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心意更新,察覺上帝的智慧

◎裴信祐 年輕時,每逢一年之始,總是感受到萬象更新的喜樂,充滿雄心壯志要在未來一年,活出大不同的生命與成就;年紀漸長,頭髮漸白,體力不再可以盡情消費,新年到來,總覺得日子似乎越來越不可捉摸,很不可倚勢。環顧四周,從小在教會一起長大的兄弟姊妹,有罹患癌症者,長期作化療,身體非常虛弱,進出醫院多次,看著他們身影日漸脆弱,心如刀割,卻一點也幫不上忙,對生命的脆弱,感受到實實在在的畏懼。醫生的知識是多麼地有限啊,縱使學醫數年,再加上不止歇的醫病經驗累積的知識,也敵不過那微小的病菌,過年的心情,就在年歲飛逝的悵然與周遭朋友的身心苦楚中,帶了些許感傷。 今年被任命當主日學校長,重新接觸年齡從3歲到18歲的幼兒、兒童與少年,這是一個充滿活潑,可愛,青春洋溢,旺盛生命力的世界,與我周遭朋友的灰暗,形成強烈對比。好似雲上太陽,乍然穿透那厚厚的雲層,讓我感受到無比的熱量;然而,多一些時間互動之後,卻發現在那熱力四射的陽光背後,隱約存在著些許以「自我」為中心的思維與行為。 &nbsp 有些幼兒已有玩具,還覬覦同伴手上玩具,想要據為己有。兒童是一群可愛的小天使,對我這個陌生的校長,毫不吝嗇地接納,且玩在一起,雖然如此單純,仔細接觸,卻發現每個兒童也都有他自我的獨特質素,陽光並不全然那麼單純。有些小朋友從週末社區班來參加週日主日學,一切都很新鮮,老師教唱歌比動作時,盡情地投入,享受那歌唱與舞動的喜樂,這些社區小朋友,對於教會的知識很淺,懷著好奇的心,謙卑的靈,盡情吸納享受那詩歌舞動的歡愉,得到很大的滿足,散發相對單純的陽光;另一群從小被父母帶到主日學長大的小朋友,在主日學很久了,已知道如何在群體裡找到自己最佳的「節能」方式,唱歌時嘴巴微張,舞動時,則手腳僵硬,毫無生氣,對於主日學的知識,自己感覺豐富,常不經心地顯露出不屑與不耐,自我驕傲的靈在這些小朋友的肢體語言中隱然看見,我看到的是這些以知識為傲的小朋友,失去了舞動的歡愉,陽光也黯淡了許多。 &nbsp 歲末年初,聆聽了年邁與年幼生命的變奏曲,不禁想到保羅在哥林多前書1章25節的話語:「因為所謂『上帝的愚拙』總勝過人的智慧,所謂『上帝的軟弱』也勝過人的堅強。」又想到他在哥林多前書1章27節,對哥林多教會苦口婆心的教誨:「上帝偏要揀選世人所認為愚拙的,來使聰明人羞愧;上帝揀選世人所認為軟弱的,來使堅強的人羞愧。」 &nbsp 是的,生命若是年邁,不必懼怕,因為上帝的智慧高過我們可理解的知識,只要心存謙卑,對所臨到的一切獻上感恩,生命自然燦爛;生命若是青春,更要學習謙卑,因為上帝所賜永恆的生命,勝過青春時光,肉體的生命終究會老去,我們一點也無可誇之處,唯有誇我們的軟弱與卑微,虛心進入上帝所準備的歡唱與舞動的韻律裡,才能察覺上帝的智慧,享受真實的平安與喜樂。

