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評論

觀點評論

和平和平,何時來?

◎盧悅文 基督教的信仰有一中心思想,即「伸張正義」。聖經中不論舊約先知的教訓,或者是新約記載的耶穌言行,在在強調「基督徒有社會責任」的概念。然而,現今我們所處的社會不公不義,強者欺凌弱者、富有的剝削貧窮人的時代,「公義與和平」反而離人類社會愈來愈遠。 今年5月,在加勒比海的牙買加首都Kingston即將舉行一場「國際普世和平會議」(International Ecumenical Peace Convocation, IEPC)。這場國際性會議,可說是普世教會界2011年最大,也最受矚目的一場集會,幾乎所有參與普世宣教的各教會代表與教會重量級人物皆會出席。 IEPC是普世教會協會(WCC)的「克勝暴力10年」(Decade to Overcome Violence, DOV)計畫之收成。DOV始於2001年,是普世教會協會於本世紀最重要的一個計畫。而舉辦IEPC的目的,除了收成DOV這10年的參與,也希望見證上帝的和平是普世教會的恩賜,同時也是普世的責任。尋求教會在「和平」議題定位的價值與力量,同時提供網絡連結的機會,並深化我們對於和解與和平近程的共同承諾。 IEPC最終也希望,藉由這樣的集會,讓更多的個人與教會重新思考並反省對非暴力、和平與公義的參與。因此,將IEPC定位為「具公義的和平」的呼召,一點也不為過。 以DOV計畫為基礎,IEPC一共有4大目標,分別是:「確認我們可以一起大聲呼求的為何」、「確認需要更進一步探討的議題」、「推薦有成效的案例與可預期看到成效的提案」,與「提出與主導可實行的方案給參與的團體」。 為期10天的會議,一共分4大主題,分別是「社區中的和平」、「地球之和平」、「市場上的和平」,以及「人群中的和平」。不難發現這幾個議題,其實與當今各主流基督教宣教組織在過去10年中關心的議題主軸有相近之處。議題以「和平」為中心,討論人與鄰居、人與地球、人與市場、人與人等4大主題。 每天早上以大會報告、提出問題、討論與議決的方式進行;另外,每天下午還有許多與這4大主題有關的工作坊(workshop) 讓與會代表彼此學習與分享,同時以小組的方式讓大家有所互動。經由這些工作坊、小組分享和討論,形成議案送到大會進行表決,作為日後WCC及各會員教會事工方式的參考。 這次IEPC的重要和規模,可媲美WCC每7年一次的年會,只是在人數上會稍微少一點。IEPC可說是全球各教會針對這10年來「教會與社會」的議題,最重要的展演場地。WCC的各會員教會如何回應DOV的10年計畫,也就看這次IEPC會議與工作坊當中,各會員教會的代表能夠提出什麼樣的具體建言和經驗分享。換句話說,這是全世界各教會大展工夫、好好推銷自己的舞台與最佳機會。 只是,在這個動蕩、經濟政治利益走在人權前面的時代,我懷疑,DOV和IEPC企圖傳達與達成的普世價值,何時才能得以實現?符合上帝的公義與和平,何時才能真的落實在人類社會? &nbsp (作者為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青年,現任WCRC第一屆副主席)

