諮商同意權同意票294票 亞泥繼續開採 反對方:會持續抗爭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台北報導】2021年9月16日,最高行政法院108上字第894號判決亞洲水泥(亞泥)新城山礦場的礦業權展現20年遭法院撤銷,沒想到亞泥欲根據《原住民族基本法》第21條諮商同意權,向Bsngan(玻士岸)部落會議申請舉辦諮商同意權的投票;2月12日,Bsngan部落諮商同意權投票結果有294票同意、45張反對票,通過亞泥新城山礦場繼續開採,使頗受爭議的亞泥案起死回生;不過反對方揚言將持續抗爭,不會停止。

因擔憂在未充分知情下,位於亞洲水泥新城山礦場旁的太魯閣族Bsngan部落就在2月12日進行「諮商同意權」投票,有Bsngan部落族人在2月8日北上行政院、立法院陳情,要求在總統府原住民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原轉會)的「土地流失的真相調查」和「礦區地質安全調查」結果未出爐,及Bsngan部落向亞泥提出「30項訴求」未有實質進展前,期望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能暫緩Bsngan部落會議在2月12日進行諮商同意權的投票。

在立委Saidhai Tahovecahe(伍麗華)與Bsngan部落族人召開陳情協調會時,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土地管理處處長杜張梅莊表示,公部門依法很難介入或主導部落會議要如何作為;若部落會議諮商同意權投票過程有瑕疵,也必須事後透過行政或司法救濟程序進行,因為《原住民族基本法》的訂定就是完全尊重部落會議的任何決議,因此若部分族人對諮商同意權投票有疑義,仍必須透過Bsngan(玻士岸)部落會議內部來協調。

(圖右)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土地管理處處長杜張梅莊說明。(攝影/林宜瑩)

根據陳情代表陳述,整個爭議是在農曆年前,Bsngan部落會議無預警拋出要在2月12日進行亞泥案的諮商同意投票,並在花蓮縣秀林鄉公所、地方民代、鄉里士紳全力動員,還有在亞泥工作的族人積極向部落族人發送對亞泥有利的文宣,並透過耳語相傳方式誤導族人要投下同意票。

北上陳情的Bsngan部落族人指出,亞泥礦場範圍含括Bsngan部落及Bsuring(秀林)部落,難道Bsngan部落會議的諮商同意權可以替Bsuring部落做決定?另外,連被列入亞泥礦業用地的Bsngan部落373筆、總面積達183公頃的土地之地號、位置等資訊都未完整提供,再加上「土地流失的真相調查」與「礦區地質安全調查」結果還未公布,未能充分知情情況下,族人又如何進行諮商同意權的投票?

(攝影/林宜瑩)

對此,Bsngan部落會議主席張文盛則發表聲明,指北上陳情為少數族人意見,非Bsngan部落會議幹部及族群全部意見;該部落會議嚴正聲明此種假借部落會議名號、混淆視聽的行為,並強調諮商同意權的投票是多數Bsngan部落族人期待,一切合法合規;又指出Bsngan部落會議與亞泥共召開10場說明會與溝通會,亞泥也提出「10+11項回饋機制」,稱北上陳情族人指「未充分知情」並非事實。另外,就諮商同意權投票日的決定,張文盛在函文中認為應屬部落會議主席的權限,因為並無法律規定,諮商同意投票日應由部落幹部會議投票決定。

Bsngan部落族人北上陳情時,泰雅爾民族議會秘書長Omi Wilang(歐蜜・偉浪)、台灣基督長老教會Tayal(泰雅爾)中會教社部長Mbing Min’an(林偉恩)、部員Kiway Besu(楊嘉欣)、Tahus Tacyu(達戶斯・達究)等人也陪同聲援。

行政院代表接受族人陳情書。(攝影/林宜瑩)

Omi Wilang說明,Bsngan部落會議諮商同意權的投票問題出在「程序不正義」,因為2018年在總統府原轉會、亞泥、原民代表三方會談時,就要求政府相關部門須針對「土地流失的真相調查」與「礦區地質安全調查」公布調查結果;沒想到亞泥在最高法院駁回、撤銷其礦業權展延後,竟還想挑起部落族人間的對立、打壓在地反對勢力,這等於是打臉當年的三方共識。立委Saidhai Tahovecahe則認為,從過去幾次部落會議諮商同意權的行使,在溝通上都遇到困難,可見《原基法》第21條諮商同意權相關條文的修正確有必要。

行政院在2月9日傍晚也公布高達205頁的《亞泥新城山礦場租院原住民土地真相調查報告》,有「資料顯示,尚無發現不法」與「行政作業有瑕疵,忽略傳統慣習」兩項結論,並提出「正視過去、誠懇面對」「合理補救、回復權利」「逐步轉型、永續發展」及「謀求共識、共存共榮」四點建議;該報告結論指出,無論日本還是台灣政府對原民土地的所有,所謂官有或國有,只基於統治權便利在政治上的所有或支配,並不影響原住民族對其土地實質上佔有和使用的權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