從空軍士兵遭冤殺 思罪與罰

空軍作戰司令部士兵江國慶遭冤殺一案,被檢察官找到新事證,兇手另有其人,引起社會一片譁然!指責的聲浪,指向爭功諉過、草菅人命的軍事單位。總統與國防部長,在社會輿論的壓力下,出面向江家道歉。民眾除了對於江家深表同情外,對於死刑廢除與否的議題,再度掀起討論的熱潮。 死刑的議題,在台灣社會看法始終兩極,至今仍無共識。宗教團體與人道主義者,無不力飭死刑殘暴冷酷,違背人性的尊嚴,不該存於文明社會。制裁之目的是為矯正,而非報應;反對者則主張,死刑不能廢除,制裁之目的不只矯正,也包括報應。 兩相對照,「矯正主義」團體堅持:1.人類生命的尊嚴無可剝奪;2.避免法官誤判而造成遺憾;3.防止死罪者一不做二不休繼續更大傷害;4.廢止死刑乃是世界之潮流;5.廢止死刑犯罪率逐漸下降。「報應主義」團體之主張不外乎:1.誰來同情與安撫受害者?2.三審定讞何來誤判之憾?3.廢除死刑豈能停止傷害?4.世界潮流豈可代表真理?5.犯罪率只能參考非準則!&nbsp 聖經中「罪與罰」的觀念相當強烈,該隱殺死亞伯犯下人類第1宗兇殺案後,上帝提出的訓誡得以清楚見著,人乃依上帝形像所造,有著生命的尊嚴,且生命的主權在於上帝,人不可殺人,也不能被人所殺(創世記9章5~6節)。到了耶穌基督降生後的新約時代,上帝的「公義」依然不變,但「報復與懲罰」背後,卻可因著耶穌基督的「愛」而化解。 雖有些舊約的規範,在新約與現代的社會中,已不可同日而語,然在上帝所頒布的「罪與罰」之律法中,與現代法律所謂刑事與民事有著相同的意涵,皆在訴說,犯罪的人必須付出代價,接受法律的制裁。所不同的是,舊約時代,人犯罪之後的「獻祭」,其「悔罪」、「彌補」、「修復」的意涵,大於犯罪之前的「預防」;新約時代,事先的「預防」,則大於事後的「彌補」。人若肯承認自己的罪,並倚靠耶穌基督十字架上的救贖,便能和上帝建立關係,成為新造的人,不再被罪惡所轄制。 愛與公義是上帝的屬性,聖經「罪與罰」之立場永不改變,犯罪的人須付上法律的責任與代價,但殺人者所犯下之罪的生命之刑,並不能由人來追討和執行;殺人者若不真心悔改,上帝會親自追討。聖經已清楚言明:「罪的工價乃是死。」(羅馬書6章23節)犯罪之人,若能真心悔改,倚靠上帝恩典,藉著耶穌基督的救贖,在主基督耶穌裡,乃是永生;否則,靈魂將永遠沈淪。 鑑於江國慶的被冤殺,基於耶穌基督的愛,我們衷心期待,死刑應當廢除!

接納外遇兄姊

◎王乾任 日前一則社會新聞報導,有不肖男子進入教會,誘拐已婚的姊妹,等對方落入情網後,偷拍親密照片,以此要脅對方持續提供金錢,最後女方無力支付,竟然傳簡訊給該名姊妹的丈夫,連同私密照一同曝了光。 從法律的角度來看,這名姊妹的丈夫可以告對方妨害家庭,還可以告對方恐嚇取財,侵犯個人隱私等等,就社會新聞的角度來看,好像也不過是千篇一律的外遇問題。然而,因為事情發生在教會,發生外遇的一方又是位「姊妹」,縱然弟兄姊妹們不當面責怪她,也接納她;但是,也許還是會有人不能理解,她為什麼會發生「外遇」?我想這位姊妹內心的壓力和痛苦,一定比任何人都深,被罪惡感挾制,需要神的恩典來釋放。 不過,通常一件外遇被人發現後,人們習慣去責怪發生外遇的當事人與第三者,視不知情的元配為被害人。然而,現實生活中的實際情況非常複雜,雖然發生外遇是不對的事情,但是,如果誤以為沒有發生外遇的那個人都沒有責任,卻也是錯誤的觀念。一對夫妻會走到有人發生婚外情,或一對情侶會走到有人劈腿,不可以簡單的用「誰的錯?」來歸因。如果真的要說誰有錯,是3個人都有錯。首先是元配雙方的婚姻關係早已經發生問題,2人卻都裝傻不願意解決,直到有機可趁的第3者出現,不想面對婚姻問題的一方拿第3者當逃避的藉口。若有心解決婚姻中的問題,縱然最後2人感情走不下去,也不致於會搞到在還有夫妻關係之名╱實的時候,同時在外面有婚外情,成熟人的作法,至少會好好地處理眼前的婚姻關係。 &nbsp 基督徒當然都知道,「神所配合的,人不能分開」、「兩人連為一體」、「信與不信之人不能共負一軛」等等許多關於婚姻的教導,不過,人畢竟不是聖人,而是靠恩典稱義的罪人,有時候教會太過高舉無誤真理,卻會讓那些已經落入試探中,深受軟弱綑綁的弟兄姊妹更加不敢讓教會知道自己的軟弱,不敢尋求牧長幫助,於是放任自己沉淪於罪中之樂,直到事情無可挽回。明知該及早收手,卻一直不敢面對問題,逃避問題。 &nbsp 我認為,教會在婚姻╱兩性關係的教導上固然要按照真理,也應該極力幫助每個弟兄姊妹遵循,同時也要告訴弟兄姊妹,有任何問題要馬上尋求幫助,由教會協談或轉介合適的婚姻輔導機構。我認為教會牧長一定會堅定而溫柔的告訴每個弟兄姊妹,教會無條件接納和包容,並給予適當的幫助。因為,主耶穌的恩典對於落入罪中之人的態度,除了以愛接納,還是接納。萬萬不可用嘲諷錯誤、自以為義的責備,或背後說人閒言閒語,那只會讓沉淪的弟兄姊妹更加遠離主。面對軟弱或落入試探的弟兄姊妹,我們除了接納,還是接納。 &nbsp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景美浸信會會友)

