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將進酒?!從聖經談喝酒這件事③:酒癮特診

Bible photo created by freepik.

◎范泉山(專欄作家、醫生)

那天亞當帶著夏娃來求診。

亞當:我太太體檢肝功能異常,家醫科要我們來您門診。

我問夏娃:有得過B型肝炎、C型肝炎嗎?

夏娃:沒有。

我問:有喝酒嗎?

夏娃怯怯地點頭。

亞當卻惡狠狠地說:我坦白說好了,我是帶她來戒酒的。

我問:怎麼喝?

她答:每晚半瓶威士忌。

我問:為什麼喝?

她答:心情不好。

我問:一個人喝?

她答:我覺得好喝,也會拿給老公喝。

亞當辯駁:我才不像她,我會節制。所以才能只喝半瓶。

我說:喝酒原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壞事,所以未必要戒絕到底。但是因為它的副作用實在太大,所以也不可放任到底。因此聖靈才結這個果子叫節制。你們都知道節制了,為什麼還會酗酒?

兩人同時搖頭。

我說:一開始都是為了追求新鮮的快感。這快感卻逐漸與被迫去追逐它的那些努力不成正比,因此總覺「藉酒澆愁,愁更愁」。於是在心中的蛇的慫恿之下,更加碼費力去追逐。終於追求快感的慾望漸漸變成了貪婪。

亞當說:對,我們開始貪杯,越喝越多。

我說:快樂不是不好,貪圖快樂才會出亂子。因為慾望會使人迷失了快樂的本質與真諦。

亞當皺起眉頭。

我說:想想看,你喝酒得到的是快樂,或只是快感?

他答:嗯,快感。

我說:可是驕傲卻比貪婪更可怕。

亞當問:怎麼說?

我答:貪婪多半出於需要,渴望消愁,只是求救方式錯了。驕傲卻是出於目中無神,自以為單靠自己,一切都可控可管。所以從品酒走向酗酒,然後走向了醉酒。

夏娃這才開口:可我會愁會煩,就是因為找不到上帝呀。更何況我都成了酒鬼了,怎敢見上帝?

我說:找不到上帝,並不是因為妳離祂很遠,而是方向錯了。與上帝合一,並不是妳同祂一樣聖潔,而是祂愛妳。

我交待他們:每天拿起杯子時,要問一下自己,「我這樣的喝法,配當基督徒嗎?」

夏娃低下頭,亞當卻抬著下巴:沒那麼嚴重吧?

我說:你們對問題理解的深度顯然不同。

亞當問:什麼深度?

我說:理解問題時,最初只會覺得是「沒有問題」,譬如「我沒有喝酒的問題。」再來是「有問題,但不是我的。」譬如「喝酒是不好,但我不至於會酗酒。」然後是「我是有些無奈的問題」,譬如「我是酗酒,但那是因為我生活苦悶。」接著是「有問題的我」,譬如「我酗酒是因為我這個人呀,太負面看世界,太多愁善感。」再來是「我的問題原來是這樣」,譬如「原來我面臨挑戰時,總是選擇喝酒逃避。這全因我總是懷疑自己的能力。」最後才是「原來我可以讓我的問題不是這樣」,譬如「面對挑戰時,我可以不先否定自己,那就會有能力去積極面對。」問題必須理解得越深,才越有能力解決它。

夏娃滿臉猶疑:可是……

我說:別再「神豈是真說……」了,擅自擴張詮釋神的所說與未說,自會給魔鬼留餘地。

亞當說:好,我會為她禱告。

我說:為自己禱告,上帝問的是「你在哪裡?」不是「她在哪裡?」

他點了點頭。

我接著說:這是三個月後的抽血檢驗單,也給你開一張。你們戒了酒再抽。

夏娃偷偷揑了亞當,笑說:沒戒就不用回來抽了,醫生不看我們了。

我們同時哈哈大笑。

延伸閱讀:

【特別企畫】將進酒?!從聖經談喝酒這件事①:釀造與修道

【特別企畫】將進酒?!從聖經談喝酒這件事②:宴席無酒自然香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