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照吃照喝照樣瘦?

&nbsp◎吳俊賢 某日在路上赫然看見一幅醒目的廣告,上頭寫著「照吃照喝照樣瘦」幾個斗大的字。這樣的廣告宣傳手法,確實很吸引人。但我心裡卻想,這怎麼可能?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麼好的事?如果照吃照喝照樣瘦的話,那些終日節制飲食、每日勤於運動的人豈非白忙一場?同樣地,靈性操練的市場上是否也存有如此誘人的廣告手法,以致基督徒的心中是否可能存有一種迷失,以為只要按時去做禮拜,就能輕鬆地甩掉屬靈上的肥肉?很多時候,我們不願意付上任何代價,卻又想要獲致豐盛的成果。事實上,不願意付出代價的結果,非但使我們一無所獲,甚至帶來許多靈性上的致命副作用。 舊約先知但以理身處在一個充滿爭競、比較、忌妒和貪婪的環境中,但他仍每日3次向神祈禱,也拒絕過著宮裡酒食肉林的糜爛生活。因此,即使宮廷中的小人想盡辦法在他身上找到可以指摘的地方,卻怎麼找也找不著。當這些構陷他的人試圖迫使他放棄信仰時,他卻依然能夠雙膝跪在神面前,禱告感謝,與素常一樣。即使不幸被丟入獅子坑中,也未因此消減、動搖他對神的信靠,因此他的內心仍舊有盼望、有平安!為何但以理可以如此安然地度過所有風暴和困境?我想這正是他平日有著敬虔的操練所致。同樣地,昔日殉道者坡旅甲和潘霍華之所以能夠展現視死如歸的偉大情操,也與他們平日的敬虔操練有關。反觀我們,在大難臨頭之際,又是否能夠像這些人一樣堅守真道和滿有平安呢? 耶穌在曠野裡面與撒但進行屬靈爭戰時,祂先前所作的預備就是禁食40天,這樣的操練,不也使得耶穌在面對兵丁捉拿、逮捕的危難時刻,卻依然能夠顯露祂勇於任事和從容不迫的無懼態度?&nbsp 使徒保羅和西拉傳福音到腓立比時,2人不僅被丟進地牢,也被毒打了一頓。令人詫異的是,保羅和西拉竟是以如下的回應來面對他們所受到的遭遇:「約在半夜,保羅和西拉在禱告、唱詩頌讚上帝,其他的囚犯都側耳聽著。」(使徒行傳16章25節)一場神奇的地震使保羅和西拉得以離開,讓獄卒也信了主。 任何想得到不壞冠冕的人,豈能不從事靈性上的操練?當我們面對生活中的種種困境和挫折時,你我是否能夠像保羅一樣泰然自若?保羅曾提醒提摩太:「只是要棄絕那世俗的言語和老婦荒渺的話,在敬虔上操練自己。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提摩太前書4章7~8節)這番提醒,也對今日身為基督徒的你我在說話。很多時候,我們對靈性操練有很大的誤解。一方面以為靈性操練是傳道人的基本訓練或課程,跟你我這些平信徒絲毫無關;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清楚認識,靈性操練的本身絕不是目的。它乃是幫助我們學習如何追隨基督腳蹤生活的方法,使我們得以透過這些操練活得更像基督。倘若我們真的有心要甩掉屬靈上的肥肉,而使自己或他人不致受到來自你我或環境中種種威脅、試探、誘惑所帶來的傷害,又豈能照吃照喝呢?甚願上帝賜福與你! (作者為浸信會懷恩堂會友)

