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吳柏──愛

(相片提供/pixabay)

◎何玫玲

小弟要做固定三個月的血糖檢驗,因為他不方便到醫院,我便從新竹開車北上,將他的抽血管從台北送到新北的醫院。

這是一個有時效性的任務。我礙於停車技術不佳及作為路痴的惶恐,從來沒有單獨從新竹開車到台北過,但既然臨危受命,就一往無前。我特地提早出門,但國道1號仍諸多壅塞,走走停停間,我傾力駕馭方向盤及注意導航,彷彿隨時可能聽到我的車被後方的車追撞的撞擊聲。

幻想一打開就停不下來,我腦中思緒如萬馬奔騰。萬一撞車,我該開到路肩嗎?車裡有三角錐嗎?行照、駕照在哪?保險公司是哪一家?我要打哪支電話報警?救護車、道路救援,還是……?一回神看到周遭車流,為著幾秒前恍神倒抽一口氣,趕忙用禱告取代思慮。

出門前,我慣用的小白車出現胎壓警訊,安全起見,只能硬著頭皮開著大白車上路,一路忐忑不安。因不那麼熟悉,我沒有按以往習慣上車就聽音樂或講道,得以在安靜的車廂裡思考,於是我回想著上帝如何一步一步擴張我的境界。生性膽小保守的我,到30歲連腳踏車都不會騎,如今竟能夠駕馭一輛車,馳騁在高速公路,還時不時要與大卡車並列競速。30歲搬到新竹後,大眾交通工具不方便,於是生了老大後會騎摩托車,生了老二後會開車。三年前母親生病,我學會從新竹開車到新北邊陲的土城。這些經歷,對我都是很大的突破。

但開車直搗台北,又是另外一個層級。停車位難尋、公車道及單行道複雜,讓頭腦簡單的我始終懼於面對。我常常想像萬一有個什麼閃失,恐怕就進退不得,但這天不一樣,我肩負重任,只能卯足勇氣使命必達。

第一次走國道1號,發現跟國道3號景色完全不一樣。3號順暢,1號壅塞,還多了眼花繚亂的高架,彷彿天空也縮小了。上帝帶領我踏上這個景色迥異的路程,正如祂帶領我遇見生命中不同的景況,但祂知道我的能耐與極限到哪裡,從不要求我一步到位,只需循序漸進。每每在我以為山窮水盡時,總是能看到柳暗花明的美景。

感謝上帝,在精神緊繃、死去無數細胞的兩個鐘頭後,我終於抵達目的地,完成了任務。我想起PTT鄉民慣稱Uber Eats外送平台「吳柏毅」,我這日壯舉是否堪稱「吳柏愛」?當人有需要的時候,我立刻前去,正如我有需要的時候,上帝也立刻前來。謝謝上帝,沒有時間、空間的限制,成為我隨時可呼叫的「吳柏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