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果敢求助是遏止家暴良方

(相片提供/Pixabay)

◎陳義凱

經常在電視上看見立委高嘉瑜高談闊論,論國防、論財經、談外交或談任何民生法案,她的機智反應博學多能,經常令我敬佩萬分。

接到老友簡訊,說高委員遭男友施暴,我直接反應是:怎麼可能?回應老友:「你別開玩笑了,高委員是何許人也?」下班回到家,我立刻打開電視,各大新聞台都針對此事件大肆報導,隔天平面媒體頭條新聞也大篇幅報導。真不可思議!平時為民衝鋒陷陣、為民喉舌,竟然遭家暴鎖喉,被限制行動自由,事隔半個月才曝光並提告,想必名人是社會公眾人物,有難言之苦吧?尤其高知名度、高地位的女性遭不當對待,可能考量形象與前途的利害關係,在第一時間會選擇隱忍。

我非常贊同行政院長蘇貞昌重批「男人打女人是豬狗不如之人渣」,並嚴厲譴責暴力,支持高委員採取法律行動。走筆至此,令我想起一則家族暴力事件。我的小姑媽從小送給別戶人家做童養媳,經常受到姑丈家暴,他稍有不順心便拳打腳踢,打得姑媽鼻青臉腫。當時婦女沒受教育、不識字,又無一技之長,遭到家暴時秉持著「家醜不可外揚」、維繫家庭完整與「家和萬事興」的思維,只能忍氣吞聲。

姑媽越容忍,姑丈越囂張變本加厲。有一次他打得姑媽遍體鱗傷,父親見狀忍無可忍,不發一語拿起木棍,便往姑媽家奔去。見到姑丈,立刻用木棍在姑丈小腿猛打三下,只見姑丈大喊痛苦不堪,父親嚴厲斥責:「今後你敢再對我妹妹動粗,一定讓你斷手斷腳!」姑丈得到教訓後,從此收斂再也不敢家暴。

1940年代的台灣沒有《家庭暴力防治法》,老弱婦孺得不到保障,唯一辦法就是以暴制暴,才能伸張正義。如今台灣已民主化,一切講求司法,而高委員的挺身而出令人肯定。我們應該伸出援手,全力支持鼓勵高委員,對遭家暴不敢對外求援的婦女,是很好的示範作用,也讓台灣今後能變得更好。 (作者為台北新生教會會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