adversity Quotient)與抗壓性。日本電視台在製作這個節目時,會更重視被淘汰隊伍在賽後的彼此鼓舞。透過畫面,老師安慰小學生:「現在會哭,代表你們練習的過程是辛苦的;現在會輸,代表贏的人比我們更認真、付出更多汗水;但是你們要抬頭挺胸走出去,因為我們認真、盡了全力才能走到現在。」總是讓人眼淚奪眶、無法自己。 教育是每個民族得以改變現狀的根本大計,不同的教育方式與內容深深影響民族的性格與文化。從信仰來看,透過教育,希望讓台灣改變「牛稠內鬥牛母」的內鬥內行、外鬥外行性格,讓台灣迎向「互助共榮」與「沒有失喪任何人」的新未來。 過去常有笑話,訴說頂著國立大學光環留學國外的高材生,在外求學課業頂呱呱,但是最擔心遇到社交活動或是文化之夜,因為他們不得已要表演時,只能唱出:「三民主義&hellip&hellip」幸好,在台灣最早成立的幾間長老教會學校,從中學到專科、大學、研究所學生功課雖非最頂尖,但對音樂的薰陶、體魄的鍛鍊,一股全人氣質為人羨煞。 每年4月第1個主日是教會學校紀念主日,除了記念教會學校,帶著民智未開的台灣(不僅是基督徒)走進世界舞台,也開啟燙手山芋般的特教先河;這些歷史值得緬懷,更提醒我輩扎心反省。 當日本人教育下一代經過努力的失敗是可貴、無法取代的經驗,當德國施密特牧師帶來寧可缺手但無缺憾的迴響,讓我們知道德國的特殊教育很平常、平常的教育顯特殊。驀然回首,屏東1間不到150名學生的餉潭國小陳校長,也正努力拒絕某宗教團體的思想進入學校,更盡力將學生帶到大都會參觀美術館、搭乘捷運,一切都為學生夢想將來。 教會全體應該和在台灣橫跨3個世紀的教會學校,勇敢而有自信的扭轉現今體制內教育不懂得人際相處、看不見為人犧牲的「食人教育」。 今日的教會學校要贏在什麼地方?要贏在營造團契觀、贏在不放棄任何一隻羊,繼續走在前頭,看見台灣人的需要,看見未來。

我比較富有,你比較炫

◎江淑文(前亞洲教會婦女協會總幹事) 幾年前協助一位蒙古年輕女性到台灣接受短期的神學課程,在桃園機場接到她以後,簡單的彼此問候後,她單刀直入的說,要我帶她去買手機。來台灣之前,她做過功課,知道台灣的手機好又便宜。以我對她的財力、經濟狀況的了解,我推薦的都是平價手機。但是她都看不上眼,說她已經決定要某個品牌、型號的手機,買下來近1萬元台幣,那是她在蒙古兩個多月的薪水。後來去了蒙古2次,注意到他們(年輕人)用的手機都很先進、比我的還好,花上1個月或是以上的薪水也在所不惜。 不只是蒙古,到東南亞、南亞出差,發現幾個跟我申請方案補助的工作者用的手機都比我好,曾經有一群實習生還嘲笑我的手機怎麼比他們的遜,「你來自台灣,比我們有錢、3C產品最先進的國家之一耶!」有一次國際會議,一個東南亞與會者不時的打斷會議,跟我們報告最新的國際新聞,因為她的手機有這樣的功能。 後來,去過幾次非洲、印度,不管是都市還是鄉村,手機普及率很高,有趣的是,在偏遠鄉村,並不是每個人家裡都有能力拉電線、有電力,手機需要充電時怎麼辦?原來村子裡有特定幾個人家或是商店有拉電線,會提供收費的充電服務。這些要充電的人或是走好幾個小時的路、或是騎一大段路的腳踏車,就是為了手機充電。有時會看到,一群人或蹲或坐在門口,只為了等手機充完電。 一機在手,不是他們真的需要手機,而是全球化的時尚潮流創造出他們的需要。就算擁有最先進的電子產品,但整個國家、社會發展還沒有到達相稱的現代化水準,沒有足夠的基地臺、頻寬、無線上網,再怎麼新款的手機也無用武之地。但是那就是一種身分和現代化的象徵,所以到這些地區開會,要忍受不停的手機聲響,漠視與會者在會議中講手機的吵雜。 我親自體驗過一次最直接的通訊聯絡方式,是在緬甸伊洛瓦底江三角洲某個村落中,我們要通知婦女前來參加小額貸款研討會,不是打電話、發簡訊或是郵寄通知,而是跟村長借發公告的配備:一部腳踏車和綁在腳踏車後座上面的擴音器。負責通知的人慢慢的騎著腳踏車,穿梭在村子的屋舍間、稻田之間的小路,跟村人還有在田裡耕作的人一再地重複時間、地點、聚會內容。 等待婦女們前來時,我站在農舍前的涼台,360度環視整個村落,只有樹林、水田、水道、農舍和高隆出水面的產業道路,沒有基地臺、電線桿和電線,這是一個沒有電、現代通訊、自來水的區域,那時,我好奇的拿出我的手機,完全收不到訊號。那次的研討會我很滿意,因為沒有手機的鈴聲,也沒有人在會議中講手機。

