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看見追求台灣民主自由的意志──記念詹益樺

(相片提供/Pixabay)

◎吳依潔

有些歷史會覺得它距離自己又遠又近。遠的是它的影響力跟它的震撼度;近的是它就發生在自己出生不到前五年。這是我觀看台灣史常有的感受。

在台灣民主向前滾動的時代裡,我們不能遺忘那些在基層裡奔走、默默付出的大人物,而其中一個人就是詹益樺。今年5月19日是詹益樺殉道33週年,我們無法忘記他在政治性最高、最需要衝撞抗爭的總統府前逝去的那一剎那。即便是潘小俠所攝的是一張歷史黑白照片,在後人眼裡都極具震撼。

在這邊想要闡述的是比較少人知道、希望大家可以更多了解的詹益樺另一面。在他的人生中有三個極具影響的前輩,也是他自焚當下身上所攜的三張照片──蔡有全、邱義仁、戴振耀。在這其中,蔡有全前輩被詹益樺視為思想的領導者,也是將他帶入基督信仰的引領者。也是因為這樣的契機,讓詹益樺接觸城鄉宣教運動(URM)。

1988年時,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一群運動者將URM帶回台灣,此後幾年,舉凡學運、工運、農運、政運等團體皆會挑選學員受訓。對社運而言,其過程重點之一便是「事題分析」,對每次議題做出各種資料分析後才決定如何行動,而非一發生事情就只是開宣傳車、拉白布條抗爭,在運動上更能有顯著進展。

想引用林宗正牧師曾在訪談中所敘述的一段話:「我覺得做社會運動一定是要用宗教家的心態來做這些事情,因為宗教家不是政客,才會一個行動延續著一個行動,然後他會有理念去集合少數人、體貼多數人的看法,所以就是那時候,由我去草擬了社會運動者該有的精神:對抗邪惡的勇氣、創造性的少數、與被壓迫的人站在一起、為義受苦、互相結為資源的聯盟、非暴力。我們發展了這六個精神出來,然後在每天早上晨間的上課,就這樣的教導。」(引自張以忠2013年碩士論文《台灣非暴力抗爭的歷史考察》)

我們都知道,一個人的意識形態會牽動一個人的實踐跟行動。某種程度上,詹益樺的基層工作實踐,在他經過URM的訓練後有了不一樣的深化,在他選擇走上自焚的前一刻,想必歷經了一番思考。我們無法去評斷他這項手段的對與錯,能去延續思考的是,在自焚手段背後承載的思想體系:「在反抗國民黨政權的同時,到底他要追求的民主自由價值是什麼?個人又該如何在自己的位子上去實踐?」

成為行動者的我們,選擇什麼成為我們價值的核心思想,會決定我們如何作為。「以台灣為主體」「認為台灣就是台灣人的國家」一直都是台灣基進黨的價值跟思考,堅持走在這條路上,然後成為我們的政策、主張。

詹益樺曾說:「鄭南榕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我希望自己也成為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我們想做的也是一顆偉大而美好的種子而已。(作者為台灣基進黨永康區議員參選人)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