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語?228文學──《火鍊的水晶》紹介

&nbsp◎陳慕真(台灣文學館助理研究員)

1947年&ecirc 228事件,是台灣人集體&ecirc苦痛,m?是台灣人集體&ecirc民族記t&icirc。若講「書寫」是一種自我記t&icirc &ecirc呈現kap建構,&aacuten-ne台灣作家用台語書寫228 &ecirc文學,?-t&agraveng講t?是透過母語書寫teh建構台灣人民族記t&icirc &ecirc過程。

《火煉的水晶──二二八台語文學展》t? 2010年228事件63週年&ecirc時出版。這本由台灣文學藝術獨立聯盟編印&ecirc冊,收錄22位台語作家&ecirc文學作品,總共有26首現代詩kap 5篇小說,攏是以228事件成做文學主題,thang講是第1本由民間單位、台語作家合力編輯&ecirc 228台語文學選集,真有歷史&ecirc意義。

T?策展前言,編者提起,「228&ecirc受難者,絕大多數攏是講台語&ecirc台灣人,只有用台語才有法度深刻重現in受難&ecirc聲音。」冊名號做「火煉」&ecirc「水晶」,是因為「水晶透明真純,親像台灣人&ecirc本質,水晶真濟切面,若像每篇參展&ecirc作品,各別呈現整個事件無仝&ecirc面向。」台灣人t?歷史上,經過一?一?外來殖民者&ecirc統治,chit t&egrave長期被殖民&ecirc土地kap人民,經過歷史&ecirc苦難,t?若親像火煉&ecirc民族。歷史留落來 &ecirc仇恨kap傷痕i&aacuteu-bo?好l?,總是,透過書寫,thang記念歷史、thang安慰心靈。

&Ugravei《火煉的水晶》?-t&agraveng予咱看著台語作家對228事件&ecirc紀錄kap詮釋。親像柯旗化&ugravei受難者家屬&ecirc角度所寫&ecirc〈母親的悲願〉、鄭雅怡&ecirc〈黃菊花&ecirc數念〉、黃勁連描寫花蓮張七郎婦仁人&ecirc〈儂影伴孤單〉。對受難者疼th&agraveng &ecirc書寫:胡長松&ecirc〈疼中的疼〉、陳秋白&ecirc〈死難者〉、楊焜顯&ecirc〈鼻舊相片的茶葉衝芳〉、呂美親&ecirc〈菸紙:寫h??潘木枝醫師〉。對歷史事件&ecirc整個紀錄:李魁賢&ecirc〈二二八安魂曲〉、陳明仁&ecirc〈1947寒冷&ecirc春天組詩〉、李長青&ecirc〈1947流離曲〉。

其中,m?有對228事件施暴者&ecirc抗議、kh&aacuteu-s&eacute &ecirc描寫:蔡德本&ecirc〈佇國史館〉、陳坤崙&ecirc〈布袋戲〉、蔣為文&ecirc〈228〉、陳正雄&ecirc〈湯德章紀念公園〉。

對228事件&ecirc記念kap反思:陳金順&ecirc〈霧〉、林沉默&ecirc〈過橋──1991年觀二二八紀念活動感思〉、李勤岸&ecirc〈228盛怒&ecirc瓊花〉、葉衽傑&ecirc〈上海&ecirc二二八戰爭〉。Koh有作家家己對「228」長久以來成做禁忌,直到理解&ecirc過程、感觸:林央敏&ecirc〈聽著二二八〉、陳潔民&ecirc〈二二八彼工〉。

台語詩以外,收錄宋澤萊、陳雷、胡長松&ecirc小說。事實上,戰後90年代&ecirc台語小說,雖然作家因為世代差異、成長背景、時代背景&ecirc無k&acircng,所形成&ecirc風格m?無k&acircng。總是,目前所看見&ecirc,in &ecirc創作主題真普遍性&ecirc呈現出書寫台灣歷史&ecirc共同面向。尤其是戰後初期&ecirc 228事件kap白色恐怖&ecirc時代氛圍,攏成做戰後台語小說家筆下共同關懷&ecirc焦點。

台語作家透過民族母語,書寫台灣人歷史上&ecirc 228事件,m?-n?將時代 &ecirc 暗影、台灣人受扭曲、冤屈&ecirc靈魂投射t?文學作品內底,呈顯出文學作品&ecirc歷史意識kap人性關懷,koh khah大&ecirc意義,是進一步用台灣人&ecirc語言掌握咱家己&ecirc歷史解釋權。另外一方面,t?歷史真相i&aacuteu-bo?明白,公理正義i&aacuteu-bo?值著實踐&ecirc時刻,台語&ecirc 228文學m? 安慰著台灣民族&ecirc心靈:

&nbsp

咱著按怎算家己的日子?

總是我問,今仔日咁是彼個日子,

咱要夯手

向望天頂的爸赦免怹?

──hia直直毋願會失禮的人

〈疼中的疼──紀念二二八〉,胡長松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