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暗夜中望向復活路】最後一哩路,有光!

為有限生命編寫永恆價值的安寧志工鄭春棋

(相片提供/陳逵衛、吳宜蓁) 

◎吳宜蓁(文字工作者)

2014年10月,有一段時間我需要住在台北,好為台北榮總93號病房的孩子禱告,於是透過教會姊妹的介紹,認識了拿撒勒人會忠孝教會的鄭春棋牧師和師母。他們提供教會的住所,讓我可以安心禱告,鄭牧師還陪同我出入台北榮總為病童禱告,我們也因此成了一起在主裡服事的同工。

 收拾行囊展開新旅程 

2017年,鄭春棋牧師因主動脈剝離,緊急送醫、開刀,昏迷了兩個禮拜,差點成為植物人。感謝上帝,後來他清醒了,也漸漸恢復健康。

鄭春棋牧師修養期間,我曾前去探訪,他幽默地問我,為何在他昏迷期間,上帝沒有帶他雲遊四海或參觀天堂地獄,而只是讓他睡了一大覺?我回他:「誰叫你在昏迷當中沒迫切禱告,求祂成全你一趟天堂之旅呢!」說完我們兩人哈哈大笑。

2021年8月24日,鄭春棋牧師又一次突然倒下。送醫急救後,發現他肝臟有15公分的惡性腫瘤,已是末期,並且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肺部了,不能開刀,也不能化療,這等同是被下達死亡的宣判書。出院後,他收拾好「心理的行囊」,交代好身後事,聽候醫生安排他住進安寧病房。在等待中,他隱約感覺到,若這樣離世回天家,在交給主的作業中彷彿還缺少一樣什麼功課。於是他禱告,聖靈讓他想起,原來他曾向主祈求,讓他在60至70歲時,能有機會向安寧病房的病患傳福音。如今他正值60歲啊!他感謝上帝聽了他多年前的禱告,這件事也激起他重新啟程,進入安寧病房服事的熱誠。

2022年1月9日主日,我應邀前往拿撒勒人會忠孝教會講道,會後我們為彼此代禱。我跟上帝說:「主啊,要我像鄭牧師那樣,把罹癌視如中樂透般喜樂,這樣輕快的話我說不出來,但鄭牧師活著的每一刻,都以祢看待生命的價值來度過,這種態度值得尊敬,也是我要學習的。」

 昔日硬漢遇主光照重生 

我問鄭春棋牧師,為何總有滿腔的悲憫之情?他說自己生命中領受太多太多主的愛,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然而上帝掌管萬事萬物,更掌管我們的人生,祂才是真理、道路、生命。他回想自己從不信到信的生命歷程,說:「基督徒有幸被上帝揀選,就當以生命來回應祂的救贖恩典。」

1976年,鄭春棋牧師在母親要求之下受洗,那時他還是個國中生。直到退伍,他仍只是一個掛名的基督徒,從未感受到信仰為他帶來任何改變。偶然間,他參加了一場培靈會,聖靈開始在他身上動工,他越來越渴慕上帝的話、喜歡聽講道,聽別人分享見證時也常被感動。聖靈柔軟他剛硬悖逆的鐵漢心,改變他嗜菸酒的壞習慣和粗俗的言談。他說,上帝饒恕了當年那個蒙昧無知、放縱私慾的他,祂的饒恕如此徹底,甚至讓他全然忘記自己那股逞凶生事的狠勁和拉幫結派的血氣之勇。

1983年,鄭春棋牧師回應上帝的呼召,進入台灣基督教拿撒勒人神學院就讀,接受神學裝備。這段期間,他有更多時間和機會親近上帝,在聖靈光照下,他一次次認罪悔改,對上帝的信心也越加提升,他感覺「自己的靈魂被潔淨了,裡面的汙穢和邪思念想,都被上帝徹底清除了。」

鄭春棋牧師形容,在神學院期間因為經歷了許多奇妙恩典,讓他整個人重生了。他描述這種「重生」不只讓人結束罪的行為,導正為合乎上帝心意的良行,甚至連人類始祖的原罪也被上帝饒恕了,所以我們得以與上帝重新和好,在主裡真正活過來,並且領受救贖的恩典。就像聖經所言:「就是照父上帝的先見被揀選,藉著聖靈得成聖潔,以致順服耶穌基督,又蒙祂血所灑的人……祂曾照自己的大憐憫,藉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重生了我們,叫我們有活潑的盼望。」(彼得前書1章2~3節)

 把握生命最後一哩路 

當人生即將「渡過生命河」前,鄭牧師將自己完全交託上帝,深信未來將進入祂的國度,他要把握在世的每一刻,完成最後一哩路的使命,在有限的生命中編寫永恆的劇本。

看見神國僕人寧願馬革裹屍也要戰死禾場的氣魄,實在令人敬佩,也深深激勵我。但願主的恩典與能力與鄭春棋牧師同在,陪他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讓他在安寧病房服事、安慰愁苦病人時,靈裡充滿喜樂與能力。

人生四大哉問:人從哪裡來?要往哪裡去?要怎麼去?什麼時候去?活到現在,我自己的體會是:我從天父那裡來;我往天父那裡去;我要靠著天父恩典過平安喜樂的日子,並靠恩典完成主的託付,有意義地過每一天。至於我安息主懷的日子,我也全然聽從上帝的安排。

從頭檢視生命,我赫然發現,原來就算生命走到最後一哩路,也依然可以充滿神聖的光輝與價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