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轉型正義 白恐受害者要求重設蔣經國歷史定位

台灣教授協會與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2月19日舉辦「轉型正義與蔣經國歷史定位」座談會,邀請受害者表達轉型正義實現的需要。(攝影/邱國榮)

【邱國榮台北報導】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將於今年5月結束,蔡英文總統前往經國七海文化園區參與開幕儀式,引起社會關心,未來台灣的轉型正義何去何從?台灣教授協會與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2月19日上午在台大校友會館舉辦「轉型正義與蔣經國歷史定位」座談會,邀請包括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等白色恐怖時代受害者出席,表達轉型正義實現的需要。

長老教會總會研發中心主任黃哲彥牧師表示,台東地區等後山地區也有白色恐怖,黨國爪牙長期藉勢威逼,他的父親公東高工校長黃清泰長老也曾受害。威權時代國民黨政府建立各種祕密監視組織、情治機關,連百姓購買鐵管等小事也不放過,當時台東教會就有人因此受害,公東高工也有瑞士籍宣教師因受到迫害而離開台灣。

黃哲彥指出,長老教會各地方教會與機構被情治單位監控的情況多不勝數,甚至總會通常議會1978年的選舉也遭到滲透,國民黨政府意圖改變選舉,但結果失敗。除長老教會以外,以退伍老兵和外省族群為主體的新約教會,對蔣經國的宗教迫害手段尤其憤恨,「本來是一群為國民黨努力的人,受到宗教迫害後,反對蔣經國,甚至詛咒蔣經國死。」

長老教會有許多被監控的政治檔案,黃哲彥指出,長老教會支持所有政治檔案都要公開,沒有隱匿,讓各方可以進行研究,不讓國民黨扭曲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不再發生。研究政治檔案才能讓社會走向和解,轉型正義才有辦法往前走。所謂蔣經國反共保台這個說法,黃哲彥不以為然,他說:「其實是被反共、被保台,國民黨他們沒有主動式,是被動式,他們是要拿台灣的利益作藉口,監控各行各業,監視到人民的生活。」

陳文成博士紀念基金會董事長楊黃美幸表示,蔣經國是台灣白色恐怖時期的特務頭子,反共只是為了蔣家與國民黨自身的利益,台灣因此被他們牽扯入國共內戰,造成白色恐怖。刑法上教唆殺人也有刑責,蔣經國尚欠陳文成家屬與台灣人民一個道歉。

政治受難者蔡焜霖細數一生被蔣家政府迫害的過程,連子女都受到牽連。在威權統治時代,蔣經國對台灣人的迫害不僅是政治,也包括經濟,當年的「十信案」就是經濟整肅。

台灣二二八關懷總會理事長王文宏指出,二二八事件中不少台灣人菁英遭到屠殺,這部分蔣經國要負起責任。事發當時,蔣經國以蔣介石密使身分陪同國防部長白崇禧來台視察,之後發電報給蔣介石,定調二二八是親美派台籍菁英的武裝獨立運動,造成第二次屠殺,長老教會信徒林茂生等人因此被殺。那年3月,國民黨為鎮壓台灣人,用掉近百萬發子彈與6萬顆手榴彈,後來台灣依法註銷的失蹤人口有17萬人。

台灣教授協會副會長、長老教會真理大學助理教授陳俐甫強調,轉型正義的工作不能停止,政府需要有專責機關積極推動,並開放更多資料。威權的既得利益者用「蔣經國的微笑」來造神,目前掌握話語權與資源的人幾乎都是受益者,受害者居於弱勢無法發聲,一般人又無法在教育過程中認識蔣家政權的真面貌,造成轉型正義工作的阻礙,甚至有人提出功過相抵六四分、七三分等謬論。反觀人權侵害者如希特勒與史達林,並沒有因為他們做出任何建設就抵銷侵害人權的責任,因為這完全是不同層次的事。

陳俐甫指出,獨裁者造成原住民土地被大量開墾、侵占、用黨國資本壓迫中小企業與農民、限制本土語言致使瀕危、布袋戲被迫講國語、歌曲創作不能夾雜外文、把宗教活動視為迷信、醜化一貫道為鴨蛋教,甚至連人民的肚子也不放過,要求吃飯只能梅花餐,卻至死都沒說過一句道歉。

蔡焜霖、政治受難者陳婉真、台灣教授協會理事周以正、會長許文堂、台灣大學學生會副會長蔡朝翔等接續發表看法,台灣北社社長紀國鐘、人權工作者艾琳達、二二八受難家屬林黎彩等人也到場關心。

廣告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