普世合一運動!你,動了沒?

◎洪仲志 2001年的世界傳道會東亞區會 (CWM East Asia Region)青年工作營,開啟了我參與普世運動之門。與許多參與普世的朋友一樣,我在工作營經歷信仰的改變與深化。不同的卻是我因此一腳踩進亞洲青年普世運動領域,陸續在普世相關機構任職。 回想這幾年的工作經驗,最常被問到的不外乎何處有參與國際方案與會議的機會、普世機構支持在地教會方案或青年進修的經費,或甚至問我:「普世合一運動是什麼?」「教會青年去哪兒了?該如何賦權青年?」等問題。這些問題的來源,大致可分成體制尚未成熟或經濟發展上遇困境的教會,如中南半島的教會,通常注重參與的機會與可獲得的經濟協助。而體制成熟經濟穩定的教會,如韓國與台灣教會,則憂心教會青年流失的問題。青年的挑戰與困境在亞洲普世合一運動中,似乎被簡化為二:經濟支持的需求,或離開教會的窘境。 然而,實際與青年同工的過程,我發現不論是穩定或發展中的教會,普世合一運動對大部分青年來說,都是既遙遠又模糊。正如每週《台灣教會公報》普世眺望專欄,長老教會各領域的普世菁英對普世議題與普世方案參與經驗分享、普世機構沿革與介紹,對普世運動與長老教會參與普世的反思等等。然而,這些分享若沒有親身經歷過,實在很難了解箇中意涵,更遑論鼓勵年輕人參與其中。 此外,普世合一運動在台灣的發展,一直以來深受語言能力限制與參與人選差派機制影響,真正能進入普世事工領域的人實在有限。無怪乎會友們對普世事工,出現「少數菁英、會講英文或甚至要有背景才能參加」等刻板印象。近幾年,青年事工委員會藉著普世方案如:青年交流計畫(EYEP),號召青年參與普世運動,卻又讓「免費出國、增進語言能力、交外國朋友、體驗異國文化」等等普世參與的特色,將普世運動與國際交流畫上等號。普世合一運動究竟和青年人的生命與信仰如何連結? 幾次受邀向青年分享普世合一運動,總是把普世(Ecumenism)這字拆解,以「普世合一是所有基督徒不分種族、性別、國籍、年齡&amphellip&amphellip為這世界更好的未來共同努力,成為上帝好管家」的概念開場。正如天主教大公指南(天主教稱普世合一運動為大公運動)開宗明義指出,大公運動乃召所有基督徒回應天主,以愛、希望與祈禱,共同推動基督徒合一。普世合一運動不是遙不可及的論述,而是生活中日日要做、每人應做的信仰反省與行動。希望正在閱讀本文的你,告訴自己與身旁的青年:普世,是從閱讀普世眺望專欄開始,從每天為世上不公義的事禱告開始,從每時每刻反省並行動以成為上帝的好管家開始。 你今天動了嗎?年輕人,你,動了嗎?   &nbsp

