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棲息在自然之詩

它枯它榮,留下的不僅是歲月的輪回、白雲蒼狗,還有理性在自然之詩上的棲息……

Image by PublicDomainPictures from Pixabay

 與神相遇的30個瞬間   Day24 相遇黃草地 

◎周怡

那個車站的北廣場有片連綿起伏的草坪,因為設在離步道和車道幾十米遠的地方,且沒有入口,一年到頭看起來都很賞心悅目。

每日小兒放學,我和他經過時總定睛在那片綿延的綠色上,挪不開眼。有次一時興起,我們倆偷偷地越過外面的圍欄,在波浪般的綠毯上順勢翻滾。雖然爬起身時滿身的草屑,引來路人側目,我們卻有偷歡的滿足。

一片草坪和自然的每一個創造一樣,蘊含著生命對人的感動和召喚。它枯它榮,留下的不僅是歲月流轉、白雲蒼狗,還有理性在自然之詩上的棲息。
割過的草地被交給玫瑰色的黃昏,秋蟬早已唱盡了昔日的哀歌,蒼黃的草坪過早地顯露冬的窘迫,它是太陽催熟的摯友,在孩子眼中卻是脫去了綠衣的棄子。孩子問為何草地現在就黃黃的?我說因為已是秋天啦。

「可它們穿著綠色衣服的時候好美啊!」孩子帶著些許惋惜道:「如果是假的草地,就一直綠油油的,我知道外公家院子裡就鋪著三張假的草坪。」

「那你覺得真的草地好,還是假的好呢?」我順勢問他。

孩子認真地想了想,告訴我:「還是真的好。真的草地摸上去很柔軟,假的卻是硬硬的。真的草地會長高,會有好聞的味道,會變成黃黃的顏色,而假的卻永遠是那樣。」
我無需將生命的道理告訴他,他已在自己的思考比較中看到生命的分量。即便生命的衰敗和枯萎不可避免,但自然的生機已教他在等待中盼望來年的復生。

真實和虛假,在外在的美容上不相高下,甚至那些逼真的模擬草地可以更加柔軟芬芳,但它們的一成不變正暴露了虛假。

就好像我們的屬靈生命,如果我從起初信主到現在,未曾有過改變,即便外在的敬虔已修煉得爐火純青,我內裡的生命卻沒有經過神臉上榮光的炙烤,或者說它在炙烤之下毫無變色,那麼,它就是虛偽的。

因為我生命的脆弱和失敗,註定了我經受不起神的光照,祂經過的時候我只敢掩面,躲在岩石的罅隙裡。這些屬靈枯萎的變色,也必然真實地呈現在我孩子的眼前。他看見母親發怒了、憂愁了、爭吵了,即便他無法洞察我背後的隱惡和不信,仍確實地看見一個生命的掙扎。

真實和模擬的對比也暗示著生和死的較量。休憩的草坪縱使蒼黃一片,卻仍是紅胸脯的知更鳥的家園,是燕子集結的地標,它們嗅出的生命遠比我們眼睛所見的更遼闊。我們的信仰生命也同樣如此,成熟的靈性果子未必在每個階段都清晰可見,但人必然察覺得到內裡靈性些微的擾動,因而能確信永恆的的生命權能已然為將臨的果子預備持續的力量,這是模擬的信仰永遠無法結出的果實。

我實在無法保證有一天我的孩子不會對我說:「我不需要妳的信仰。」但我至少可以盼望,他在我身上所見的是沒有偽飾、真真實實的信仰。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