日本基督教團感謝文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與全世界基督教會裡的兄弟姊妹們,平安! 此次在日本東北部地震震災救援活動中,在主的聖名下,受到全世界基督教會給予安慰與勇氣的代禱,及各界在主的聖名愛心之下的獻金,我們從心底表示誠摯的感謝,特別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在地震後,率先派人員及送來獻金,表達對於日本的關懷與慰問,我們對此表示非常的感謝。 關於災區的損害,死者與行蹤不明的人數,目前約2萬7000人,而因地震海嘯的原因被留置於避難所的災民目前約有23萬人,截至目前為止,在福島核電廠全力修復防止輻射污染擴大的人員約450名。在教會方面,日本東北地方約有超過40間教會受到海嘯與地震的侵襲,其中少數的教會受到海嘯的侵襲,有不少教堂與牧師宿舍因遭受地震的影響而有所損壞,雖然目前牧師們都安全無虞,但還需要多一些時間詳細確定教友的安危情況及教堂的毀損狀況。 此次東日本地震帶給日本社會莫大的打擊,為了克服核能發電廠的事故及對於龐大災區災民的救助,目前我們需要持續努力,在這樣困難的時刻裡,日本基督教團嚴肅地在主耶穌的面前,抱著忠誠的信仰、愛與希望向未來邁進,我們相信在受到海嘯莫大侵襲的土地上,會發揮被釘在十字架上並復活的基督福音,我們確信在對於核能輻射污染感到不安的日本民眾中,耶穌為贖罪而死,就如同上主之子總是一直在不安民眾的身旁。在這個特別的時刻裡,我們傳遞主的恩典勝利,並帶領我們一起相互扶持度過這個困難的時刻。 全世界的各個教會與多數的基督教徒們,與我們共同一起禱告,是對我們最大的安慰,我們從心底表示感謝,也請各位為今後在災區受難的災民們及我們日本基督教團的各個教會及教友們祈禱。 (取自日本基督教團網站,www.uccj-jishin.jpn.org)

給「核」先生的信

&nbsp◎曾信奇 親愛的「核」先生 我現在只要看到你 只有避而遠之 遠遠地躲避你 因為你帶給我只有無限的恐懼 還有噁心! &nbsp 哎喲!說真的, 核先生,我只要看到你喔 我就好怕喔! 實在是因為我沒有喜歡你的權利! 所以我看不到 你可以帶來一絲絲的喜悅! 我只有用一輩子的時間 把你踢出我的生命記憶之外 &nbsp 只因為 你在車諾比和福島所帶來的風暴 所帶來的不是津津樂道 不是意猶未盡 只有更多的悲憤難平 還有滿城的死寂 還有還有 家破國亡的殘局 而數以百計的百姓也因為你 終老他鄉 所以愛台灣愛地球的我 只有痛恨你的權利! 我只有希望你 永遠消失在這島國和地球的土地上 我們所有子民的恐懼與記憶 我只要和我的土地與孩子們 因天父上帝所創造的天地而喜樂 &nbsp 我不要因為你 而使父神對我們感到憤怒! 所以,「核」先生 我要永遠向你說「再見」 因為你既不屬於台灣這座島嶼 更不屬於這個地球 「核」先生,再見了! (作者為七星中會安樂教會青年) &nbsp

不只緬懷,更要覺醒

&nbsp總統馬英九4月3日參加反國光石化餐會時,拒絕接受民眾要求簽署撤銷建廠承諾書,遭活動主持人林世賢嗆聲,當場要求馬總統下台。消息一出,引來眾人對主持人行為議論紛紛,稱讚、質疑都有。這位長期關心環保的林醫師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總統未針對餐會主軸發言,引起台下民眾鼓譟,在此氣氛下造成他的激動,如有人認為不適,他願意道歉,但希望事件不要偏離主題,儘早回歸到總統是否要撤銷國光石化設廠案上。 無論總統是否讓人感覺態度傲慢、事件後續如何發展,台灣人民得以在公開場合下享受言論自由,這點值得肯定。快活自在指責國家元首的無能,不會當場遭到亂棍伺候,在民主成熟的國家屬稀鬆平常;但台灣「言論自由」可不像蘋果成熟就自己掉下來,而是有人用性命去把它搖下來。 回到22年前,同樣是台灣人掃墓的清明節期,時任黨外雜誌《自由時代》總編輯的鄭南榕先生,為堅持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對於他在自己主編的雜誌刊登許世楷教授的〈新憲法草案〉而被控以叛亂罪名一事,除拒絕出庭應訊,更表明「他們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得到我的屍體」,4月7日自焚向統治者做嚴厲的抗議。22年過去,眾人呼吸言論自由的空氣,不用代價,犧牲者的身影卻愈來愈遠、甚至被遺忘。 舊約申命記的作者在第6章提到:「今天我向你們頒佈的誡命,你們要放在心裡,殷勤教導你們的兒女。無論在家或出外,休息或工作,都要不斷地溫習這誡命。你們要把這誡命繫在手上,戴在額上,寫在家裡的門框和大門上。」無非是史觀的傳承,要子子孫孫知道從上主所得來的恩典與誡命,常存於心,照此而行則事事順利、國家強盛。 犧牲換來覺醒。時雨紛紛清明日是家族聚集、緬懷前人的日子,除了要記住先人的好模範,也應盡力傳承給後輩。若放大對家族的情感,多少烈士英雄為台灣這塊土地、不斷臨盆陣痛的國家付出性命,我們拿什麼來承先啟後? 在這個言論得以自由的時代,壯士斷腕般「番薯不怕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湠」被我們消費成順口溜;回想起基督受難,門徒大徹大悟後為福音的緣故更加視死如歸,身為台灣的基督徒難道不應身體力行守護遭破壞的山林、田園、水泉、海濱? 前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曾經說過,國家不是靠別人施捨來的,國家是用自己的血淚去締造的。凝視每一顆結出民主、自由甘美果實的樹,不要遺忘前人曾用血與淚澆灌。

