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復活新生,一天新似一天──受難與復活主題電影賞析(下)

電影《生死交戰》劇照。

◎荊墨

死亡,尤其是重要角色的死亡,往往是故事高潮前的轉折或結局。重要角色的死亡,或悲壯、或傷感,極容易引起人們哀嘆,因為人人不喜死亡,卻又深知死亡之難以倖免及無可挽回。直到兩千多年前,那個死在十字架上的拿撒勒人帶來了轉機……

2021年上映的《007:生死交戰》(No Time to Die)是007系列電影最新的一部,這一部的代表意義在於,向來無所不能、死裡逃生的龐德,可以說毫無懸念地死於任務中。電影落幕時,飛彈爆炸後的火焰瞬間吞沒了龐德的背影。

  退 場  

電影《生死交戰》劇照。

在《生死交戰》中,傳遞許多世代交替的訊息,諸如龐德以老前輩的姿態對後輩品頭論足,感嘆新進的情報員身手固然及格,作為情報特工的心理素質卻令人不敢恭維;老同事兼老友萊德死在龐德懷中,只是身陷險境的龐德來不及感傷,就得趕緊逃離現場,任憑萊德的遺體被大海吞噬;當龐德回到軍情六處時,赫然發現代號007已由黑人女性諾咪取代,爾後兩人雖由關係緊張到攜手合作,但也讓龐德體認到「007不過是個數字」,毋需執著。

事後仔細回顧,便能感受到整部電影雖然情節緊湊,但諸多訊息均已鋪陳龐德的結局。此次任務,與其說是接手主管機關委派的任務,更像是龐德個人對家人的保護行動,只是和軍情六處的利害一致。對家人的愛促使龐德赴湯蹈火,最後因感染了會殺害至親的奈米機器人,大戰一場後的龐德冷靜地得出無法可救的結論,於是這位已然遍體麟傷的情報員放棄逃離,把握最後的時間透過對講機與妻女訣別,最後葬身在導彈攻擊點燃的火海之中。

  死 亡  

在戲劇作品中,主角的死亡往往帶來極大的張力,道別、遺憾、傷感等,特別容易營造讓人喟嘆甚至落淚的情境,是故事的高潮,卻也可能是故事的結束,因為這個人的人生已經寫下句點,從此只能在回憶中活躍。電影製作方願意讓龐德這個重要角色死亡,實在令人佩服。

我個人是希望片商能信守這個結局,讓龐德從此退出大銀幕,但出於商業考量,難保未來不會有什麼「龐德前傳」之類的電影上映。我的想法反映我對這世界的理解:人死不能復生,面對故人的過往,固然期待能再有機會和他們相處,但就理性而言,知道他們已然逝去,只能儘量接受事實,讓哀傷日漸平復。

兩千年前,耶穌墓前那些哀慟至極的婦人,想必也是如此吧?她們目擊敬愛的拉比在各各他受難的始末,看到祂斷氣,遺體從刑架上取下,包裹後送到墳墓中,滾上封閉墳墓的巨石之後,她們在日落之際帶著破碎的心離開。我們都知道事後還另有發展,但聖經記下了那群婦人的絕望,讓我們藉由她們的心境、情感體會耶穌死亡的真切。

後來那群婦人及許多門徒都目睹耶穌復活,但他們不見得都清楚了解,耶穌的復活不同於睚魯的女兒、拉撒路的復活,祂的復活不僅僅限於生理層面,而是有根本性的差異。

電影《生死交戰》劇照。

  復 活  

這世上有史以來最具震撼力的宣告,莫過於上帝的兒子向人啟示,祂就是復活和生命(約翰福音11章25節,新譯本),換言之,和拉撒路等被復活但終有一死的人不同,耶穌就是復活與生命本身。使徒保羅的領受幫助我們從更多樣的角度尋求真理,他看明復活證明那位審判全地的主,已經收納了耶穌基督之死,承擔我們的罪惡過犯,祂從死裡復活,則叫我們得以稱義(羅馬書4章25節)。保羅更以極其嚴肅的口吻告訴我們,耶穌是我們眾罪得赦、今世信仰、盼望來生的基石,我們若沒有這本於復活的盼望,就是徒然相信,無比可憐(哥林多前書15章1~22節)。

