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記憶中的蕭清芬牧師

──悼一位牧者心腸的神學教育家

(相片提供/Pixabay)

 黃伯和

11月27日在台南無障礙之家舉辦「身心障礙神學」研討會進行的半途,手機傳來蕭清芬牧師過世的消息。心裡一陣驚愕,若有所失。蕭牧師可以說是我神學生涯中扮演最具關鍵性角色的師長之一。他是我神學院的宗教學老師,是邀我從牧會工作回到神學院擔任院長助理的院長,是安排、推薦我出國深造的長官,還親自帶著我第一趟出國,繞著舊金山、休士頓、芝加哥、紐澤西,然後把我送到紐約協和神學院的學術老闆。從紐約回國在台南神學院任教期間,也是他繼續安排我一邊教學一邊進入東南亞神學研究院(SEAGST)完成博士學位的恩師。即便這樣,蕭牧師在公眾場合介紹我的時候,很少提到我們這段因緣。他是一位謙沖、古道熱腸,卻又圓融,凡事講求四平八穩的牧者。

蕭牧師是南神第五任院長(1973~1986年),可以說是台灣戒嚴時期最後一任的南神院長,卻也是台灣民主催生前陣痛期最激烈衝撞年代的神學院院長。美麗島事件把南神捲入暴風駭浪的漩渦。參與事件的師生在風聲鶴唳的氛圍中逃的逃、躲的躲,留在校園的也人人自危。校園內不同情治單位人員不斷穿梭監視,學校處於風雨飄搖中,隨時可能解體。作為院長助理的我,看著蕭牧師為了保護王憲治牧師,營救謝秀雄老師和散逃的學生,不斷與情治人員周旋,四處奔波求援。蕭牧師不作英雄、沒有站上舞台,只是低調地,試圖以圓融的方式守住學校、在危險當中護著所有的師生。

由於出生家世的關係,蕭牧師與台灣教會公報社、新樓醫院及神學院都有特殊的感情,加上其普世教會的經驗,使他堅持合一的處事精神。在處理南神與新樓醫院、南神與公報社土地糾紛時,常被校內師生批評沒有站穩南神的立場;當南神面對危機衝擊時,他卻像母雞一般張開翅膀呵護所有師生。他常常會突然的要我寄書、寄錢給校友,為急需的教會奉獻,許多次遇見教會信徒跑到院長室找他諮商,在院長室放聲大哭的場面。他告訴我當院長就是「石磨心」,即便自己吃虧也要以和為貴。

由於我牧師娘與蕭師母在兒童音樂教育上的師生與合作關係,退休後的蕭牧師每次回來見面,總會帶著小東西(原子筆、巧克力)要我轉送給小孩子們。幾年前我們到紐澤西德魯大學(Drew University)學假,有機會幾度到他牧會的教會禮拜,後來他卸下全民台語聖經協會理事長的職務,交棒給張德香牧師,並要我擔任副理事長協助,我們三個南神老院長,一起在布老虎用了午餐。那是我們最後的見面。蕭牧師,是一位牧者心腸的神學教育者,他沒有顯赫、出頭的作為,卻默默的守護學生、守住學校、貢獻教會、疼惜台灣。 (作者為台灣本土神學研究中心主任)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