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德章協會真人圖書館 呂昱談白色恐怖

湯德章紀念協會舉辦「真人圖書館講座」5月27日邀請經歷白色恐怖的抗爭者呂昱講述自身經驗。(攝影/Dalul)

【Dalul台南報導】湯德章紀念協會舉辦「真人圖書館講座」,繼前兩次由民族主義角度分析台灣未來的局勢及展望、探討過去威權政府控制媒體第四權帶來的影響,帶領民眾認識台灣過去思想、民主自由的過程與對台灣未來展望。5月27日邀請親身經歷白色恐怖的抗爭者呂昱講述自身經驗,並藉由近30年公民不服從的案例,呼籲眾人重視威權統治之下的歷史,從教育著手,教導眾人公平正義的重要性。

對於白色恐怖時期的執法標準,呂昱表示,可說是無法理解的荒謬,單單因為讀了馬克吐溫的書,就被判定與馬克思主義相關而遭判刑。他因為對當時救國團作風心生不滿,指著救國團招牌大罵:「什麼救國團,根本就是亡國團!」就被抓捕入獄。只要當時國民政府認為有叛國、擾亂國家的嫌疑,都可以按政府的意思抓入監獄。

呂昱說明,現代人沒經歷那個年代,很難想像那種社會氣氛。但從香港反送中運動,可以大概看到威權統治底下的人民生活情況。只要講出或表現不滿當前政府的言論及思想,威權政府就能依法行政,將人逮捕入獄。過去台灣面臨的範圍更廣泛、年齡層更廣的事件。而近30年來的公民不服從運動,如反送中、太陽花學運、野百合學運,即是人民反抗政府不公的重要表現。

湯德章紀念協會舉辦「真人圖書館講座」5月27日邀請經歷白色恐怖的抗爭者呂昱講述自身經驗。(攝影/Dalul)

呂昱表示,現在關於白色恐怖時期受壓迫的抗爭者的討論,很多時候會陷入一種情況,就是質疑威權統治下被壓迫的人是抗爭者抑或冤屈者?他引述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花亦芬對轉型正義的論述:「轉型正義旨在處理人權大規模遭到侵害的過往,以重建國家體制對人權價值的重視,而不是藉由討論歷史人物的功過,以某些得利者的感恩之心來抵銷受害者的傷痛。」

就個人的感受來說,呂昱認為當時願意為人權及自由發聲的人都是抗爭者,不應該被認定為需要補償的冤屈者,這種判定某種程度是矮化當時民主先輩的努力與地位。

呂昱也表示,要改變這樣錯誤的認定,必須從教育下手,如同花亦芬所述:「因為黨國威權控制的影響,長期以來,台灣的教育內容與社會文化不重視公義與正義價值觀的培養。」要先定錨根本的價值觀,釐清真正的罪與恥並不是依照法律來判定,要思想上有共同的正義價值觀,才可以對事物有合乎道理的判定。必須面對過去威權統治歷史的錯誤與不正義,

不遺忘歷史,才能藉由當代民主自由教育讓年輕一代建構國家侵犯人權的課程。所以,更要思想如何幫助人民有效建立普世價值信念,並幫助民眾成長,蓄積足夠的力量來對抗國家暴力的不公。

湯德章紀念協會舉辦「真人圖書館講座」5月27日邀請經歷白色恐怖的抗爭者呂昱講述自身經驗。(攝影/Dalul)
廣告/美好腳蹤368認購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