殺戮農場

◎管中祥(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會董事長、永和聖教會執事) 4月10日受邀擔任「2011NGO環境會議」的「傳播媒體運用」工作坊主持人,這是台灣環保團體的年度重要會議,包括荒野保護協會、主婦聯盟、環保聯盟等都是重要參與者。此次會議以「人與環境和諧的參與途徑」為主軸,探究NGO從業人員或民眾如何利用人人可參與的行動關懷環境,進而達成人與環境和諧的願景。 由於比工作坊開始的時間早到了半小時,正好趕上台大農藝系郭華仁教授談「基改科技的風險與謊言」的場次,這是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主題,內容讓人膽戰心驚。郭教授談到,除了基因改作食品的種植過程及成品,對生態環境與生命安全的破壞和威脅外,包括「孟山都」在內的跨國生技公司,如何透過經濟與政治力量影響政府決策及強徵土地的作法,也令人十分驚訝。 事實上,孟山都這家公司已是惡名昭彰,過去就曾經威脅過兩名揭露其惡劣行徑的美國福斯電視公司記者,不但要求媒體主管更改報導內容,甚至提起訟訴,搞得他們失去所熱愛的媒體工作。不過,兩位記者用力抗爭,最後還是扳回一成。 然而,受到脅迫的不只是監督權力者的記者,在郭華仁教授的演講中也提到孟山都的手伸進學術界,除了提供大量的研究經費,對於不聽話的學者還會施以報復。蘇格蘭著名學者Arpad Pusztai曾發現用孟山都的抗蟲基改馬鈴薯餵老鼠,發現因此造成老鼠免疫系統失調。有趣的是,這篇研究報告一開始雖該校受到讚揚,但到了隔日卻受到威脅警告不得發表,最後Pusztai因而被迫離職。 事實上,不只孟山都,跨國資本集團為了私己利益,透過威脅、利誘破壞包括媒體、學術體系等機構的獨立性之作法經常可見,換句話說,這些集團不但傷壞環境與農業生產,更把中立機構視為宣傳機器,影響我們對食物的認知與價值。 雖然對許多人來說,食物只是為了填飽肚子,滿足口慾,但食物生產與製作過程不僅牽扯複雜的利益關係,同時對環境及生命安全往往有重大的影響;因此,除了洞析背後複雜的政經關係,在日常生活中,如何聰明選擇與食用,並且支持友善環境與生態的小農產品,便顯得格外重要。 演講結束前,郭教授介紹了《殺戮農場:餵養企業化農場的戰爭》這部紀錄短片,影片提醒我們,雖然經常會到賣場購買廉價且大量生產的企業畜牧產品,然而這些低價農作往往是犧牲南美無數人民的生命與生活所換來的,跨國企業正在打造血汗農場。相反的,我們必須棄絕這種對土地、對勞動剝削的生產模式,支持與友善在地小農的粗放經營,讓「飲食」回復應有的健康、友善與正義!

福音開拓團契成立

◎李俊佑 「福音開拓團契」在今年2月24日於台神正式設立,這個團契的成立是神學生回應上帝起初的呼召:成為傳福音的工人。去年所發行的《2009台灣基督教會教勢報告》中指出,基督教教會人口總數比上升至5.08%,若包含泛基督教教會則為6.44%。這數據令人興奮,在不談信仰品質等問題下,可以顯示認識耶穌基督的人變多了,且願意走進教會作禮拜。可是對福音開拓團契而言,我們所看見的不只是基督徒人口增長的數據,而是仍然有超過90%以上的人不認識耶穌,或不願意走進教會,傳福音仍然是我們這個世代迫切需要的。 開拓教會有許多面向必須納入考慮,在還沒有完成神學訓練之前,神學生可以先鍛鍊的,就是事奉的心志。福音開拓團契所盼望的,就是神學生在學期間就能常常帶有突破現況、離開舒適圈、向應許之地邁進的勇氣。如果每個神學生都能帶著開拓的火熱心志,不論在哪個地方都會有新鮮的力量,有前進的可能性,特別是台灣還有那麼多需要福音的人。 所以,參與福音開拓團契的同學們,在課業和服事的壓力之下,仍然堅持一週要分出一點時間,向還沒有認識主的人傳福音,這個也是目前團契重點工作之一:每週舉辦福音性的小組聚會。我們盼望這一份新鮮的、火熱的力量能夠成為眾教會的祝福,在心志上能夠被上帝所用,在我們所疼愛的台灣土地上,能夠歡喜收割福音的果子。 感謝主!在團契開設那天,學校的同學們都一同參與在當中,並且藉由拼貼台灣的福音地圖,象徵我們對傳福音的切熱,以及對成就上帝國的委身。願上帝繼續帶領奉祂名設立的團契、神學院和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直到主對我們說:「好!你這個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 (作者為台灣神學院道碩三年級學生)

