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回應】著重參與的教會

(相片提供/Pixabay)

◎ 袁安隅

在《台灣教會公報》3647期〈三代同談:信仰傳承不船沉(一)〉一文中,提到服事的負擔,也成為年輕人對信仰、服事卻步的原因,筆者不由得憶起兩件獨立、性質卻是相近的事件。

第一件來自一位來教會實習的神學生,當時他認為,應讓更多年輕人參與服事,藉此提高凝聚力;第二件則是教會長者也有邀請年輕人服事,不過論述卻是根據自己年輕時的教會生活經驗,認為參與服事就可以進步、熟練,進而傳承。前者立意良善,後者亦希望傳承服事的精神,然而當我們本著聖經思考教會、服事,隱然感到扞格、違和。

首先是服事目的,似乎認定服事是為了團體的凝聚,但這可能模糊了聖經中關於服事的界定、次序,因為我們是先有份於基督的呼召、聖靈的合一,才有彼此的建造;而服事的目的,乃是為了基督身體在基督裡的成熟(以弗所書4章)。神學生的這說法似乎認為凝聚可以透過服事達到,但在保羅的論述中,那是聖靈的工作。其次是服事的能力,如果服事是本於熱誠、照著專業素養,那麼我們可能忽略在教會的服事中,聖靈不僅是恩賜的來源,亦是服事的分配者(哥林多前書12章),為要使人得益處,照著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使上帝得榮耀(彼得前書4章10~11節)。

這位長輩的邀請,不能說動機不好,但若僅期望教會事工後繼有人,除了疏忽聖靈的帶領,可能讓人在成為聖潔、合乎主用之前,即投入服事,那麼就算能做出一點成績,當中的屬靈價值、益處也難樂觀。此外也衍生一個更嚴肅的問題,那就是教會或許因著上述凝聚力的建立、教會事工的邀約有眾人投入,乍看之下好生興旺,卻不一定能反映箇中屬靈生命的成熟與否、對福音的認識純正與否。如此,在那能鑒察人心的主眼中,我們也許距離基督成熟的身體、羔羊無瑕的新婦,有著不小的落差。

探討傳承,若只關注教會的參與,那麼對於教會、服事的理解,可能流於表面,因為若僅有表面的服事,卻沒有本著聖經的供應、靠著聖靈的建造,那麼我們無法嚐到事奉的甘甜,無法從中得著建造,進而耗竭枯乾,也就順理成章了。更重要的是,當我們的信仰與上帝的話語不一致時,縱使樂在其中,即便全情投注,持守在這個群體、積極參與組織中,我們可以說是傳承信仰嗎?我們可以確信有份於古今聖徒的團契嗎?我們可以在盼望中,無暇而安然見主嗎(彼得後書3章14節)?反思這些問題可能讓我們不安、難受,但這些既嚴肅卻真實的事,著實是呼喚我們懊悔所行,按著正意理解聖經無誤的啟示,體察主純全美善的心意,歸向那滿有恩慈的永生上帝。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