一種災難,多種表情

&nbsp◎高有智(媒體工作者,義光教會會友) 災難現場往往是一面鏡子,呈現赤裸的人性,以及對生命的真實態度。 日本發生世紀強震,引發海嘯與核災,一連串的不幸,備受世人矚目。日本居民發揮互助扶持,甚至有50死士堅守核能電廠,展現可歌可泣的動人一幕;但在許多角落,貪生怕死或自私自利的醜陋面,也是時有所聞。 根據外電報導,日本福島縣大熊町的雙葉醫院接獲輻射危機通知後,醫院所有工作人員竟選擇全員逃亡,留下患者自生自滅。等到自衛隊找到病患時,還剩下330名病患,其中有128人是走不了的重症病患。雙葉醫院院長大言不慚說:「撤離重症病人是國家的責任,不是雙葉醫院的責任,」他辯解,當時只是依照政府指示,讓醫護人員全部撤離。 另一方面,?木縣那須鹽原市老人安養中心,同樣聽聞核災消息,該中心主任?下正弘卻選擇送走年輕職員,留下自己和19名資深的照護人員,照顧約100名老人,不少人都是臥病在床,他說:「我們要陪伴他們到最後一刻。」同樣災難,兩相對照,人性卻有高下之判。 10年前我還是菜鳥記者,曾受派到澎湖採訪華航空難。當時飛機在高空爆炸,掉落到地面大都只剩殘骸。許多親人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就是想看到死者屍骨或遺物。儘管大都是支離破碎,打撈工作猶如大海撈針,就算見不到,依照民間習俗,家屬也盼能到海邊招魂,或許死者能託付訊息,此外,也不忍自己親人在大海中受苦受凍,期盼不要成為孤魂野鬼。 在打撈工作告一段落,國防部基於人道考量,特地派遣軍艦運載家屬到「海上招魂」。面對一片汪洋大海,波濤洶湧,家屬們用不同宗教儀式表達對親人的追思。儀式五花八門,不過,思念親人的心卻是一樣的。 有的家屬請道士辦法會,也有人請僧尼敲鼓誦經,就算是基督徒也有不同的信仰觀。馬先生的太太是罹難的空姐,在一片哀淒聲中,他拿著相機與友人猛拍留念。在他心中,上帝已從3萬英呎高空將太太帶走,這是喜樂與平安的見證,因此他欣喜拍照,想要留下這一刻回憶,不過,行徑實在太像觀光客,一度遭到旁人怒斥。 同樣是基督徒,失去姊姊和姊夫的孟先生卻相對低調,他認為,基督徒不需要「招魂」,因為靈魂得蒙上帝接納,但是活著的人總會不捨,以後未必有機會再來,所以特地到海上表達思念。這片大海是姊姊和姊夫的墓場,他相信彼此終能在天堂相逢。 對於跑過災難新聞的記者而言,總能看盡人間百態,眾生萬象,對生命也常有不同的啟發。每一次災難都是我不願見到的悲劇,也希望人們從中得到更多的教訓與啟發。 &nbsp(歡迎交流討論:uidy.kao@msa.hinet.net) &nbsp