別讓性變成了罪

◎李冠呈 電影《美麗境界》當中男主角約翰.奈許在酒吧要追一位火辣的金髮美女時,他說:「我現在要追妳,然後我們會開始約會、交往,但是我的最後的目的卻是跟妳上床,不如我們就直接省略中間的過程直接交換體液吧。」男主角當然被狠狠甩了一巴掌。這段令人莞爾的橋段道出時下男女交往與約會的現狀。2月14日「西洋情人節」,可以想像正在交往熱戀中的男女朋友經過浪漫約會後共進燭光晚餐,並進飯店享受浪漫夜晚度過最浪漫的一天。但是說穿了,每個被包裝得完美浪漫的最後目的就是為了一件事:「上床」。 不管受到生理因素或是西洋文化的影響,以為性是對愛情的肯定或性是用來控制對方、擁有對方的最簡單工具,已經成為大家「公認不公開」的默契。時下年輕人也會選擇在特別節日,如情人節、交往週年、生日作為將自己身體給予對方的時機。乍看之下一切都是這麼的美好與自然;但是且慢!享受最浪漫的「性」時,必須謹慎小心落入了「罪」浪漫的陷阱。 &nbsp 或許社會潮流越來越開放,基督徒的愛卻是謹守上帝教導、有分際的愛,十誡中的第7誡中,不可姦淫包含了「不可以發生婚前性行為」、「婚後外遇」、以及「不可有性幻象對象」的意涵。基督徒的愛,不是「愛我,就給我」,而是「愛我,就等我」,等到步入禮堂正式結婚之後,享受上帝賜與的連合,成為一體,這是上帝唯一許可的「幸福的性關係」。真正的愛情,是上帝所賜的極美禮物,是相遇、相知、相結合的過程,在戀情中互相吸引,然後攜手進到婚姻之中,因此,「愛情不是婚姻的墳墓」,反而「婚姻是把愛情延續進到墳墓(今生終止),直到主再來的日」。 &nbsp 藝人劉?宏,堅持求婚當晚仍然堅守「婚前禁慾」的規定;已退休的網壇好手張德培也是如此,作為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恪守「婚前不破身」的原則,一直到2008年(36歲)與妻子劉安寶結婚。金馬小生楊祐寧與女友感情穩定,卻堅持「不越雷池一步」。他說,當一件事從永恆角度來看,對錯就不見得是現在看的那樣,他還對摯愛的女友呼籲:「愛我不能比愛上帝多!」 &nbsp 因此,在享受愛情的甜蜜之時,不要讓自己陷入上帝眼中不喜悅或不聖潔的罪惡之中。不要害怕被嘲笑我們是老處男、老處女,落伍保守活在石器時代,屬神的兒女請記住:「我們的身體不是自己的,而是上帝的殿,既是上帝的殿,便要聖潔」,別讓性的享受變成了罪的沉淪。身為父母以及教會長者從小就要教導自己的兒女以及教會主日學、青少年這群教會未來的棟樑、屬神的兒女不落入犯姦淫的罪惡之中。我們有責任教導說:「當愛妳的男孩迫不及待的對妳說:『愛我,就給我』的時候,請女孩對愛妳的男孩說:『愛我,就等我』」、「請對你愛的女孩說:『因為我愛妳,所以我等妳』。」把最好、最完整、最珍貴的「第1次」留給結婚的另一半,別讓性變成了「罪」,活出上帝賜與性在婚姻之中的美好旨意。 &nbsp (作者為高雄中會援中長老教會牧師)

