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在診間】第Ⅲ部7-2:難題

(相片提供/Freepik)

◎范泉山

有位媽媽八年前膽囊開刀,術後復原不順,又陸續接受幾次手術。不幸最近再次出現腹痛、黃疸,找了幾家醫院施治,全告失敗,經介紹來找我想辦法。

我看完了她帶來的資料,說:「這的確是個棘手難題。」

她問:「怎麼說?」

我說:「妳摘除膽囊的那次一定很辛苦吧?」

她委屈地說:「是呀,本來說開刀後住院三天,卻住了兩個多月,後面又進去開刀兩次。」

我點頭說:「顯然妳那次膽囊摘除的切口癒合得不好,造成膽管狹窄與膽汁外漏,因而產生腹內膿瘍,所以……」我沒再說下去,因為看得出她已是一臉茫然和憂愁。

她未必聽不懂,只是聽不下去。因為折騰了這些時日後,why與what對她而言並不重要,她想知道的是how。

果然在我沉吟之際,她開口問:「除了開刀,還有別的方法可解決嗎?」

我說:「我想先知道妳為何不想開刀?」她說:「我是單親媽媽,只有一個九歲兒子。家裡靠我一點微薄收入在撐,如果我再住上一、兩個月,我們母子立刻陷入絕境。」

我也為難了,說:「妳這個狀況,要開膽管、接腸子。這手術不小,不是一、兩週可以解決的。」

她陷入苦思,問:「會一勞永逸嗎?」

我無奈地答:「有些人會在術後數年出現接合處的狹窄。」

她哭了,說:「狹窄?那不就像現在的狀況嗎?到時再找你嗎?」

我說:「開了那刀之後,我的膽道鏡就做不到那接口了。」

她哭喪著臉:「這不就沒法子了?」

我說:「上帝不會做一個沒鑰匙的鎖給我們。鎖打不開,不是沒鑰匙,是我們沒去找。」

她說:「哪裡沒有找?我這幾年一直努力在找呀,就是找不到。」所以不是沒去找,而是沒找到。

我說:「也許我們再一起找找看。」我解釋可將受傷狹窄的膽管撐大,再塞入支架,但健保給付的塑膠支架每四、五個月需換一次,金屬支架則需自費。

她問:「多少錢?」

我查了一下:「七、八萬元。」

她又哭了,說:「我哪來這錢?」

我邀請她一起禱告,並請她抽一張我放診間抽屜的福音籤。籤上寫著:「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馬太福音11章28節)」我說:「憑著這句,我們也許有的是機會。妳先問妳的私人保險是否給付,我也找廠商看是否能幫忙。」她感激地點頭,出去打電話。

就在我聯絡完廠商等回音時,她進來喜孜孜地說:「保險有給付。」

我喜道:「那好,錢一定可以先墊,我找醫院處理。」我相信基督教醫院不會是那種「見人就是繳錢」的醫院。

她辦完手續後又奔回診間說:「醫師,老闆說他可以先墊。」

我也笑了,說:「看吧!就說有鑰匙。禱告可以讓我們眼晴一亮,看得到上帝原本就幫我們備著的鑰匙。現在,連那守著鑰匙的天使也一併出現了。」我將自費項目延到下回再開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