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德章紀念協會真人圖書館 許建榮談黨國媒體與思想控制

湯德章紀念協會5月20日想想論壇主編許建榮分享黨國媒體與思想控制,從過去專制政權的統治手段,講述媒體第四權塑造意識形態的影響力,以及審慎看待資訊來源的重要性。(攝影/Dalul)

【Dalul採訪報導】湯德章紀念協會主辦、文化部贊助的「真人圖書館講座」,回顧過去歷史事件並反思台灣的民主過程與未來展望。5月20日邀請到澳洲蒙納許大學(Monash University)語言文化學博士博士、想想論壇主編許建榮,分享黨國媒體與思想控制,從過去專制政權的統治手段,講述媒體第四權塑造意識形態的影響力,以及審慎看待資訊來源的重要性。

湯德章紀念協會5月20日想想論壇主編許建榮分享黨國媒體與思想控制,從過去專制政權的統治手段,講述媒體第四權塑造意識形態的影響力,以及審慎看待資訊來源的重要性。(攝影/Dalul)

許建榮說明,首先要有基本概念,就是過去國民黨專制政權,控制軍權、行政、司法、立法、教育,確保自身政權不被撼動。特別教育層面能使人的思想從發育階段就慢慢被塑造,以至於固化而無法改變,「可以說是一種洗腦的手段。」那麼不受教育的人,國民黨如何改變及控制思想呢?很簡單,就是透過媒體,經由每天要接觸的報紙、電視、廣播,專制政權選擇人民能接受的,並刪除不想要人民知道的訊息。

許建榮也表示,教育是有階段性的,但是從媒體而來的資訊,卻不管是否受過教育都接收得到。過去國民黨專制體制下,如同設計好的機關,當人民完成被控制的教育之後,出了社會,被掌控的媒體就取而代之,成為人民獲取知識的消息來源。

許建榮透過數據統計讓聽眾了解,過去權力的失衡及過去國民黨控制的痕跡。從1960年代台灣族群結構、1950年至1988年內閣族群結構,都能看見少數族群統治多數族群的情況,重要的權力位置都是由國民黨內定的外省人擔任。如同過去日本殖民台灣的模式,本土族群只能負責較無影響的的職位,「這其實也是專制政權鞏固其權力的方式之一。」

湯德章紀念協會5月20日想想論壇主編許建榮分享黨國媒體與思想控制,從過去專制政權的統治手段,講述媒體第四權塑造意識形態的影響力,以及審慎看待資訊來源的重要性。(攝影/Dalul)

許建榮指出,過去國民黨有步驟地慢慢洗腦台灣在地族群,首先以1902年梁啟超提出的中華民族論述確立台灣人的中心思想,透過教育把此思想傳遞給人民,宣揚中華民族及成為中國人的美好。許建榮回憶,過去於新竹縣尖石鄉攝影時,曾與當地的原住民族交談,發現他們以中華民族自稱,讓他感到錯愕,也見證到過去教育的中華民族觀影響如此之深。

許建榮說,確立中心思想以後,就能導出國民黨或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唯一合法代表的結論,驅使人民為這目標犧牲奉獻,並認為台灣是中華民族復興的基地,致力於反攻大陸,拯救對岸水深火熱之中的人民。而阻憢此任務的均應視作敵人,共匪、台獨、黨外人士是整個中華民族的叛徒、中華民國的三合一敵人。最後,透過國語政策落實以上種種思想,消滅不同聲音,因為語言是而文化的根。

許建榮也提到,最先被落實也最有效的手段,不外乎是教育及媒體。特別是媒體,國民黨在1950年代制定心戰計畫,設立多所教育機構培養人才,進行政治作戰,同時限制媒體的經營權,由國家掌握所有權,若要經營媒體,必須政府通過。如此一來,變相控制社會大眾的資訊來源,媒體從業人員、高層也多與國民黨有關係。

另一方面,透過國語政策法令,媒體控制達到前所未有的成果。許建榮說,從1963年限制台灣本土語言不能超過節目時間的一半開始,到1976年《廣播電視法》明文規定,電視或調頻廣播頻道不播放超過30%的台灣本土節目,其中不斷限制本土語言的傳播,結果就是導致1992年為止,台灣本土節目已經低於10%。

許建榮強調,這些受到控制而產生的意識形態思想、侍從媒體,其實就是國民黨無形的黨產。那些目前一直追討的有形黨產或許都能討回,但留在腦海根深蒂固的想法,卻無論如何都拿不走。所以中國現在的控制從傳統媒體進化到社交媒體,可說更加嚴密、更具計畫性,台灣人民必須更小心檢視獲得的資訊,才不會重蹈覆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