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大改人生(上)

採訪◎黃文杰
相片提供◎張進益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哥林多後書5章17節

 張進益的故事 

把他從糞坑拉拔與王子同坐

在人看來不可能的事,在神凡事都能。財團法人基督教更生團契桃園市私立少年之家執行長張進益牧師,原本沉迷海洛因等毒品、頻頻進出監牢,認識耶穌後,不僅走出死蔭幽谷,更帶領非行(行為偏差)少年組成大改樂團,宣揚又真又活的主。自2001年成立以來,桃園少年之家長期陪伴由社會局轉介或法院裁定之非行少男、少女,以信仰與多元資源營造孩子第二個家。起初桃園少年之家地點在桃園市桃園區金門二街,相當破舊,經過20多年神的帶領,目前已經搬到八德區長興路。

張進益的辦公室擺放各界頒贈的感謝狀與紀念品,當中比較特別的有飛機模型與軍階級別章。2010年,張進益取「神大大改變我們」之意創立「大改樂團」,帶著孩子們到各處用音樂佈道。2018年,軍方高層找他到軍校宣導反毒,特別禮遇派「空軍福克50」載他們去花蓮、高雄等地巡迴。他後來才知,「空軍福克50」是少將以上搭乘的專機,甚至用來接待外賓元首及三軍統帥,也就是總統專機,軍方卻拿來載著大改樂團等人去佈道,「神有沒有很奇妙?」他讚嘆地說。

張進益回憶當時到軍中佈道,台下將官聽得感動流淚,有人直接把身上的級別章拔下來贈送,這些人包括後來2020年不幸在空難中殉職的軍方高層。張進益說,自己曾經只是一個犯人,軍方高層卻如此禮遇,「如果不是神的恩典,憑什麼把我從糞坑拉拔與王子同坐?」

◆獄中佛學考試滿分

曾經,張進益沉迷於成癮性強烈的毒品如海洛因,從一錢八、九千元,吸食到一錢二、三萬元,一天吸食一錢還不夠,「哪有辦法維持經濟?當然只能為非作歹。」他說。他在監獄二進二出,1997年再度入獄,毒癮發作時,人相當委靡,容易產生幻聽、幻覺,動不動就聽到很多神明叫他去撞車、撞牆壁。

就在張進益二度入獄期間,哥哥上台北收帳遭黑吃黑致死,張進益心情跌到谷底,想藉宗教戒毒,在獄中鑽研佛學,甚至參加佛學會考拿了滿分,獲頒居士證書。他笑說,國中開始胡作非為,全校老師都被他打過,訓導處還拜託他畢業前兩個月不要上學,直接給他畢業證書,「從來沒好好念過書,第一次拿到滿分竟然是佛學會考。」

出獄後,張進益和朋友喝酒,想勸朋友戒毒,對方卻反過來邀他試試「腳踏仔」,即藏在鞋底走私的毒品。他頓時意志力瓦解,心想「這一筒打完,再也不打了」,結果勸人戒毒不成,再度染上毒癮。他為了戒毒,試過針灸、催眠、喝符水,花了好幾萬元到廟宇買補運金,最後找上基督教機構,但找了幾個地方都沒有名額,足足等了28天,直到1999年9月,他才找到苗栗仰望福音之家。仰望之家可立刻入住,不用事先繳錢,只需戒癮成功後回去當志工,但是仰望之家是專門戒酒,沒有輔導戒毒的經驗,張進益在那裡就只是跟著牧師讀聖經、唱詩歌、禱告。

◆救我!一輩子都給祢使用

張進益對仰望之家的戒毒效果感到懷疑,對自己的處境也感到憤怒。重度毒癮引發的皮膚潰爛、血管下沉更是讓他脾氣很暴躁,毒癮一發作,見人就打、拿到東西就摔,吃不下也睡不著,滿腦子都是妖魔鬼怪的聲音,慫恿他去撞牆或暴力破壞。有一次,眾人實在制服不了他,只好把他關進貨櫃屋。他前後大概被關了六天,折騰到沒有力氣,想起家人傷心欲絕的眼神,終於徹底崩潰,放聲大哭。生平第一次,他覺得自己錯了,想起牧師說要禱告,雖然根本沒有學會禱告,仍嘗試按心裡想的對神說:「如果祢是真神,只要幫我把毒癮戒掉,我就一輩子都給祢使用。」然後,他不知不覺睡著了。

張進益說,那時不知道隔了多久,他聽到詩歌後醒來,感覺好像被水徹底洗過一樣,長久累積的難過與懊惱消失了,到仰望之家之後第一次感覺肚子很餓,有人端一碗稀飯給他,「那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吃的食物。」那之後他跟眾人唱詩歌,每字每句都唱到心坎裡,暖流在胸口流動,直衝腦門和眼眶,讓他忍不住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他知道,自己得救了。

成功戒毒後,張進益留在仰望之家幫忙開車載山泉水,每次若晚點回去,就被懷疑跑去吸毒,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會走回頭路了。每天讀經時間未到,他就急著跑去等,想要禱告、唱詩歌。一個月後,他請牧師幫他施洗,牧師有點懷疑,要他等一等。1999年年12月25日,寒流來襲,他在溪水裡受洗,冷到猛發抖,卻滿心歡喜。

張進益說,神的奇妙作為訴說不完,不僅他的人生在仰望之家徹底翻轉,還遇到相知相惜的妻子楊淑慧。她原罹患躁鬱症,神垂聽她的禱告,讓她漸漸好轉,康復後第一份工作就是到仰望當志工,卻因緣巧合成為張進益的人生伴侶及日後事奉的得力助手。

成功戒癮之後,張進益被派到台中的少年機構服事,他原本自信可以應付頑劣的青少年,不料卻遇到很大的挑戰。「進益叔叔,不要講你的見證。」「你的年代不是我的年代。」「你講的只是你跟你的神的關係。」青少年反脣相譏,刺激他開始追求信仰,去讀神學院。由於只有國中學歷,桃園龍潭的基督教拓荒者神學院雖然願意接納他,對他的資歷也有點擔心,勸他先旁聽好了。

張進益說,若是以他過去自卑的個性,遭到拒絕一定懊惱,「但神脫掉了我的老我,火熱的心讓我堅持下來。」2000年,他在拓荒者神學院拿學士學位,接著讀神學道碩,後來更拿到元智大學社會暨政策所碩士。「只能說一切都是神奇妙的作為。」張進益說。

【特別企畫】大改人生(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