瓦礫中的盼望

作者◎西原廉太 編譯◎林楷夫 3月11日,日本發生大地震。事發當時我正在學校,眼見書架被震倒,研究室內的吊燈劇烈晃動。打開電視,又驚見巨大海嘯即將吞噬人群的畫面。因當時東京的大眾運輸已癱瘓,我們即刻開放立教大學校園給一般民眾;當晚我在校內跟大約5000人一起過夜。隔天早上,我才漸漸明瞭,日本人所面對的處境已經超出任何文字所能描述。我們所經歷的,正如同那讓詩篇作者的舌頭抵到上顎,使他無法開口向神禱告的巨大苦難。 一位婦女的見證至今仍縈繞耳際,當她正奮力往高處躲避海嘯時,回頭正好看到一群國小孩童不斷哭喊死命奔逃,過一會兒她再回頭,那群孩童已然消失。另有一男孩,手拿寫有父母及兄弟姊妹名字的紙板,穿梭在各災民收容中心,四處尋找家人。面對這些事實,我們只剩下茫然的沉默。 然而,除了地震與海嘯外,我們再度被另一種恐懼所侵襲:福島第一核能發電廠的反應爐爆炸導致的輻射能外洩。日本學者們聲稱,這些輻射量「不足以對人體造成影響」,但在我還是京都大學科技系的學生時,就已經學到,所有的輻射能都會影響人體。 事實上,日本國會在4年前就曾警告,若發生智利級的海嘯,福島這些核電廠可能因為失去冷卻劑而產生嚴重意外。因此,這次反應爐所發生的災害,可以完全界定為人為因素。我們尤其要記念那些即使冒著暴露於高輻射線的風險,仍自願投入控制核災的勇士們。我們無法想像,他們的親人在看著整個事件的過程時,內心的感受為何。 我在普世聖公會及其他國際教會組織中所認識全球各地弟兄姊妹們,不斷傳來鼓勵的訊息。根據普世聖公會辦公室一位幹事泰瑞‧羅賓森牧師(Rev. Terrie Robinson)說,地震發生後30個小時內,就有數百封鼓勵跟代禱的電子信件從全球各地發出。 東北與北關東教區的災區信徒與神職人員,目前仍與其他災民一同承受著極大的苦難與悲慟。但他們並非唯一活在恐懼中的,我們全都經歷著言語無法表達的恐懼。然而,我們並不孤單,全球的弟兄姊妹們都與我們一同感受這切身的痛,而他們也緊抓著我們的手不放,大聲禱告呼求。 在這當下,我們的信仰受到質疑。復活的基督豈不是曾在馬利亞和其他人顫慄時給他們力量,向他們說:「不要害怕」嗎?上帝將「以馬內利」這名字給了救主耶穌基督,就是那將絕望轉變為永生的復活之主。這個名字的意思是「主與我們同在」。 在荒蕪的瓦礫堆中,有個男孩雙手捧著一個裝滿水的容器,咬著牙向前走。他走過那令人絕望的瓦礫堆,但他正走向充滿盼望──生命的盼望──的前方。如同當年在往以馬忤斯的路上,復活的主也與他同行,與那些受到災難的人同行,也與我們每一個人同行,溫暖著我們的心。 今年的復活節會是一個特別的主日,是我們走向嶄新盼望的新起步,如同瓦礫堆中萌發的一株芽苗一般。阿們。 &nbsp(作者為日本聖公會牧師,現任立教大學副校長、WCC中央委員)

