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因為愛,舞動生命①

相片提供/屏東縣身心障礙福利服務中心

採訪◎李佑生

 滯留島舞蹈劇場唯一身障舞者>>>鄭祐承 

因為參加愛表演劇團,他跨越了身障者的限制,不僅以舞蹈呈現他對生命的熱愛,最終更登上國際舞台!

長年在郵局門口賣彩券營生的鄭祐承,偶然聽到朋友分享平安基金會經管屏東縣身心障礙福利服務中心招募「愛表演劇團」成員的訊息,當時第一時間冒出的想法是:「劇團要排練?好想參加,可是最近的生意不錯呢!」鄭祐承說,雖然他喜歡表演,不過參與劇團勢必排擠做生意的時間,讓他感到猶豫,而且,身障者能參加表演嗎?也是他的疑慮。畢竟他因罹患小兒麻痺而行動不便,雖然行走不需要使用輪椅,但仍需以柺杖支撐,舞台對他來說,是想都不敢想的奢望。

緊抓機會

「但我一輩子就要這樣了嗎?」鄭祐承又問自己。他已經年過五旬,人生經歷卻乏善可陳。從小愛看電視的他,對戲劇、表演有興趣,平常在朋友之間常拿著布袋戲偶演上一段,並曾參加幾次歌唱比賽之類的活動。舞蹈對身障者來說尤具挑戰性,雖然他沒有嘗試過,但機會實在難得,不免感到躍躍欲試。經過兩個禮拜現實與理想的拉鋸後,最後他還是報名了。

愛表演劇團分戲劇、舞蹈兩部分,鄭祐承剛開始接觸時,第一個遇到的挑戰是身體太僵硬,很難達到舞蹈需要的柔軟度。鄭祐承說,他看過劇團一位女團員表演輪椅舞,舞姿很美,讓他相形見絀,卻也打開了眼界,發現原來身障者也有很多表演方法。

「我有個優點,就是勤能補拙。」鄭祐承說,進入陌生的領域,遇到困境在所難免,他自知不足,就挹注更多時間、精力。參加劇團兩年來,他從不缺席,練習時的錄影也是反覆觀看、再三揣摩。

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女團員竟在演出半年前意外受傷,讓鄭祐承得以順利上位。他替代女團員成為主要舞者之一,在單人舞、雙人舞和群舞均擔綱演出。由於自小喜愛表演,和其他舞者相比,他的臉部表情更為生動,老師描述一個情緒的概念,他就能夠自行揣摩,再應用至表演中。

因著表演,鄭祐承的人生不再乏善可陳。他在愛表演劇團結識不少處境相似、年紀相仿的朋友,相處極為融洽。不過因著身體狀況特殊,也發生許多有驚無險的事件,譬如一次排練時,有團員癲癇發作,嚇了眾人一跳,而鄭祐承也曾在練習時輪椅翻車,導致頭部撞擊地面,雖無大礙,也讓人捏了一把冷汗。

鄭祐承特別感念屏東障福中心的幫助,他說:「陳芬芩主任對我很好,完成了我的夢想。」原來,他從小有一個夢想是搭飛機,但一直沒有機會。參加愛表演劇團後,某次受邀去澎湖演出,「祐承,我帶你去搭飛機。」陳芬芩一句話,完成了他的心願,讓他感受到承諾與用心,至今深刻銘記。

相片提供/屏東縣身心障礙福利服務中心

不過,愛表演劇團還不是鄭祐承追夢的終點。屏東障福中心為了讓愛表演劇團接受專業訓練,與滯留島舞蹈劇場合作,竟意外開啟鄭祐承另一段旅程。

滯留島舞蹈劇場是秉持共融精神成立的舞團,共融(κοινωνία)這詞彙出自聖經,有「團契」之意,應用在藝術領域,意指展開創作的邊界,讓形形色色的多元群體加入創作,創造所謂的「共融藝術」(Inclusive Arts)。與屏東障福中心合作,除了提升愛表演劇團的表演品質,也讓滯留島舞蹈劇場有機會在身障者中尋找合適的舞者,可說是互蒙其利。

飛向國際

幾次合作表演後,鄭祐承因為符合條件、態度積極,受邀加入滯留島舞蹈劇場,成為舞團唯一的身障舞者。對鄭祐承來說,簡直是意想不到的驚喜,想到滯留島舞蹈劇場有更多出國表演、觀摩的機會,就讓他心動不已,「能夠坐更大的飛機喔!」他興奮地說。

滯留島舞蹈劇場畢竟是專業表演團體,排練強度遠超過愛表演劇團,尤其舞團搬遷到台南後,鄭祐承必須每週一次往返屏東、台南,來回需要兩個小時左右。想到若搭乘大眾運輸,必會增加更多障礙,他慶幸自己有開車的能力。而一如在愛表演劇團的認真,他在滯留島舞蹈劇場的排練至今也從未缺席過。

鄭祐承坦言,相對於愛表演劇團,在滯留島舞蹈劇場與其他團員相處的狀況略有不同。滯留島舞蹈劇場的成員都較年輕,且多為專業舞者,因此成員排練之外談論的話題,他不太能融入。他多半在一旁靜默,有機會就搭上個一、兩句。

鄭祐承的努力並非徒然,近期已開始一一結出果實。近期他隨滯留島舞蹈劇場遠赴英國兩個月,7月研習、觀摩共融藝術,8月在蘇格蘭首府愛丁堡演出。自1947年起,愛丁堡年年同時舉辦愛丁堡國際藝術節(The Edinburgh International Festival)與愛丁堡國際藝穗節(Edinburgh Festival Fringe),為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的國際藝術節,內容囊括歌劇、音樂、戲劇和舞蹈表演等,堪稱國際藝壇盛宴。對鄭祐承而言,赴英國研習、演出除了是在國際舞台展現成果,更是開闊視野、在舞蹈方面更進一步難得的機會。

回國之後,滯留島舞蹈劇場將展開一系列巡迴表演。鄭祐承表示,他最期待的是2023年初的行程,美國國務院文化交流計畫第六季Center Stage首次納入台灣,邀請台灣的藝術團體於2022及2023年至美國巡迴演出。此次台灣有兩團藝術團體通過審核,其一是以打擊樂為主的「雙子二重奏」,其二便是滯留島舞蹈劇場。

舞動人生

從屏東到英國、再到美國,鄭祐承一步步走上國際舞台,實是他當初加入愛表演劇團時始料未及之事。回顧一路走來的歷程,他抱持輕鬆態度說:「表演對我來說不是兼職,而是興趣,我是來玩的。」也因此,雖然身障舞者排練、演出均存在不少限制,但他仍享受其中。

鄭祐承坦承,身障者要藉由表演展示自己,有相當程度的困難。部分是身體健康因素,他因為身體不錯,兩年來都沒請假,有些團員即使有相同的興趣、熱忱,身體卻不見得能夠支撐。心理因素也很關鍵,畢竟登上舞台前,難免挫折連連。

「愛表演劇團可以說是我的搖籃,我希望那裡能夠繼續下去。」鄭祐承說。雖然他已經可以高飛,但那塊曾經滋養他萌芽、成長的園地,他不曾忘懷,也希望未來能看到同伴們在各自的人生舞台展現更多成果,因為愛,繼續舞動生命。

延伸閱讀:【特別企畫】因為愛舞動生命②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