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採訪報導】在台灣,「十字架」常被作為基督宗教的識別符號,而基督徒更將十字架視為上帝得勝、救恩的記號;《台灣教會公報》3648期也以《從山頂到心口的十字架》專題報導探討十字架對當代教會與信徒的意義。針對公部門豎立十字架在山頂,Ngudradrekai(魯凱)中會總幹事Palri Aruladenge(盧天武)牧師認為,除了信仰與文化面向,另一個值得討論的是「政治」面向,包含原住民族被殖民歷史,及信仰與政治的平衡問題。

Palri Aruladenge說明,「十字架」在羅馬時期是刑具,是羅馬帝國為了維護政權的統治手段,另文士與法利賽人為鞏固自身領導地位,而迫害、定罪耶穌;因此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這也是帶有政治、殖民意味的受難。在當代社會,若沒有經過詮釋與省思誕生信仰新眼光,僅將十字架立在曾經歷不同外來政權殖民的原住民族土地上,是否真的那麼合適?「這十字架是訴說耶穌基督、還是統治政權?」又從台灣多元宗教的處境來看,這樣的行為是否暗示「其他信仰者禁止進入這片土地」?倘若其他宗教團體也要在山頂建立大型神像,基督徒又應不應該反對?

Palri Aruladenge進一步談到台灣教會與政治的關係:事實上,每當接近選舉,就會看見政治人物出席教會禮拜和活動;過去戒嚴時期,台灣政教關係分離,但隨著李登輝上任、政治與社會氛圍漸趨開放,政治與教會的互動亦增加,例如如今教會事工可以向申請政府計畫與補助,而政府在推行政策時也必須有教會協助在社區中宣傳、推廣。

Palri Aruladenge不諱言教會確實要向社區開放,但也要掌握原則;例如過去的禮拜會邀請與會政治人物來政令報告,後來意識到不妥當才有所改善。然而現在部落舉辦傳統文化活動時,仍然常邀請政治人物發言,這些並非傳統,但因為公部門補助,或者是公部門是主辦、合辦單位,所以有這樣的安排;Palri Aruladenge坦言,過度依賴政府補助和資源,甚至因此被限制、左右事工走向,對教會而言並不是好現象。

他點出,尤其原鄉信徒很多也擔任部落幹部或領導者,對於信仰與政治的平衡更應謹慎,「政治不會永遠,信仰卻是永遠的。」政治人物在其任內有見證性質的決策,在當下似乎是美事,但隨著在位者更迭,若這些政策沒有辦法維持,是否代表當初的信心就此消失、衰敗?其他信徒又會如何看待這段過去?

Palri Aruladenge結論,原住民族本身經歷不同政權殖民,信仰上也被主流神學觀點殖民,更廣泛來說,現代人其實也都受到現代社會殖民,面對很多人事物,人類沒有辦法靠自己的意志去選擇、決定;因此如何在這些限制中活出更公義的生活,是當代基督徒需要努力的方向。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