大自然與人

◎裴信祐(雄獅旅行社總經理,松山教會長老) 2011年第一季,是充滿了許多變化的季節。大風雪襲擊世界各地,北美歐洲特別嚴重,人們陷在厚厚的冰雪中,與狂雪暴風搏鬥,某一個角落裡,必然有許多沒有暖爐,沒有足夠衣物保暖,在寒冬中默默消失的人兒,令人心碎。地球的南端,白雲的故鄉紐西蘭南島遭遇大地震,古老教堂受損,那白雲俯視著故鄉地土建物的支離破碎,必然嘆息落淚。澳洲昆士蘭省內陸,千古未有的大水淹沒村莊,汽車隨洪水漂流,美麗的Lodge與溫馨的木造家庭小屋被急流的水沖刷毀壞,膽顫心驚。 3月11日早上,我正好飛抵東京,推著行李走出成田機場時,突然天搖地動,聲音嘎響,路上的汽車上下左右起伏搖晃,腳步蹣跚走到停車場,原來這是311日本東北的大地震。 隨後3天,從日本的電視上看到福島、宮城、青森、仙台等地,海嘯如肆無忌憚的大自然水兵,將一棟棟美麗家屋,一輛輛名貴汽車,當成一塊塊積木,捲入茫茫大海。看著一幕幕慘況,不禁潸然淚下,為蒼生禱告。接著,電視又轉播福島50勇士冒著生命危險,要為核子反應爐降溫,頓時輻射恐懼籠罩全球,人們突然驚醒,原來我們每天生活在充滿不安定的核子與輻射衝擊中,這世界好像有群不聽話的小孩,為了核能電力蒙蔽自己,讓輻射持續污染大地,永久威脅著在大地上生活的物種。 當這些驚心動魄的災難上演時,台北家附近巷子裡的櫻花按時開了,杜鵑姑娘也冒出頭來,紅粉紅白色交錯的花兒綻放,空氣中飄逸著春天的音符,稍稍遮掩了遠方的愁緒。這個社區曾淹過水,經歷颱風無數,花姑娘們,卻總是忠實地每年報到一次,帶給萬物生之氣息與力量。 偶爾到台南,延平郡王祠及孔廟裡那古老的榕樹,厚實的主樹幹屹立不搖,隆起的樹根盤滿周遭地面,主幹旁,數十支氣根深植入土地,撐出了結棍的骨架。細看這些樹的身體,刻滿了斑駁痕跡,相信他們已經在這裡存活百年以上。在長久的歲月裡,一定經歷了大風大雨大太陽的淬煉,使得樹幹樹枝或粗或細,或彎或直,用身軀扭轉的彈性,迎接大自然的考驗,贏得生存,勾勒出非常優美碩壯的空中樹框,姿態萬千,橢圓形的綠葉豐滿地緊緊黏在框上,枝葉茂盛,綠意盎然。 望著這群歷久彌新的老樹先生們,總是訝異於他們竟然可以將老練與翠綠,堅實與婀娜,深刻與單純,結合得如此優雅自然,如此長久。彷彿那苦難那歡樂那歷代的風雨陽光,那滋潤者或攻擊者,無論以何種態度在老樹先生的身軀上進行過何等的痛苦雕刻,都已被他們用最謙卑的靈性,最堅固的信心吸納了,融化了,並以令人刻骨銘心的優美,回報這世界。 311地震的3週後,在福島愁雲中,在一堆殘破瓦礫的泥濘土地上,忽然,有一棵櫻花樹,竟按著季節綻放出美麗的粉紅,令人興奮。或許這是上帝的信號,向悲傷中的百姓說:「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等祂施行公理,叫公理得勝。」這樣的信號,豈不是也在台南老榕樹上,在台北的杜鵑花叢裡嗎? &nbsp

