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言  蘭嶼有三座祈禱山,都豎立著十字架,過去開放時曾是觀光秘境,而同樣豎立許多十字架的五孔洞則因為環境較陰暗,反使部分遊客望而卻步,但教會曾在該處舉辦復活節感恩聯合禮拜;新北市烏來區的南勢溪岸山頭,豎立著一座白色十字架,用以記念在1970年代遭遇山難、安息他鄉的外國傳教師;在2021年10月底,跨教派與教會牧者、信徒合作在金門縣金城鎮豎立高達15公尺的十字架,稱之為「兩岸和平」的象徵;同年12月底,屏東縣瑪家鄉在笠頂山上豎立12公尺高的紅色十字架,並在聖誕節期舉辦點燈儀式。

台灣多處山區、海岸有因著不同團體參與而豎立的十字架地標;在各地方教會的屋頂上、禮拜堂裡也都有十字架;更有不少基督徒佩戴十字架、在車裡掛上十字架吊飾,甚至以此作為識別其他基督徒的依據。從山頂到心口的十字架,對當代基督徒而言有什麼樣的意義?是救恩的記號、身份的提醒還是保佑的器物?本期專題訪問不同世代與背景的基督徒和傳道人,分享他們的看見。


▶▶ Langpaw Tupeleng ▶▶▶ 建立與上帝的關係更重要

相片提供/Langpaw Tupeleng

【林婉婷專題報導】雖然也有非信徒因著裝飾性而佩戴十字架,但Payuan(排灣)中會Kazangiljan(佳義)教會青年Langpaw Tupeleng(嵐堡.督本樂恩)提醒,身為基督徒要謹慎分辨,不要落入「二元思考」,認為戴十字架就會被上帝保守,誤把十字架當成「保平安的護身符」。Langpaw Tupeleng進一步從圖像與符號角度分析,十字架的「十字型」所代表的是人重新與上帝連結,象徵是救贖、贖罪;因此不是人需要用十字架來保護自己,而是十字架訴說著人與上帝的關係,「當然人會需要被保護的安全感,但我們也要意識到這層意義。」

有些人會認為優美、壯麗的十字架造景及藝術創作是歸榮耀給上帝,但就Langpaw Tupeleng認為,基督徒若善用恩賜並在萬事萬物上努力,都可以歸榮耀給上帝,並非必需與「十字架」相關才算。身為設計師的他在設計與信仰相關的作品時,也不全然會把「十字架」直接呈現出來,而是用其他符號來隱喻。

例如在他的受難週主題設計(圖1)裡,可以看到白色的十字架和受難的耶穌,另外運用圖地反轉(Negative space),在耶穌身側勾勒出頭戴荊棘的耶穌側臉;背景則是暗紅棕色系的土地圖紋,象徵耶穌基督為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們犧牲。

他的聖誕節主題設計(圖2)裡,畫面右邊是甫降生的耶穌嬰孩,及馬利亞、約瑟;畫面左邊則是系列人物剪影,從其採集、砍柴的動作和佩戴百合花、頭頂物品等細節可以看出他們是排灣族人;再結合右邊是西方長相的耶穌及家人,寓意上帝降生的恩典與愛臨到所有族群。

Langpaw Tupeleng指出,信仰、福音相關的設計未必要有十字架,也可以用在地符號轉譯,藉此象徵上帝與這地的人民同在,例如他也曾以三個花環、三朵百合花等符號代表三一上帝的「父、子、聖靈」,這種設計巧思是他與上帝的默契。

圖1,相片提供/Langpaw Tupeleng
圖2,相片提供/Langpaw Tupeleng

不過,仍可以在不少藝術或影視作品裡可以看到「十字架」,甚至有些是非常直觀、衝擊性的創作,Langpaw Tupeleng認為主要是看作者的創作目的和預期受眾,舉例來說,吸血鬼電影裡常常看到主角用十字架驅趕吸血鬼,或是在刺青裡會看到結合骷髏頭、玫瑰和十字架的圖樣,這些創作就較不屬於基督信仰走向,偏向奇幻或神秘學。不過他亦建議,設計師還是要謹慎詮釋十字架;每位受眾的解釋各有不同,藝術是隨欣賞者的認知解釋,但對他而言,「設計」是理性的,設計師的創作是帶有目的性的,所有的安排都是為了傳遞某種訊息,因此要確保傳遞無誤。

Langpaw Tupeleng總結,不論是豎立在山頭,或是佩戴在頸上,或許這些生活中的「十字架」讓基督徒時刻感受到上帝恩典和帶領;但有或沒有十字架,更重要的是基督徒要保有對上帝認識和對信仰生命的追求,「那才是更重要的。」

【系列專題報導,請他文章請點:從山頂到心口的十字架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