聽!鵝卵石的哭泣

◎詹益宏 或許在世上的時間已非常久遠 太平洋的海浪始終迴盪在耳邊 從來沒想過這一切會有所改變 遠望天邊雨後的彩虹依舊出現 靜靜等候椰子蟹在我附近流連 綠蠵龜總會安穩在我身旁繁衍 西方傳來反對國光石化的詩篇 北邊傳來祈求留片肺葉的想念 我以為這一切將不會有所改變 這些年有些人陸續在身旁出現 呼求政府保存恆春半島生態鏈 伙伴們被堆疊拍成美麗的照片 詩人何時為我寫下控訴的詩篇 何處文人為我沙發跪求的想念 公路的開通斷了椰子蟹的流連 經濟發展絕了綠蠵龜生態繁衍 請求你們都能確實來此走一遍 替我留下卑微呼求與絕望想念 &nbsp 那天有個鏡頭蓋不巧掉落身邊 她看我靜默無言卻已淚流滿面 我懇求她可否找機會為我發言 有誰聽見我的哭泣一遍又一遍 海浪拍打我身的日子尚有幾天 經濟發展掩蓋了多少醜陋罪愆 縮短城鄉差距是多美好的謊言 或許在世上的時間已非常久遠 人們真以為擁有上帝創造之權 &nbsp 參加東榮教會肥瑪團契「尋訪阿塱壹──見證台26的哭泣」,走過阿塱壹,更加反對以經濟發展之名,對大自然所施行的開發與破壞。 &nbsp 嚮導說,過年後台26線即將開工,如果還有時間,邀請您親自走一趟旭海──南田,聽聽鵝卵石的哭泣微言! &nbsp (作者為台中中會東榮教會長老)

「民國初年」是何時?

&nbsp &nbsp &nbsp 王昭文《新使者》雜誌執行總編輯 中華民國慶祝百年,和台灣何干?中華民國建立的時候,台灣是日本的領土。在台灣人反抗日本殖民統治的歷程中,大多數台灣人的認知是:「台灣是世界的台灣」,他們的反抗運動是在日本帝國的架構下進行,或與日本的民主派、或與社會主義人士親近合作,追求高度自治或自治。當然,也有人寄望中國強大起來,協助台灣人脫離日本的統治,可是,那是像印度、巴基斯坦、緬甸、越南的革命者有些投靠中國或日本一樣,是在地緣政治結構中像打撞球般借力使力,弱小民族反抗殖民統治、尋求自立的策略之一。 中華民國戰後占領台灣,隨後在1949年丟失大部分領土,「移國」台灣。中華民國來到台灣,並非台灣人民主動的選擇,而是「再次殖民」。中華民國明明只統治「台澎金馬」,卻宣稱代表整個中國,至今憲法未改,更利用教育權灌輸人民虛假的中國認同、打壓本土文化和台灣認同。然而,這種虛假意識是無法長久下去的。這個流亡政府,在長達60多年的統治後,像一領舊棉被,被套爛得差不多了,裡面的棉絮卻已經翻新過。自1970年代以來,以本土意識為基礎的民主運動,推動了一波又一波的自由化和民主改革,中華民國政府的正當性已經不是來自萬年國會「老法統」,而是建立在台灣人民的共同意識上面。只是,「中華民國」這個破爛外殼,卻還是丟不掉。 &nbsp &nbsp 幾年前,有位歷史老師出了關於「民國初年」的考題,結果有幾位學生認知的「民國初年」並非1910年代的中國,而是1950年代的台灣。這位老師對此感到不解。可是,如果站在台灣史的角度,往往由外來統治者的更迭來斷代,有荷據、清領、日治,接下來既然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戰後初期當然可以算是「民國初年」。學生可能站在台灣立場而重新定義「民國初年」,令這位大中國意識的老師焦慮不安。現在,國民黨政府則正做更多混亂歷史的工作。 &nbsp &nbsp 2008年國民黨贏回政權之後,親中路線明顯,威權時期用來統治人民的那套虛假中國意識又再復活。可是,在論述中華民國的時候,也很努力「連結台灣」,不斷混淆事實,意圖以含混的修辭來將人民愛台灣的情感嫁接到中華民國上。例如「宗教百年,祝福年年」的活動,很多都強調是為台灣祈福。還有一些活動是強調台灣之美、台灣先人美好的行誼等等。這些都不是壞事,但是把不屬於中華民國年代的台灣故事也拿出來摻,只會讓人更搞不清歷史真相。年輕人追索自己的家庭歷史,對祖父母的生命史深感興趣,記述他們的故事時,動不動就會提到「那是民國初年」,可是明明當時祖父母都是日本籍,和民國一點關係都沒有!沒有意識到自己和祖父母不同國,怎麼可能了解他們的世界?這就是中華民國史和台灣史混淆的糟糕處。 這幾年人民的台灣認同越來越清楚,國民黨企圖替血管、神經斷光光的中華民國動手術,使它連結於台灣,把台灣的血輸給他。能否成功,還得看排斥現象嚴重到何種地步。台灣人顯然神經粗得很,也勇壯得很,一點也不在乎自己的生命流失。「精彩一百」的大醮,小小的補助款又買到不少台灣血。換血、翻新棉絮,沒什麼不好,可是仍無法去除那塊虛假招牌。仍需有人疾呼:「我的國家是台灣!正名為台灣!」 &nbsp &nbsp

