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輪椅羽球】黃俞隆|紮實練功,堅強人生

「為了讓自己在場上移動更快、打球力道更大,我們去壽山爬山,訓練臂力、腰力。什麼都要靠練習,世上沒有天生的強者。」

採訪洪敬慧

(相片提供/洪敬慧、楊伊宸、陳明瑟、李雅朱)

「我是因為加入協會才接觸羽球。」屏東縣脊髓損傷者協會理事長黃俞隆說。他因一場車禍而成為脊髓損傷者,以前的他愛打籃球,因著協會推廣羽球運動才開始打羽球,至今球齡八年。「我們打球坐的可不是一般輪椅,除了兩顆前輪、兩顆後輪大輪,還有兩顆小輪,這樣跑後場才不會翻車。而且我們的輪子外八18度,這種斜度讓輪椅在側身左右大力轉彎或加速時,不致翻車。」「球員的脊傷位置若是在高位,椅背還要有點傾斜;使椅座垂直高度由36變矮為33公分,人車才能一體……」說起輪椅結構,黃俞隆頭頭是道,原來他在場上是選手,在台下還是一位厲害的輪椅維修高手。「當運動員打球技術精進後,輪椅也要隨著加強,這樣才能讓運動員的實力發揮出來。」

黃俞隆說:「身障者很難得遇到適合自己的運動,所以一旦發現,就會更瘋狂投入!」比賽讓他獲得很多,「有比才有輸贏,才有競技,我也因此結交到朋友。」在南征北討中,黃俞隆認識了許多人,比賽結束,他們常會留下來繼續切磋球技。到國外比賽時,他也會積極向別國的運動員學習,互相交換小徽章。
回想在打羽球之前,黃俞隆說,受傷後他根本走不出去,小孩還兩個月就要出生,「我不知道自己的孩子以後會不會瞧不起我。」堅強的他接受許多訓練,學習自立生活,積極找工作,也因此進入協會,開始打羽球,一路愈打愈好。他平常球拍拿起來隨時就在熱身,從平球開始打一、兩百顆,再換後場球,身經百戰的他依然強調基本功的重要,「基本功不練,一定打不贏人家。」畢竟是業餘選手,平時只有週末兩天練球,場上要一直推輪椅,所以常需跑米字形。他們偶爾會找國家級教練,教練都會要求他們先繞場20圈、蛇行,再開始打球。

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黃俞隆說,「為了讓自己在場上移動更快、打球力道更大,我們去壽山爬山,訓練臂力、腰力。什麼都要靠練習,世上沒有天生的強者。」句句吐露他對羽球的認真態度。
黃俞隆善於以球會友,「跟別人聊天時,可以聽到不同的人生觀。」他會大方給其他傷友一些生活建議,不管是運動、工作或社會支持系統方面。出國比賽可以與其他國家選手交朋友,互相切磋球技,觀察他國球員打球的技巧、輪椅怎麼設計等細節,他的人生觀因為這些比賽經驗變得更加豐富起來。與他人交流愈多,視野也愈開闊。

黃俞隆在台下努力練習,在球場上盡力揮灑,展現鬥士的精神。(相片提供/洪敬慧、楊伊宸、陳明瑟、李雅朱)

最難的是堅持下去,「很花錢啊!」說到籌錢比賽、累積積分的辛苦,黃俞隆苦笑。但一路走來他沒有放棄,繼續透過協會推廣輪椅羽球。「以前的球員大多是小兒麻痺的大哥、大姊,他們從小就在練球,我們是後天受傷的新手,球齡相對年輕。現在台灣幾乎已經沒有小兒麻痺患者,所以我們很需要『新咖』加入。」培養選手費神費力,也很燒錢,但黃俞隆幽默地說:「面對新人,我們一定手下留情,不讓他們輸得太難看,一開始總要給他們信心,等他們球技進度,就不一樣了。」

打球需要很大能量,對身障者來說,促進代謝、排毒、腸胃蠕動很重要,「打球也是我們釋放壓力的管道,既可盡情揮霍汗水,又不會傷害別人。」黃俞隆說。在爽朗的笑聲中,可感受到他從競技羽球中得到的快樂與滿足,「期待更多人來體驗輪椅羽球,並加入我們!」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