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頻道】其福慕光 五福連年(下)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首位盲人牧師

◎鄭青萍(退休牧師)

林其福接受了耶穌基督之後,對人生有了盼望,學習的大門豁然開啟,課業的成長,可以說是突飛猛進。在這之前,他原本無論公私立學校、機構都不可能進入,讀書、學習的這些機會,距離他是非常的遙遠。

《聯合報》1952年7月3日報導:「全省盲啞者人數為1萬6761人,其中學齡盲啞兒童超過4800人,但事實上,現在到台北及台南兩所盲啞學校就學的學生,總計不到500人,十分之九的盲啞兒童都是失學。」而高雄醫學大學邱大昕教授的研究論文指出:「由於當時只有台北、台南有盲啞學校,招收住宿生,容量有限,盲生就學機會不大。」

邱大昕也提到,1968年台灣開始實施九年國民義務教育,1973年才推動「盲生就讀國校計畫」,卻是走讀方式,家裡要有人親自帶孩子上下學,除了有安全疑慮,亦增添家長的困擾,又擔心需要攙扶的盲生每天走在路上受到街坊鄰里指指點點會感到很丟臉,所以盲生都被家長藏了起來,學校找不到盲童。

台中私立惠明盲校,原在1958年設於台北,1961年年初,將學校遷往台中大雅,並建立院舍,1968年年底由德國惠明盲人福利會總會接手。1970年成立私立惠明盲童育幼院,收容六足歲以上至30歲全國各地之視障者及多重障礙兒童。但是剛開始,院長陳淑靜女士必須到處找學生,拜託家長把孩子交給她。

有個現成的精采實例──邱瑞淵牧師的傳奇故事。他的同窗好友蕭福道牧師這樣寫說:「邱瑞淵原本是家傳第三代『童乩』(乩童),上帝憐憫,差派天使台中惠明盲校創辦人陳淑靜校長三顧茅蘆,請求邱家讓瑞淵就讀惠明盲校。邱瑞淵在惠明盲校受洗歸主,然後就讀淡江中學、台南神學院。」

來到慕光盲人習藝所正式學習後,林其福對盲人點字很感興趣,也認真讀聖經。三個月後,他學會了台語和華語,雖然講得不流利,但可以湊合著使用,也交了許多朋友,後來又學習英文和英文打字。

慕光不僅提供人體穴位、筋絡、肌肉、按摩等專業相關術科訓練課程,讓學員參加按摩技術士證照考試,另外還有感官知覺、定向能力、行動技能等走路、活動的訓練課程,甚至連吃飯、穿衣服、起居等生活自理能力訓練課程都包含在內,真是讓林其福大開了「眼界」。被關心、被照顧的感受,更是讓他越發積極努力,因而享有甜美豐盛的收穫。

林其福學習的成果,讓慕光的教師們非常訝異。林其福進入高級班後,成為了術科的助教,他雖然只能說著不太流利的台語或華語,卻能很清楚地為同學們說明,並扶著同學的手,在正確的位置上做動作,對教學效果有極大幫助。

林其福生命的改變與成長,所長陳五福長老都看在眼裡,也得著靈感,對於林其福前面的道路,他心中醞釀著一個很大的計畫,也迫切為此禱告。

嶺頭的台神

林其福在慕光的高級班畢業後,陳五福長老和陳耀宗牧師經過審慎的評估,有了共識。陳耀宗牧師特地到自己的母校台灣神學院,費了好大的功夫,安排林其福繼續接受更多的裝備。後來陳耀宗牧師如果到台北開會,都會去探望林其福,對他關懷備至。

位於陽明山山腰、嶺頭的台神,就在以青少棒聞名一時的華興中學不遠之處。台神前身為馬偕牧師1882年在淡水設立的「牛津學堂」,1914年移到台北雙連、現在馬偕紀念醫院附近,1956年再遷到嶺頭現址。

林其福進入台神的三年前,1963年9月,有一位柯燕姬姊妹曾到台中惠明盲童育幼院初中部就讀,後來以第二名優異成績畢業於台北盲啞學校高中部,再以特別生身分進入東海大學,跨過了盲生受高等教育的門檻。而盲生可以參加大專聯考,是直到1969年才開放。柯燕姬接著又到美國取得碩士學位,打通了再進修之路,給陳五福長老和陳耀宗牧師很大的啟發,也想把林其福送到台神試讀,成為特別生。這對林其福和神學院來說,都是很大的突破與嘗試。林其福不負眾望,成績優異,後來成為正式生,順利完成學業。
在神學院,林其福認識了許多有愛心的同學,他們無條件幫助他的課業。有些同學,每人一個禮拜花兩小時,將書本或講義唸給他聽,讓他可以完成點字版的筆記;有的同學甚至請朋友幫忙,將書本錄成有聲書。