西拉雅族來報春

1627年,台灣史上的第一個傳教士──荷蘭籍的Georgius Candidius──抵達台灣進行傳教工作。1636年5月26日台灣史上第一所學校於新港社(今台南新市)設立。1659年大員當局於蕭壟社(今佳里)創辦神學院。1961年Georgius Candidus 編譯新港語馬太福音。 在台灣的文獻記錄上,西拉雅族是最早與國際舞台接軌,最先受教育,有自己的書寫系統。無奈在殖民的洪流中失去語言、身分與土地,其實西拉雅族依然活著,有自己的語言。 在俗稱「番仔契」中,年代最早的是康熙22年(1683)的一件麻豆文書,而年代最晚的是第21號新港文書,年代已是嘉慶18年(1813),距離荷蘭人離開台灣的1662年已是150年後了,雖然經過這麼久,新港地區的西拉雅原住民仍然使用羅馬字拼音。換言之,西拉雅族使用自己的語言作書寫系統約有200年之久。 報春是西拉雅族的特有節期。2011春天的棕樹主日,西拉雅族眾教會與牧者及關心的朋友們歡聚在台南口埤教會舉目向山祈禱。西拉雅族呼求、引盼聖靈吹拂大地能再回春,並共存同榮於斯土。 1961年就有西拉雅語聖經馬太福音譯本,無論在台灣宣教史或西拉雅母語的保存上,皆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無奈一波波的殖民政策使西拉雅族人及語言如被洪流淹沒了。就在今年的受難週開始,西拉雅教會與牧者在台南口埤教會用祈禱與詩歌要告訴大家:西拉雅人與語言依然活著。大家要用雀躍的心迎接春天的來臨。 定位「春天的祈禱」,西拉雅將特有的「報春」以基督耶穌之受苦,然後邁向復活之生命體驗告訴大家:西拉雅受苦過,曾經死了但將要復活。來吧!朋友一起見證復活的喜悅。 (作者為彰化中會王功教會牧師,西拉雅族名Haar Tavali)

復活節更甚於聖誕節

&nbsp美國流傳一句「聖誕節與復活節的基督徒」,諷刺平常不上教會,只在聖誕節和復活節才想到教會的基督徒。的確,復活節與聖誕節乃基督教節期中,最受重視的節日,難怪會有這句諷刺之語。 也許因為聖誕節活動比復活節更「多采多姿」,人們常誤認聖誕節比復活節重要。小說家約翰‧厄爾文(John Irving)指出:「聖誕節的時候,連傻子也覺得自己好像是基督徒。但復活節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相信復活,你就不是一個基督徒。」 是的,復活節遠比聖誕節來得重要,因耶穌基督若沒有復活,一切終將成為枉然,聖誕節也就毫無意義可言。若基督沒有復活,將如保羅致哥林多教會之書信所述:「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hellip&hellip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裡&hellip&hellip。」(哥林多前書15章14~17節)端見,復活節對於基督徒的重要性,更甚於聖誕節。 復活節是耶穌為拯救世人而死,3天後又從死裡復活的日子,為要賜給世人新的生命。新的生命並非屬乎肉體,而是心靈的平安與靈魂的得救。從主耶穌復活之後,對人們所說出的第一句話:「願你們平安!」(馬太福音28章9節)和第二句話:「不要害怕!」(馬太福音28章10節)以及對跟隨祂的人所說的話:「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那裡。我往哪裡去,你們知道,那條路,你們也知道。」(約翰福音14章1~4節)得以清楚見著。 因此,彼得前書才會寫道:「知道你們得贖,脫去你們祖宗所傳流虛妄的行為,不是憑著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著基督的寶血,如同無瑕疵、無玷污的羔羊之血。基督在創世以前,是預先被神知道的,卻在這末世才為你們顯現;你們也因著他,信那叫他從死裡復活,又給他榮耀的神,叫你們的信心和盼望都在於神。」(彼得前書1章18~21節) 耶穌復活所展現出來的意義在於,我們的信心和盼望都在於祂──主耶穌基督。對世界而言,一個完美、全備的救恩計畫已經完成;對上帝而言,祂已經對主耶穌基督的救贖工作感到非常滿意;對基督徒而言,這是一個永生的應許;對自己而言,這是一個信心的挑戰。 因耶穌基督勝過死亡的權勢,從死裡復活,不但實現舊約先知的預言,更奠定基督教的信仰基礎,讓我們可以得著永生的盼望,不再成為罪的奴隸。 &nbsp

