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誰是我的鄰居?──記念安倍晉三

(相片提供/Pixabay)

◎盧成發

當一個律法師以永生之道來試探耶穌時,耶穌以律法反問他,律法師以申命記6章4~5節、利未記19章18節等應答,再問:「誰是我的鄰居?」耶穌就以憐憫受苦者的撒馬利亞人比喻回應,猶太人視撒馬利亞人不潔而不相往來,卻不是視而不見的祭司和利未人。可指今日自以為義牧長指貪權奪利的政客,他們都不得永生!

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被刺身亡,幾乎全球為之哀慟,台灣降半旗致哀,竟有統派人士厲聲反對,說是媚日。難道美國、印度等國也媚日了?這是對一位英哲賢人的禮敬與哀惜,總比統派「媚共跪中」高尚許多。想想安倍全家與日本對台灣的友善與支持:捐贈近200萬劑AZ疫苗、「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勿讓台灣覺得孤單。」「因台灣堅持自由、民主、人權」而收購台灣的鳳梨、石斑等。好撒馬利亞人只做在一個人身上,而安倍是做在全台灣人的身上,我想他離永生也不遠了。

已故前總統李登輝對安倍而言亦師亦友,對他有許多的啟發與鼓勵,所以他能擇善固執地親美、友台、抗中,使日本對台灣來講有如兄弟之邦。路加福音17章11~19節列舉那個謝恩的撒馬利亞人,不只被醫治且因信而得救了,比那九個不知感恩的人大有福氣。

中國霸道強橫地以機艦擾台,又傳播病毒,還蠶食鯨吞台商的企業與技術,更口不擇言地宣稱要血洗台灣,比經文中那個傷人搶人的強盜更恐怖。

從近代史來看,國共日的恩怨情仇多是咎由自取,日本從明治維新後成亞洲第一強國,也效法歐美帝國霸權的殖民掠奪,但重點是滿清的腐敗,軍閥(含蔣介石)的貪汙腐化、違法亂紀、殘民以逞,使得日本有漁翁之利,後國共的廝殺鬥爭。蔣介石的自私無能,敗逃台灣,又不思悔過圖強反施行戒嚴、白色恐怖害人害己,與共黨是半斤八兩;反觀日本據台在農業水利、教育衛生、交通運輸、公共建設踏實耕耘,至今乃加惠台灣,讓人記念,這些都有許多史料可考、可證。

清末民初年,許多知識分子、革命分子或異議分子往日本深造或得庇蔭,孫文曾逃亡日本,蔣介石也到日本士官班進修,國民黨退據台灣後,台灣也有許多志之士、哲人、異議台獨分子避難日本,為中國或台灣存留許多智識與民主的種子和希望。台灣的工業化也是得利於日本的機具產品與專利授權,所以日本真是台灣的好鄰居、好兄弟,當珍惜與共勉,正如本宗教會與社會委員會致安倍的悼言──「同擔苦難,同享榮耀」,是眾台灣人的心願與禱告。 (作者為退休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