CWM領導的挑戰

編譯&nbsp◎李麗雲 原本擔任牙買加與開曼群島聯合教會總幹事,今年接任世界傳道會(CWM)總幹事的寇文牧師(Rev. Dr. Collin Cowan)為文表示,「我熱切尋求公義;同時在誠信與正直中建立情感及信譽,在這樣的基礎上,幫助我展現活力與熱情。熱切追求公義,需要堅定、堅信、包容他人擁有自己的空間,包容別人的理想,並成為貧困的支持者。」 寇文形容自己是教會的僕人,「我亦提醒自己,要在宣教上奉獻最大的努力,同時提醒自己要時常禱告,讓所事奉的工作能感動人的生活層面,更盼望自己能聽到人的苦情、哭泣,能與歡笑與流淚者為伴。」 身為對普世事工具有重要影響力的世界傳道會總幹事,寇文認為,這是一個極大的任務,他謹慎但不過度憂慮,因為他堅信上帝的呼召,「上帝在這項新的任務為我裝備能力;我亦清楚了解,我並不是靠自己的堅強能力,而是依靠上帝大能。 我認為,『改變』是一種委身,為要協助CWM會員教會成為發展宣教的教會,我們需要展現我們從上帝那裡所領受的恩惠與活力,如此亦是見證上帝的同在與能力運行在每個有苦痛與盼望的地方。」 他表示,「如果世界傳道會協助會員教會在宣教中扮演重要與積極的角色,我們便能進入宣教動力與創造力的會員關係,如此將增強我們為見證上帝而扮演更積極的要角;如果我們委身在管理與負責的改變過程,同時委身在彼此的互助支持,我們則成為一個巨大組織及關心照顧一個龐大事務及宣教機構的擁護者,如此來展現與上帝同行,見證宣教的果效。」 寇文堅信,世界傳道會需要在團體裡對過去的不順利,或是被認定的殖民歷史中,理出一條可以信任的方向,並且建立互信的機制。「我們仍需時間建立彼此的了解,從過去的殖民經驗,到如今的平等與平權,我們不能以為在過去的歷史中我們是無辜的,我們亦不能評論彼此在過去歷史的泥沼,因為那不能帶領我們前往上帝的國度中。」他進一步說,「我們因著同樣的信仰,一同建造優秀正直的福音宣揚者,也因著同信,我們能彼此相愛,並彼此關心互助向前行,成為宣教路上的良伴,在合作中建立良好的夥伴關係。」 他強調,世界傳道會若能把這美好的信息與見證散播到每個生活角落,即是在見證新的誡命,也見證上帝的宣教是在所有每個層面,不論是貧是富,是強是弱。 寇文文末再次提問和勉勵:「我們是否能如此行?我們是否願意如此為?」「我們因著信,當如此行!」 (本文獲作者Rev. Dr. Collin Cowan授權翻譯、刊登) &nbsp

