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頻道】馬偕博士日記原稿出土記

▲將「馬偕博士日記原稿」12冊送交北部大會史蹟委員會保存,由時任主委葉能哲牧師(右)代表接受。

圖文◎陳宏文(美國長老教會聖蓋伯中會退休牧師)

在神學院的最後一年(1970年),我為了蒐集畢業論文的資料,發現了《馬偕博士日記摘譯》的手抄稿,當時它們共三冊,躺在一口松木製的大箱子裡,和宣教師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博士的其他遺物一起放著。

發現寶物 著手編譯

這口木箱是馬偕博士的媳婦偕仁利(Jean Ross)牧師娘返回加拿大定居前數日,交給加拿大籍宣教師郭德士(John E. Geddes)保管的。郭德士先生在淡江中學教書時,是我的英文老師,後來也在台灣神學院擔任西方文明史課程的教授,我選過他的課。有一次在閒談中知悉他保管了一批馬偕的遺物,我即時向他借閱,因此發現了寶藏。

這三本《馬偕博士日記摘譯》的手抄稿,可以說是當時最接近史實的第一手資料。這是馬偕博士之子偕叡廉(George William MacKay)牧師以白話字由馬偕博士日記原稿摘譯的,這三本摘譯稿僅摘錄了馬偕博士在台灣北部宣教的紀錄,而根據其中的記載,它提供了許多事件發生的日期,並提供了一些教會設教及禮拜堂落成的日子,這也使得一部分的北部教會歷史需要重新釐定。舉例來說:牛津學堂是1882年建竣的,在此之前的歷史文件都說它是在那年的6月19日舉行落成典禮同時舉行開學典禮。自從《馬偕博士日記摘譯稿》被發現之後,我們即清楚看見牛津學堂落成典禮是在該年7月21日晚上8點舉行,開學典禮則是9月14日舉行,絕對不是在6月19日同時舉行落成典禮與開學典禮。

這些《馬偕博士日記摘譯》的手稿並不是完全的。當我們順著日期往下讀的時候,會發現有些日子裡卻同時記載了兩天、三天或數個星期、數個地點的事情。因此我們會產生疑問:「難道一天之中發生這許多事嗎?這會不會是摘譯時的簡略、疏忽與錯誤?日記的原稿到底是怎麼說的呢?」尤其是1883年的日記,摘譯本裡說:「這一年的日記下落不明。」真希望有朝一日能一睹馬偕博士日記原稿的記載。

儘管這三本摘譯的日記有諸多的疑問無從解決,但我還是把它們翻譯成為大家所熟悉的中文,交由台灣教會公報社於1972年出版,畢竟這些是當時最接近史實的第一手資料。雖然許多文件均提到「某月某日,日記說:『……。』」但他們只不過是引用由詹姆士‧亞力山大‧麥克唐納(James Alexander Macdonald)牧師所編、馬偕博士所著的《福爾摩沙紀事:馬偕台灣回憶錄》(From Far Formosa)罷了。從此,追尋馬偕博士日記原稿的願望,就成了我心裡的一個新的感動與負擔。

尋得原稿 實現夙願

那時偕叡廉已於1963年7月去世,埋葬於淡水馬偕墓園。馬偕的媳婦與三個女兒都已回到加拿大定居,馬偕博士日記原稿的下落無從問起。這件事就這樣子擱了下來,這一擱就擱了25年。這25年之中,我個人的生涯有極大的變動。1984年年底我們一家移民美國,先在明尼蘇達州雙城台語福音教會服事五年,其後轉任在美國長老教會(PC(USA))屬下太平洋中會的南灣台灣人教會服事。但這卻是一個大好機會,居住美國訪問加拿大是何等的便利呢!

