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家有本難唸的經】一手抱孩子,一手寫講章

◎Supina Naqaisulan(蘇畢娜.那凱蘇蘭)

照著我所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
只要凡事放膽,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
──腓立比書1章20節

記得還在就讀神學院的時候,就曾聽一位早婚的學姊分享身兼牧會與育兒的婚後生活。印象中,她說自己每到了禮拜六,幾乎都是一面哺乳懷中的寶寶,一面敲著電腦鍵盤寫講章。從那時起,我的腦海裡就烙印著這個畫面,直到我的大寶出生以後,這腦海中的印象竟成了我的強心劑,心想:最慘大概只有如此了吧!

大寶出生後三個月,就跟我展開了牧會生活,我複製那位學姊的育兒模式,常常把孩子抱在懷中完成一篇篇講道,就算有時候只能勉強地打上一個段落,只要有一點進度,都值得給自己來杯奶茶歡慶一下。但是一年半後,小寶也來報到,一大一小湊起來,戰力指數頓時升高,我更難輕鬆應付,喝杯咖啡都成了問題。

牧會期間,有一位女牧師遇到我,跟我說她以前照顧嬰幼兒的階段,半夜起來寫講章是常有的事。她說:「我們跟男牧者完全不一樣的,因為我們是母親,我們捨不得把孩子放著不管。」這話引起我心中的共鳴,我想也是大部分女性牧者的寫照。

其實身為牧者,無論男女,絕對不會輕易讓任何事改變我們回應神呼召的初衷,但身為人母,勢必會存在比男牧者更多的內心掙扎。因為身為一位母親,內心也有不容其他事物取代呵護、養育兒女的責任感,這兩種堅持隨著孩子的成長天天在內心交戰。我是如何克服的呢?其實到現在仍在且走且戰。

認清萬務都有定時

一位資深女牧者跟我分享,她在孩子學齡前的育兒階段,常常覺得牧會很沒有自信。因為她要分出時間照顧兒女,無法全心全意為教會事奉,感覺對教會有虧欠,隱約覺得有罪惡感,心中蒙上陰影。

其實,我的心境跟她一模一樣。我常常想要像過去單身時那樣為教會義無反顧,心無旁騖地為教會服事,全心獻上二十四小時,殊不知有了孩子以後,特別是孩子三歲以前,照顧起來也是需要每天二十四小時。要克服這種要照顧孩子而必須減少部分牧會工作的罪惡感,必須先信服傳道書所寫:「凡事都有定期,天下萬務都有定時。」(傳道書3章1節)知道自己在什麼樣的人生階段、有何樣的資源和任務,也要衡量自己在這個短暫的階段中想做、該做和做不到的事,要做好取捨,也要調適心情。

當然,他人對女牧師的角色與身分的期待,也是讓我們心中常感到為難的地方。這些期待,包含教會牧者一定要兼顧所有教會事務,同時牧者兒女的穿著形象、行為舉止、人格特質也必須接近完美。這些期待,有些是牧者時間分配上分身乏術,有些則是孩子出於天性或在某個時期特有的表現,根本不可能面面俱到。可以理解會友的期待,但我實在力有未逮,也無法認同,只能默默放在自己心中思想、調和。這就成了我這個女牧師母親的「夜常」,拖著疲憊的身體,睡前要想的事情很多時候是反省,其中更多是在分身乏術的處境中,對各種角色的自責與失落。

育兒路上的同伴

「你們各人的重擔要互相擔當,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拉太書6章2節)我的丈夫是平信徒,平常從事非常忙碌的農作和部落工作,在育兒的工作上能夠分擔的時間和心力是有限的。我與我的另一半都有來自工作的壓力和擔憂,如果平時的互動與溝通沒有做到基本功,亦即憑同理心表達自己或聆聽對方,那麼只要談到孩子的照顧和教養,就一定會出現發洩性的言語。溝通失敗後,又會更加受苦,因為發現自己是如此的有限。

往往這時候,我腦中會不由自主出現箴言31篇描述的那位「才德的婦人」,充滿無限的體力、能力、眼光和智慧,偉大得令人稱羨,卻也讓我覺得遙不可及。真的,要同時做好牧者、人母、人妻的角色,有很多技能需要磨練,有很多關卡需要克服,這個才德的婦人的形象似乎也成為我內心崇高的理想,在許多日常失敗的過程中,激勵著我繼續努力。

身邊的那些天使們

婆家沒有辦法提供我什麼育兒的支援,沒有人可以託付,娘家家人也在山的另一邊,而部落裡的褓姆資源也有限,所以最後我決定自己邊牧會邊照顧孩子。信徒最常對我說:「我們都走過這個過程,時間過很快的。」這句話很安慰人心,代表他們對我的理解和接納。他們也很慷慨地告訴我,如果我有任何需要,可以幫我照顧孩子。

有時候我忙到忽略訓練孩子,教會的婦女甚至會主動提醒我。例如孩子可以坐著吃東西了、該戒尿布了、可以戒奶嘴了……,身邊的婦女從她們的百寶箱拿出許多育兒經驗與我分享,讓我有一種被支持的感受。實質的協助、托兒,對我是最直接的幫忙,令我非常感恩。

我同時牧會和育兒遇到最大的挫敗,就是記憶力嚴重下降。但當我無奈、自責時,常常得到教會婦女幽默的回應,通常是一個比一個還誇張的真實經驗。在她們的支持和鼓勵中,有時候我真的覺得,這個三歲前的育兒時光好像很快就會過去了。

我清楚記得,早在三十幾年前,自己的人生志願就是作個家庭主婦,當時完全沒有想到未來會成為一位牧師。在成為母親時,同時也成為養育屬靈兒女的教會母親,上帝的恩典的確是加倍豐盛,超過我所求所想。牧職和母職的呼召,都是上帝給我的,我只能期許自己盡力使用有限的能力,全心倚靠上帝,誇自己的不足,好叫基督的恩典在我身上更多顯大,「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哥林多後書12章9節)

相關特別企畫:【牧家有本難唸的經】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