勸和或勸離 ──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

◎邱世榮 教會在處理和決定牧師是否續聘之事宜,除了交付會員大會選舉決定,以及由小會辦理之外,還有一種合於長老教會的組織規則與倫理,便是商請中會的中委至教會來關心及協調。中委在聽取牧師及小會員(應考量再邀請其他重要同工)各方的想法後,最後或多或少會提供一些建議或可行之道(這當屬無可厚非之事),再由小會裁決使用何種方式來決定牧師是否續聘。 商請中委來了解協調教會所面臨的問題,其實這立意是好的,也是有道理的。一般擔任中委在處理教會事務,或者一些紛爭的議題,大多較具有實務上的經驗。有時候「當局者迷」,問題的肇因不容易釐清,的確聽聽第三者的聲音是需要的。 但問題來了,爭議的產生可能有許多因素,這些種種爭議若沒有客觀和深入的了解(這實在不可能在一次的協調中就能全面了解),中委對於參與協調之人若作出明示或暗示性的「勸和」或「勸離」的動作,這對教會會友來說有欠公允,也並非是教會未來發展之福,甚至能對教會日後產生重大的影響,可謂不得不謹慎。 對爭議的事件未能有深入性的了解及有周全性的研判時,「勸和」或「勸離」是人在做判斷時「最軟弱」的一環。理由無他,這樣的模式很熟悉,在我們生活上所碰到的糾紛,也大多按著這樣一般傳統的「和事佬」的模式來解決問題。 並不是說「勸和」或「勸離」錯了,但重要又首先要作的事,是要讓牧師牧養教會的問題,或教會所面臨的問題能夠忠實地、完整地被顯露出來,而被協調者也能以誠實的愛心接納、反對或修正這些情況,經過討論得到一致的共識後,接下來決定牧師要不要續聘的問題,方能針對問題來作出決定。 要達此效果,具有專業性的「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是理想的協調技術,「中性第三者」也是目前總會所推的傳道師訓練課程之一。個人相信中委大多有豐富的資歷與經驗,在參與教會意見不一的協調時,若能加上運用「成為一位中性第三者」的技巧,相信運用此技巧後的處理結果,更能帶給教會做重大決定時一個有價值的依據。 否則,過早在未明白事件全貌的情況下「勸和」或「勸離」,最後還動用投票來表決,對於無論是持支持或反對立場者,皆有一方難以心服口服。在此情況下牧師若繼續續聘,牧師與教會當中的裂痕可能只會愈大而愈不易得到「癒合」。 (作者為玉山神學院學生) &nbsp

猶大的善行?

◎清水信一 因著311日本強震所帶來的嚴重災情,各國都發起了募捐,台灣在紅十字募款晚會也募了近8億。曾在2009年慘遭88水災滅村的高雄小林村民,更是感同身受,也發起捐款救日本的募款活動。 在這溫馨的時刻裡,卻有人冷酷算著釣魚台及其他民族仇恨的帳。在台灣如此,在中國、韓國更是!不僅如此,還有人在忙著做比較的遊戲,捐給日本多了,有些人就會認為,為何給本國的某個天災捐款比較少,難道是因愛外人多過自家人?有人更批評韓星捐出的金額只佔他們在日本所賺的九牛一毛。 保羅寫給加拉太教會的信中提到:「要彼此分擔重擔,這樣就是成全基督的命令。」(加拉太書6章2節)所謂的「你們」,包括當時在教會裡常互看不慣的兩群人,一群是外表拘謹的猶太人基督徒,另一群則是言行不太像「樣」的外邦人基督徒。保羅要他們互相擔當重擔,因為這樣行,比守任何儀式上的要求,更能完全基督的律法。保羅又說「每一個人應該肩負自己的擔子。」(加拉太書6章5節)意思是,管好自己是否常在基督耶穌裡,不要一天到晚跟人家比較,再拿比較後的結果當作相對真理來量度別人與自己。看到拿民族大義批評這些善行的人時,就讓我想到當初猶大對拿真哪噠香膏抹耶穌的馬利亞生氣所說的:「這香膏為什麼不賣30兩銀子賙濟窮人呢?」聽起來很有道理,也很有愛心「的樣子」,但其實,「他說這話,並不是真的關心窮人,而是因為他是賊;他管錢,常盜用公款。」(約翰福音12章6節) 在教會裡,也有類似的戲碼。當台上在鼓勵對日本捐款時,突然有人衝上台發表88水災受災戶的需要,看著在麥克風前振振有辭的雙唇,我想到了猶大的吻,還有,他的「善行」。 (作者為傳道師)

