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30年前二二八研究報告 陳永興坦言不及格

行政院「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公布研究報告《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迄今30年,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論壇回顧,重新審視與展望。(攝影/邱國榮)

【邱國榮台北報導】行政院成立的「研究二二八事件小組」公布研究報告《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迄今屆滿30週年,二二八國家紀念館舉辦論壇,邀請當時報告的總主筆、執筆者及多位學者專家對談,回顧撰寫過程,重新審視與展望。1987年開始推動二二八事件平反的醫師陳永興表示,該份報告在當年算是及格,可是今天來檢視它根本不及格,原因是沒有元凶,加害者到今天沒有道歉。

陳永興指出,政府針對二二八事件研究,做出來的報告不能僅有30年前的版本,畢竟現在出土的資料比30年前多了太多,應該要再繼續研究,出版新的研究報告。而且,30年前的政府與現在的政府都沒有面對元凶、加害者等歷史真相,影響對下一代的歷史教育,也致使社會瀰漫著冀望受難者家屬諒解的氣氛。

陳永興激動地表示,台灣人可以諒解當時逃難到台灣的族群的生活水準偏低,帶給台灣人困擾,可是這個族群當中的加害者拿槍到處殺人,到現在沒有對台灣人說過一句道歉,卻要求受難者家屬諒解,令人無法接受。「我是基督徒,人要懺悔,上帝會原諒懺悔的人,但台灣社會沒有懺悔的文化,所以台灣人無從諒解。我們伸出了橄欖枝的手,但是加害者沒有。」他說。

陳永興表示,總統蔡英文2016年上任後成立的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即將解散,然而蔡政府至今不願意蓋棺論定蔣介石是元凶,政府不願意面對歷史真相,難怪政治檔案雖開放,加害者的身分許多卻被塗銷。此外,有關林宅血案與陳文成命案的政治檔案,也仍有部分未移轉至國家檔案局解密,例如林宅血案有部分檔案以「有嚴重影響國家安全或對外關係之虞」為由,須於檔案屆滿50年後才開放閱覽。陳永興感慨:「台灣人非常想要諒解,但政府做得真的不夠。」

《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總主筆賴澤涵教授表示,解除戒嚴後,蔣經國去世,李登輝由副總統繼任為總統,將政府對二二八事件的看法交給學術界研究。當時李登輝的態度是台灣要看未來、不要看過去,這樣的態度讓台灣人失望,「其實這跟他的權位不穩有關,怕刺激國民黨保守派,事情會沒完沒了。」

1990年李登輝獲國民大會選舉為中華民國第八屆總統,權力開始穩固,便指示總統府資政邱創煥組成「二二八事件專案小組」撰寫報告,要給予不分省籍的受難者實質哀悼。但撫卹在當時不予考慮,立碑則要兼顧當時的政府立場與社會反應,因此原則是民間立碑不阻止但政府不主動,所以立碑與研究報告的內容沒有賠償與道歉,而研究報告雖檢討事件的責任,但不講元凶。

負責研究北部地區二二八事件的執筆人黃富三教授指出,當時社會對立嚴重,統一與獨立、威權與民主,研究小組在兩面都不討好的情況下,抱著忐忑不安心情參與充滿爭議性且高度政治性的工作。此外,當時相關二二八的檔案原始資料不如現在看到的多,找原始資料舉步維艱,找出資料後要產出新的詮釋,詮釋又不被兩端立場接受。

黃富三表示,紀念碑文的討論,都是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牧師翁修恭主持,強調碑文一定要簡明,不是寫故事,討論時共識是要將陳儀與蔣中正(蔣介石)列名,指出陳儀請兵,蔣中正派兵,然而立碑的過程一波三折。

廣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