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國榮專題報導】促轉會「還原歷史真相組」報告時,由委員徐偉群、陳雨凡說明「520農運事件案」釐清與追究。徐偉群指出,520農民運動發生在1988年、這也是解嚴後的一年,但國家仍然處於黨國體制、動員戡亂仍然存在,警備總部與萬年國會也還存在,「人二室」仍舊佈滿各政府機關,國家對校園與社會的監控延續到2000年才結束;情治系統對農民運動組織的監控在事件發生前就存在,時任行政院院長俞國華與國民黨秘書長李煥啟動偵查,證實起訴520事件是為了維護威權體制而進行的。

徐偉群。(相片提供/促轉會)

徐偉群表示,國家把農運視為「分離主義運動」,故以政治事件處理;偵查主力是警備總部並指揮警政系統,包括普通法院對這起事件的判決,把軍、情、警的偵查內容照單全收,因此所謂中立的司法系統也是協力威權的一員。

陳雨凡則指出,要識別加害者必須先釐清威權體制圖像,才有辦法進入個人、進而去追究加害者行為,而檔案出土的釐清需要時間,而且進入責任的追究要更加嚴謹,之後才可以草擬出立法草案,讓追究加害者的法治能夠落實。

以520農運案件為例,識別加害者的主要效果除了一定要將加害者公布以外,倘若加害者是公務人員,則依現在法定程序予以懲戒,若是有涉及刑事責任則依法處理;但是加害者會凋零,因此追究加害者的法治化是在跟時間賽跑。

陳雨凡。(相片提供/促轉會)

「關於國家不法,被害者平復與加害者處置的困難與挑戰,未來更大。」徐偉群說,法治原則下處理事情必須謹慎與緊密,單一案件所需要投入的人力與時間都很龐大,而銜接的法務部人力是否足夠是個問題,尤其究責加害者的資料收集、審查所需功夫更大,都使調查工作更為困難。

此外,威權統治倚靠的是制約系統,即「自動化執行威權統治」,因此在有限於軍、情、警的證據下去辨認與承認國家不法,會因為沒有足夠證據而陷入偏誤認知狀態;換言之,沒有了解黨國體制運行的前提,無法判讀威權時期的判決是政治性判決;所以,他們提醒法務部應首先要有「不會陷入偏誤的認知框架」,否則是沒有辦法與有信心指認出政治性判決的國家不法。

更多系列報導請見:【轉型正義在路上


封面圖片提供|Freepik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