不要全部怪撒但

◎吳勝得 有些靈恩派的醫治佈道家或成功神學家,將疾病、貧窮、痛苦當成從魔鬼而來,這是我苟同的。聖經中保羅身上有一根刺,提摩太有胃病,這是上帝所許可的,並不是來自撒但,而是來自上帝。 希伯來書11章33~40節描述不少信心偉人是:「他們藉著信心,戰勝了周圍的國家。他們施行正義,領受上帝的應許。他們堵住獅子的口,撲滅了烈火,逃脫了刀劍的殺戮&hellip&hellip另有些人拒絕被釋放,寧願死在酷刑下,為要得到更美好的新生命。又有人忍受戲弄,鞭打;也有人被捆綁,被囚禁。還有人被石頭擊斃,被鋸子鋸斷,被刀劍殺死。再有人披著綿羊山羊的皮,到處奔跑,忍受窮困、迫害,和虐待。&hellip&hellip這些人的信心都有著很不平凡的記錄;可是他們並沒有領受到上帝所應許的,因為上帝決定給我們作更美好的安排。他的旨意是:他們必須跟我們一道才能達到完全。」他們被打死、窮乏、患難、苦害,難道現代的基督徒就不必受苦,而享受富裕、健康、快樂? 基督徒不管多麼敬虔,仍然會生病,有些信主的人,終身的病也沒有得醫治,反而讓他們煉淨更精純的生命。有的病來自撒但,可以禱告讓疾病離開;有些疾病則是上帝的管教和煉淨,要接受上帝的旨意。至於上帝醫治與否,就要順服上帝的旨意。 貧窮和痛苦都有上帝的許可,並不都從撒但而來。如非洲國家生來就貧窮,和環境因素有關,不能都歸於撒但。基督徒雖然不喜歡疾病、貧窮、痛苦,但如果遭遇疾病、貧窮、痛苦,仍然要相信一切都有神的旨意。進一步想,如果神讓每一個基督徒都是富有的,那麼可能大家會蜂擁來信耶穌?或是讓基督徒變成老底嘉教會,有錢卻變成不冷不熱的基督徒? 基督徒是在苦難中讓信心經過試煉才能長進,而不是沒有受苦就會有好的生命。放心,神會因我們的生命給我們適當的試煉,而不會超過我們可以忍受的。哥林多前書10章13節說:「你們所遭遇的每一個試探無非是一般人所受得了的。上帝是信實的;祂絕不讓你們遭遇到無力抵抗的試探。當試探來的時候,祂會給你們力量,使你們擔當得起,替你們打開一條出路。」 基督徒有的處高位、賺大錢,這些基督徒靈性不一定就高,也並非神特別喜愛他們,相反的貧窮、生病的基督徒也不代表神不喜悅他們。富足而驕傲的基督徒恐怕更會遠離神。基督徒無論處富貴或貧賤,都是出於神,不要都怪撒但。 (作者為自由傳道人)

台灣?海岸

◎詹益宏 日本的強震引發全世界關注的福島地區核電場事件,讓人不禁回想起1986年蘇聯車諾比事件,核能安全再度成為國人關注焦點。由台灣環境保護聯盟號召的320「我愛台灣,不要核災」遊行,當天聚集數十個民間團體與自發性民眾,集結數千人參加遊行。 雖然有事無法參加,卻不由得想起一些事,當年Ihla Formosa!如今已經成了ki-a Formosa!如果核能真的那麼便宜,為什麼日照比台灣少的德國人會笨到選擇發展太陽能?我們不是有家排名全球第3大,生產太陽能光板最有名的茂迪嗎?&nbsp 如果以總預算來看,核四的預算,含追加金額已達2700多億,預計發電量270萬千瓦。如果以屏東養水種電的資料,200千瓦的裝置要200萬元來推估,一座核四的建設經費可以變成13萬5000座的200千瓦太陽能發電裝置,其併聯的裝置容量也可以達到270萬千瓦。 如果加上環境危害與人謀不臧,我想不出核能發電哪裡好?如果說到永續經營與產業發展,我想不出養水種電哪裡不好?這都尚未提到我們的政府對災難的反應度、官員的危機處理、施工品質、與核四這部國際拼裝車如何上路,萬一遇到地震與海嘯&hellip&hellip。 四百年前 外海遠看滿山翠翠、處處白沙 台灣&ecirc海岸 葡萄牙人讚嘆:「Ihla Formosa!」 不知啥時 金山、石門、北海岸 出現2粒大炸to&acirc? 貢寮、福隆,核四廠嘛teh趕 火力電廠遍滿西海岸 煙t&acircng一支一支高n&aacute山 不知啥時 地震會傷到蓮花盤 &nbsp大海湧會將電廠蓋滿滿 幾百萬人究竟要安怎疏散 盼望上帝有the看 不通互咱遇到彼款的絕望kap孤單 如今來講 外海遠看處處肉粽(消波塊)、垃圾滿滿 台灣&ecirc海岸 台灣之子怨嘆:「ki-a Formosa!」 (作者為台中中會東榮教會長老)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