再多一點「社會實踐」課

由環保團體陪同,20位小朋友在北一女校門口希望總統保全彰化大城溼地,小學四年級的彭嘉瑜在自製大型明信片紙板上寫下,「希望總統跟大家一起保護白海豚跟大自然,因為光靠一部分的人是不夠的,要有健康的環境,才有幸福的國家」。 相同的議題,各個領域的高中、大學青年們討論出1月26日在環保署守夜的行動,他們在海報上寫著:「直到國光石化開始運轉,我喝著污染的毒水,吸著致癌的空氣,再也吃不到乾淨的蔬菜、奶蛋、魚肉、蚵仔與米飯,我彌留在安寧病床上,再也沒有人能替我說話了&hellip&hellip」號召更多青年來關心。在仍被視為尊貴的「大學生打工笨死了」、「公務員不是一般人!」封建官僚士大夫價值中,我們樂見教育中利他、為人的觀念在寒冬中嫩芽漸長,也讓環保人士從對政府宛如一頭拉不動的大牛的絕望中,看到遠方乍現曙光。 美國行為主義心理學家華森 (John B. Watson)說,給他一打孩子,透過環境安排,可以使他們成為法官、醫生、強盜或小偷;他主張行為不是與生俱來的,不是由遺傳決定的,而是受環境因素的影響被動學習的。這樣的主張雖不全然受認同,但無庸置疑的是環境影響人的行為至鉅,所以當各項議題的公民運動的自主性參與者年齡層往下降,真要慶幸公民意識的環境仍有進步,如果再多一點「社會實踐」課,對社會真是好事。 好一陣子,醫學教育被譏諷是培育藥商而非良醫;醫不好、看不死的科別取代傳統的「大科」成為熱門。而所謂的「恐龍」法官與只會考試的「背多分」法官,被批評生命中絲毫沒有社會參與,造成判案多有偏頗。其實,關鍵在於正規教育中少了太多的「社會實踐」課,少了生命的張力。 馬偕博士在世時的教學,是非常「社會實踐」式的,也培育了許多對人、對土地關懷的熱情傳道人,本期《台灣教會公報》也以較大篇幅報導,馬偕醫院與馬偕醫學院連袂至台東利稻部落參與當地教會事工,說出院方與校方希望這群將來的醫生們,帶動醫界多一份視病猶親之情,多一點謝緯牧師當年「醫生早一分鐘到、病人少一分鐘痛苦」的情操,畢竟犧牲與奉獻絕非嘴巴說說就能辦到。 我們的信仰裡也是需要更多一些「社會」、「公民」元素,這會讓我們從關心周遭更貼近耶穌愛人的臉頰。信仰價值中的個人救贖固然重要,懂得攜手並進、互助共榮更是可貴,作家楊逵的作品中寫著:「小伙子,大家來賽跑,不為冠軍,不為人上人,老幼相扶持,一路跑上去,跑向新樂園。」這個新樂園真像極了福音書說的上帝國。