使徒保羅這話說得很重,但若我們稍微體會基督福音的豐富,便能體察使徒之心。人若沒有本於復活的盼望,其可憐之處不僅在於信仰徒然,更令人感嘆、哀傷的是他不知道人子的復活帶來新的生命與生活,是我們不可忽略的更新、成聖之路。

  更 新  

電影《變人》劇照。

論及更新,1999年的科幻愛情電影《變人》(Bicentennial Man),有一個耐人尋味的設定,即是從「不變」到「改變」。

型號NDR-114的機器人管家進到馬汀一家,被接納為家中一員,並被命名為「安德魯」。隨著劇情發展,安德魯漸漸有了自我意識、情感,乃至於擁有創作的謀生能力。他賺取了可觀的財富,而總是可以汰舊換新的構造,讓他理論上能永久存在。

愛上波夏,成為安德魯最大的變數。波夏是馬汀家二小姐阿曼達的孫女,為了與所愛的人在一起,擁有知識、技藝與高科技運算能力的安德魯不斷改造自己,使自己更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為了不被死亡阻隔,安德魯也開發能讓人類更長壽的人工器官,期望能和波夏長相廝守。但經過一段不短的歲月之後,波夏還是決定面對死亡,不願靠著非自然的方式延續生命。

安德魯理解波夏的想法之後,也發現自己不能在沒有波夏的世界生活,於是將自己改造得更像是人,一個會衰老乃至死亡的人,最後與波夏一起走到生命的終點。

  新 生  

《變人》有許多值得探討的議題,「改變」無疑是其中最為顯著的。從一個人工製造的量產型機器,逐漸朝血肉之軀轉變,捨棄許多人稱羨的長生不老,換取有喜怒哀樂、會生老病死的生命,乍看之下是愚蠢的選擇。然而,正是人們視之為平常甚至不滿意的生命,卻深深吸引了安德魯,成為他全心全意追求的目標。

安德魯追求的生命,尚且不是上帝起初創造的原貌,而是經歷過墮落與敗壞的生命,那麼,基督耶穌成就的新創造、賜予的新生命,豈不更應該吸引我們尋求、渴慕嗎?(哥林多後書5章17節)安德魯尚且只能憑一己之力,以自己的方式更新自己,那麼,我們豈不更應該感謝,耶穌白白將祂復活的生命賜給屬祂的人,使人能夠與祂聯合,得著稱義且日日更新的生命嗎?

電影《變人》劇照。

  像 祂  

使徒保羅照著所得的真光,見證基督的復活迥異於肉體復活的部分,並非仍會朽壞的,而是不會朽壞的;並非是可恥的,而是榮耀的;並非軟弱的,而是強壯的;並非屬血氣的,而是屬靈的;並非屬土的,而是屬天的(哥林多前書15章35~54節)。約翰與保羅雖口吻有別,卻幾乎是異口同聲地說,我們作為上帝的兒女,雖然將來如何,目前還未顯明,但當主顯現時,我們要像祂(約翰一書3章1~3節)。

電影《變人》劇照。

如今,我們雖然蒙恩,卻猶如寶貝放在瓦器裡,尚未獲致復活後全然嶄新的生命。在一息尚存的現世,我們唯獨靠著恩典走成聖之路,直到這可追溯至亞當的生命與氣息日漸衰殘。然而,短暫而輕微的患難,是為了要成就極大無比、永遠的榮耀──那本於基督耶穌的新生命,要一天新似一天,直到永永遠遠(哥林多後書4章6~18節)。 (全文完)

【藝文走廊】千古奇冤,公義的刑罰──受難與復活主題電影賞析(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