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性之旅】高美濕地的藍調

文圖◎梨果

豐美之地

2015年《濕地保育法》施行後,馳名國際的高美濕地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濕地。我來此,只緣於這裡鎖住了我的鄉愁,業已消失的昔日海岸線有我土生土長的藍調記憶,至今珍惜。

高美濕地的前身是高美海水浴場,位於台中市清水區西側,包含大甲溪的出海口,是海水綜合淡水構成的海岸濕地。潮濕的海洋空氣,常隨著不同溫度的變化造就美麗的天空,不管海風強或颱風狂,天空像一塊畫布,讓神隨時變換著西海岸的彩妝。

在育兒階段,我常與友人攜子同遊,享受孩子們看到彈塗魚及招潮蟹時發出的歡呼聲,他們總要玩到一身泥才盡興,如同我們的兒時。

當時的高美濕地沒沒無聞、人煙稀少,豐富的生態不時帶來驚喜。這裡的濕地為泥沙淤積而成,是多種蟹類居住的好所在,白鷺鷥與各種鳥類也可以在這裡找到可口的食物。大自然環環相扣的食物鏈,總讓我讚嘆造物主的奇妙。

潮汐決定著漁人出沒的時間,還總能看見一、兩位當地人挖拾大海提供的美好食材,他們取用不多,對土地沒有造成威脅。彼此打過招呼,他們應我們之請停下疲憊的腳步,帶點羞赧讓我們欣賞他們的收穫,不管是什麼,總能得到孩童們的讚美。

創造之功

高美濕地曾經有一座紅白相間的八角形燈塔,不復閃亮的它昭示自己已經停止扮演原有的角色。此地在2014年增建600多公尺的水上棧道,象徵新時代來臨。棧道讓人們可以親水,也可以近距離好好觀賞各類生態,彈塗魚活躍於淡水注入海水的泥灘地,招潮蟹高舉巨螯橫行有鹽分的潮水間。我們無法像專家一一分辨誰是誰,單看牠們神出鬼沒,便足以讓我們留神觀看且驚呼連連!

此處是免費的景點,經各路媒體報導,消息傳開後,人潮絡繹不絕。可惜的是,總有人不是純欣賞,而是越界竊取或踐踏。這些年彈塗魚明顯變少,稀有的雲林莞草占地面積更是迅速萎縮,高美濕地面臨嚴重陸化,未來會不會難逃消失的命運?

雖然總是享受高美濕地親切的氛圍,兩年前埃及聖䴉突襲降臨,仍讓我這常來的客旅受到不小的驚嚇,因為環觀四圍竟不見白鷺鷥。長嘴似死神鐮刀的埃及聖䴉可能釀成生態浩劫,危及本土鳥類的生存,林務局曾移除巢穴幼鳥,甚至實施獵殺手段。

不同的時代有各自的需要,高美濕地的海面上也搭建起離岸風力發電機,在大海及雲彩中自成風景。人潮眾多確實促進商業的運轉,但對於高美濕地到底好還是不好?地貌在改變,我沒有什麼貢獻,更沒有智慧管理,因此從來不敢問神:「為什麼?」看清自己罪性就明白,不可能有一處沒有傷痕的土地,除非回天家,否則住在這塊地土之上的居民是「沒有良善的」(馬可福音10章18節)。我很軟弱,不敢怪罪別人,因為我也來了,也參與了踐踏。

我為美景而來,為觀看物種也為解鄉愁而來。但我明白,我的到來也許正加速這裡的瓦解,「主啊,祢起初立了地的根基;天也是祢手所造的。天地都要滅沒,祢卻要長存。」(希伯來書10章12節)是的,不能只停留在悲情中,還好我有神,知道哪裡有永遠的盼望。

護理之權

對高美濕地的情感在我心中已經醞釀超過四十年,曾消失的記憶在這裡重新得著,但會不會有一天這裡也消失不見了?詩人余光中曾說:「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此言直戳我的心。其實有時我沒空來此,也會從我家望向這裡的天空,神常賜我令人驚豔的雲彩,提醒我祂仍在護理。

我又來到這裡,或許所見的即將毀壞如過往的海岸,但神正是藉此提醒人,叫人短暫瞥見萬物終將面臨的結局。當年我認定那片海岸理所當然將永存,但原來消失才是常態。

可不可以為我存留呢?不會,反而是有一天我要歸回。如果神不是我終極渴望,當我在地球消失那一日,我將不得安息,這是人類生命與萬物的定理。我承認自己沒有良善,只配得神的忿怒,是神的救贖使我因信耶穌基督而有安息。若我只想守住地上眼見的,無視那位眼不能見的獨一真神,我將永不得安息。特別在面對局勢變化與事物消失時,那位永不改變的神是我的倚靠,祂在變動中必牽引我走向祂的安息。

「必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為神的子民存留。 因為那進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祂的工一樣。所以,我們務必竭力進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學那不信從的樣子跌倒了。」(希伯來書4章9~11節)相信神在乎祂的創造,相信神成就救贖工程,相信萬變之中神仍在護理,不要因物換星移而失去信心,要竭力進入那安息。我如此被提醒著!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