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在診間】第Ⅲ部7-1:不醫了

(相片提供/Freepik)

◎范泉山

有個家屬憂心忡忡地跑來對我說:「醫生,求求你勸勸我那老爹,他今天吵了一個早上,說要轉回原來的軍醫院,我實在拿他沒轍。」

我說:「你不同意?」

他說:「當然是在這治療才妥當呀!」

原來老伯是個榮民,一直以來都在他住處當地的軍醫院看病,所以熟識那醫院的醫護與風土民情。上回因肺炎併發重度敗血症,被轉來彰基的加護病房近一個月;又因復原緩慢,再轉入慢性呼吸病房待一個月。這

次因膽結石再入院,引發了他客死異鄉的恐慌,因此鬧著轉院。

既然不是為了錢與遠,就從「客死異鄉」來切入,我走入病房至老伯床邊說:「老伯,想家了?」

他神色漠然,兒子趕緊說:「他重聽,醫生您靠左耳好說些。」

這重聽讓我更理解他的多疑與不安,於是耐心地提高聲量再問一次,他點點頭。

我問:「您哪裡人?」

他答:「苗栗,老家江西。我知道我病還沒好,但至少也讓我這榮民回軍醫院治療吧?」

我點頭:「我能理解,您大半輩子軍旅奔波,就是要圖個歸屬感,對吧?」

他總算抬頭望著我,眼神中充滿鄉愁地說:「就是!至少回咱那兒,連左右鄰床都是軍中熟識的兄弟,聊起來多帶勁。」

我趕緊蹲下身子說:「為啥我們這兒就無聊?」

他伸出手臂加碼抱怨:「人生地不熟,而且你看,昨晚扎了我多少針,還沒打上。」

我笑說:「咋小姐不貼心呀?不過您這老長官,打一輩子的仗,還怕這幾針?」

打針失手會被遷怒,通常不是事情問題,而是心情問題。顯然昨晚小姐少了家常問候,被遷怒了。

我見他話匣子開了,轉個話題說:「對了,我們這場仗,眼前可遇上點麻煩。」

他:「怎了?」

我見他怒氣緩了些,說:「面前有個敵人惡狠狠殺過來,我是應戰呢?或是跑回營好?」

他答:「當然應戰呀!背對敵人是兵家大忌。」

我說:「可我戰累了,要有個歸屬感呀。」

他覷著眼看我,倚老賣老地說:「傻小子,沒了安全感,歸屬個屁!」

我說:「我們的敵人是膽結石,大的像阿婆鐵蛋,產生要命的感染,而您卻為了歸屬感要奔回營?」

他有了中套的感覺,說:「那你說還要打幾天?」

我說:「以法大!」

他訝異地說:「啥子?」

我說:「耶穌為人治病時用的咒語。」

他說:「你這醫生也特別,為人看病還唸咒?」

我笑說:「不然您要我這基督徒唸: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我與他談了一下,很多心靈的聾啞、遷徙流蕩是因少了一些「開了」的儀式。

我說:「您生病無聊時要為自己慶祝一下,不是這病值得慶祝,而是您需要開心。」

他靜默片刻後說:「怎慶祝?」

我說:「慶祝這病癒後,你回哪裡?這仗贏後,你回哪裡?這輩子後,你回哪裡?」

他被最後一句鎮住了:「這輩子後?」

我說:「剛那唸咒的耶穌有能力。」我將病房裡的聖經翻到馬可福音給他看7章34節那段,然後說:「以法大,開了吧!」

開了!他開心了,這是他需要的。

我有話要說