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做好準備,迎接生命終點

(相片提供/Pixabay)

 蒂維洛普

死亡是每個人都要面對的結局,常聽人說:「不求好生,但求好死。」不論過程如何,大家總希望能夠有個美好的結局。這讓筆者憶起多年前某次跟同學聊天時的情境。「不好意思,那天我有事不能參加,我的外婆走了。」我一臉稀鬆地說。同學對我的態度很是不解,還機會教育了我一下,說我不應數典忘祖等,於是我跟他說了這樣的故事。

在外婆離開的多年前,她經歷一次摔倒後就長期臥床,再也沒辦法靠自己的力量行走或坐起來,坐輪椅上也時常有哪邊不太舒服,每隔幾分鐘就會喊痛,所以常要抱著她好調整到舒服的位置。外婆的體重並不輕,幾位照顧外婆的親戚長期下來也累積出了慢性傷害,不論是外婆或是照顧的人都很辛苦。

某天外婆突然情況危急,大舅在醫院選擇插管將外婆留下,之後的兩年外婆需要靠著呼吸機才能生存,每天躺在醫院望著天花板。每次探望外婆時,外婆都不能說話,只能看著她不斷地掉眼淚,大家在醫院陪伴外婆,一天頂多也一、兩個小時,想必其他時間外婆一定十分孤單。親戚們也不免懷疑,當時是不是做了錯誤的決定。後來,外婆離開了,雖然對她的離去感到不捨,但我心中更多的是替外婆感到高興。

而我的外公則幸運得多,在癌症的末期選擇了安寧照護。還記得所有的親戚在病房裡跟外公擁抱道別,看著房裡滿滿的大人小孩,外公臉上掛著欣慰與滿足的笑容,當時的畫面我至今難忘。隔天凌晨,外公安穩地離開了。

外公與外婆的例子讓我深深體悟到,在人生的最後,生命的質量遠遠比長度更為重要。台灣於2019年初實施的《病人自主權利法》保障了病人自主選擇的權利,未來我們不需要像我外婆那樣把決定生命結尾的選擇權交給其他人。死亡是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的最終課題,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對這個人生的期末考做足了準備,我們應該早點思考這個問題,之後在自己生命旅途的最後一段路才能走得更加瀟灑安穩。 (作
者為工程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