為了「九把刀」

◎賴信瀚 &nbsp「九把刀」是一位年輕多產的作家,《親子天下》雜誌針曾對全台2000多位國中生進行閱讀習慣調查,其中最喜愛的作家第1名,就是九把刀。他也成為各地學校競相邀約演講的熱門人物,由於他作風自由、大膽,也常引發爭議。 日前,九把刀受邀到新竹縣關西高中演講,言詞辛辣,不時以「幹」、「靠」做語助詞。校長在他演講後大聲說:「幹!真是太好聽了!」師生報以熱烈掌聲。校長體會到九把刀不假道學,與其用八股、教條式的結論,不如讓孩子們感覺被理解。他隨後也提醒同學,不要只看到表面,要看到更深層意義。遺憾的是,最後在社會輿論以及「教育當局」的壓力下,校長仍為當天的發言,以及不良示範黯然道歉。 九把刀也在台南女中演講時,轉身脫下牛仔長褲,露出預穿在裡頭的「南女運動短褲」,藉此呈現該校學生在2010年3月間,力抗校方爭取穿著運動短褲上學的勇氣,此舉引來台下一陣尖叫歡呼。學務主任林秀珍表示:「從頭到尾沒有冷場,連老師也被鼓舞了!」雖然受學生歡迎,也獲得老師肯定,但九把刀還是背上「粗鄙」、「幼稚」等罵名。 有人說,世上最困難的2件事,是將別人口袋裡的錢,放到自己口袋裡;把自己腦袋裡的東西,放到別人腦袋中。九把刀難免挑戰社會「約定俗成」的價值,但卻成功創造一個「將自己腦袋裡的東西,放到別人腦袋中」的機會。這豈不是教育工作努力的事嗎?面對時代的挑戰,太堅持傳統,並不能有效傳達理念。 宗教改革之前,天主教會堅持用拉丁文舉行彌撒,認為翻譯聖經,容易使譯文偏離原意。即使會眾聽不懂拉丁文,仍然緊抓著這個傳統。保羅說:「在信心軟弱的人當中,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爭取他們&amphellip&amphellip在什麼樣的人當中,我就作什麼樣的人&amphellip&amphellip我為了福音的緣故做這些事,目的是在跟別人分享福音的好處。」(哥林多前書9章22~23節) 耶穌也是這樣的典範,祂沒有坐在高高的寶座上,以崇高的道德標準要求我們。相反的,祂以人的樣式來和我們一同生活,藉此彰顯屬天的真理。今日長老教會面臨人口老化的危機,許多2、3代信徒外流,這讓我們反省:「年輕一代的需要到底是什麼?」我們必須探討,教會核心價值是什麼。是傳統、文化傳承、習慣,還是福音呢?想清楚了,我們會發現很多緊抓不放的傳統,其實沒有什麼好堅持的,只有一件事不能放,就是耶穌啟示的真理。記得耶穌說:「天地要消失,我的話卻永不消失。」(路加福音21章33節) (作者為台南中會大同教會牧師)

拜讀社論有感

◎張揚道 &nbsp拜讀《台灣教會公報》3072期社論〈從讀經與祈禱出發〉,有感長老教會為迎接宣教150週年,推動「一領一.新倍加」運動,它觸及個人、教會、社會、普世等層面,期盼信徒的質與量都增加。唯部分教會長執與牧師的理念不一致,或信徒只是「坐禮拜」;也有部分守成的牧師,以保持會友人數不減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在這種情況下,信徒靈命要如何增長,人數怎樣才能倍增,福音要如何廣傳? 教會應循「大誡命」,才能達成「廣傳福音、引人歸主」的「大使命」。大誡命是「愛主你的神」、「愛人如己」2件事,也就是「愛神愛人」。「愛主你的神」是尊主為大、謙卑降服於神。「愛人如己」是有憐憫的心,願意饒恕與接納。要落實「大誡命」,從讀經與祈禱出發是正確的,聖經是神的話語,指引我們進入神救贖國度;而祈禱是祈求聖靈的幫助,使我們願意去偏入正,以神的愛來愛人。雖然我們願意,但常做不到,若要落實「大誡命」,唯有祈求聖靈的幫助,使我們的生命從偏心的老我,漸漸回復正心的新我,與神有深度的連結。 每當教會事工檢討會時,錯的都是對方,然而要先改變自己,別人看見你的改變,才知道自己的錯,進而願意祈求聖靈幫助除去老我,成為新造的人。求聖靈幫助我們,讓我們大家都能夠去偏入正,真正與神連結,成為上帝合用的器皿,才能達成「一領一.新倍加」宣教運動,來榮神益人。 (作者為台灣基督教道生長老會傳道師)

