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德章紀念協會辦真人圖書館 楊碧川談民族主義變遷及影響

湯德章紀念協會舉辦「真人圖書館講座」,5月6日邀請左派作家楊碧川主講。(攝影/Dalul)

【Dalul採訪報導】湯德章紀念協會為了讓大眾回顧二二八事件的時代,舉辦一系列「真人圖書館講座」,邀請民主前輩分享他們的看見及感受。5月6日邀請《簡明台灣史》作者楊碧川主講,藝術家陳世憲擔任與談人及主持人,帶領聽眾從烏克蘭民族主義看台灣民族主義,希望透過不同事件的歷史證據,來延伸探討台灣獨立建國的重要性。

楊碧川一開始就點明,民族主義是世界的潮流,從19世紀開始在世界發酵,拿破崙征服德意志和義大利地區國家刺激了當地產生民族主義,德意志人和義大利人開始追求民族的團結與統一。法國大革命時,法國從原來的王權體制轉變為以人民為主的民族國家,從國旗的演變可以看得出來,而後拿破崙代表法國征服歐洲各國。矛盾的是,拿破崙本身是科西嘉人,是被法國統治的民族,他卻認同壓迫他們的國家。楊碧川指出,拿破崙就如同現在部分台灣人常常口口聲聲說自己是台灣人,卻又同時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在民族主義的思想裡,這是十分弔詭的事情。

楊碧川看烏克蘭的歷史,因地理環境被諸多國家占領過,使用不同語言,不同區域認為的國語不盡相同。而烏克蘭與俄羅斯從宗教、語言、文化上看雖然相像,卻不一樣。中國很常用「同文同種」形容台灣與中國之間的關係,但楊碧川認為,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同文同種的概念,不然全世界就只會有一個國家而已。

楊碧川繼續說明,民族的最小單位是家庭,從家庭慢慢擴大,一群人共同使用同一種語言、同一種文化、同一個土地認同、生活模式也一樣,彼此認同的開始就是民族萌芽的時候。他指出,認同非常重要,要有命運共同體的共識,才能稱為民族。俄羅斯常說烏克蘭本來就屬於俄羅斯為自己的行動護航,但楊碧川點明,如果認同不一樣,就不應該是統治的藉口,如果以俄羅斯的說法,蒙古人更可以說俄羅斯與歐洲過去也曾是蒙古帝國的一部份,「認同才是國家的根本。」

湯德章紀念協會舉辦「真人圖書館講座」,5月6日邀請左派作家楊碧川主講。(攝影/Dalul)

楊碧川表示,認同有很多種方式,語言是很重要的一環,過去因為國民黨高壓統治,台灣人只能說漢語,國語運動即統治者以強勢的文化、語言、知識形成文化霸權,所以台灣要成為主權獨立的國家,破除過去的語言很重要。依照目前的情況,國語應該要有原住民語、客語、台語、新住民的語言,才能讓台灣人認同更加深刻。就如同19世紀凱末爾對土耳其的改制,從民族主義發展出自己的國家、語言、文化、貨幣、詩。

但楊碧川也說,民族主義是雙面刃,能夠使民族認同成為國家,同時也會成為掌權者爭戰的藉口,運用必須謹慎。如同中國常有的大漢沙文主義,認為自身是中心,其他地區都低人一等,也如同希特勒對自身民族的認同,反而造成偤太民族的悲劇,所以台灣必須知道自己愛的國家為何,才能讓民族主義的發展更加完善。

楊碧川說,這些年他發現自己不是研究歷史,而越來越是研究台灣如何藉由歷史的證據獨立,成為真正的國家。對於未來,他表示要有決心,認同台灣這塊土地,要願意這塊土地付出超乎想像的努力,才有辦法讓獨立國家的理念傳到世界。目前台灣人民能做的就是從教育著手,透過不同的文化媒介如電影、歌曲去改變,讓台灣與中國的文化確確實實分開,從思想創造屬於台灣的思考模式。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