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不要成為害死耶穌的罪人

(相片提供/Pixabay)

◎Seeker

耶穌的死因或許不是因為十字架或彼拉多的決定,而是那些祭司長、法利賽人和猶太人無法踏出自己的舒適圈所致,他們認為耶穌常說著眾人聽不懂的話,甚至可能威脅到他們的地位。所謂的眾人不是指猶太民眾,而是指接受過正統教育的祭司和文士,他們熟知各項律法,對法條如數家珍,卻對律法背後的目的不求甚解。

耶穌在傳道過程中,常「明知故犯」在安息日做工,所以頻繁地被法利賽人挑毛病。約翰福音5章提到,畢士大池旁有位病了38年的病人,恰巧當天是安息日(耶穌一定是故意的),耶穌問他要不要痊癒?他表示,想歸想,但搶不過別人進池的速度。耶穌叫他拿起他的褥子走,隨後他就立即痊癒了。

故事到這就應該是皆大歡喜的Happy Ending,但痊癒的病人在被法利賽人追問下,說出耶穌讓他拿起褥子的事,之後耶穌就被法利賽人處處針對,也恨耶穌恨得牙癢癢,最後讓耶穌「罪有應得」又「死得其所」。法利賽人心想,這樣就對得起律法所規定的規條了吧?

現在的基督徒看這段經文一定覺得法利賽人有夠不懂耶穌,難道不知道耶穌在救人嗎?就只看得到耶穌在「違規」嗎?耶穌的違規既合情又合理,難道法利賽人要任憑瘸子、痲瘋病、失明或是死亡一直發生嗎?我們一定認為答案顯而易見的是「No」,但這又是法條式的教導不是嗎?換作是現在的教會,如果有人提出了一個不同於以往的建議,是否也會有人用「沒有前例」來否定?甚至有人會害怕改變而壓制這些人的想法,這值得我們深思,然而這些問題與法利賽人對耶穌的質疑相同,在答案明朗前,就應該有更開放的態度去適應所有可能的改動。

長老教會在加爾文的領導下並宗教改革時孕育而生,所以我們是改革宗也還在「改革中」,雖然這個說法可能有點局限,但耶穌某方面來說是個改革家,為了更好地解釋上帝,去挑戰當時權力中心的中心。倘若耶穌在現代教會中,也很有可能會鼓勵我們不要因為教會裡的規條而讓美意胎死腹中,或說不要因為人的關係去限制上帝的作為,不要無的放矢、雲山霧罩地胡言亂語,但也毋須每一步都走得畏畏縮縮又戰戰兢兢的,做該做的也讓上帝掌權做該做的。

與時俱進的信仰教育是不讓耶穌再度被釘十字架的機制,有些信仰前輩能在你迷茫的時候成為你的見證和幫助,但如果你發現他不知何時不再讀經、不再禱告,遇到事情不再尋求上帝的時候,你就可能要敬而遠之了,尤其是這樣的信仰前輩在教會若是擔任要職的話,你可能就要更小心腳下的步伐,不要跌倒了。也祈求上帝能夠因為你的關係,去提醒信仰前輩和自己不要甘願沉淪,更不要成為害死耶穌的罪人。 (作者為長老教會執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