回應對教會法規及制度的評論

◎李勝雄 已有146年歷史的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是由信主受洗的各地區信徒建立教會,而依地區分布成立中會或區會,再由全部中會共組成總會。自主後1951年創立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後,陸續制定PCT憲法、行政法、規則、條例、辦法等。乃基於聖經、相信耶穌為救主、使徒信經、信仰告白,依加爾文長老會之信仰教制而制定,雖非完美無缺,係井然有序的教會法規。 教會內的民主體制,不可與政治社會的民主相提並論。如陪餐會員、長老、執事、傳道牧師的資格及權責,牧師、長執由陪餐會員選舉產生,均有明白規定,乃依聖經「凡事都要規規矩矩按著次序行。」 教會法規要能夠落實,必須如牧師、長執就任的誓約來遵守;若要修正,也要按照規定在總會年會之決議通過。歷年來,教會法規均有增刪,不足時以解釋補充之。修改法規的議案經總委會交由法規委員會研議後提出,有關信仰教制也要交由信仰教制委員會研議,必要時召集各中會議員舉辦法案討論會,最後交由總會年會正議員討論表決,結果雖不盡如人意,但民主之至。參與的法規委員,總、中會議員中,不乏有法律專業的法學學者、法官、律師,更有對聖經及教會信仰及歷史有學識、經驗的牧長。 對於阿國執事於《台灣教會公報》3078期發表〈長執制度是否該變更〉及葉維加弟兄在3080期之〈長老教會的民主〉2篇文章,提供長老教會不少建言,很感謝他們對自己教會的關心。雖然,有的論點不一定正確,也不一定可行,但應持「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的精神,誠心檢討改進,依法規的規定增刪修改。而徒法不足以自行,更要切實履行,「莫得及此世間像款,tio?h用心志換新來變化家己,互恁會明白什麼是上帝善良、thang歡喜、純全的旨意。」(羅馬書12章2節) (作者為總會法規委員會主委) &nbsp

終止核能發電

◎吳信如 日本海嘯所引起的福島核電廠爆炸危機事件,使歐洲政府紛紛檢討本國的核能發電政策與現存核電廠的安全與維修。德國在幾年前就已開始討論幾座老舊核電廠的除役,及不再新增核電廠的能源政策。本來執政黨已通過讓核電廠延役,在之前就引發反核人士大規模抗議,現在因福島事件的關係,執政黨在各方壓力下主動將延役擱置,並進行全面維修與危機檢討。鑑於此,德國新教與天主教2大教會分別發表聲明,要求政府取消就核電廠的延役,並儘早停止核能發電的發展,以永續性的再生能源取代。 德國福音教會(EKD)議長許耐德(Nikolaus Schneider)牧師指出:「一種無法容許任何人為錯誤或者將自然災害發生機率排除的科技,對人類絕對無益。因為,人類是會犯錯的,自然是不可預測的。福島災變讓我們謙卑地看見,我們是活在一個沒有絕對安全的土地上,人類無法承擔那種100%安全的科技假設所造成的危難。這不是上帝的懲罰,人類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與決策負責!」 而德國天主教主教團主席楚立旭樞機主教(Robert Zollitsch)則在德國主教聯席會議中提到:「核能發電絕非未來能源的選項之一,政府必須全面檢討能源政策,而天主教會一定會秉持信仰的社會責任,積極參與制定與監督新的能源政策。」。 甚至連正教會的精神領袖巴多羅買(Patriarch Bartholomeos)都代表教會呼籲全世界應該重新思考核能發電的問題。世界應該把合作推廣研發再生能源,當成一種共同的使命。 是的,這次的福島災變是日本人付出多少生命代價為全人類繳的學費,為我們承擔的苦難,我們所有活著的人,如果沒有在這些苦難背後找到上帝給我們的悔改亮光或啟示,那麼,怎麼對得起這些無辜的死者或活著受苦的家庭呢?創世記講的不是「人定勝天」,而是「人有軟弱」。人是萬物之一,而不是萬物之靈。正值受難週之前,上帝在耶穌身上所顯明的愛會賜給我們力量,讓我們勇於面對我們的錯誤與苦難,並且從日本的創傷中學習分擔苦難的愛以及面對未來的方向,盡可能預防尚未發生的悲慘後果。 當世界各科技先進國家紛紛虛心檢討本國核能安全與能源政策時,我們的台電與政府官員,居然還能信誓旦旦地跟人民百分之百保證核電的「絕對」安全,不但沒有重新思考危機處理的漏洞,更不要說全面檢討能源政策了。講講「節能減碳」並不是能源政策,只是逃避執政責任的可笑口號而已。 而我們看見德國各教會要積極參與國家能源政策的制定與監督;台灣教會在普世合作方面,是否也能將永續性能源發展當成日後積極合作推動的事工目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