好撒馬利亞人救災基金會

日本東北地方發生史上最悽慘級的災害之後,無數的台灣人都想欲奉獻多少救災。會記得3月14日前後的消息,有人問馬英九,他應「無預算,但願意募1億元。」在此前後「中華民國」紅十字會被暴露將921救災獻金轉去四川,因此民眾對馬政權失去信任感。 筆者和教會界朋友交往以外,平常也與學界及母語運動的朋友接觸。有關救災捐獻本人接到的消息:3月14日總會網站發布為「東日本巨大地震」奉獻,戶名:長老教會宣教基金會。當夜一位學界的朋友,突然電郵來講,是不是有可能經過長老教會寄救災金去日本?因為未信者不明「宣教基金會」是否能用於救災。3月15日上午及下午前後2次,一位未信的母語運動朋友,引用總會救災消息,在網路呼籲大家利用。當夜筆者莫名其妙地,在住家電話及手機,接著數通電話問講:「欲獻金給日本震災是否你在辦?」本人回答「我願意連絡長老教會轉寄。」對方:「彼是將作『宣教基金』的」,就切斷。3月16日上午筆者經電子郵件,趕緊給內外朋友連絡講:長老教會為日本震災捐款帳戶&hellip&hellip社會人士可利用。 今筆者切切呼籲,本宗應常設一個「好撒馬利亞人救災基金會」(舉例),應付內外天災地變緊急救難。這應該與傳統的宣教基金會並立。此名稱,會外未信的人士可能無困難接受。 &nbsp(作者為退休牧師)

為什麼「愛,要即時」

4月24日晚上7點,我邀請了一些教會詩班在基隆中山教會旁的仙洞國小禮堂舉辦「愛要即時」紀念音樂會,追思茂竹和當時一同罹難的台灣大車隊駕駛林惠馨。為什麼要舉辦這個音樂會? 之一,為了紀念 茂竹走了,所有關於他的一切,都消失了。 他曾經那麼努力的考證照,他努力的學習,他有消防士的國家證照、他學習遠絡醫學、調理脊椎&hellip&hellip他花了許多錢,學這個學那個,他熱情洋溢的學習,然後熱情洋溢的服務身邊的人,現在,他所學習的知識都消失了,唯有他的愛,仍然充滿在思念的空氣中,常常從我們的心中,飄過一朵溫馨的雲彩。 為什麼要辦這個紀念音樂會?因為感受到大家對茂竹的愛,感受到大家的禱告,深深的感謝大家,這不單是追思茂竹,或是惠馨,也是回應上帝的愛、回應大家的愛。我們要告訴您們,是的,因為您們的禱告,我們,這樣走過來了。 多少次,在暗夜獨走,我感到那麼孤單,精疲力竭,好像走不下去,那時候,我又好像聽到大家的禱告,那麼溫柔,提醒著我,我是上帝寶貝的女兒。 茂竹不是沒有缺點。他打噴嚏好大聲,還會噴出口水;睡覺會打呼,隔著房間都還聽得到,醒來卻不承認;常常佔用廁所,在裡面看雜誌;有點過胖、有點愛秀。他是這麼平凡,如同我們當中許多人一樣,但是,我們可以彼此接納,我們在一起時,很快樂。我們沒有錯過,我們相處的美好時光。 我真的很開心,茂竹有您們這樣的朋友、這樣的親人,也有一些來不及認識的朋友,慷慨付出關心禱告,茂竹走後,沒有留下什麼寶石,物質上他很貧窮,然而,上帝的愛、人的愛,就是他這一生燦爛非凡的財富。 我知道,茂竹一生沒有享受富裕無憂的生活,他總是用他的雙手,不停的工作,但是他還是那麼喜樂,對上帝所賞賜的一切,感到驕傲和滿足;所以,我和孩子們,願意和大家一同勉勵,就讓我們學習他的精神,快快樂樂的,努力在社會,奉獻我們的光和熱,無論如何,繼續人生的道路向前奔跑吧。 之二,為了愛,要即時 生命的無常和脆弱,面對至親別離,即使是有堅強信仰的人,也如迎面重重的一擊。這一擊,是疼痛、是醒悟、是懊悔、是遺憾、是慌張&hellip&hellip。 如果早知道,就多把握相處時間、多一點愛心的服侍、多一些溫柔的言語。生命之道深不可測,在天災人禍之前,我們要更謙虛的彼此擁抱,對我們愛、愛我們的人,用力的去愛,證明我們還活著,對於你在意的人,你的愛有多深多長,一定要讓他知道;不要讓他帶著孤單離開。愛,要即時,不是來得及而已,而是立即去做;我們要問一問自己,什麼人好重要,誰最讓我們心疼,問候和關懷做了沒有?希望和大家手牽手,互相擊掌說,親愛的,請記得,愛,要即時! (作者為國道3號走山受難者葉茂竹遺孀、基隆中山教會牧師)