【普世】認識全球長老教會婦女聯盟

◎鄭明敏 有別於衛理公會婦女或信義會婦女,長老教會婦女長期以來缺乏一個國際性的組織,直到1995年,紐西蘭長老教會婦女組團參加在北京舉辦的第4屆世界婦女大會,會中發現,沒有組織及合作網絡,就沒有發聲管道的困境。翌年適逢紐西蘭長老教會歡慶婦女事工百週年,在回顧過去,展望未來之際,該教會婦女領袖們深感與該國太平洋區的鄰國本宗教會姊妹缺乏接觸與合作,遂於1996年,以Bridgebuilders Network之名,在紐西蘭奧克蘭舉辦一次國際研討會,全球長老教會婦女聯盟也由此逐漸成形。在上帝恩典帶領下,該次國際研討會催生了全球第1個長老教會婦女及相關婦女組織之聯盟,取名Bridgebuilders International(國際橋樑建造者協會),意指該協會期待能在因各種因素而彼此隔絕的兩造之間,搭建和平的橋樑,促使雙方有溝通、接觸的管道,進而彼此了解接納。 國際橋樑建造者協會雖經總會婦女事工部翻譯並正式採用,但協會名稱容易予人產生和造橋鋪路等建設工程相關的誤解,事實上,協會的本質就是各國長老教會婦女組成的國際組織。相較於其他教會婦女的普世組織,本協會主要侷限於長老宗,固有別於一般標榜超教派的普世組織,同時是一個相對年輕的國際教會婦女組織。 遲至1999年,該會在斐濟舉行第2屆國際研討會時,協會之架構雛型與章程方才確立,雖因欠缺常備經費而沒有專任總幹事之編制,行政事務必須由會員國輪流義務擔綱,並負責出版1年2期之通訊《Newsletter》,輪值國也必須籌辦3年1次之國際研討會。第3屆國際研討會在2002年於南非召開,第4屆則在2005年於澳洲東北的島國萬納度舉行。 該協會的宗旨在於連結、搭建全球長老教會婦女暨相關教會婦女團體之聯絡、關懷及支持網絡。目標包含以下5點:1.藉由彼此的代禱與連結堅固我們共同的基督信仰;2.資訊交流;3.認同並委身於全球性議題;4.共創友誼,分享資源、文化、語言以及人員交流;5.提昇婦女權益與責任的意識。 創會之初,參與者清一色為太平洋區國家的教會婦女,而拓展至今,也僅約有16國教會婦女加入,涵蓋亞洲、非洲、大洋洲等區域。雖然組織體質仍然不夠健全,也尚未得到全面性的認同,目前還無力發展任何事工,但3年1次例行的國際研討會,仍是全球長老宗婦女唯一的聯結,值得珍惜。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婦女自1999年起加入該協會,戮力與同信同宗的婦女姊妹們共同實踐兩造之間搭建橋樑的異象。並於2005~2008年間接手成為輪值國,由5位具普世經驗的本宗姊妹擔綱協會幹部職責,並在2008年5月於高雄新興教會盛大主辦第5屆國際研討會。不但締造該協會第1次在亞洲區舉辦大會的紀錄,更透過我們的夥伴教會網絡,廣邀各國長老宗教會差派婦女代表前來成為觀察員,成功促使該協會首度有歐洲及北美的代表前來參加,盼望有助於該協會逐漸名實相符,終有一日囊括全球長老教會婦女於其中。 國際橋樑建造者協會第6屆國際研討會已訂於2011年於美屬薩摩亞召開。(作者為WCC中央委員,台南東寧教會牧師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