曾是林其福室友的陳正憲牧師回憶,剛開始,除了唸書讓林其福打字,他每天也要帶林其福去上課,因為台神的校園是在山崗上,上坡下坡、起伏不平,教室幾乎都有階梯,那年代根本沒聽過無障礙設施或導盲磚等。有趣的是,當時翻譯成中文的參考書很少,需要用很多原文書,林其福卻能從容應付,連畢業於有外籍教師(加拿大宣教師)、英文教學成效卓越之淡江中學的陳正憲牧師,都對林其福的英文程度感到驚奇。

林其福在神學院跟同學相處得非常融洽,原本還在熟悉的台語、華語,也變得能非常流利地運用。他的人緣很好,聽到聲音就能叫出是哪位老師或同學,很有禮貌,他又會幫有需要的老師、同學按摩,極受歡迎。

1971年6月,迎來林其福在神學院的畢業典禮,那天一大早,同學的親友陸續來到,有說有笑又拍照,只有林其福一個人孤單落寞地縮在角落。典禮開始前20分鐘,陳耀宗牧師和陳五福長老相偕找到他,讓他喜出望外、感動萬分,更帶給他光彩。當時兩位牧長在北部的教會界都享有盛名,林其福心中的喜樂,真是難以用言詞來形容,尤其是陳五福長老不僅資助他完成神學院的學業,在繁忙的醫療工作中,還特地抽空,遠從羅東開車載陳耀宗牧師參加他的畢業典禮,擔任他的家長,向師長們致謝、問候。林其福後來說到這一天,很感念地說:「陳五福長老夫婦是我的再生父母。」

神學院畢業之後,林其福被分派到宜蘭縣大同鄉寒溪村Stacis(寒溪)教會服事,成為傳道師。當時Tayal(泰雅爾)中會剛剛起步,宜蘭大同鄉、南澳鄉的Tayal族群教會還是由七星中會照顧。牧會第二年,林其福就和陸玉結婚,婚後養育兩個孩子,家庭生活美滿,讓他非常感謝天父的恩典。

噶瑪蘭的油燈

1976年,林其福受Stacis教會接納,被封立為牧師,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有史以來第一位盲人牧師,或許還是全台灣教會的第一位盲人牧師,這是甘為霖牧師1891年租用洪公祠作為盲人學校「訓瞽堂」,開始從事盲人教育工作的美好成果。甘為霖努力讓不能恢復視力的盲友建立個人的自尊、自信,並且有機會獲得謀生的技能,所以他大力鼓吹,勤奮不懈地推動視障特殊教育的實施,而信仰的起造,更是重要基礎。陳五福長老透過林其福,呈現了這寶貴的見證。

由於眼盲,林其福原本極為痛苦,眼前一片黑暗,活著是種煎熬,覺得做人無意義,人生完全沒有盼望,數次想離開這悲慘世界。然而在慕光信主後,不只心眼明亮,生命也全然翻轉,確確實實地「出黑暗、入光明」,得以勇敢向前走。這正是被譽為「噶瑪蘭的燭光」的陳五福長老的一貫主張:「點亮心中的燈火、無懼眼前的黑暗。」林其福心中的燈火被點著了,他在慕光修習完成後,繼續到台神受造就。一路走來,林其福從「社會的依賴者」,轉而成為「社會的生產者」,足以向有需要的鄉親同胞,提供心靈、信仰上的指導,營建人們的靈命。

林其福牧師已經在2000年,從Tayal中會Iyu(東澳)教會退休,定居在羅東,這個讓他重生且獲得光明之處。點燈人陳五福長老在1997年安息,告別禮拜那天,含括林其福在內,有上千位互相攙扶的盲人自發地從台灣各地前來羅東,到現場向陳五福長老致意,感謝所長讓他們的心中充滿光明、喜樂和盼望。
陳五福眼科則由陳五福長老的大女婿、知名眼科醫師林逸民長老,從美國返回一脈相承,服務鄉里不停歇。陳五福長老和陳連年女士創設的慕光盲人習藝所(現為慕光盲人重建中心)至今仍一本初衷,繼續培訓視障者學習獨立自主,獲得謀生的專業技能。

陳五福的長子、現任慕光盲人重建中心董事長陳淳志長老在該中心60週年(2019年)感恩禮拜中表示,慕光當年由陳五福獨資設立,被譽為「噶瑪蘭的燭光」,企盼今後慕光能進化為「噶瑪蘭的油燈」,邀請大家同心協力來添加油料,讓慕光能再持續60年為盲胞點燈,照亮他們人生的道路。

63年來,慕光已服務逾1500位視障同胞,許多視障者因而走出黑暗的陰霾,進入光明之中,重建對生活及工作的信心。懇求天父賜福、保守、引領,鼓舞大家一起來增添加油料,讓這個「出黑暗、入光明」的行動,得以持續不斷,更期待這些事蹟,不只幫助了盲者,也能造福明眼人。 (全文完)

延伸閱讀:【探索頻道】其福慕光 五福連年(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