▲1994年7月訪問定居於加拿大的馬偕兩位孫女偕安連(左)與偕馬烈(右)。

1994年暑期,我用教會給我在職進修的兩個禮拜假期,與許文宏兄同往加拿大多倫多大學諾克斯學院,研究台灣北部早期宣教史,得到在加拿大牧會的陳詠詩牧師及卓謙順牧師協助;也見到了馬偕博士的三位孫女偕安連(Anna MacKay)、偕明利(Isabel MacKay)、偕馬烈(Margaret MacKay)。我向她們提起:「我從就讀淡江中學高中部起,即仰慕馬偕博士的風範。」並呈上1982年出版的拙著《馬偕博士在台灣》及1972年出版的《馬偕博士略傳、日記》,並表明多年來我一直追尋馬偕博士日記原稿的下落,希望見到其日記真跡的心願。此外,也出示一張筆者在高中時代,與同學王明仁(曾任台南中會東門巴克禮紀念教會牧師)、洪寬威(曾任台北中會三角埔教會牧師)訪問她們的父親偕叡廉校長(淡江中學創辦人)的合照。相片中,當時在馬偕醫院擔任護士的偕明利亦在內。大家相談甚歡,稍後,偕馬烈從房間裡拿出兩本她所保管的馬偕博士日記的真跡來。

我夢寐以求的願望終於實現了,乍見馬偕博士日記的真跡,心裡的激動可想而知。我抓住機會向偕馬烈說明馬偕博士日記對台灣教會的重要性,因為許多北部教會宣教史上的疑點,必可從日記上發現一些蛛絲馬跡。這些日記若能交給台灣的教會保管、置於淡水牛津學堂的「馬偕文物紀念館」將更有意義。偕馬烈同意我的看法,但是她說這批日記分散在她們姊弟妹四人的手中,她們必須要商量後才能做決定,而且她們的兄弟偕約翰(John Ross MacKay)住在西岸的溫哥華,需要一點時間來連絡。

過了一個禮拜,偕明利來電約我們相見。見面後,她把一疊馬偕博士的日記交在我手上。她表示,她們姊弟妹都同意要把他們分別珍藏的馬偕博士日記捐出來,送給在淡水牛津學堂的「馬偕文物紀念館」典藏,並且也同意這批日記(大小不一共12冊)先借給我研究一段時間,然後由我負責送回台灣淡水。

這一趟加拿大行,除了尋獲馬偕博士日記原稿之外。在多倫多聯合教會的教會歷史檔案室裡也發現了大批馬偕博士、閏虔益(Kenneth F. Junor)、黎約翰(John Jamieson)、吳威廉(William Gauld)等早期宣教師寫給母會的信件。我感嘆加拿大教會對歷史檔案的重視,每一封信皆妥當地保管,且有目錄簡介每封信的內容,以便學者研究。

▲作者(後排中)與王明仁牧師(左)、洪寬威牧師(右)和偕叡廉牧師夫婦及其女兒偕明利合影。

帶回珍寶 保存歷史

1996年4月18日我如約把12本馬偕博士日記原稿親自送回台灣淡水,由北部大會議長蔡清波牧師及史蹟委員會主席葉能哲牧師接收這批重要的歷史文物,完成了我的一樁心願。遺憾的是,1883年的日記不知是誰把它切割掉了。留下的極小部分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幾個金錢數字,其他則一無所有,因此1883年的日記仍是:「這一年的日記下落不明。」(原載於《馬偕博士在台灣》189~193頁)

原先我想要與許文宏兄共同把這批出土的文件翻譯成中文,但著手進行之後,發現困難重重,因為先期的日記字跡工整容易閱讀,後期的日記字跡潦草辨識不易,我與許文宏兄都無從下手,後來也曾將後期日記委請白人宣教師之女判讀,她也無從下手;加之我自己牧會工作繁忙,只好作罷。

馬偕博士日記原稿交給北部教會史蹟委員會之後,委員們相當重視,隨即配合馬偕逝世100週年的活動,於2007年以英文印刷體出版,但是,因為時間及編校人力不足,有很多疏漏。稍後北部教會史蹟委員會決定重新校訂出版,由吳文雄領軍,陳慶文、王榮昌、甘露詩等同工及我一起參與編校工作。此舉亦得到中央研究院台灣史研究所、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真理大學教會宣教史料暨人文科技整合發展研究中心的關注,這四個單位於2015年11月聯合出版《馬偕日記校正版》(英文)共一冊。

在馬偕日記校正版出書之前,北部教會史蹟委員會,即已著手翻譯中文,以便大眾可以一窺日記的內容。經由王榮昌、王鏡玲、何畫瑰、林昌華、陳志榮、劉亞蘭等六位同工日以繼夜地趕工、翻譯後,2012年交由玉山社於3月3日出版,共三冊。

延伸閱讀:馬偕日記再版 300套預購募集中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