國道六號工安事故與南亞工程師之死

台灣在經濟自由化政策下,產業雇主以減少成本和增加利益為優先考量,持續引入外勞、產業外移,加上經濟不景氣的結果,導致更高的失業率,有工作的勞工則被雇主不斷的壓榨。 日前兩則新聞事件,正暴露了台灣社會勞工們所遭遇不合理的對待,一是南投縣國姓鄉國道六號北山交流道西行線匝道工程意外,一是南亞科技工程師因工作過勞猝死。 國道工安事件中10名死、傷者中,有7名外籍移工,3名台籍工人。因工程發包,承包商層層轉包,在有限的利潤瓜分之下,導致下游小型承包商,為節省成本僱用非法外勞,衍生相關工安問題。除此之外,南亞科技工程師因工作過勞猝死家中,據報載,工程師因「責任制」而常態性加班,猝死家中時,桌上還堆滿公司文件。然而勞保局對於死因與常態性加班是否有關,仍以「病理見解不同」拒絕職災死亡給付,勞委會則將之視為個案,裝聾作啞。 資方壓榨勞工的「責任制」已成台灣社會的常態,「無薪假」竟還得到行政院長吳敦義稱許;而集「責任制」和「無薪假」大成並制度化的「非典型僱用」,既沒有加班費,又可以任意解僱。面對責任制濫用、無薪假氾濫,勞工早已成為弱勢,不得不接受非典型僱用,備受壓榨。目前台灣資方以金融風暴為由進行人力縮減,再以有限人力以責任制之名大行加班之實,餵飽了老闆荷包,害慘了勞工健康;再者,資方為規避勞退支出,大量僱用人力派遣人員,將成本轉嫁至人力派遣公司;而人力派遣公司在招募人員之時,早利用臨時聘僱之相關規定要求勞工自行支付費用,對於就業勞工而言,真的是苦不堪言。最後,移工氾濫造成非法移工四處亂竄,衍生如南投工安意外相關問題。外籍移工、臨時僱用、人力派遣的聘僱制度,對失業人口來說雪上加霜。 申命記24章14~15節說:「困苦窮乏的雇工,無論是你的弟兄或是在你城裡寄居的,你不可欺負他。」在這個世代裡面,困苦窮乏的雇工就像臨時僱用、人力派遣這兩類「非典型僱用」的勞工與為數不少的外籍勞工。所以,不管是本國的人民或是外國的人民,他若是成為了「勞工」,雇主就要負起責任照顧與管理,善待並給予其基本需要。反觀兩個新聞事件中的雇主,不但剝削「非典型僱用的勞工」的基本權利,又變相使用責任制強迫加班,以及僱用非法外勞,逃避勞健保的負擔,無視於人權的存在!而政府居然偏袒資方,不聞不問,甚至樂觀其成! 政府與不肖雇主的利益糾纏結構,就如同只會說著「平安平安」的以色列北國祭司們;他們不但無視困苦人的難處,更明目張膽的用詭詐欺騙人。但是藉由阿摩司書9章2~4節讓我們欣慰,因為就算是官商勾結的惡徒再怎樣胡作非為,仍然逃不過上帝的手掌心。 而困苦的勞工們應該求告耶和華,因為祂是帶人離開奴役之地的神。相信上帝必會預備天使,像摩西一般的團體來幫助這些困苦之人。如台灣移工聯合呼籲「廢除奴工制」,並提倡開放自由轉換雇主降低逃跑外勞;工商協會提出改善招標政策,設立勞安黑名單;許多工運團體開始呼籲檢討勞檢制度等。這些呼籲都是向著代表官商勾結的這位法老王,宣示著上帝旨意,也讓這些受苦的勞工們有新的盼望。 (作者為台南神學院神學生)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