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泉山

有個癌末病人問我:「醫生,我的肝癌到這個地步,會死嗎?」
我說:「會!」
他失望地說:「怎麼辦?沒救了?」
我說:「我也會死呀,你認為我沒救了嗎?」
他說:「唉呀!你還好久才會死,還有機會好好活啦!」他終於說出「好好活」這個重點,看來他已經在發出心靈底層的靈性呼救了。
我說:「但你今天也不會死呀!也還有機會好好活呀!」
他笑了,說:「說的也是。」
我說:「對!所以你不該問我『會不會死』,而是要問我『接下來要怎麼活』,不是嗎?」
他說:「好,那我接下來要怎麼活?」看來他又更深一層地開始在認真尋求道路、真理、生命了。
於是我趁機說:「如果你不想死,就無法好好活,因為你會處心積慮去尋求治癌偏方來折磨自己。如果你不想活,就無法好好死,因為你會白白浪費醫療契機來凌虐、放棄自己。」
他點點頭說:「有道理。」
我說:「你既然懂了,那就不必怕死,不要找死。」
他問:「所以我每天醒來張開眼睛,都可以像你們基督教在談的復活一樣,是嗎?」
我說:「不止,每眨一次眼,你都可以放掉舊生命,灌注新生命,這就感受得到復活的喜悅。還有……」看到他對死已經釋懷,我不忘我戲謔的個性,接著說:「談到復活,你最好把後事辦在耶路撒冷。」
他問:「為什麼?」
我答:「聽說在兩千多年前,有個人死了埋在那裡,結果祂三天後又復活了。」頓時,整個病房哄堂大笑。
然後我嚴肅地說:「我們院牧部有在辦這業務,你有興趣也去問問看。」
他習慣了我的俏皮,說:「這倒不用那麼費事,病房天天有他們的推銷員來造訪。」
於是,我天天以「復活股份無限公司」的名號招他入股,他現在已在天堂總公司當CEO了。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